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玉锦缘

玉锦缘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0-10-14

  南宋时候,陕南梁州府有个叫王德玉的秀才,长得高大英俊,又有满腹的才学,可就是有个坏毛病:骄傲轻狂。
  这一年,他去京城临安赶考。路上,他被几个小毛贼盯上,把他劫上山去,抢了他的钱袋子、马匹和行李,把他赶下山来。到了这种地步,他那清高骄傲劲儿,一点不减,宁肯饿死也不肯要饭,只好瞅没人的时候摘点儿野果充饥,硬撑着往前走。
  这一天,他行到安庆地带,正饿得头晕,忽见前面有片桑林,就赶忙跑过去一看,只见紫红的桑椹一串一串的,馋得他口水直流。他瞧瞧四下没人,这才攀下一根桑枝象小鸡啄米一样把桑椹往嘴里送,弄得满脸颊和嘴唇紫红,他一点也顾及不上。
  正吃得香甜呢,忽听树上有动静。往上一看,嘿!一个采桑姑娘扶着树杆儿,睁着一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王秀才的脸腾地红了。可他的脑子转得快,心想反正我的脸面已丢了,不如我也戏弄戏弄她,使大家一般灰溜溜,她就顾不得笑话我了,马上就吟道:“绿枝窈窕北枝长,狂风一吹如筛糠!”姑娘一听,这人北方口音,就明白了:“噢,这是说我呢。绿枝窈窕北枝长,‘绿枝’就是谐音说‘女子’,他的意思是‘南方的姑娘身材窈窕、柔弱,北方的小伙个子高高、刚强、全身都是优点。当一阵儿狂风吹来,南方的女子就如风中嫩枝条儿一般被吓得如筛糠似的打颤。’哼!你都如此模样了,还嘴硬哩!”姑娘便应声答道:“昨日刚强全不见,只因肚里已绝粮。”王秀才一下被触着了痛心处,顿时张口结舌,气得转身就走。采桑姑娘不依不饶,又续了几句:“大比文章占一半,机智妙策细思量;九曲明珠穿不过,回来问我采桑娘。”
  王秀才桑椹没吃到多少,肚子仍旧饿着,想到饱满的桑椹,还在流口水。可是,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回那片桑林里去了,只好一步一步往前挪。眼见前面绿树丛中隐隐露出房屋,王秀才暗想:“到了前面的人家,说什么也得讨口吃的。”可是真到了人家门前,他却开不了口。就想:“去下一户吧。”可一户人家一户人家地走过,最后到村头了,他也没好意思开腔。王秀才便怔在村头的一棵树下。
  这时候,一个老头提着篮子走过来。王秀才嗅到了篮里饭菜香。他忍不住了,拦住老头说:“老大爷,请……请给我点吃的行吗?我——”老头说:“不行。我这里确实有饭有菜。可是不能给你吃,因为我要拿它当礼物去请教先生几个难认的字。”
  王秀才一听来了精神,伸手说:“拿饭菜来。”老头说:“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要拿去孝敬先生的。”王秀才说:“你不用去问他了,把饭菜给我吃了,我给你读。”老头说:“你行吗?”王秀才摇着手说:“不用担心,寒窗读书十余年,天下没有我不认得的字。”老头一听,嗯?果真狂呀。就说:“那好吧,看你也饿得急了,饭菜可以先给你吃。不过,你要念不上来这些字,你就得听我的安排。”
  王秀才风卷残云般把饭菜吃得精光,抹抹嘴说:“什么字啊?拿来我看。”老头笑嘻嘻地递过一个纸团,王秀才展开一看,脸涨得通红,做声不得。老头笑吟吟道:“怎么,念不出吧?那你可得听我安排了。”老人从篮子底层拿出来两件七成新的衣服,又从衣袋里摸出五两银子,塞到王秀才手里:“喏,把这些东西拿着,赶考去吧。”原来,纸上写的是:“绿枝窈窕北枝长,狂风一吹如筛糠!昨日威风全不见,只因肚里已绝粮。九曲明珠穿不过,回来问我采桑娘。”
  王秀才得此资助,向老汉作了几个揖,转身就往前走,顺利地到达京城。他凭着真才实学,三场大考,王秀才一路过关斩将,中了一甲进士。到了最后一关:皇上亲自出题选状元。皇上出的第一道题是,辩论: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走在偏僻的野外,遇上了一篮子肉饼、一水桶小活渔,另有一个一亩大的水塘,还有一辆马车,20吊钱币,一个受伤的老汉。试问,两个人会如何选择拥有这些东西,说出理由。王秀才说:“富人会选择一篮肉饼和马车,再抢上那20吊钱而后离开;穷人会选择一桶活鱼,再选择渔塘养鱼,接受老汉,让老汉跟他一起生活。因为民以食为天,穷人只要有饭吃,就会安居下来。而富人日子好过会更贪婪,想到繁华的地方,去过更好的生活。所以说,治理天下的策略就是让老百姓有饭吃有事做,穷人总是大多数,只要多数人有饭吃,就不会生事,天下则太平了。”
  皇上听了,点头称好。接着公布第二道题,命内侍拿出一个盘子,掀开上面的锦被,盘子里是一颗龙眼大的夜明珠。皇上说:“这是一颗九曲明珠,它上面穿丝线的眼儿在里面拐了九道弯。你能想法用丝线把它穿上,才算答题完满,就是今科状元。”
  王秀才一听,哟!这采桑姑娘够厉害啊,她能知道皇上最后会出什么题。可是,我还偏不去问你!我要答好题。只见他不慌不忙,跪下奏道:“启禀万岁,臣有一法,可以一试。”众人奇怪:九曲明珠上的眼儿那么小,里面还拐了九道弯,丝线又那么软,怎么穿法?
