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文坛动态 > 红墨:《微型小说是“尖”艺术》

红墨:《微型小说是“尖”艺术》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7-20

红墨|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浙江省永康市文联《方岩》杂志社小说编辑。作品散见《小说月报》《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梯子爱情》荣获“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二等奖。
微型小说是“尖”艺术,“尖”是由“小”和“大”组成的。
先说“小”。微型小说约定俗成1500字左右,一般在2000字以内。闪小说一般在600字以内,甚至300字、100字……国外曾举办一次最短小说大赛,美国近代著名科幻小说家弗里蒂克 · 布朗的《最后一个人》摘取桂冠。翻译成汉语,仅25字。但已具备小说的人物、情节、环境三要素及科幻、夸张、悬念等元素,是足以称作一部合格的微型小说(闪小说)的。
微型小说的语言是必须精炼的,用最少的字数储备表达最丰富的信息量。我们也许做不到多一字则太多,少一字则太少,但须做到多一段(句)则太多,少一段(句)则太少。每一词、每一句、每一段都储备不同的信息量,不能繁缛累赘。句与句、段与段之间可借鉴诗歌的“跳跃”艺术,当然内在的逻辑是连贯的,是画作里的呼应,书法上的笔断意连。
举个最低级的废话,“他用手去把门打开。”当然用手呀,难道他还用鼻子开门吗?所以“用手去”这三字便是多余的。如果“他”是没有双手的残疾人,想要表现“他”是个粗野暴躁的人,那必须特意交代:“他用脚把门打(踢)开。”如孔乙己是用手走来的,因为孔乙己被打折了腿。
微型小说不同于长中短篇小说,也有别于传奇故事类,不靠故事和情节取胜。微型小说当然也有故事和情节,但其故事和情节是不完整的、碎片化的。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长篇小说是一棵树,中篇小说是树干,短篇小说是树枝,而微型小说只是一片叶子。海明威有个“冰山理论”,微型小说只展示露出海面的冰山的八分之一。
微型小说容纳不了相对完整的故事和情节,只能承载某个小小的道具、某个核心或闪亮的细节。以我的拙文为例,《因为痱子》《摇椅》《奶》全篇紧扣“痱子”“摇椅”“奶”的核心细节而写;《圈》从别人给主人公在地上画圈,到自己主动走进圈,再到后来主人公给自己画上无形的圈,“圈”到底;《莲蓬髻》里主要刻画两个人物,青莲不准打开“莲蓬髻”,赖团长非要打开“莲蓬髻”,作品就围绕“莲蓬髻”这个细节写;获得“第十七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2018)”二等奖的《梯子爱情》,写了祖孙三代的爱情,如若展开来可以写成中篇小说、短篇小说,但因为选择了“梯子”这一“链子”,所以适合了微型小说的架构。
为了缩小微型小说的外在空间,微型小说往往借用国画的“留白”艺术。如《莲蓬髻》里的青莲和赖团长,其与“莲蓬髻”无关的皆是省略;《梯子爱情》里的祖孙三代,与“梯子”无关的生活都成空白。《深山藏古寺》是不必画“深山”和“古寺”的,聪明的画家只画了小和尚在溪边挑水。一张纸画不出真山的高,山脚可以画溪流,山巅可以画云彩。这“溪流”“云彩”在画里便是“空白”,这山就无限高了。文不要写尽,话不要说绝。“水清则无鱼”“山欲高,尽出之则不高”,说的正是其理。
再说“大”。微型小说是“一叶知秋”“一斑窥全豹”“一沙粒见沧海”。这片叶子能知什么树,能判别树龄,能诊断这棵树是健康还是患病。这片叶子不是这棵树上的任何一片。这棵树上的叶子都长了斑点,唯有这片叶子泛青色,你不能判别这棵树依然健康;这棵树上的叶子都翠绿,唯有这片叶子枯黄,你不能判别这棵树有严重虫患。你必须挑选最能代表这棵树的一片叶子。所以作者必须有敏锐、深邃、独到的眼光去客观地认知世界、审美或审丑人性。微型小说不完整的、碎片化的故事和情节,不能表面地曲折离奇、令人感动,它的背后必须有力量。它能展现典型人物的共性和个性,能表现时代、命运、地域等特征,并且赋予文化、宗教、哲理等涵义。所以微型小说其蕴含又是丰盈、厚重的。
犹以我的拙文为例,《因为痱子》中的“痱子”不只是生理上的痱子,更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是被人的本能、欲望、利益玷污的,被如今社会所丢失的爱情,其实也非只指爱情,还有更广阔的东西;《奶》也不只是生物学的“奶”,而是生命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和物质;《摇椅》中的“摇椅”也不只是家具的摇椅,摇椅上有梦,有欲望;《圈》中的“圈”是人生沉重抑或虚幻的“负累”。《梯子爱情》里的“梯子”,是具象也是意象。三个故事内核里的核心细节都是一架“梯子”,供人“向上”的梯子是具体的、视觉感很强的物件,它与时代、环境、人物紧密相连。生活中的梯子是供人攀高,创造平时难以在地面上完成的劳作。而这三架倚在稻草蓬、老屋和枣树上的“梯子”,不仅仅是人类劳动、生活的依傍,更重要的是,这三架“梯子”在这三个爱情故事的独特情境中,成为了“帮助、成全”他们爱情的“法器”,是爱情的凝结物、标志物和象征物。于是其核心细节“梯子”便被诗化了,利用“梯子”来“成全人的爱情之美”的人,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善意和美德,就这样在朴素、自然的故事讲述中浮现了(刘海涛语)。
由此,生活的细节必须提炼成文学的细节,这个文学细节承担着塑造独特人物、储存作品含量的任务,是含载巨大“核力”的细节。具备“文学”的细节,才具备“文学”的力量。生活的细节遍地皆是,但“文学”的细节不易觅找。
以上所述的留白既是“小”,也是“大”。画作里的“白”,不是空白,是溪流,是云彩。文字具有暗示性,寓意、象征等的运用使文本具备朦胧、多义性质,其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微型小说先是作者创作,再是读者再创作,是由二者共同完成的。高级的微型小说不仅仅是令人感动的,也是令人启智的。读者掩卷,作品余音不断。有人说“作者文章的结束,正是读者思考的开始”。海明威说“八分之七的冰山在海面之下”,可见微型小说内在的“大”。
“微妙”这词真是绝了。“微”就是形式之“微”、切口之“微”、细节之“微”;“妙”就是妙不可言,说不了、说不全、说不尽,只可意会,因为细节的含量、文本的内蕴无穷大。
“小”叠在“大”的上面才成“尖”。“尖”就是“拔尖”“顶尖”,才是微型小说的“金字塔”。


上一篇:村上春树《第109响钟声》
下一篇:安石榴:《那一刻》《醉酒》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