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老根

老根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2-01-04

    1
    桑园乡桑林村村长老季,一大早就翻箱倒柜,找出他那件最高档的新衣服,边哼歌曲边往身上套。他老婆玉婶把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看怪物般盯住他说:“老季,你今天是怎么了?穿这么新,去相亲呀?”老季边穿衣服边说:“嘿,还真被你说着了。快把我的皮鞋帮我拿来擦拭一下。我真要去相亲呢。”
    他老婆哼了一声没动,却一屁股坐在门口椅子上,把膀子抱起来,直翻白眼。老季就自已动手。穿戴一新后,他赶紧就往村口走去。到了村口,两个村委委员也来了,他们一起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等起来了。
    他们在等一位贵客。这个贵客叫方世才,是桑林村长大后去了台湾,后又到海外谋生50余年并大有作为的侨胞。
    一月前,村里人快要忘掉的海外游子方世才,忽然给老季打来一个电话,说他很想念故乡,打算今年抽空回来看看,顺便看能否帮上家乡一把。因此老季做梦都在盼着这一天,说不定这是个盼来财神爷的机会!没想到方先生说话立竿见影,昨晚突然给老季往村委会打来电话说,他已在县城的宾馆里歇下了,次日就回桑林村。老季兴奋地说要带人到县城迎接。方先生说不用,明天早晨,他乘坐的士就回来了。故此,老季一早就在村口等上了。
    早饭罢时,果然一辆红色奥迪出现在村口,从车上下来一位年近80岁但身板硬朗的老人,身后跟着一位30出头的青年人。老季急忙冲老人奔上去,叫声方叔,热情地与老人握手、拥抱。之后,急忙把老人迎进村委会大院。老季知道方先生这么些年从没回过故乡,一是因为忙,二是这儿也没他的什么亲人了。老季和方老先生一番寒暄后,就亲自把方先生与他的助手,送去集镇上最好的客店里歇息下来,然后,一日三餐好饭好菜招待,亲自作陪。
    次日,方先生在老季的陪同下,在村前村后,河边山坡及四周田园库塘边游玩了个够。下午,他们还去游了古迹老刹桑梁寺。方老先生每到一处,看得很有兴致。只是老人略感遗憾的是,儿时村前河堤及田野坡坎上,遍地是绿油油的数不清的桑树,如今,那些景物几乎都看不到影子了。而且这儿经济也很落后,村间道路狭窄,几乎都是泥土路。
    老季陪方先生转悠完,就回到村委会大院。方先生问老季对目前这种状况,在经济发展方面,有何打算。老季说桑林村是山区,地理位置偏僻,别的都没啥基础,只有一个设想,想在旅游资源上做文章。如果把桑梁寺修葺一番,在桑梁山脚的河上架座桥,把山脚的水库堤坝加高,造成人工湖,将桑梁寺院围在湖心,在河边樟树湾修一座宾馆,吸引游客来此地游览,桑林集镇随之也就繁华热闹了。估计带动旅游业后,每年的创收必在九百到千万元以上。只是,万事开头难,钱字当先锋,虽有这个想法,苦于没资金,不能梦想成真。
    方先生听罢,说这个设想不错,他再认真思虑一番,如果设想周全,他可赞助四、五百多万元的投资费用。
    老季听方先生表了态,喜不自胜,连说方伯是桑林村的救星。往后更是像家仆一般忠实地跟在方先生的身后伺候着,只盼老先生早日做实施性决定。
    晚上,方先生一再提出不让老季陪同了,让他忙自已的去。
    老季一走,方先生叫上助手刘海,走出客店,往桑林老集镇街上走去。他们在街上走了一会,碰上了老季的儿子季敏。季敏一见老人就说:“方爷爷您想买什么东西吗?我带您去!”方先生说:“东西倒没啥买的,只是我来桑林村已两天了,一直没顾得上吃在海外想了数十年的家乡老豆腐,谁家做的好,带我去过把瘾吧。”
    季敏连忙说,我带您去一家好的饭馆。把老人带进了王记饮食店。这是季敏的一个远房表叔开的,他想给亲戚凑生意。三人落座后,老先生说就要一大盘红烧麻辣豆腐和一大盆泥鳅炖豆腐吧。季敏让老先生先喝茶,自已去厨房打招呼。季敏对掌勺的店主王新说:“表叔,一炒一炖两个豆腐,给搞好一些,这位主客可是海外回来的贵客哟!”
