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嬿婉紫昀 > 醉梦

醉梦

作者:嬿婉紫昀 发布时间:2011-06-16

  (一)
  秦茹嫣挂了电话后,抱起桌上的一落账本慌乱地走出办公室,走廊上响起了她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就像敲打在心中的战鼓。
  “茹嫣姐,出事了!”还未走到财务室就听到珊琪焦急地说道。秦茹嫣看着满屋书纸散放一地,正前方的绿色保险柜大敞开着,而里面却空荡荡的。秦茹嫣惊恐地张着嘴,手上的账本全滑落一地。身后哐啷的脚步伴着厉声训斥,“还拿着这些账本来还有个屁用啊!钱都被盗空了。警察马上就来了,你们都在这儿等着问话。人坐在这儿都被盗,我看你们是监守自盗。秦茹嫣,你得好好给我一个交代!”陈主管暴跳如雷地骂道。秦茹嫣直觉两耳嗡嗡作响,僵直着身子,半张的嘴唇喘着粗气,手像被悬在半空中一样定格成抱账本的姿势,高跟鞋像两根钉子,死死地支撑住她已六神无主的身子。
  秦茹嫣在一栋高18层的综合大楼工作,12至14层是她所在的贸易公司。现场封锁后,她去洗手间时发现自己的包包在楼上,便进了电梯。想着主管大发雷霆的样子,还有保险柜里30几万现金怎么会不翼而飞,她陷入深度沉思中。
  电梯门开了,一男子慌忙移身电梯旁,秦茹嫣觉得这个身影特熟悉,便跟了出来。那男子转过头来正好跟她的视线撞了个满怀,然后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江泓,你怎么在这儿?”秦茹嫣真不敢相信会在这里遇到他,这个从网络里走出来,与她相恋,然后又狠心将她抛弃的男人。江泓环顾四周,举步不前,半饷才说:“我要赶快离开这儿,避开那些监控器。”
  秦茹嫣这才发现自己怎么到了顶楼,可能是不小心按错电梯楼层了,她习惯在不开心时来顶楼吹吹风。看着江泓那惶恐的神情,她警觉到了什么,不敢相信地说:“原来你……”。话未落音,就被江泓捂住嘴,拖拉上楼,挟持到天台。秦茹嫣拼命针扎着,情急之下她狠狠地咬住江泓的手,被他重重地摔在地上。正打算支撑着边沿的栏杆爬起来,就听到一声“不准动!警察!”刚直起身子就被江泓强劲的胳膊勒住脖子往后拖,秦茹嫣感觉呼吸困难快要窒息,听不到江泓在喊什么,她的手在胡乱地抓着,双脚都快触不到地面。鞋子!秦茹嫣紧握鞋子前端,屏住最后一口气砸向江泓的头。江泓惨叫了一声,猛地推出秦茹嫣,警察揪住了他的衣裳,而秦茹嫣的身子一偏,从栏杆边飞了出去……
  “啊!”秦茹嫣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声的冷汗。她打开床头灯,喘着粗气,喃喃自语道:“又是噩梦!我被推下去了!可恶的江泓,又是你!”她起来大口大口地喝了杯凉水,一看时钟,凌晨三点,她按下电脑主机。
  敲着鼠标,在黑名单里点开那个叫“江风舞月”的QQ图像,再一次翻看着29页的聊天记录。其实她之前已经重温过几十遍了,每一次总会洇湿眼睛。想着刚才那个噩梦,这一次,秦茹嫣狠命地删掉了所有和“江风舞月”的聊天记录。此刻,心像一个被掏空的口袋,翻挂在胸前一般。早该删除了,人生最悲哀的,并不是昨天失去得太多,而是沉浸于昨天的悲哀之中。对于这么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他只不过是刺在心里的碎玻璃,没有任何储藏价值。
  
  (二)
  秦茹嫣搭上最早班车去上班,电梯一到12层,她便迫不及待进财务室,看到安然无恙的保险柜,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
  看着陈主管夹着公文包来上班,秦茹嫣心里一颤,总想躲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在梦里被骂的原因,老觉得全身不自在,显得战战兢兢的,一个上午都提心吊胆地工作着。秦茹嫣已经不止一次梦见自己工作出错被上级骂了,只不过这次梦得更离谱,她和珊琪一直都很谨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盗窃案呢?难不成梦是反的?秦茹嫣一想到居然还梦到那个江泓,就根本无心工作。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秦茹嫣打算随便走走散散心再回家。看到商场旁边有人在围观,就跟过去瞅瞅。看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拿着看似很平常的眼罩,正细心地跟大家讲解功效。她定眼看男人身后的宣传画:一女子香甜地睡着,在梦中花海里做挥手告别状。旁边一行字:梦里不再来,并附着一行小字:给你一个香甜的梦,还你一个美梦人生,梦思达眼罩让你把梦相邀……
