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绝不食言

绝不食言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1-08-11

  张娟是跟她们村子里的阿君一起到深圳打工的。因为,阿君在同辉制衣厂做车间主管,跟着他,家里人放心。
  张娟进厂后,阿君带她在电车组实习了一个多月,她已掌握了电动缝纫车的机术,就开始做流水工序了。由于她很用心,技术学得也快,两个月下来,她的记件月工资已达到1500元。阿君见她能挣到钱了,就先后两次在她面前说,在外面这钱比你在家里养猪种地好挣吧?好好干,多挣些钱,回家也修个小洋楼。
  张娟暗想,阿君老说外面的钱比家里好挣,可能是暗示要我答谢他吧。她想,不是人家带自已来这个厂上班,每月自已还挣不到一千多元呢。
  于是,次日下午下班后,她就去商场买了200多元的礼品,给阿君送去。阿君开始死活不要,张娟说:“你推让啥呢?是嫌东西不好吧?”阿君讪笑了一下,不好再推辞,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收下了。
  很快,第二个月又领了工资,张娟又买了一包礼物送给了阿君,阿君还是推辞了一会,收下了,并叮嘱说让她以后放心工作,他会多多关照她的,还要求她在工作中多学多问,学会更多更精练的技术,末来前景才美好。阿君还特意说,老乡之间,以后,别这样买礼物了,否则他没脸回老家见人了。阿君说得很诚恳,也在道理,张娟听了蛮高兴的。心想,到底是一个村里出来的,甜不甜故乡水,亲不亲,家乡人嘛。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第三个月发了工资,张娟想起阿君叮嘱过不让她再买礼物的话。心想,也罢,一个村子的人,老这样送东西,年底他阿君真还没脸回去见家乡人呢!于是,就真的没给阿君买东西了。
  话虽这样说,可立竿见影,阿君在实际的工作上,却变得不那么慷慨了。
  过了半个月,张娟她们车间固定的锁边员,老家里有了事,请假后走了。这样,每个车衣工都要轮流去做锁边的工序。这天,轮到张娟锁边时,恰好那七线锁边车,偏偏要换线了。天啦!张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复杂的线路,七拐八弯的,要穿十几个线孔子。她心里乱如麻,不知从何下手,为了节省时间,她就去请阿君帮她穿线。
  阿君说:“一切从实际出发嘛,你去动手实习吧,不动手研究操作,永远不会。”说完坐着动也不动。张娟心想:还是老乡呢!你就站在旁边给我指点一下不行吗?你这样光卖嘴皮讲大道理,不是故意难为我吗?她还是耐心地说:“阿君,你没时间帮我穿线,就站在我身边,指点我先从那里穿起好吗?”
  阿君挥挥手,说:“你先去,我一会就来。”可过了10分种,也不见阿君来,张娟明白了:阿君可能是不想把这种穿线的技术教给我吧。她自已研究了近10分钟,满头是汗,也穿不好。最后,张娟只好苦口婆心请求一个路过的组长代她穿好了线。因为这次的小磨擦,张娟心里极不痛快,往后就对阿君没好脸色了。
  过了几天,领工资时,张娟发现这个月做的几个货单,数量和以前基本一样,而她的工资比以前少了100多元。她一对自已记的私账,发现本月的流水单价,比前几月降低了,但是,其他几个员工工资跟以前却一样。
  这是什么道理?张娟不解地去找阿君论理。阿君一听她的来意,却脸一黑,向她骂道:“真不知好歹,钱再多也不够,还像讨饭的一样在这里瞎混呢。当初我不带你出来,你现在还在你家猪圈旁瞎转悠呢,哪能像如今这样干干净净,呆在大城市拿工资哩。一个月一千多元嫌少,有本事,离开我这里,你到别处多赚几个钱,让我看看嘛。”
  阿君的话,听得张娟目瞪口呆。“你、你……”好一会,她才结巴了两个字。看到阿君转身走开了,张娟手捏加班加点满满30天赚来的千把块钱,泪眼模糊地跑到宿舍,傻坐半天。最后,她心一横,收拾了东西,工都没辞,当天离开了这个厂。她想,难道大家常常开玩笑说的“老乡老乡,背后打枪”,是真的?!她发誓,再不认阿君这个老乡了。
  虽然张娟知道打工的路很迷茫,可现在骑在虎背上,就得挺胸面对往前冲。张娟鼓足勇气,把行李包提到附近一家小旅馆,安顿好后,开始独自在外面闯荡了。
  终于在第三天下午,张娟找到一家招工的厂子,到门口一看,信誉时装厂!第一感觉就不错。打问门卫,门卫说厂里工资不错,她期待能在这个厂里做事。于是,她就进厂去面试。接待她的主管叫周强,一看她原来的工作牌和姓名,说她是熟练工人,很快录用了她。
  第二天上班后,张娟下定决心要在这里干下去,干出成绩,让阿君看看。张娟在这个厂里努力工作,待人和气,很快得到了车间主管的信任。她工作很开心。一晃眼到了发薪水的日子,她领到了头月的工资,不错,1850元。她暗想,阿君啊!离了你我也能行呀!