  只见王秀才拿了一根绣花针,穿了丝线。众人心想:“绣花针那么长,怎么拐那九道弯?”又见王秀才拿起钳子,“啪!”的一声,把绣花针折得只剩下针鼻儿。众人心想:“这样短是短了,可是再短它自己也不会拐弯呀?”王秀才附耳对旁边观看的太监说了句什么,太监点头而去,一会儿拿了块黑乎乎的东西进来。王秀才把它放在地上,把穿着丝线的针鼻放进九曲明珠的眼儿里,拿着在黑东西上面轻轻晃了几下,丝线便穿了出来。原来,那黑东西是一块磁铁,这妙法儿是王秀才一路上几乎想破了脑袋才想起来的。
  王秀才中了状元,被吏部委任为淮南府通判。他一来感念采桑娘对自己的帮助,二来自己并没有返回来问她就把九曲明珠给穿过去了,顺便找她炫耀一下。于是就骑着高头大马趁赴任之便,让仆人抬着千两银子去找采桑姑娘。可是,回到了老头赠银的地方,打问来打问去,没人知道老头姓啥,再问采桑姑娘,大伙都说这儿采桑姑娘,没有一万也有五六千,找谁去啊?王秀才不死心,在村头的店里住了一夜。次日,他又到当初吃桑椹的桑林里去,仍没有采桑姑娘的影子,却在那棵桑树上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绿枝窈窕北枝长,秀才得中状元郎。
  九曲明珠虽穿过,可知九曲出我掌?
  王秀才一想,是啊,九曲明珠我是穿过去了,可是那上面的九曲洞是怎么琢成的?王秀才怅然若失,把那一千两银子捐给这地方,在当地的河上修了一座九曲桥,起名叫“状元桥”,还在村庄中心办了一所学堂,请村里的村长经办,聘任先生教当地的孩子读书。
  王德玉再不骄傲轻狂了。赶到任地,他为官之余,认真学习各种知识,修心养性,清廉为官,努力为任职之地的老百姓办好事。
  第三年,由于他政绩突出,被提升为湖州知府。在赴任途径安庆地段时,他特地停留了几日,到四处走走。这天下午,他到一个风景不错的山岗游玩,忽听一阵歌声从林荫下传来:“绿枝窈窕北枝长,秀才得中状元郎;做官留名只一任,采桑养蚕天下裳;七十二行都有智,不分高下乐洋洋……”
  王德玉吃了一惊,听声音听内容,这不是当初自已高中状元回来时,百访千寻皆不见的采桑姑娘吗?这真是千寻不如巧遇啊!他急忙悄悄地走过去,姑娘还在树上边采桑边唱歌,他扑通一声跪在树下,磕个头说:“恩人,昔日的落魄受恩之人,在此向恩人拜谢大恩并请罪了。请恩人责备在下昔日对您的冒犯。”树上的歌声停了,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后,那女子竟然下树来了,一张俏脸儿只在王德玉面前一晃,便扭身提着篮子边走边朗声笑道:“请罪只宜犯罪人;举手相帮人本份。过往之事不堪提;快回州府理民事。萍水相逢只一面,往后你我陌路人……咯咯咯……”姑娘笑着扬长而去。
  姑娘的走路姿态和随意之间流露出的才华和人品魅力,深深地把王德玉的心牵引而去了,他觉得这就是自已功名成了之后,一直没有成婚,在潜意识里等待的人。他见姑娘走远了,急忙爬起来……
  次日一早,采桑姑娘开门一看,吓了一跳,只见檐下跪着一人,脸上和肩膀上尽是露水。她急忙返身进屋叫出老爹。父女俩仔细一看对方,这不是那个状元郎吗?“你这是……”父女俩异口同声问道。
  “老伯,昔日您们父女对我的大恩大德,就不用再絮叨数说了;现在,我要向您的女儿求婚,请老人家将女儿许配给我为妻吧。我会疼爱她一生的。这是聘书和庚贴。”王德玉从怀里掏出提前写好的贴子高高举起。老汉迟疑着,说:“状元郎,你可不要开玩笑,我们乃布衣小户人家,可不敢高攀官宦之人。”王德玉说:“大伯,晚辈昨晚在贵宅门外跪了一夜,难道说晚辈这样做还不算有诚意吗?”