  秦茹嫣特好奇,扒开人群往里挤。原来是梦研究所新研发的产品,针对夜里爱做噩梦人研制的。看起来虽与普通眼罩没什么两样,但在眼罩扣带里面安装了芯片,右侧还有一个微型感应器,能直接把大脑在梦中的信息数据反馈到电脑里,然后根据自身情况设置对梦的期望。眼罩还特地添加了纳米水膜膏,以舒缓眼部疲劳之功效。而现在还处于试用调查阶段,所以今天两百副眼罩只需要做一下脑部测试,再填写资料详细资料就可以免费得到,并有专业人员做跟踪调查。
  秦茹嫣想着免费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便到一旁排队登记。她望着那个戴墨镜的男子,看着他那张一瓮一合嘴唇入神,不觉自己竟微微一笑,因为她发现男子嘴唇闭合时真的好有型,像两根贴合得很完美的脆脆肠。那一瞬,男人的嘴唇拉成一个美丽月牙儿,尽管看不清墨镜下的那双眼睛,但敢肯定这一笑是冲着秦茹嫣的,秦茹嫣也回敬他一个最迷人的笑容。时间仿佛在这一秒被凝固得最美,这是秦茹嫣颓靡、忧惴的一天中觉得最开心的一刻。
  洗过澡,秦茹嫣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深夜在网络上销魂。调整好了梦思达眼罩绳带,戴在头上,准备睡个美容觉。
  
   (三)
  秦茹嫣觉得怎么走都走不动,发现自己置身在一望无垠的波波球里。波波球五颜六色,鲜艳得逼人眼。波波池感觉很深,踩不到底一样,而这些波波球好像不是塑胶的,是那种质地很软的橡皮棉做成的。秦茹嫣感觉像陷进彩色淤泥一样,越用力踩越陷得愈深。
  秦茹嫣不知道何处是边缘,整个世界只是五颜六色的海洋。无论自己多用力的迈步,还是徒步在无限惶恐之中,根本就没有尽头。这里到底是哪儿?绝对不会是游乐场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呢?“有没有人啊?”秦茹嫣无助地叫喊着,声音显得如此涓埃无力,陨殁在茫茫球海中,还不及在球海中蠕动的抨击声。
  秦茹嫣愤怒地拍打着波波球,两只手像两把撑开的扇子,左右使劲地摆动着。突然间,她像触到了貌似人的皮肤一样的东西,她本能地向前一伸,抓住了!是一只宽大的手,无名指上好像戴着一枚戒指。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已被这只大手死死钳住了一样。一股向上的力量把她拉出了波波球,她感觉还有一双手揽住她的腰,整个人像附在一个人的怀抱里。她看到一望无垠的波波球在往下沉,她抓紧这个人胳膊,想看看这个人是谁。
  手机闹钟响起,秦茹嫣还未看清对方的面容就从梦中醒来。这是什么怪梦?秦茹嫣取下眼罩,无奈地摇摇头,庆幸,还不算是噩梦。
  洗漱完毕后,看着镜子里容光焕发的样子非常满意,便换上衣服,精神抖擞地去上班。途中路过一家贵族幼儿园,隔着轩窗看到院墙内小孩子正在波波池里嬉闹。秦茹嫣不由自主的驻足思索,尽管平常上班并未关注这家幼儿园,但凭每次经过的直觉,以前院子旁边是个很大的沙池的,怎么变成波波池了?突然一个球被小孩子扔出墙外,从秦茹嫣肩上滑落下来。她捡起滚出一米的球,捏在手里不觉心一颤,这球竟然与昨晚在梦中梦到的质地和手感是完全一样。
  
    (四)
  这天夜里,秦茹嫣又做了和前晚一摸一样的梦。她又梦见自己被江泓推下18层大楼,但是却被什么接住了,像是球一样但又软绵绵的东西垫在身下,她还在梦里感觉到有人将她扶起,被拥抱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然后就醒了,额头冒着黄豆大的汗珠。
  秦茹嫣打算起床喝点水,却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家里,床单被褥都是雪白的,头上的水瓶倒吊着。天!自己怎么会躺在医院来了?要不是一护士进来,秦茹嫣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还是梦。她难以置信地咬了下自己的指头,疑惑地问:“我怎么会在医院?我不是在家睡觉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护士给她端来水,微笑着说:“你是昨天傍晚被一位先生送过来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严重的惊吓!”