  两个月后,同宿舍的一个女工辞工回家了。张娟进厂时,没有下铺位,30多岁的人了,每天爬上爬下,多辛苦啊。宿舍管理员曾答应过她,有下铺就给她安排的。现在有下床了,她赶紧跟“宿管”说,可人家说不行,已有人来住呢。她想,隔壁比我来得晚的工人,都住了下床,这回也该轮到我了。
  次日,见床位还空着,张娟就搬迁下来。下午宿管员来了,发现下床位被张娟占了,就找上来责备张娟:“我没同意你住,你咋能随便乱占呢?你以为这是摆地摊,胡抢位置呢!你早早的还搬上去。”
     张娟说:“你说已有人来住,咋不见人啊?再说,都是厂里的员工,别人能住,我进来的比现在来的人早,为何不能住?”
  宿管员头一扬,说:“在我这里,我让你住你就住,不让你住,你就住不成!你看着办,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算了。你要嫌上铺,工厂外面有不少人还等着上铺住呢!”
  哎呀!对方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张娟一下怔住了。她知道宿管员是老板娘的亲戚,人家可是自家人啊!张娟思前想后,觉得无脸“赖”在这里了。
    次日一上班,她就去车间辞工,厂长与主管很吃惊,说:“你才干了几天呀?进厂时间太短,不够辞职的要求。”死活不同意她辞职。箭在弦上,她没法收回了,心想:不同意也要走!当天下午,她就这样空手走人了,又丢了一个月工资。
  这次张娟出了信誉时装厂,先租房子住了下来。她发誓,不找到好一点的厂决不轻易进厂。两次心灵的创伤,让她品味了生活的严寒,她在打工生活中变得成熟和老练了。
  两星期后的一天下午,张娟在街上走着,突然,身后一阵汽车喇叭响,她忙让到路一边。可汽车喇叭照样在她身后响着,她又赶紧走到另一边,但是汽车喇叭声似乎又对着她后背直响。她暗想,这开车的人,咋这样无聊呢,专门跟人作对呢?啥意思嘛!她有些生气地转过身,正想斥责对方几句,可转过身一看,这辆小车喇叭没响了,靠近她停下了,车窗口里伸出个男人的头,笑眯眯地叫道:“张娟,你好啊!”
  “咦?这个有钱人是谁?他还认识我?”张娟好奇地仔细打量对方,终于认出他了,竟然是她在第一个厂里上班刚两个月时,就辞职走了的开料部邓杰师傅。
  邓杰问她现在哪里工作。张娟说没有合适厂进,暂时玩着。邓师傅笑着说:“我知道你闲玩着。闲玩着,你还不来帮我做事,年纪轻轻的,浪费时间,那可是犯罪呀!”
    张娟闻言一怔,给他做事,做什么呢?