    豆腐上桌了,方老先生兴致勃勃地操起筷子吃起来,可感觉这豆腐有点不听话,老先生挟了几次没挟上,只好听刘海的建议,用勺子拨到小碗里吃了小半碗炒豆腐,觉得找不到当年的感觉,又吃了小半碗泥鳅炖豆腐,还是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主要是觉得这豆腐做的太疏松,好像不是黄豆做的一样,就皱皱眉,说是吃好了,让刘海和季敏快吃。
    老人先付了钱,让刘海他俩坐一下,他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三个人又在街上逛荡了一会才回客店。
    2
    次日上午9点,老季兴冲冲地来到方先生的房间。方先生正双手背后,站在窗口向远处的山上看。老季问方先生昨晚睡得可好?方先生说还行,老季问方先生吃过早餐没有,方先生说刚吃过了。老季走到方先生身边,兴奋地说,他昨夜与村文书商讨了半夜,搞了个旅游区开发初步计划,估算了一下,首期工程可能要投入八百万元,完工后,一边开放景点搞创收,一边继续完善、扩大景点项目。问方老先生考虑得怎样了,大致能给赞助多少资金?他们好作进一步的准备工作。
    谁知,方老先生说:“小季呀!你当村长也不容易啊!我知道你的心,是为着大家好,可是,有时候,有些事往往会差强人意,出力不讨好。对不起,我已打消这个投资念头了。另外,我还有别的重要事要办,我下午就想离开这里。”说着,方老先生从皮箱里取出了一个大信封,递给老季,“感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盛情接待,让我圆了数十年魂牵梦萦的思乡心愿。说点小的,我在外这几十年来,也老是想起家乡的白板豆腐,鲜、香、筋道好,炒不烂。我常一想起就淌口水。昨晚也品尝过了。小季啊!这是我对你个人的一点心意,5万元,你自个儿想做点什么随你的心吧。”
    老季捏着信封,像听到了一声惊雷,“方叔,您这是怎么啦?”
    “没什么,以后再跟你说吧。”方先生说完,不再向老季多说一句话,只让刘海收拾东西,并结了客店的账。之后,在老季的惊讶不解中,离开了客店,往村口走去。老季只好不由自主地跟在老先生的身后,边挽留,边往村口走。刚到村口,就见前几天送老先生回村的那辆奥迪,开过来了。老先生拍拍老季的肩,说声多保重,就转身招呼刘海钻进了车里,眨眼就开走了。原来老先生两个小时前,已打了那的士司机的电话,把车都订好了。
    望着方老先生远去的车影,老季一直口中喃喃道:“这方叔,是怎么啦?昨天还是好好的,一夜之间,咋变卦了呢?”
    这时,乘车离去的方老先生,并没有远去,他坐的出租车,沿返回县城的路走了半个小时后,老先生让的士停在路边有两颗参天大树的山垭口。这儿叫“药木关”,属铁树乡管辖,是本县古十二景之一,远近有名。
    老人在药木关下车后,走向大药树旁一个水果摊。守摊的中年男人一见方老先生,眼睛睁大了:“唉呀!是老伯您呀!吃点水果吗?”
    方先生说:“现在,我暂时没功夫跟你唠叨水果的事。你说,你想把水果生意做大吗?”
    “想。当然想啊!”守摊人说。
    方老先生拍拍守摊人的肩膀:“好!我帮你,也帮你们这一块地方上的人。快带我去见你们的村长……”
    “您要见我们的村长?现在吗?”