  “我受了严重的惊吓?”秦茹嫣难以置信,“护士小姐,我是因为什么而受到惊吓的?等等,是哪位先生送我来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送来的时候你在昏迷中,那位先生好像比较神秘,他昨天很晚了才离开,我们都以为是你先生。”护士笑着说道,并从秦茹嫣手中接过水杯。
  “我的鞋子呢?我想去下洗手间!”秦茹嫣坐在床沿边,吊着双脚,在床下巡视着。
  “你就穿医院的拖鞋吧,那位先生送你来的时候,你手上拧着一只皮鞋,而且鞋跟都已经破了。”护士边说边把拖鞋移到她脚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茹嫣踉跄地走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洗手,感觉手上一阵灼痛,一看手腕下,有一道细长的伤痕未愈,挽起袖子,胳膊肘还有淤血。她实在无法想象到底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人又到底是谁呢?
  秦茹嫣正打算去询问医生是谁送她来医院时,在候诊室听到电视传媒上说:“昨天下午3点45分,某贸易公司财务发生失窃案。所幸内部员工发现及时,在警方的协助下当场擒获犯罪嫌疑人,并缴获藏在顶楼的32.76万元赃款。据记者采访了解,犯罪嫌疑人姜某为同属大楼另一公司职员,为了预谋这场失窃案,几个月前有意与失窃公司财务出纳管理人员QQ联络骗取感情。被骗达成后私印保险柜钥匙,为防怀疑,在与被骗女友分手并消失两个月后行案……”
  秦茹嫣觉得无限震撼,这不是在梦中重蹈覆辙的事情吗?怎么成真的了?原来自己真的是被江泓愚弄了。秦茹嫣带着忧悒和疑惑,继续看下面的报道。
  “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时,在勒索人质时推下一名女子,但坠楼女子却离奇失踪,未见尸体,当场不见踪迹,只有女子留下的一只皮鞋……”
  
   (五)
  秦茹嫣徘徊在幼儿园门口,过了许久,才有位阿姨出来。
  这位阿姨是幼儿园的清洁工,对人很热情。她告诉秦茹嫣幼儿园的波波球是前不久刚从日本进口回来的,考虑对接触幼儿的皮肤比较舒适,能提增幼儿的运动量,园长订购了约占30个立方米的波波球。当秦茹嫣一个劲地问起运过来时有没有什么异常时,这位阿姨思琢了许久才说:“大家一直觉得很奇怪的是,其中有一车波波球没有盖雨布,全部散放着,露空在车厢里。而且车停放在离幼儿园不远的巷子里,不见司机去踪。”
  秦茹嫣似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一却与梦境中发生的是吻合的,但却能肯定这已经不是梦了。看来是这些质地软绵绵的波波球救了她,导致了一场由保险柜失窃案引发的坠楼尸体失踪案,那一车波波球是有人蓄意安排来解救她的吗?还是纯属巧合?秦茹嫣一时找不到答案,她想,只有找到了那位司机就找到了那个神秘的送自己进医院的男人,疑惑也就能全然破解了。
  秦茹嫣回家后,直直地看着这个所谓“梦思达”眼罩,想起那个一望无垠的彩色波波球梦,她真希望在梦中能寻得答案,看清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六)
  秦茹嫣闻到了一阵浓浓的沁人花香,顺着一条小河道,秦茹嫣寻香而行。
  秦茹嫣看到了一对对情侣欢笑着进入前方不远,一个镶着花边的院子,还有穿着婚纱去拍照的。秦茹嫣也跟了进去,看见了一大片黄色的、紫色的、白色的、粉红色的花之海洋,才知道是来到了花都的香草世界。
  只可惜包包里没有带相机,不然她这个爱“拈花惹草”的弄花者肯定会眼更馋。秦茹嫣在花丛中徜徉了一个下午,时而追逐蝴蝶,时而低头寻思,时而低吻花香,时而放逐曼舞……最后停驻在薰衣草花丛中,望着在浪漫花海中亲昵的情侣发呆。
  秦茹嫣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穿白色衬衣的男子在采摘薰衣草,并边采边往前移步着,秦茹嫣觉得这里的花草是不该随意采摘的,便好奇地跟了过去。刚一走近那男子,就有一大束熏衣草递到她面前,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并伴着男子很有磁性声音:“送给你!”秦茹嫣踮着脚,歪斜着身子想看清花束后面的男人,却不想这束花向自己的脸砸过来。
