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佳作赏读 > 榕书征文获奖作品|谭光华:《断指》

榕书征文获奖作品|谭光华:《断指》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19-12-13

  酒喝到二八盅的时候,杨二瘪子站了起来,他将酒盅一摔,说:“我就不信,黑染缸里能捞出白布!”几位哥们见他喝高了,就按他坐下,说:“事都过去了,吕明也死了,何必还扯捞这陈芝蔴烂谷子的事,来喝酒!”杨二瘪子的火头虽然被哥们压了下来,但心里还是不舒坦,说:“他妈的都是光着腚一块玩大的,你当县长,我当劳改犯,托你别叫公安抓我,你反劝我去自首,还给公安报了信,这是他妈的啥哥们,若不是他死的早,我非给他来一刀不可。”
  几位哥们说:“老大,你不知道,吕明是位好县长,给乡亲们争光了。他禀公办事,从不收礼,整日在乡下跑,帮百姓办实事,解决百姓脱贫的难题。回咱村上看望他老母亲,从不用公车,都是骑自行车,进村时连忙下车,笑着与乡亲们打招呼……”话还没说完,杨二瘪子就打断了他的话:“你们知道个鸟,现在当官的都会装,越是贪官装得越像,县长管一个县,能不沾点刮点?我不相信他是清白的。”哥们又劝杨二瘪子说:“你多年在监狱里服刑,光听人家胡说,吕明可不是这样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抗洪抢险中累成心肌梗塞。”杨二瘪子还是不服气:“你们说他这好那好,就算我不计较他举报我犯事,可那天他老婆往他骨灰盒里放的是什么?”
  这一说,大家才想起来。吕明的骨灰是下葬在村西头山坡上的公墓地上的,乡亲们送葬的时候,亲眼见他的妻子哭着将一个用红布包着的东西放进了他的骨灰盒里。至于那红布里包的是什么?给乡亲们带来种种神秘的猜测。有的说可能是金银宝贝。有的说可能是伟人语录。有的说可能是爱情信物。但都不敢确定那是什么东西。
   “走,我要扒出来看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借着酒劲,杨二瘪子发了威,谁敢阻拦,他便抽出刀子跟谁急,大家只好任他去。
  坟墓埋的不深,只一会儿就被杨二瘪子掘开了。打开骨灰盒,取出那只红布包,在手机电筒的照射下,那红布包里是一个精制的小盒子,大家的心都紧张起来。杨二瘪子打开小盒子,有一个白手绢,一抖开,里面包着一节干手指,白手绢上用血写的大字:“耻”。落款是1976年4月12日。
  杨二瘪子忽然吓坐在了地上,在场有个哥们忽然问杨二瘪子:“大哥,那年4月12日是不是咱们到供销社仓库偷解放鞋那天?”杨二瘪子不答话,急忙将小盒子复原又重新装进骨灰盒,说:“吕明老弟呀,哥眼瞎,错怪你了!”说罢就将坟墓重新埋好,还到山上取了一沓松叶,编一个花圈,放在坟前,带着几位哥们给死去的吕明磕头。
  还是上小学的时候,杨二瘪子、吕明和在座的几位哥们都是同学。那是文革后期,学工学农,不上课,杨二瘪子便拉着一帮小哥们溜出校外,偷公社梨园的梨子,掰生产队的玉米,干了不少缺德事。有一天,杨二瘪子听说公社供销社进了一批解放鞋,心里直痒痒,却又没钱买,就决定去偷。杨二瘪子是老大,他安排吕明在供销社仓库的铁门那儿把风,另带两个哥们进了仓库,可还没有找到解放鞋堆在什么地方,就惊动了值班的职工。此时,杨二瘪子急令撤退,临走时让吕明关上铁门。由于心情紧张,吕明在关铁门时“啪”的一声,铁门夹住了吕明的左手无名指,但他顾不得疼痛便逃出了供销社。吕明回到家里,无名指已肿得象胡萝卜一般粗,却又不敢告诉爹妈。哪知几天下来,坏死的部分感染了整个手掌,这才被父母发现。到了医院,医生说必须手术,要切掉无名指的一节坏死部分。吕明的爹是一名乡村教师,事后他将那只断指烘干交给了吕明:“该说的都说千万遍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个断指就是个例证,拿回去作个纪念吧。”
  吕明用血书写了个“耻”字,并将这一天作为他的人生“耻辱日”,以激励自己长进。后来,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到乡镇工作,从办事员、乡镇长一直做到县长,直到以公殉职,留下的财富就是这个断指。
  本文获首届榕书微型小说征文比赛三等奖


上一篇:江冰:《远离都市:微型小说的短板》
下一篇:一千五百字以内,微型小说的刚性规定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3  
    欢笑指数: 2.3  
    新奇指数: 3.0  
    推荐指数: 3.3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