    “是啊,我要马上去。”老人见守摊人惊异的神态,就把想法说明了。原来,老人打算投资把古十二景之一的药木关修葺复古。因为这儿是他小时候去县城的必经之地,他依稀记得,当年两边山上都有一座古庙,旁边古木参天,山脉雄奇,很有风景可言,如果现在再将山头绿化,增加一些建筑,以药木关为中心,一定能开发出一个更有名气的旅游景点。这样,客来客往,这儿就繁华起来,守摊人的生意不变大才怪!!
    守摊人愣住了,像跑步时忽然摔了一个跟斗,但却捡了个金元宝,嘴巴张得老大,半会才说,这、这真是财神爷降临了。我周兴遇见财神爷了。
    3
    在守摊人周兴带领方老先生去见他们村长的路上,刘海问老先生:“方总,为何您一夜之间却放弃了投资桑林村,而改帮药木关人呢?”
    方先生长叹一声,说:“有些事,也许是天意使人突然改变计划啊……”
    “怎么了?”刘海问。“唉……”方先生又长叹一声。于是,说了改变主张的原因。
    方先生这两天在桑林村重温了儿时的梦,可见到四处都与以前面目全非了,也就是说,桑林村的生态环境破坏太厉害了,给他心里造成了一丝阴影。但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昨晚,他们三人吃豆腐时,方先生觉得那豆腐做得太假了,根本不叫豆腐了,说明此地的一些人的心,不再象他记忆中那么淳朴,变得有些奸诈、刁钻了,破灭了他心中还想把豆腐做为此地特色菜进行开发的设想。这也还是小事。吃完豆腐后,方先生去厕所,无意间听到一个伙计问店主王新说:“老板,人家是海外探乡远客呀!我们店不是一盘炒豆腐价格12元,炖豆腐价格14元吗?刚才白强老板来吃豆腐你都收12元一盘,你咋刚才叫我收这老客人30元与32元呢?”
    店主说:“你懂个啥?白强是吴崇发乡长的内弟,是熟客呗。可这老客,正因为他是海外回来的,有的是钱,我才要你多收的。在外面他赚别人的钱,我赚点他的钱,有何不可?再说,人家老客也不在乎多掏那几个钱,那些从远方回来的人啊,身上随便一掏,都是万儿八千的。”
    伙计说:“这不是宰客吗?”“宰客?宰他一回又咋的?这样的老汉,说不定这一生就来这一趟,宰一回,算一回呢……”
    方先生当时听了,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仿佛三九天吃下了一根冰棍……相反,那天,方先生回桑林村时路过药木关,就上山去转了转。下山时,当时刘海到一边小解去了,方先生走在前面,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跌倒,这时,一个卖水果的人刚挑着两筐樱桃走过来,一见这情形,他将担子一丢,猛扑过去扶住了方先生才没跌倒。方先生问他:“你只顾了我,水果筐都翻了,水果全部滚到水沟去了,你不心疼也不管吗?”那男人说:“咳,一筐水果咋能跟人相比呢?水果没了可以再去弄,要是把你这样的外地游客摔坏了,那可怎么办啊?”方先生听了心中一热,就给对方200元,要陪人家损失,可双方推让了半会,人家才收了50元。看看!人心啊人心,都是一疙瘩肉,“红”与“黑”相差十万里呢。这两种情形,在方先生内心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越想,越觉得要对桑林村人改变计划,觉得更要帮助药木关人!