  秦茹嫣猛地睁开眼,确实感觉有股薰衣草香的东西砸在自己脸上,一看滑落在枕头旁边的东西,原来是她挂在床头的一个薰衣草香囊松了,掉下来正砸到自己的脸上。
  接连几天,秦茹嫣的梦中老是会出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有一次她梦见自己在海上驾摩托,因为有些害怕,感觉自己想要拐弯时像要翻进去时,突然有一只手揽紧自己的腰,并握紧她的右手,稳住了方向。她定眼一看,发现握紧她的这只手上的无名指戴着一枚硕大的戒指,戒指中间印有太阳和月亮的形状。她侧过头想看看男子是谁,却被一个大浪扑打过来,然后又醒了。
  秦茹嫣每次都是快要看到时醒的,她实在不知道这样的梦代表什么,但能肯定的是梦中的男子就是她要找的人。
  
   (七)
  一天晚上,秦茹嫣在电脑上调整眼罩程序,并设置了梦中期望,希望这一次能看清男人的面孔,带上眼罩,关了床头灯。
  深夜,秦茹嫣梦见自己坐在车内,弥漫着一股红酒味,窗外似乎已经是夜深人静,路边的街灯在眼边不停的扑闪过,仿佛驰骋在银河间,令人惛眩。
  秦茹嫣的手被紧握着,她靠在副驾驶座上,眯着眼,微笑着端详着男人的侧面,昏暗的光线把男人脸映出有形的轮廓。她全身有些酥麻,红酒像一股发酵的气团一样,在她的鼻子和嘴里翻腾着。车子戛地一声在红绿灯路口停住,秦茹嫣身子往后一仰,像是把全身的瞑眩抖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秦茹嫣轻声问道。
  “韩昸明!”男人直直地望着前方,没有回应秦茹嫣深情地注视。
  “我,真的很想,看看你,一直都在想你到底是谁?”秦茹嫣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在说梦话。
  秦茹嫣感觉男人嘴角拉成一个好看的月牙,一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感觉。
  只觉男人诡秘地笑道:“想看我很简单,先闭上眼睛,睁开眼就能看到了。”
  秦茹嫣沉默了一会儿,很自然地闭上了眼睛,正当她感觉有一股很急促的呼吸声在慢慢向她逼近,在嘴唇即将接触碰撞的那一瞬,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向前抛了出去,一道刺眼的车灯光在她眼前盖过,然后眼前一片黢黑。
  秦茹嫣是被一阵沙沙的扫马路声吵醒的,感觉头疼得难受。她取下眼罩,被吓了一跳,自己怎么躺在马路旁边的花坛下。她摸摸身下的草地,确定绝对不是自己的床。坐起来,她又吓了一跳,看到自己的白裤子上布满血渍,手臂上也是,但都已经干瘪了。她慌乱地挽起裤腿,腿上除了有些淤血块并没有很明显的伤口。环顾四周,看到约300米下坡路段的红绿灯路口,竟然跟梦中车子停驻的那路口是一摸一样。
  
   (八)
  秦茹嫣像发疯一样,到处打听韩昸明的下落。
  交通局并没有接到红绿灯路口有出车祸,大小医院也并没有叫韩昸明的伤者,去梦研究所询问,也没有这个人。难道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梦,但是自己躺在草地上有如何解释呢?还有那些血渍。
  秦茹嫣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她回家翻出那条沾有血渍的裤子,到医院一化验,发现不是自己的血。她又赶紧去公安局,但因为说得太离奇,警方也难以帮她找到线索。但值得庆幸的是,帮她找到了韩昸明的住址。
  秦茹嫣下午跟领导请了假,准备寻着地址去韩昸明家。
  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区,秦茹嫣找到了韩昸明家的门牌号。这一栋楼共八层,显得有点陈旧,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秦茹嫣顾不得那么多了,迫不及待的爬到5楼。确定门牌号无误后,她按下了门铃。
  过了许久,门缓缓开了,屋里似乎昏暗无光,一位披着头发穿着白睡裙的女人面目苍白地看着她。她顿觉有些毛骨悚然,怯生道:“请问韩昸明是住这儿的吗?”
