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兄弟生死情

兄弟生死情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0-11-20

    兄弟“生死情”
    作者:晏瑜   
    2009年4月18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在东莞樟木头镇一家餐馆门前,当一对从北方来的30多岁的年轻夫妇刚走到餐馆门口时,餐馆的一个员工马上点燃了一挂早就准备好的鞭炮,接着,餐馆张老板夫妻俩兴奋地走上来紧紧握住这对来客的手说:“王兄,你终于来了。你们早就该来了!”接着,餐馆的员工们都走过来向他们打招呼:“王老板好!一路辛苦了!”这对夫妻一听员工们也称他们为“老板”,顿时有点莫明其妙。可餐馆张老板不管这些,拉住客人王刚夫妻的手就进了餐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要说他们四个人之间发生了怎样的情动中华的感人故事,那得从8年前说起……
    穷人妻子偏难产,命悬一线怎么办
    2001年2月,打工仔张中华得知自已的妻子玉芳又怀孕了,这已经是他们怀的第四个孩子。张中华和妻子周玉芳同是贵州省凯里市舟溪镇人,来广东东莞樟木头镇打工三年了。这些年两口子在外打工,飘飘荡荡,苦没少吃,钱却没挣几个,挣的钱除接济家里供弟妹们读书及给老人们看病外,几乎只够两个人生活。由于平时生活太节省,营养不良,妻子玉芳自前年怀第一个孩子起身体就不好,之后一连怀了三个孩子,都是怀到五六个月就早产了。这一回妻子又怀孕了,已经34岁的张中华高兴了一番,又心想,三次当爹都没当成,这回希望又来了,为了吸取前几次的教训,张中华早早地就让妻子辞掉了那份工资不高的制衣厂包装工的工作,一心在他做工的陶瓷厂附近的出租屋里休息。
    日子一晃已是初秋了。眼看妻子将要分娩,张中华跟玉芳商量说,是不是到工业区的中心医院去生孩子呢?玉芳说:“算了,咱们乡下很多女人,不都是在家里生的吗?再说,去医院住上三五天,就得花两三千元钱呢!咱们哪有那个能力负担?”张中华想想也是,在家里生,省点钱把妻子分娩后的身子保养好点也一样!
    2001年8月10号这天晚上,张中华在陶瓷厂加班回来已10点半了。他胡乱洗过澡,给妻子煮了一碗鸡蛋面条吃了,两人便休息了。半夜3点多,玉芳腹痛发作,连声呻吟,张中华知道妻子可能要生了。忙穿衣起床,叫来一个叫小梅的老乡妹帮照看妻子,他又匆匆忙忙去村东,叫事前曾邀请过的老乡刘大姐来为妻子接生。
    刘大姐住的出租屋与张中华的家相距500米的样子。等张中华喊醒睡梦中的刘大姐赶过来时,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是个男孩子!只是脐带还没有剪下。小梅是个女孩子不懂这些。刘大姐用张中华几天前买来的新剪刀,剪断了脐带。可胎盘还没出来。
    刘大姐凭借经验,用手掌在玉芳的腹部一下一下地向下擀。岂料,胎盘还未出来,却见一股血水从玉芳的腹中汩汩地涌出来,很快,床垫全被血染红了。在场的人也都慌作一团。
