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嬿婉紫昀 > 鱼缘

鱼缘

作者:嬿婉紫昀 发布时间:2011-02-14

                                    作者:罗阳
  这天,若水和朋友介绍的一个海归博士相亲。刚开车走到半路却没了兴致,调转车头呼啸而去。
  一路上,若水嗟叹不已,自己好歹也是个才貌双全的“白骨精”,咋就成了“必胜客”,相亲过的对象多不胜数,没有一个能入眼的。
  车转到灵湖边,她看到湖中有座形状怪异的木楼,以往这片湖只有莲花,便开了过去。原来是家古香古韵的茶楼,名叫“鱼缘”。
  若水找了个清幽谧静的亭子坐下,沏茶的女子一袭粉色长裙,身上莲香四溢。她押了一口茶,忽见前面有位老人,倚坐在栏杆边往水里撒鱼食。只见鱼食撒下去的地方,水花翻溅,但连鱼影子都没有。
  若水说出自己的疑问。老人说这片湖里多的就是鱼,且都是金黄色的大鲤鱼,来者可边喝茶边钓鱼,不然怎会叫“鱼缘”呢?刚说完,就钓出一条金黄色的大鲤鱼,若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姑娘,这条鱼送给你吧!”老人叫住了她。
  若水踟蹰着,最终还是接过那条鱼,离开了茶楼。她开着车,心不在焉,看到前面突然拐来一辆卡车,也不记得踩刹车,眼看着就要撞上卡车了,若水只觉眼前一黑,晕了。
  等若水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有位年轻男子陪护着她。男子长相俊秀、温文尔雅。见她醒了,告诉她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受了刺激。若水隐约想起,当时她眼看着自己要撞上大卡车了,手脚慌乱中,像是有双手在帮她往右打方向盘,刚好错开了卡车,才使双方都没受到伤害,可这是不是幻觉,自己也分辨不清,头越想越疼。这也是她从小到大的老毛病,一遇到刺激就会眩晕。
  若水身体恢复后,才知道男子已帮她付了医药费。若水问他为何要这样帮她。男子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居然是若水,他笑着说:“我叫吴虞,本来是要跟照片上的这位美女约会的,结果路上碰到车祸,看到轿车里的人有些眼熟,再看车牌号,正是你朋友告诉我的号码。这不让我捡了个便宜,英雄救美。”原来他就是这场相亲的对象。不过这次她没反感,也许是因为吴虞救了她,还陪着她一整天,心里感到一丝温暖。
  后来若水才知道,她跟吴虞居然都是周宁县人,都爱好摄影和游泳,周末便经常聚在一起。吴虞特别会体贴人,又聪明能干,跟他在一起轻松愉快,是做老公的好人选。若水对他虽有好感,但仍然自诩清高,觉得挑老公就像挑绩优股,一定要全面斟酌。偶尔也会去偷偷相亲,相较之下,还是吴虞独占鳌头。可若水还是持“观望”态度,对吴虞不冷不热。
  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是若水的生日,吴虞精心给她筹备了一个生日舞会,邀请诸多朋友来参加,舞会在一艘“罗曼蒂”号轮船上举行。趁着大家玩得正开心时,轮船突然停止了前行,吴虞在此时宣布,要送若水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说完就像空中飞人一样,从轮船的甲板上直接跳进海里,所有的人都惊讶地往下看,若水更是紧张。过了许久,吴虞从水中渐渐举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嗖地弹开,一枚熠熠闪光的钻戒露出来,他从水中探出脑袋,大声说:“若水,我是真心爱你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若水很激动,觉得来的太突然了,不知如何作答。就对水中的吴虞说:“我……我还没想好,现在还不能马上答应你。你快上来吧,下面危险!”
  话刚落音,只见吴虞像被人用力往下拽,一下子就沉下去了,只有钻戒盒子漂浮在水面。若水急了,不断叫喊着吴虞的名字,但十分钟过去了,水面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若水急忙跳下水,几个朋友立马把她救上船。
  搜救人员上船后都无奈地摇着头,把钻戒盒子递给若水,还有一条粉色的帕子,说在吴虞消失的位置浮出来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线索,若水伤心欲绝。
  接下来,搜救人员连续打捞了两天一无所获,连尸体都找不到,猜测可能是被鲨鱼吃了,但若水不信,吴虞曾经参加游泳比赛得过冠军的,不会轻易让鲨鱼吞噬的。她觉得肯定与粉帕子有关,也许是被妖精抓走了。
