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百家论坛 > 江冰:《远离都市:微型小说的短板》

江冰:《远离都市:微型小说的短板》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19-12-16

微型小说创作群体以乡村小镇生活题材为主流,城市尤其是大都市的生活进入作品的比较少。但周洁茹是一个例外。她的作品常常能够贴近都市生活当下脉搏,无缝对接地表达都市人——尤其是都市女性的喜怒哀乐。周洁茹的《吕蓓卡与葛蕾丝》用对话形式把许多日常生活隐蔽在空白中,借流露心声的办法,隐约而不直接地道出都市职业女性的内心痛苦。比如说职场潜规则,比如说老板的黄段子,比如说职场女性与全职太太进行比较。从这些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职场女性生存中的拼搏,以及扭曲无奈的心理。属于当下微型小说中比较稀缺的都市题材。
中国正在发生大规模的乡村人进入城市的移民运动。农民进城,如何在城市安生?是今天中国社会的重大主题,同时,也是微型小说都市题材创作应该关心的一个重要方面。李伶伶的小说《在城市写下你的名字》,即从一个小小的侧面触及了一个重大的主题。农民工长明为大楼刷漆,目标是赚到2万块钱,回老家盖楼,娶他喜欢的姑娘朱华。赚钱、爱情、成家,构成他的人生动力。事与愿违,心爱的姑娘跟着体面人走了——这是一个老故事。但由于作者写得细腻,一个画猪细节贯穿全篇,并且在最后让爱情痛苦随涂墙而淡化,男主人公重新振作起来。城里的情感历程有一点“痛”,却没有被绝望与沮丧填满,淳朴的小伙子长明终将在城市版图留下自己的足迹。作品的描述既合乎当下生活真实,又为读者预留了希望的未来。
秦俑的《有一天发生的事》,写城市人的某种“恍惚”状态。以“电梯”这一个城市人相当熟悉的日常上下移动空间,来表达主人公在职业、婚姻、生存压力过程中的焦虑。其中关于bug质询,构成一个意味深长的叩问。呈现城市人的某种不适应:无法把握人生走向。生动细节与精微心理,让作品平添了不寻常意味,好读且耐读。
老话说:“爱屋及乌”,这个“乌”是一只鸟。但谢志强的《最后一辆自行车》写的却是一位城里中年人对自己最后一辆自行车的情感。我们看过许多与个人生活发生关联的——或动物、或用具——怀念文字,但将一辆自行车描述得一如牧民喜欢自己坐骑的马一般,却不多见。小说使用了“无巧不成书”的手法,让自行车落在了一位淳朴外来工人手上,于是,一辆车的前主人与现主人有了“交接仪式般”情感交流。城市生活并不都是“钢铁丛林”冰冷无情,人们一样会拥有质朴真挚的情感。这就是作者谢志强对于都市生活的发现,令人欣喜回味。
微型小说跟其他的小说一样,“乡土”长时间成为主流题材,至少有两个原因:首先,与刊物有关。过去几十年微型小说刊物大都集中在乡土传统比较强大的地域,刊物的读者群决定了较少涉及城市——读者趣味加刊物导向自然影响题材选择。其次,写小说的绝大部分作家是业余身份,而业余即意味着日常工作占据时间,加之城市生存压力大,尤其是改革开放年代节奏加快,留给写作的时间有限。
简言之,与微型小说的生态有关。大部分作者来自基层,而基层主要指四五线城市以及乡村小镇,先天决定了他们的生活范围与视野。进一步的问题在于,微型小说远离都市直接影响了世界艺术风气的进入:相当一部分作者不熟悉世界文学,不关心国外艺术变化,无视西方小说技巧,无视艺术传播环境的变化——已然成为微型小说作者相对普遍的创作状况。类似香港居住的周洁茹的都市视野,可谓少而又少。
在城市主导人类生活的21世纪,远离都市已然成为当下微型小说创作的短板,值得我们重视。原本离生活最近的微型小说创作,有可能因此落后于飞速发展的时代。
(本文所述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组织意见。)


上一篇:第十七届年度奖获奖作品|刘建超:《老街担家》
下一篇:榕书征文获奖作品|谭光华:《断指》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1.0  
    欢笑指数: 1.0  
    新奇指数: 1.0  
    推荐指数: 1.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