  女人迟疑了许久才说:“是的,你找他有事吗?”
  “我,我是来感,感谢他的?”秦茹嫣结巴地说道。
  女人示意让她进屋来。
  接过女人递过来的茶杯时,秦茹嫣无意碰到女人的手指,像冰块一样凉。她环顾昏暗的房屋,开着门的卧室里好像挂着一张女人和韩昸明的婚纱照,但因为光线太暗又隔得太远,看不清面容。
  女人冷冷地说道:“韩昸明是我丈夫,你要谢他什么?”
  秦茹嫣一时缄口不知道该怎么说。女人突然露出凶煞的神情,逼向她说:“你都害了他,还敢找来谢他!”
  秦茹嫣惊慌失措地说:“不!不!我没有,我不知道发生什么……”还未说完就看到女人像要吃人的眼睛向她逼近。秦茹嫣慌乱地逃向门口,却被女人堵住。她转身走向阳台,就在女人向她扑来时她慌里慌张地打开了去阳台的落地窗门,这时才看清女人张着的嘴满口是血,长长的牙齿露出嘴外,她惊恐地叫喊着,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秦茹嫣腿用力蹬了一下,从梦中惊醒。原来又是一个噩梦。
  
    (九)
  秦茹嫣在同事珊琪的陪同下,再一次寻地址找到韩昸明的家。和昨晚梦到的住宅楼一摸一样,秦茹嫣怯步不前。
  珊琪壮着胆子上了楼,秦茹嫣畏畏缩缩地跟在她身后。防盗门上已是厚厚一层灰,敲了许久也没有人开门。这时隔壁一中年女人打开了门,不耐烦地说:“不用敲了,敲破门也没人的!”
  “大姐,请问这里是住着一位叫韩昸明的先生吗?我们找他有很重要的事。”珊琪询问道。
  “两年前这里是住着一对新婚夫妇,夫妻挺恩爱的,但一年多前妻子因车祸逝世,韩先生伤心了很久。不知怎么的,半年多前,他就失踪了,再也没看到这房间有人回来过。”中年女子喃喃地说道,表现出很惋惜的神态。
  秦茹嫣惊恐地靠着墙支撑着,看来昨晚是梦到女鬼了,想起在梦中她说的话,“你都害了他,还敢来谢他!”由此看来,韩昸明一定是出事了,问题就出来那个红绿灯路口。
  秦茹嫣徘徊那天醒来时躺的花坛边,再反复追思着当晚的情形。突然看到鞋边有一个闪闪发亮的珠子,她拾起来一看,正是自己一直戴在手腕上一串紫水晶,那天从草地上醒来后就发现不见了,也一直没去在意。在马路边的缝隙里,她又找到了一颗被灰尘裹着的紫水晶珠子。她越发肯定这里出过事故,绝对不再是一个梦。
  (十)
  秦茹嫣再一次带上眼罩睡下了。梦里,她看到蔚蓝色的大海,海水似乎与天上的白云接壤,在梦里荡漾着,沙滩上有很多漂亮的贝壳。
  接连十几天,秦茹嫣在梦里不是看到海就是沙滩,一个人也没有,一艘船都没有。只听到海浪不平静地扑打海岸的声音,似乎想要对她诉说着什么。无论她给梦思达眼罩设置什么样的梦中期望,都无济于事,再这样下去,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秦茹嫣,你看你自己,这段时间上班老是无精打采,像丢了魂一样,做的帐乱七八糟,你到底还要不要干啊?”陈主管一大早就对秦茹嫣生气地斥责道。
  “茹嫣姐家里出了事,心里有些承受不起。陈总要不让茹嫣姐请两天假在家好好调养下,你看她精神这么差还怎么上班?”珊琪帮韩茹嫣解围。
  陈主管看着韩茹嫣病怏怏的样子,有些无可奈何地,挥手说:“行吧行吧,你回家休息去吧,我看到你这样子都难受,走吧!”