    在这紧急关头,不知谁喊了一声:“快打医院急救电话!”张中华猛然清醒,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急忙跑出去,在路边的磁卡电话机上拨了120急救电话。等张中华打完电话回屋来,玉芳因失血过多,已昏迷过去了。
    因事出突然,又发生在深夜,张中华虽然打通了急救电话,可能医生们也措手不及,不能立即就到。这时,张中华见妻子昏了过去,慌恐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这咋办呀,这咋办呀?”他满头大汗的一遍又一遍地跑出出租屋,渴望医生的身影能马上出现在眼前。当张中华屋里屋外地跑了差不多近二十遍的时侯,镇医院的2位医生才乘车赶来。
    医生一到,马上指挥屋子里的几个人搭手将玉芳及婴儿抬上救护车。随之载着病人奔赴医院。镇医院的两个妇产科医生一查病人,决定先给病人输血,稳住病人的生命。但遗憾的是,输血单开好拿到库里提货时,可血库已没有库存血液了。医院马上派专人奔往市人民医院,半小时后才取回了适用血液,赶快输进了玉芳的身体里。玉芳的生命垂危得到了缓解。
    接着,妇产科的医师就开始取滞留在玉芳腹内的胎盘。真是奇怪,两位妇产老医师忙了多半点钟,把多年的妇产经验和技术都发挥出来了,仍然不见玉芳腹中的胎盘出来。两位医生商量了一下,就打电话求助市医院的妇产科。市医院很快派了两位医师到镇医院来增援了。但是2位医师忙了一阵,还是没能让玉芳腹中的胎盘出来。
    天已麻麻亮了,镇医院马上让病人转院,出车将玉芳及婴儿一起送往市人民医院。因为医生们发现新生的婴儿脸上有落地时创伤的几片红血斑点,弄不好会感染发炎,得一同入院医治。
    市医院为玉芳办理了入院手续,但要求家属马上交10000元的预付医药费,否则手续不齐全,医生不能为玉芳动手术。张中华一听,一下愣住了。因为10000元对于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张中华来说,不亚于是一个天文数字!他每月750元的工资,只够两个人花销,怎么拿得出10000元呀!他捏着预付资金通知单,“咚”地一下就给医生们跪下了。他哽咽说:“各位医生,我先给你们磕个头,无论我今天能不能凑足10000元押金,都求你们可怜一下我们这对穷苦的夫妻,发施善心,救救我妻子吧!”一位老医生把他扶起来,说:“人,我们一定会救的,但你必须得弄来10000元押金,这是医院的规定和制度。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业,但我们不能违反规定,以前我们也做过一些不够医药费的病人的手术,至今还挂欠着几笔费用,无法销账。你要知道,你妻子的病情非同一般,要医治好,肯定不止10000元的费用。要你先交10000元的押金,是最低要求。懂吗?‘最低要求’!”
    张中华听医生反复强调最低要求,知道再多说也是无用,擦了一把眼泪出来了。
    可怎么去筹10000元钱啊?他忧愁地思考这个天大的难题。自已在这里也没什么亲人,邻市有个打工的叔叔,可上次老婆有病借的钱还没还清,都是打工人,收入都低,就是去也开不了口啊!他不由仰天叹道:“老天爷,我们穷人为啥偏偏要得上这种难医的病?我家为啥发这样的地震啊!我到哪儿去凑足10000元,来救我妻子啊!”他不由跺了几下脚。
    忽然,他想到了自已打工的陶瓷厂的老板,心想,我何不找他借钱,写下保证书,以后用每月的工资来扣除慢慢还呢?