  一个月过去了,若水每天都来这艘船,坐在吴虞当初跳下去的甲板上,伤心地呼唤他的名字。她变得憔悴不堪,不断地自责,后悔自己不该对爱情太苛刻,如果当时毫不犹豫地答应吴虞,他一定会立即上船,就不会遭遇不测。她渐渐明白,吴虞就是她命中注定的爱人,她已经习惯了跟吴虞在一起的日子。
  这天傍晚,若水的一个考古学朋友告诉她,这块粉帕子的材料很奇特,至少已有千年,帕子上还留有淡淡的莲香。若水恍然想起鱼缘斟茶的女子,都是拿着这种绣花帕子的,且散发莲香。于是,她赶紧开车去茶楼。
  若水在第一次来过的亭子坐下,斟茶的粉衣女子出现,身上莲香沁人,腰间明显少了帕子。若水正准备揪住女子质问,之前喂鱼的老人突然冒出,她忽地站起来,惊讶地看见水里有很多条金色鲤鱼,正在抢食。老人似乎知道若水心中的疑惑,意味深长地说:“你能看到鱼儿在水中,那是因为你已心无戒备,放下清高,获得鱼缘了。”说完就捋着胡子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变成了画上送鱼童子的模样。若水眼前一片模糊。
  等她睁开眼时,隐约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盯着她。渐渐地,她看到吴虞的脸越来越清晰,并听到他激动地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一个月了……”
  这不是在做梦吧,若水赶紧摸着眼前的这张脸,再揪自己脸,居然是真的。她激动得哭了,哽咽地说:“你……你没有死,我……我……”
  吴虞赶紧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说:“傻瓜,我怎么会死呢。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我有多担心你,医生说你的思维混乱,不停地产生幻觉。你在昏迷中一直喊着我的名字,还流着眼泪跟我表白,原来你是爱我的。”说完把若水搂得更紧。
  若水居然什么都记不起了,只记得要找吴虞。吴虞托起她的右手,若水这才发现手上戴着那枚钻戒,吴虞笑着说:“这枚钻戒还记得吗?”
  若水端详着钻戒,钻戒四散出的光芒,像一股银色的气体,氤氲在她周围。顷刻间,脑海中出现一些清晰地画面。
  那天在轮船上,吴虞一头扎进水里向她求婚,若水竟然看见他一入水,就变成一条硕大的金鲤鱼。心惊不已时,出现了一位粉衣仙子,正是“鱼缘”斟茶女子。若水正想叫喊,只听女子轻声说道:“若水莫怕,这里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我,及吴虞变鲤鱼。我是送鱼童子之妻,为莲花转世。我夫君在‘鱼缘’送你的那条金鲤鱼就是吴虞,你是从鲤鱼溪流到灵湖的清水,你和他有前世的因缘。但鱼缘中有一条符语,他必须破了符语才能跟你长相厮守。”说完,就隐去。
  此时,一条粉色的手帕像蝴蝶般飞到若水手中,她展开一看,手帕上出现了她没有答应吴虞求婚、然后吴虞消失、她痛心懊悔、最后去鱼缘茶楼的一系列画面。仙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若水,帕子上的这些画面,只是你的幻觉,并未真的发生。画面中你已看到灵湖的鱼,符语已破。你和他是否还有鱼缘,在于你的选择…”
  若水看到水中的鲤鱼变回吴虞,并渐渐往下沉。颤抖地攥紧帕子,纵身跳下甲板。在水中,恍惚觉得自己被吴虞抱住,并为她戴上了戒指,接着听到朋友们的掌声,然后她就迷糊了。
  回过神来,发现吴虞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她贴着他的耳边悄悄地问:“鱼缘的符语是什么啊?”
  吴虞疑惑地看着她,思忖着说:“不懂什么是符语。我只觉得我们一定前世有缘,你叫水,我叫吴虞(无鱼),连起来就是‘水至清则无鱼’,鱼儿爱水,水不可太清。”
  若水恍然大悟,发生的这一切都是被自己的清高所致。她羞涩地说:“都是我不好。我不做清水了,现在要做浑(婚)水。”
  吴虞赶紧堵住她的嘴说:“不准再‘昏’了,你都昏过两次,这次吓死我了。”
  若水一脸幸福地说:“傻瓜,女人若不昏了头,就别想把自己嫁出去。这不,‘婚’字拆开就是‘女’和‘昏’,这一次我是真的想婚了。”(2946字)
    发表于《百家故事》2011年2月下非常爱情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0  
    欢笑指数: 3.1  
    新奇指数: 4.1  
    推荐指数: 4.1  
  • 参与评分共 1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