  秦茹嫣坐在公交车上,呆呆地看着车上上上下下的人。无意中看到车上的传媒播放“去看大海吧”的旅游广告,她突然眼前一亮,两天连着周末正好四天,干脆去海边散散心,或许有些事情本就是无根无缘,找不到答案的,何必苦苦追朔。
  (十一)
  秦茹嫣是跟团而来的,一下车,真的看到了像梦中一样的蔚蓝色的大海。随团来的朋友们都高声呐喊着、快乐嬉戏着,只有秦茹嫣平静地迎着海风,尾随在其后,漫步沙滩。
  傍晚,红霞满天,海天相连出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秦茹嫣被这样的景象陶醉。她不想去游泳,一个人赤着脚在海滩边品读着大海的唯美,时不时捡起脚丫边的贝壳,她看着手中漂亮的贝壳,突然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有的时候,爱情就像拾贝壳,不要捡最大最漂亮的,要捡自己最喜欢最适合的,捡到了就不要再去海滩了。”到底哪个是自己最喜欢最适合的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句话。
  她看到前面有一个紫色细纹的贝壳很特别,打算去捡起来,伸过去的手忽然愣住了。她发现这个紫色细纹的贝壳是一个心形图形的“心尖”,有人用贝壳摆了一个很大的“心”的形状。而心的中间好像是有人画在沙滩上的几个字,秦茹嫣侧过身仔细一看,惊讶的合不拢嘴。沙滩上竟然写着:“想念茹嫣!”
  秦茹嫣感觉有双脚向贝壳心形图靠近,随着目光上移,她看到一个裤腿卷至膝盖,身穿白衬衫的男人。秦茹嫣再一次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男人戴着墨镜,嘴角拉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冲着她微微地笑道……原来是他!商场旁边推销梦思达眼罩的那个男人。男人取下墨镜,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伸出手,对秦茹嫣说:“茹嫣你好,我就是你一直在寻找的韩昸明!”
  秦茹嫣又惊又喜,机械地把手放在韩昸明的手心,任他握紧。她又看到了韩昸明无名指上,那枚银闪闪的日月图案的戒指。
  (十二)
  秦茹嫣被韩昸明这样牵着,似乎只有这样紧紧牵着,感觉彼此的温度和力度,才敢肯定不再是一场梦。两个人漫步在沙滩,韩昸明向她讲述了这一切发生的前因后果。
  原来,韩昸明是一个很高深的科研人员,主要是对梦的研究和心理学研究。那天在商场旁,韩昸明第一眼就看到了秦茹嫣,就感觉她心事很重,而秦茹嫣冲他的莞尔一笑让韩昸明心里一阵悸动,就更加注意到了她。晚上韩昸明特地对秦茹嫣的梦资料进行分析和研究,因为人的有些梦,很可能会成为生活中将要发生的事的前兆。他根据秦茹嫣梦的分解推断,在发生盗窃案那天顺利地接下了坠楼的秦茹嫣,便出现了坠楼尸体失踪案。
  在医院照顾秦茹嫣时,韩昸明感觉自己有些难以自拔地喜欢上了她,但因割舍不了曾对爱妻的情意,所以在矛盾中,他故意对秦茹嫣的梦思达眼罩进行了设置,通过远程接口添加了一些芯片。秦茹嫣便经常做了有他的梦,而后来的几次,韩昸明发现,即使他不添加芯片,秦茹嫣也会梦见他。
  后来他约秦茹嫣去酒吧喝酒,两人相见甚欢,都喝得有点过了。在车内,本想向秦茹嫣表达情意,并昭示他的真实身份时。没想到一辆大卡车飞驰过来,直接撞在他的车上,因为前方是一段下坡路,秦茹嫣飞出车窗并滚到一个花坛幽僻处,而韩昸明则受了较重的伤,被卡车司机及时送到医院。而因为韩昸明一年前为了隐姓埋名,身上的证件都是弄的假名,以至于秦茹嫣怎么都找不到他。
  “那我梦里老是梦到大海,也是你设置的?”秦茹嫣问道。
  “是啊,因为我在这边调养。我想,若真是有缘,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因为我每天都在海滩边等你。”韩昸明深情地望着秦茹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苦苦地找你,只觉的没有你的梦会好失落。”秦茹嫣不好意思地低着头。
  韩昸明毫不犹豫的端起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脸托起,用情地说:“我爱你,你却一直恍如一梦中,我对你的深深思念只有化身为在梦里追随。”
  秦茹嫣一直攒在手中的几个贝壳滑落下来,望着韩昸明的眼睛,幽幽地说:“是你闯入了我的梦,又闯进了我的心的。”
  这一刻,韩昸明把秦茹嫣紧紧地相拥在怀里,久久不分……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5  
    欢笑指数: 3.5  
    新奇指数: 3.5  
    推荐指数: 3.5  
  • 参与评分共 4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