    张中华抱着这个希望,赶紧搭出租摩托车向20里外的工业区赶去。回到陶瓷厂,跑到办公室一问,办公室王刚主任说,老板两天前到东南亚出差了。张中华把自已的紧急情况说了,请他帮忙给借钱。王主任说:“我帮你向老板联系汇报一下,请他指示。”可是,王主任打了几遍老板的手机,一直联系不上。王主任说,你要的钱数额不小,老板不在,财务上的事别人都不敢作主,只有等老板一星期后回来再说。可张中华哪能等一星期啊!王主任马上与办公室其他人员商量了一下,大家给他捐了1800元,让他应应急。张中华感激地接过大家的这片心意。可这些钱,与医院10000元的要求相差太远了。
    张中华已无别的办法,只好忧心忡忡地揣上1800元,往医院赶去,想先交一点儿,求求医院,再延缓一下交款期限,先救他妻子。    
    巨额药费有人交了,谁是我们的恩人
    张中华回到市医院,听说妻子正在妇产科手术室里动手术,他感激地跑进妇产科办公室,正想谢谢医生们时,一位医生见到他就说:“周玉芳的家属,你妻子周玉芳的费用金,已有人替你们交了。你就安心等你妻子的手术喜讯吧。”
    “交了?是谁交的?”张中华惊异地睁大眼睛问。“不知是谁,可能是你们的亲戚吧!收据单子在这里,给你。”医生说。“我的亲戚?”张中华迅速在脑子里,把他的亲戚们“检阅”了一遍,接过医生手中的收据一看,预交费用15000元呢!“我有这样的富亲戚吗?”他自言自语地反复问自已道。
    正在这时,护士进来告诉张中华说,周玉芳的手术已结束了,已经推进了住院部病房里了,让他去看看。原来,医生们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忙碌,用剖腹手术,才把玉芳腹中的胎盘取出来。
    张中华高兴地跟随护士来到妻子的病房,玉芳已静静地躺在床上。张中华眼含热泪,轻轻地抓住玉芳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玉芳,我们真是不幸中又很幸运呀!医院让咱最少得交10000元的押金,才动手术呢,我四处筹款都无门路,快要绝望了时,想不到却有好心人替你交上了,而且是15000元啊!我们不知前世积了啥好德,竟遇上了这个好心人!”玉芳双眼闭着,没有动,但眼角涌出了泪水,显然她都听到了。
    张中华继续说:“玉芳,我想,咱们虽然穷,即使还不起这笔钱,但也得找到这个好心人,当面向人家表示感谢呀!”
    张中华这时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到街上胡乱吃了点东西,就向医院的护士们打听,是什么人帮他们交了这笔医疗费的。医生们都说不清楚。后来,张中华又到收费室去打探,女收费员说,当时她们见有人来交款,只管收钱开单,别的没放在心上,好像记得那人戴着眼镜和口罩,别的就没印象了。
    不找到那个好心人,张中华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他决定往后慢慢打探,一定要找到这个好心人,哪怕请人家吃餐饭,知道人家的姓名也好啊!
    第三天中午,妇产科的医生给张中华拿来一封信。信是从邮局寄出的。张中华拆开信,上面写道:
    玉芳病友及家属:你们好!
    得知医生们已很快为你们动了手术,且脱离了危险,我的心里很欣慰!希望玉芳安心养病,早日康复。我是个外来打工青年,也是个个体工商经营者,从小是个孤儿,饱尝了生活艰难困苦的滋味。以前我在这里打了五年工,去年开时做生意。这两年我摸爬滚打,多少赚了一些钱。前些日子,我觉得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意外查出得了白血病,而且是中后期了。我知道,得了血癌的人,在目前还没有治愈的希望,我也就不愿再瞎折腾了。我觉得一个人一生,钱多钱少,都无所谓,生命才是最重要的!那天我去医院复查,偶然得知了你们的不幸情况和困境,我心动了,就替你们交了医疗押金,我想你们心里一定也跟我一样痛苦,而且,对于你这样的孕妇来说,救活一个就等于救了两条命,有道是:母子相依,母存子安。这样,也等于是我的生命得到了延续!
    你们不用花费心思打探我是谁,也找不到我的。我从现在起,已到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去了,我会安静地度过我的余生。最后希望你们母子平安,你们的孩子能健康成长!