    邓师傅见张娟发怔,笑着介绍说,自从他出了同辉厂后,就自已开了一个制衣厂,叫‘金鑫时装厂’,经过半年打拼,目前已走上正轨,近日接了一个大货单,人少货多,一时之间赶不出来货,急得他整天在外面高价找零工赶货呢。他提议张娟先去他的厂里做事,说明天派车帮她来拉行李。张娟一口答应了。
  就这样,张娟去了金鑫时装厂。邓老板对她说,等这批货赶完,如果你觉得我的厂还可以,愿意长期在这里干,我就把你在上一个厂里损失的一个月工资,补发给你。张娟没有拒绝的理由。她决定在这个厂里长期干下去。
  邓老板做的是内销单,做工不太严,产量就高,有时也做点外销单。这样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张娟在金鑫时装厂第一次领工资时,连同邓老板补贴她上月的工资,共计领到了4800元。张娟手捏着厚厚的一叠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激动得一夜没睡好觉。
  次日上班时,张娟刚走到车间门口,听到有人叫她:“张娟,现在感觉不错吧?”她转头一看,叫她的是同村的阿君。便没好气地说:“哟,是主管大人呀!你不在同辉厂当威风的主管,跑到这里来,干啥呀?”
     阿君苦笑道:“阿娟,你还在生我的气呢?”
     “没有!”张娟把脸转到一边去。
     阿君又尴尬地一笑,说:“还想不开,要生气就继续生吧。不过,有时人被气一气,到底效果不一样哟。”
    张娟一怔:“你说什么?”
  阿君说:“没什么,我是说同辉服装厂倒台了,没工作了,我来这里上班呀!”
  “什么?同辉厂真的倒台了?”张娟不相信地睁大眼睛,死盯着阿君。
  阿君说:“难道我说的是假的?这事,说来可话长啊……”
  其实,在张娟进了同辉厂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当主管的阿君,发现同辉厂有了问题,因为,厂里突然把出货时间由白天改为晚上,这说明厂里在搞走私,躲避关税;还有,他联想到厂里最近两三个月老是换财会人员,这显然不是好苗头,有一天厂子肯定要出事。阿君发现这个疑点后,就想让张娟提前离开同辉厂,免得到时候连工资也拿不到,另外,也可促使她趁早寻个好厂上班。可他没有证据,只是推测,身为主管,又不能将坏苗头对张娟明说。明说了一旦传扬出去,搞不好会惹出大祸的。可怎样让张娟离开呢?他想来想去,想出了一计,就硬起心肠,终于把张娟气的跳槽了。实际上,张娟离开同辉厂后,心里一直恨着阿君,可阿君却在暗中观注着她的动向,比如信誉厂的主管周强,是他以前的同事,跟阿君关系不错,阿君给他打过招呼,说如果张娟前去应聘,让他多关照张娟。后来,张娟又出了信誉时装厂,阿君又给邓杰师傅介绍了张娟的情况,这才有了街头的巧遇。
  现在,同辉厂真如阿君所料,狡猾的老板把空厂子转包给别人后,玩了一招空城计跑了。三天前厂子被查封了,阿君真没领到最近两月的工资,就来邓老板的工厂上班了。
  张娟听了阿君的解说,回想着自已的经历,体味着阿君的用意,心里感慨万端,双眼渐渐湿润了。不是吗?经过那些磨练,锻炼了自已的毅力,学到了更多技术和打工经验,现在我上班一个月的工资,顶过去两个月多呢。她不由一阵激动,一把拉住阿君的手,说:“阿君,你让我跳进了一片更明亮的天地!可我竟然错怪你了,我对不起你啊!今晚,我在工业区的吉祥餐馆,请你吃饭答谢,好吧?”
  “别客气了。谁让我们同样都是外出打工人呢!再说了,当初出门时,你老公阿祥再三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你,我说放心吧,保证让你老婆打工两、三年,回家把你们的旧瓦房换成两层楼房的。作为男子汉,我可不能食言啊。”阿君轻松地说。
  (原发《三月三》2011年8期)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5  
    欢笑指数: 2.5  
    新奇指数: 2.6  
    推荐指数: 3.4  
  • 参与评分共 17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