  老汉转头望着女儿说:“锦儿,你看这事……”采桑女悄悄把爹的衣襟一拉:“人家跪了一夜,再不扶人家进屋子饮茶吃酒歇息,恐怕就得出人命呢……我去给贵客沏香茶去……”锦儿姑娘说完,一双明亮的眸子瞧了王德玉一眼,红着脸进屋了。
  老汉听女儿这样说,哈哈哈大笑起来,上前去扶王德玉:“请状元郎进屋叙话。”王德玉站起来拍了一下巴掌,等在屋后的听差的一声哟喝,抬着应聘的礼物走了过来。很快,老汉为宝贝女儿锦儿和状元郎选定吉日,让他们拜了花堂,入了洞房。
  次日,王德玉向妻子请教一直悬在心坎上的几个猜不透的问题:一,锦儿怎么知道皇帝点状元时会考丝线穿九曲明珠呢?二,那上面的九曲洞是怎么琢成的?
  锦儿叹了口气,说:“我家原来祖辈是皇家玉器加工房的工匠,我爷爷为皇家磨制了好多玉器,包括皇帝喜爱的九曲明珠的洞眼也是他老人家给琢磨而成的。后来有一年,因为我爷爷在制做一件宝贝时,喝了点酒出了点差错,皇帝责备了他一通,把爷爷从总管匠师降成了工匠,爷爷看出了皇帝御用匠师的潜在危机,就有了离开皇家的心思。又过了两年,爷爷在一次做宝贝器具时,有意用刀切掉了左手食指,随后以身残为借口向皇帝请辞差事,告老还乡,皇帝答应了。随后我们就回到了老家,以养蚕制丝为生。爷爷为了不让我家后辈再做玉器匠师,就将九曲琢空之绝技烂在心里,拒不传给我父亲和我,我只知道爷爷是用一种秘制的药水,将宝珠浸泡旬日后,再用特种器械琢空,具体的技法已失传了。”
  王德玉点头说:“原来这样,这等于是九曲洞出自你的手掌,不虚言啊。”接着问:“夫人,那么,你怎知皇帝会考我丝线穿九曲明珠洞眼呢?”
  “我小时候跟皇上的六公主在一起玩过几次。知道六公主最受皇上宠爱,皇上把这颗九曲明珠赐给她戴。有一次公主把丝线弄断了,她很要强,一定要亲自想法子把线穿上,由于白天想晚上想,不吃不喝,体质下降得了重病,又不愿服药,后来六公主竟然病死了。皇帝知道公主的死因后非常伤心,所以常常拿女儿未能完成的难题在重要场合来考别人,用以纪念女儿。三年一次的会考是选拔人才的盛会,而且,六公主不死的话,今年该是18岁的成年大庆年头。所以,我料想皇帝会考这个智慧难题纪念公主的。”
  王德玉听了妻子之言,赞叹:“你真是聪明之极。我得此娇妻,实在是打上灯笼难找啊!好,明天你们父女就跟我一起到湖州府赴任去,我要让你发挥自已的聪明才智,早点协助我处理政务。”
  锦儿听了,双手叉腰说:“那还用说。这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当官来我监督,百姓往后少忧愁。”
  (刊载《古今故事报》1147期)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2  
    欢笑指数: 3.2  
    新奇指数: 3.2  
    推荐指数: 4.1  
  • 参与评分共 1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