•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世态 > 轻爱一刻

轻爱一刻

作者:区耀强 发布时间:2019-09-01

  是时候要回去了,雅问含泪告别她亲娘,因为,现在俩人虽然相认,但是,雅问是不能沾上她娘的生活,因为,恐怕会让旧事重提。
  在临走前,亲娘给了张*雅问,说了里面有三十万,是让雅问可以生活宽松一点。本来,雅问立定不要,但是为了亲娘可以安心,只有*下。
  离别前,亲娘叮嘱了,雅问不能出现在她父亲面前,甚至不能接近亲娘家附近,因为,这样实在紧要,弄不好,亲娘的好好家庭,平静的家庭,又要牵起新的风波与海浪。
  就这样,雅问带着激动又感动的心情,返回自己家里,路上,打*手机。
  “呀,怎么这么多条短信的?”雅问看着手机,满是伊心发来的短信,都是问她去了哪里,很担心她。
  雅问急急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伊心双手放头上,很是烦恼的样子。
  “雅问,你今天去了哪里?我真的很担心你!”伊心见雅问回来,心旷神怡,情绪乐观起来。
  “雅头,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雅母也宽了心,“来,吃饭,一直等着你回来啦!”
  三人坐好,一边吃,一边聊起,雅问是个心机少的女孩,忍不住说出今天出门的真相。
  “妈,心,今天,我去见我的亲娘了……”雅问把今天的事一一细说。
  雅母,伊心,俩人听得惊喜万分,接着,雅母又有点难过,因为,如果雅问找回亲娘,恐怕会与她将要分离。
  “小问,今天我打了很多电话给你,怎么打不通呢?短信也发了,你没*到吗?”伊心奇怪。
  因为,伊心不知道,雅问亲娘家里有钱,用了国外最先进的手机干扰器,来屏蔽了雅问手机的所有信号,原因就是怕自己的女儿会突然离*,没有让自己解释清楚。
  “这?我也不清楚。”雅问呆了一下,一会,这事,没再追究,反而,雅母真的担心起来。
  “雅头,你要离*我了吗?”雅母说着,眉头紧锁,声音明显伤心。
  “不,妈,我不会走,你,也一样,是我妈!”雅问乐观,笑笑地,叉了一小块牛排给雅母,“日后,我还要跟你学*饭呢!”
  三人**心心聊起来,事情终于可以过眼云烟,月满团圆。
  睡觉时候到了,雅母今天特别*心,一直叮嘱叫俩恋人一起睡觉,不能违命,可看出,雅母是多么喜欢伊心这小伙子。
  “好吧,妈,听你的!”雅问心里乐也,与伊心同睡一床。
  很夜很夜,俩恋人没有入睡,一起在床上轻谈彼此的心事。
  “心,今天,我认回我的亲娘,你说,是好事,还是?”雅问有些犹疑。
  “肯定是好事,你是怕,会影响亲娘现在的家庭对吧?不用怕,只要你和以往一样,一样地过生活就行了,不要担心太多!”伊心安慰。
  “小问,你还记起先生给你写的那诗吗?”伊心想起。
  “身世迷解憾迟闲?是这句吗?”雅问紧紧记着。
  “对,你现在,能理解先生的话中含意吗?”伊心转过身,望着身旁美丽动人的雅问姑娘。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先生所说,就是说,我认回亲娘,身世之迷解*了,但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自己外公身边,却不知道伯伯,就是我的亲外公,我是一生的遗憾,这迟误的爱,无法表达,无法报恩,闲置了这些年头的时间,匆匆流逝了时间,与爱的表达与关怀!”说着,雅问流下泪水,伊心给她轻轻抹去。
  真是,世间没有完美的事情,更多的是考验与迷离,恋人俩总算安心入睡,一旁窗边,那只雅问的小宠物,小绿光,又偷偷跟了过来,静静地趴在窗边,守候着俩人的心灵,摆摆尾巴,为俩人点亮了新的绿光,与爱的希望!
  清晨,阳光淡淡,空气清新,光线暖和,轻风轻吹,屋里三人,吃过早饭,雅问*拾起一些生活用品,要夜里住伊心家,雅母没有反对,但叮嘱要多点回健身房,运动运动。
  行李不多,雅问是一个简洁的女孩,这个清晨,搬好东西,雅问又给伊心打扫了家的卫生,伊心感觉到,这姑娘,真的是十分勤快,而且很细心。
  因为伊心的家,实在太小,没有书房,睡房就成了书房,在房里,伊心坐下椅子,在桌台上,计划着他接下来的事情。
  “雅问,你擅长用什么武器?接下来,反赌,我们得行动了!”
  雅问听了,很自傲,说,“我喜欢用短*,不能随身带,那就用你的!”
  她指的,正是伊心的伸曲皮带,伊心想,这也是最好的*法。
  “你皮带可以伸直成剑,皮带拿出来,裤子不会脱下吗?”雅问幽默,笑笑。
  伊心被惹笑,“不会,皮带在裤子上,只是装饰。”
  伊心为了证实,解*皮带,正想抽出皮带,雅问吃惊,“你要干嘛?脱裤子吗?”
  伊心马上把皮带*回去,忍着笑意,十分尴尬,“不是,不是……”
  现在,雅问身世已经迷解,伊心可以静下心来,干自己的使命,反击罪恶,他想一人承担责任,不想牵连雅问,但不知,雅问心,却早已经共渡患难,共同进退的坚决!
  其实,还有一些事情,让雅问揪心,她想见见她的亲生父亲,想知道亲生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另一方面,她现在和伊心一起,日后,多希望可以一起结成夫妻,生儿育女。
  这些事情,雅问没有说出来,因为,她是一个随缘随君的人,一心只想听从伊心的安排,在伊心身边,她已经很满足。
  “雅问,你记起吗?上次我提及过反毒的事,那个大毒枭,你说?”伊心皱眉。
  “心,我认为,这一点,你就放松警惕了,那个颈后纹刺青的人,我想,并不是真正的毒老大!哪有这么容易被你捉住!”雅问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很实际,很客观。
  俩人陷入沉思,伊心桌台上,很整洁,一边是他*预测,学算命的书籍和资料,另一边,是一叠空白的打印纸,一个透明的文件袋,文件袋里有写满字迹的纸张。
  “这,有什么秘密?”雅问一下子拿起文件袋,马上解*查看,伊心笑笑,“你看不懂!我没秘密。”
  伊心说完,抢过文件袋,雅问生气,又抢回去。
  “我要看!”雅问打*,翻了一下,一张相片掉了下来。
  雅问拾起,“这相片的女人是谁?难道?是你的?”
  伊心呆了一下,“这人,是我妈!”
  在俩人的活泼气氛下,桌台前窗,微风轻轻吹过,牵动了雅问的秀发,与一阵阵雅问的淡淡香水味道。
  真是:
  同心同爱两相亲,
  温馨过后有余情。
  真望了解探心底,
  试问谁人不相迎。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我是老师
下一篇:王正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