    一个捐助者   8月12日
    读完信,张中华“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好人啊!你做了好事,连姓名都不肯留下呀!虽然我们不知你姓甚名谁,但我全家老小一辈子都不会忘怀你的恩情!请你受我几拜吧!”他满眼含泪,“咚!咚!咚!”地望空中磕了三个响头。
    两个月后的一天,又是个10号。张中华不由自主又想起那个好心的捐助人。
    午餐时,他情不自禁地与身边工友叙说念叨那个无名的好心青年。工友何丹突然说:“张中华,你真的相信那个帮助你们的人,是信上说的绝症患者?”张中华说:“不是这样又是怎样的?难道你知道真相内情?”何丹迟疑了一下,说:“本来我不该说出来,可是,我不忍心让你蒙在鼓里背这个良心债。我也是不久前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的。他就是前几天辞职走了的厂办公室王刚主任,他是我表哥……”原来,8月11号那天,张中华求助厂里时,王主任联系不上老板,就一边与别人协商捐资,拖延时间,一边暗中让人去取了他私人的存款,赶去医院把钱交了。他这样做,是不想让张中华知道捐助人。因为王主任3岁时就死了母亲,尝够了失母之苦,他要了结一个心愿,压根儿就不想让张中华还这笔钱,他知道张中华太穷了,就胡编了个理由,假借白血病人之口,写了封信寄给他们,让他相信捐款是一个绝症患者所为,让他释心呢。
    张中华听到这个消息,半天才回过神来,面对这炙热的人间真情,他心潮激荡,这回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地震袭击恩人,卖店卖车万里征途去援救
    张中华回家将打听到恩人的这个消息告诉妻子,妻子一听也很高兴,接着就要张中华打电话向人家致谢。张中华这才想起只顾高兴还没有恩人的联系方式。他去了厂里,找到何丹索要恩人王刚的电话号码,何丹一听急忙说:“你要他们电话号码干啥?别说我没有,就是有号码我也不能给你的。我表哥原意是不让你们知道的,可我这人嘴巴不牢,一兴奋就把秘密说了出去,我悖逆了表哥心愿,他知道会骂我的!”
    何丹死活都不肯说王刚的家庭联系信息,张中华急得没法,最后,他心里一亮说:“要不你给我一个通信地址,我给王主任写封感谢信。我决不透露是你走露消息的,我就说是我从医院方面打探到的,最后又从厂里的档案室知道他的家庭住址的。再说人家做的又不是坏事,还怕说?不对人家有点表示我们心里真难受啊!”何丹被他缠得没法,就说了表哥家的通讯址:陕西宁强县环城镇某街某号。
    张中华如获至宝,回去赶紧给王刚一家人写了一封千恩万谢的信。最后除了问候祝福外,还表示,以后有了钱一定把这笔钱还给人家。
    不久,王刚回信了,一面安慰张中华夫妻,让他们不要想这想那,安心生活和工作,王刚在信中再次强调,他当初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还这笔钱才找个“断绝联络”的理由的,现在虽然张中华夫妻俩知道了内情,他们还是压根儿不让他们还这笔钱的。并说,如果要做长期的真挚的朋友,就不要提钱的事。王刚信上说当初他辞职是因为叔父的独生儿子出了车祸,叔父有个小型食品厂,现在受打击身体垮了让他回家经营,现在他的情况不错。
    张中华和妻子商量了一下,给恩人回信,说以后啥也不多想了,只好好生活,好好做朋友。往后,他们每隔一月,就写封信联系。
    转眼就是2003年2月了。张中华由于工作卖力,被厂里提升为班长,工资涨到1300元了,妻子玉芳身体也基本恢复了,把孩子送回老家让父母带,她也找了一份制衣厂的品检员的工作,每月950元工资。两人收入增加了,生活开得好一点了,身体也好了。2003年7月,张中华他们已攒了5000元。夫妻俩一商量,觉得当初王刚在那样的情况下为他们支助了那么多钱救了妻子一命,虽然人家一再强调不让还钱,可毕竟数目不小,毕竟钱都不好挣呀!自已现在已过了难关了,一点点把钱还了吧。于是张中华就把5000元给王刚汇了过去。
