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原创地带 > 佳作赏读 > 夏阳:《炫耀》《 钉子户》

夏阳:《炫耀》《 钉子户》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4-20

  【作者寄语】不管未来有多远,有一点是可以预见的,那就是我们写作的题材,必须与时俱进,用文字记录时代,始终和时代保持同一心率,成为历史的一面镜子。这是文学与生俱来的使命。
 炫耀 
  女人刚进电梯,男人尾随进来了。女人穿着貂皮大衣,身材高挑,有一张俏丽的明星脸。男人年轻,帅气,黑色的风衣套在身上。电梯是下行,从十八楼下到一楼的酒店大堂,就这么短短的半分钟,凌晨三点,发生了惊奇的一幕。
  男人搭讪道,美女,开个价呗!
  女人毫不理会,抬头瞅了一下显示牌上跳跃的数字键,十三楼。
  男人说,给你一千块,今晚陪我,如何?
  女人还是没理会。
  八楼。男人急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径自塞在女人大衣口袋里,说,这是两千块,行了吧?
  女人勃然大怒,从口袋里掏出那叠钱,直接甩在男人脸上,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骂道,臭流氓!
  这时,电梯到了一楼,叮咚一声,门开了。女人气冲冲地走了。
  对了,忘记交代故事发生的时间与地点。时间是今年春末的一个凌晨,地点是本地最高档的一家酒店。当时女人和几个闺密在酒店十八楼的一间客房里打麻将,打到凌晨三点,老公打电话来说饿得胃痛,女人只好提前告退。
  女人对她那群办公室的姐妹演播完这个故事,笑得前俯后仰。为了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女人擅自对故事发生的时间进行了修改。真实的时间不是女人口里所说的春末的凌晨三点,而是世界杯法国战胜克罗地亚夺冠的那个仲夏之夜。女人修改的目的很简单,世界杯的夏夜,衣着简单甚至暴露的女人,遇到的很有可能是一个喝醉了酒的球迷,而不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绅士。你想呀,能让一个年轻绅士瞬间鬼迷心窍,女人得有多大的魅力呀!
  女人还把这个故事亲口告诉了她老公。当然时间方面,女人不敢撒谎,因为那晚正是老公和一群球迷猫在单位的食堂里集体收看冠军之战,女人打电话经过老公同意,才和闺密们一起在酒店开房happy的。她老公又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很多朋友听。随着讲述的次数多了,故事的版本慢慢加工成这个样子:
  世界杯法国队夺冠的那个晚上,我和一帮朋友在一家豪华酒吧里看球吃夜宵,回家的路上,我给我老婆打了个电话,她正在酒店和朋友搓麻将。
  故事发生在酒店的电梯里。一个家伙看见我老婆长得漂亮,居然开价五千块钱,让我老婆陪他一晚上。我老婆没搭理他。那家伙又提价,说一万块钱行了吧?我老婆还是没接他的茬。那家伙从公文包里抖出两万块钱强硬塞在我老婆手里。我老婆把钱直接砸在那家伙脸上,还恶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
  女人老公的这个终极版本在坊间传来传去,偶然,传到了该酒店老板的耳朵里。他思忖了一下,吩咐手下的主管经理,你去把7月15日深夜,不,7月16日凌晨三点钟左右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很快,显示屏上出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7月16日凌晨2:55,走廊,1803客房的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半,一个穿连衣裙的女人走了出来,紧接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胖男人裹着浴巾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和女人说了几句话,然后门关上了,女人独自朝电梯这边走来。
  他把视频调到高清模式,放大女人的正面来看,发现这女人长相一般,只是不难看而已。
  7月16日凌晨2:58,女人进了电梯,门快关上时,一个中年男人挤了进来。从嘴唇看,男人对女人说了几句话,但女人始终一言不发。他突然发觉那男人有些面熟,放大一看,晕,这不是酒店保安老王吗?
  他立马拨通老王的手机,寒暄了几句,问道,我听到处传得沸沸扬扬,说前段时间夜里有个女人在电梯里非礼你,有这样的好事?
哦,这不能怪我,那女人是个花痴,哭着喊着要我加她微信,我压根儿没搭理她。老王在手机那端嘟哝道。
 钉子户
  那天早上,笼子里的一只鸡无缘无故地死了,老婆心疼,和老旦吵了几句。老旦一赌气,跑城里来了。老旦打算在城里找份活儿干,待到年底赚点钱风风光光地回去。老旦在人才市场进进出出好几天,便傻眼了,没人要他。
  老旦的转机来自一个上午。那天,老旦和一帮兄弟帮人家搬家。搬完后,主人让老旦帮他在墙上钉几个钉子挂东西。主人一边挥舞着双手指挥老旦,一边嘴里叨咕,唉,这年头怪了,没想到啥都方便,钉几个钉子倒成了难事。当时,老旦的嘴里正龇牙咬着几枚钉子,手里的榔头却忽地停在半空中。
  从此,老旦成了一个钉钉子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这个城市中心的菜市场门口,大家都可以见到老旦坐在那里,脚跟前放着一个手提的木盒子,一块一米见方的木板支在他身旁,木板上方歪歪扭扭地写着“专业钉钉子”一行毛笔字,下面则粘着铁钉、水泥钉、钢钉、螺丝钉等各种钉子,长短不一,密密麻麻,却排列得整齐有序,有点像一个打开的夸张版的中医针灸盒。
  当几个好事的报社、电视台的记者敏锐地捕捉到这一新闻,纷纷要求采访老旦。老旦面对镜头是这样说的:
  一个城市这么多的家庭,就没有需要钉钉子的?你挂书画挂相框需要吧?你挂液晶电视挂音箱需要吧?你挂衣服毛巾挂锅铲瓢盆需要吧?可是,这年头,谁家里会备钉子和榔头呢?我这是急人民群众所急,想人民群众所想……
  事后,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新闻报道,标题有些雷人——《史上最牛“钉子户”在我市横空出世》。电视台更绝,把此事件定性为“一枚顽固的钉子向城市现代化进程发起挑战”。
  老旦一时成了家喻户晓、街谈巷议的风云人物。可是,老旦经营这买卖两个多月了,一直没有开张。终于有一天,这个城市的人们发现老旦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如果不是年终,不是电视台对该年的热点新闻进行盘点和追踪报道,谁也不会记起老旦。大家在电视里看见老旦盘腿坐在热炕上,一脸幸福灿烂的笑容。
  记者问老旦不做“钉子户”,是不是没有生意?老旦郑重地摇了摇头,说,有生意呢,谁说没生意,我接过一张大单——
  一天早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摇着轮椅来找我,让我把他家的一面大墙全部钉满钉子,多少钱都行。我当时怀疑老人的脑子有毛病,坚决不答应。老人万般无奈,拿出一张发黄的纸给我看,说是他刚刚去世的老伴儿在年轻时写给他的诗:在墙上钉满钉子/那是我望你的眼睛/星星般濡湿/寄托我一生不变的爱恋……
  我把我能找到的钉子都钉在墙上,整整钉了一天。老人一边默默地看一边流眼泪。等我钉完满满的一面大墙时,老人幸福地睡着了。我不敢要钱,转身收拾东西,连夜坐火车回家了。
  记者问,为啥?这和你不钉钉子有关系吗?
老旦呜呜地哭道,怎么会没有关系,家里的热炕头和憨婆娘比啥都强,难道你想要我钉一辈子钉子,老了,再在自家墙上也钉满钉子?
  摘自《故事会》蓝版2020年第4期


上一篇:黎凡:《左耳》
下一篇:郭延明:《微型小说的开头》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2.0  
    新奇指数: 4.5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