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情感 > 人间过客

人间过客

作者:司徒晨枫 发布时间:2019-11-03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的足迹遍布了这儿的每一寸土地。
    我走过了百侣桥,走过了常青苑,也曾在一眼千年亭前驻足,最后随着人流返回大路。我很少去花园,至今也没有养成饭后散步的习惯。近来秋深,荷塘里的莲败了,水也不是那么清澈,偶尔可以从枯萎的芦苇中瞧见浮出水面的金龙鱼。
   今年三月中旬,学校陆陆续续爆发了风疹,前后有八九个班被隔离到明哲楼。我们在四月下旬也搬去了美术教室,直到五月初才搬回来。我原来特别抵触,但两周的隔离生活让我体验了不同的高中生活,这样的经历很宝贵。但我还是得离*隔离区,纵然我爱那样的生活。
    犹记得六月的一个傍晚,那时还在明正楼一楼。吃过晚饭后便*始上晚自习,忽然有同学小声交流,说看外面。夏天的火烧云点燃了整个天空。静的天由红变橙,彩云变化,幻化出无穷的形态。我的注意力是被完全吸引的。待到天空逐渐由紫红色进而转变成深蓝色,最后太阳落山,只留下一丝孤独的白。短短十几分钟,这样的黄昏日落也让我明白:夏天来了,还有一年我就要走了。待重新抬头向外看去,已是漆黑的一片。窗外的灌木迎风莎莎作响,隐隐约约可见远处明栖楼的轮廓。
    这样的黄昏和去年见到的日出一般,在我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我终究还是离*了明德楼,再也见不到那一抹初阳。这一学年原班拆除组建了新的班级,我也搬到明正楼四楼,我再也见不到这绚烂的晚霞。
    高一又扩招了,明源楼显然是安置不下这么多人吃饭了。原来的乒乓球馆被拆除,改建食堂,我们就被安排在那儿。而明栖楼和明居楼中间的那条小径也成了我每天的必经之路。从教学区出来,拐入操场,斜走百米就是了。我知道,我的双足踏在这片土地上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终究是这里的过客。又一个三年,又一批过客。
   我是人间的过客,我路过了、也瞧见了美不胜*的日出与黄昏;我也路过了一个个人,他们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我亦然。
   “你来人间、你想看些什么?”我说我来人间一遭,体味人间冷暖、感悟生命真谛。在过去的十八年里,我饰演一个过客。人们偏见过客,但我却独爱。人生无常,我还有几个十八年不得而知,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是人间过客!
    想起一句诗“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三日于扬中二中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