    没想到一个月后,张中华却收到了5000元,是退回来的。汇单上附言:查无此人!张中华很着急,正要写信去问一下原因,他又收到了王刚的来信。信上说,当初说过不用还钱的,他们会坚持诺言。并且,受朋友邀请,他们已决定十天后到浙江省去做生意。让张中华往后不要按旧址联系了,他们到了新地方稳定后,再主动与张中华联络。
    张中华夫妻俩分别读了信,一边感慨,一边默默地为恩人王刚一家人祝福。
    时间一晃到了2003年底了,张中华夫妻经常念叨王刚一家,可自从收到那封信后,都快5个月了也再没收到王刚的来信。他们想,也许是王刚外出没稳定下来吧。等他们稳定了会来信的。于是张中华就一直期待着。春节时厂里放假7天,因为小孩放在家里,又因父母年岁大了,张中华和妻子就提前请了一星期假,回老家和家人团聚过年。正月初六,张中华因为老惦记着离开厂里好多天了,说不定会有王刚的来信呢。就匆匆回到厂里,可没有王刚的来信。
    直到2004年3月底了,也没再收到王刚的信。恰在这时,半年前辞职回家的何丹又来张中华的厂里打工了。张中华就问何丹:“你回家这么久,该知道你表哥王刚年前去浙江一带的情况和具体地址吧?”何丹说:“什么?王刚去浙江省了?你听谁说的?他一直在家呢。我出来的时候他还请我吃饭呢!”张中华一听很疑惑,就把半年前汇款单被退,又接着收到王刚说他们将要外出的经过说了。何丹说:“恐怕是我表哥坚决不让你们还钱,为了间接阻止,中断跟你们的联系才故意这样说的。”张中华闻言恍然大悟。他回家把这事跟妻子说了,夫妻俩又是一番感慨:“王刚真是个性情耿直说一不二的好人啊!我们那样做,险些伤害了一位真挚的朋友,失去继续交往的机会!”于是,他们又给王刚写了一封信,再次道谢致歉。
    王刚又回信了,往后他们又正常联络上了,也不敢再提还钱的事了。
    2004年10月,张中华听说离陶瓷厂不远的工业区门口有一家“春美快餐店”往外转让,转让费3万元。张中华跟妻子商量了一下,两人同时辞了工厂的工作,取出他们攒下的2万元,又向亲戚们借了1万5千元,接过店子开业了。由于有多年的打工体验,知道打工人不要求食品档次只要吃饱吃好。他们开的快餐店,特别注重食品的数量和味道,又加之热情周到,生意不错。三个月后,周围好多工厂的员工赶来就餐。到了2005年2月底,他们就把借的1万5千元钱还了。这一阶段,张中华虽然做生意很忙,但仍然跟王刚保持电话联络。
    2005年5月,有两家小服装厂取销了自已厂里的饭堂,跟张中华合作,在他的餐馆给员工订餐,张中华只得又借了2万元,扩大餐馆规模,在两家服装厂旁边另开了一个分餐馆。到2005年年底,张中华又把借的钱赚出来还了,还存了2万元。可是2006年3月,跟他合作的一个叫同辉的制衣厂,却把厂子搬到离他的餐馆5公里外的一个工业区里。同辉厂的老板说,如果张中华能每天两餐把快餐用车送过去,他的厂就长期跟张中华合作。张中华估算了一下,答应了。
    第二天,张中华就凑了4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因为他的堂弟张中顺会开车,暂且在一家厂里当保安。张中华把堂弟雇来开车兼职每天给同辉厂送快餐。
    时间转眼到了2008年,张中华餐馆生意做的顺利,又开了两家分餐馆。他每天除了给春美餐馆采购一些物品,还要到4个餐馆转一圈解决一些事情。
    5月12号这天,张中华一直在忙。下午4点他才歇息下来。这时他突然得知下午2点半时,汶川、北川发生大地震了。他突然吓了一跳。当他弄清“汶川、北川”的位置后,他突然心里又跳起来:汶川靠近四川广元,而广元紧临陕西宁强。唉呀!王刚不正在宁强吗?他马上拔打王刚家的电话,可是一直不通。他心里又急又难过。晚上,中央电视新闻又报道温总理乘专机到成都指挥救灾了,从新闻里他还得知,汶川大地震真的波及到陕西省的汉中市等地,那些地方虽然不如汶川地震中心那么严重,但造成的破坏和伤亡程度却也不轻。新闻说震区及周边交通完全中断。他和妻子越听越急,他又打王刚的电话,可一直无消息。他想,糟了,王刚一家埋废墟里了。
    次日他又打王刚家的电话,仍旧打不通。又打手机也没反应。一连三天,张中华想到了就打电话。依然还是那令人心焦的忙音。张中华几乎全身无力,快要瘫倒在地上了。泪水盈满了他的眼眶,嘴里说,王刚兄,难道你真的出事了吗?难道从此之后你我就这样阴阳相隔了吗?他赶忙查看手机里以往与王刚互发短信的记录,可是全都删掉了。他捶胸顿足,骂自己混蛋,怎么就没想到保存一条王刚发来的短信啊!“如果不是每天都要供应员工的饭菜,我真的想飞到灾区去,去寻我们的好友王刚,如果他真的被埋在废墟下了,我也要用双手亲自把他挖出来,不管他是活着还是……”
   “只是,你不是什么专业人员,去了灾区,岂不是给灾区添乱?”妻子劝说。
    过了十多天,那天下午他又在拨打王刚的手机,意想不到这次奇迹出现了,电话接通了,是王刚的声音,张中华顿时激动得手都颤抖起来,道:“王兄,是你么?”对方说:“对,是我。”“你没事?”“没事。”他不放心的说:“不要瞒我了,有事你就告诉我吧,不要有什么顾虑。”王刚说:“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事。”“这么多天怎么老是打不通你的手机?”王刚说:“地震发生后,我们这儿到处人心慌慌,城里处处是高楼,我跟妻子到乡下老家去了,乡下没有信号,今天刚回来。”“唉!我打你的手机打得好苦啊,我都以为你被埋在废墟下面去了。”王刚说:“就差那么一点啊。5月12号那天下午我在家睡午觉,房子摇得很厉害,桌面上的保温瓶玻璃杯掉在地上劈里啪拉的响,我惊醒过来后,连鞋子也顾不及穿就跑出去了。妻子当时在街上,女儿在学校,地震发生时,学校的老师发现教室楼摇晃得很厉害,迅速把学生带到外面去了。我们家里的人也都没事。自那天后,我和其他人一样,一直在外面住在帐篷里,我那房子没有倒下,只是有些毁坏,因为现在每天还有余震发生,有时一天有十几次,所以一直不敢回去。” 
    至此,他多日悬着的一颗心终天踏实下来了。张中华和王刚保持每天的通话,以便知道他在灾区的最新情况,每次挂线前他都嘱咐他:“听从政府安排,千万不要在余震期间回家。晚上睡觉千万不要睡得太沉了,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睡……”他说:“我会的。” 
    5月31日的晚上,王刚突然给张中华打来电话,说话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激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今天到汉中市探望我们来了,他对我们说,党中央时刻都在挂念着你们,你们辛苦了,你们要坚强起来,重建你们的家园,把家园建设得更加的美好。”
    可是,2008年7月24日凌晨3时54分,汉中市宁强县与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交界发生了5.6级余震。24日13时30分两县交界处发生4.9级余震。24日15时09分两县交界处再次发生6.0级余震。地震比较强烈,持续时间长。余震已造成姚青公路中断。15时11分四川再发生较强余震。一天4次余震已经造成房屋倒塌新增严重受损480户1500余间。余震还造成了多处山体滑坡。
    张中华从电视中得到这个消息,他一下蹦起来:“这回王刚家躲不过灾难了,我们要去帮助他们……”电视里多次看到的恐怖画面,在他心里跳动,他焦急地跟妻子玉芳商量说,人在艰难时哪怕有一分力量支援,也等于是受到千斤力量的鼓舞。最后夫妻俩决定转卖面包车和3个餐馆救助恩人。第二天,他让堂弟四处张贴转让启事找买家。堂弟问卖掉了车给同辉厂送餐怎么办,转让掉店子不做生意啦?张中华想都没想说:“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想了一下说:“以后每天给同辉送餐就雇的士吧。生意受损的事,等过了这个难关从头再来。”两天时间,张中华把面包车和三个餐馆低价转让出去了。
    7月28日,张中华让堂弟打理剩余的一个餐馆,他和妻子带上转让费9万元和家里的2万元,乘火车往汉中赶去。7月30日上午,夫妻俩到了宁强。他们看到到处是帐篷和震垮的烂砖碎瓦,在问过的无数个当地人的指点经历2天,夫妻俩终于在宁强城郊一个大广场上见到了住帐篷的王刚一家。王刚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当四双手握在一起时,王刚落泪了。几年没见,王刚虽然没变,但是被两个月的震魔不断折腾,王刚夫妻俩显得清瘦了不少。当张中华把11万元送到王刚手上时,他坚决推辞不要:“你们的心意我已领!可你怎能杀鸡取卵来支援我们呢?”张中华夫妻强调:“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如果受灾的你们不收,就是对我们这一趟行程的否定。我们一生心里都不安啊。”王刚全家和周围乡亲们大受感动,夫妻俩只好把钱收下了。
    并肩抗灾过难关,人间最贵是真情
    8月6日,张中华夫妻俩才回到东莞。可是,没想到第三天,他们收到一份汇款单。是王刚汇回来的11万元。他们惊呆了。王刚他们怎能这样?打电话过去,王刚说:“我们是受灾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受到毁灭性打击,有政府和全国人民的支援救助,家园很快会修复好的。真情一片值万金。你们现在也不太富裕,上次表达的友爱和安慰已经让我们心里暖洋洋了。把店和车赎回来,你俩好好做生意吧,过几个月我们来参观参观。”话说到这份上,张中华夫妻唏嘘不已,只好作罢。过了两天,他们对转买了餐馆的人说了原情,希望能收回店子,转买了店子的3家听了原情,很感动,同意让其收回。张中华为了感谢人家的直爽,让他们以租赁的方式做生意到月底,再原价收回,不收租赁费。
    9月1日张中华又重新经营起4个餐馆。车子卖了无法收回了,他只好用3万元另外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送餐。
    2008年12月25日,王刚夫妻在政府的救助下将震坏的房子很快修复好了,他们在市政府组织的汉中市第一批灾后建成44576户受灾户入住新居仪式后,住进了新房内。他们把这消息告诉张中华,张中华立即动身赶到宁强,向王刚一家进行了庆贺。王刚听说张中华夫妻已经让间歇的生意重新走入了正规,也十分高兴。
    2009年4月18日,已是春暖花开时节,在张中华的邀请下,王刚夫妻来到东莞樟木头做客了。当经历了两场生死劫难真情相交8年的四个人在鞭炮声中,再次在南国见面时,真是比亲兄弟还亲。他们坐在一起设想未来的幸福生活,都充满了信心。这时,张中华提出因两次王刚家把他提供的钱给退回来了,这次餐馆已恢复经营,以后就算王刚夫妻投了百分之二十的股分,王刚夫妻俩无论如何推辞不了张中华的真情厚义,只好答应了。但他们表示,这些红利钱将用于支助家乡三位穷孩子读书。
    人性的善良和真情,是最具力量的人的两种本性,它们一旦发挥出应有的功能,世上就没有什么不可战胜、没有什么美好不能创造的了!! 
 {首表于《报告文学》2009年9期)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9  
    欢笑指数: 2.9  
    新奇指数: 3.8  
    推荐指数: 3.9  
  • 参与评分共 9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