    方先生再长叹一声:“如果我支持桑林村建成旅游景点,天南地北的游客们来了,不知被王新他们宰成什么样呢?游客受宰后,就会骂桑林村人心黑、是人渣,操他们的祖宗。我的祖宗也是桑林村人,他们不一样遭殃?背骂名吗?再说,如果海外游客们知道是我投资帮建的旅游区,不挖了我祖坟,也会用唾沫星子淹死我!所以我改变了主张!同时,药木关也是我的祖籍,我帮他们也是应该的,这样,也算是圆了我想帮家乡做点事的心愿!现在,我只好加大药木关的投资,期望药木关凭借优越条件,经济发展后,能快速带动桑林村的发展、富裕,给桑林村一个简接的帮助。”
    刘海听了方先生的话,不由地连连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守摊人周兴把方先生带到药木关村村长老周家里,村长老周正在房后给他家圈养的鸡喂食,听了水果摊周兴的介绍,他丢开鸡食,跑上来双手握住方先生的手,如获至宝。
    周村长把方先生一伙招呼进屋坐下后,一边沏茶一边扯起嗓子叫道:“娃他妈,把那只绿尾巴大公鸡宰了,再杀一只兔子,我要和方老伯好好地喝几杯酒。”
    随后,他们促膝相谈了两天。这两天,他们时而在村边转悠,时而在地上用树枝写写画画。第三天就谈妥了投资的一系列计划和方案。
    一周后,方先生心满意足地走了。回去准备资金去了。
          4
    三个月后,“药木关”旅游景点,在方先生800万元经费的支持下,提前完工。举行峻工典礼时,桑林村老季村长也应邀参加了。当他从别人的议论中得知方先生当初放弃支持他们的真正原因后,脸都气歪了。典礼还没结束,老季就走了,边走边骂:“蠢猪王新,我回去不推翻你龟儿子的饭馆桌子才怪,你们这种王八蛋,真他妈的蠢到家了……”
    老季骑着他的嘉陵摩托,气冲冲地刚走到村边上,迎面碰到一条猪,突突突地向他跑来。这条猪,少说也有百多斤重。尽管这条猪走得挺快,但猪走路,总是脱不开爱拐着线儿走的毛病。老季本来是靠着路的左边走的,可那猪,偏拐到老季的车前来。老季急忙刹车,差点摔倒,幸亏老季的车身矮,他两条腿撑在地上才没摔倒。
    “逮住,把猪给我逮住……村长,帮我把猪逮住……”一个人边跑边叫喊,一路奔跑上来。
老季急忙撑好车,想去逮猪,可看清叫喊的人是王新,一下来了火气,又加之猪见了老季的摩托受了惊吓,已经猛往前面一蹿,跑过去了。老季就停下,靠在摩托车上,黑着脸瞪着王新。
    “村长,你咋不帮我一下,把猪给我拦住呀?”
    老季说:“拦住,我拦得住吗?都说猪蠢,你跟猪都不如。猪知道肚子饿,跑出来寻食吃,你比猪都蠢,我还拦不住你,我拦得住猪吗?”
    王新一脸委屈地说:“村长,你咋骂人呢?你不帮我拦猪就算了,咋见面就骂我呢?”
    老季气更大了:“我骂你是轻的,我还想掀翻你娃儿饭馆的桌子哩!”
    王新说:“村长,我啥时候得罪你了,你要掀我桌子哩?”
    老季指着王新的鼻子,说:“一个大财路跑了你都不当回事,一条猪跑了你心疼了?你知道,上回来我们这儿的方老叔是啥人?我们好不容易请来个财神,让你一刀给宰跑了。这下好嘛,有人帮着建成旅游景点,客源广阔不好?就咱们这儿巴掌大点地方,稀稀拉拉的几个本地人,往后你们发大财去,发你娘那脚……”
    王新小声嘀咕道:“我咋知道……”
    这时,王新的妻子春花不知从哪个树丛中钻出来,拦住了猪。她抓住了拴猪的绳子,叫喊王新快去帮忙。王新被村长迎面一阵骂,有些不高兴地说,死婆娘,你比猪还蠢,你都抓住绳子了,把它拖回来不成吗?
    春花说:“王新,你还嘴硬哩,是你比猪蠢,还是我比猪蠢?村长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本事大得很嘛,原来,心比炭都黑,来个财神都被你给吓跑了,看你往后咋做生意去,我啥也不管了。”春花扔掉绳子,转身就走。那猪得了救,又往前跑了。王新一见猪跑了,叫喊着:“这死婆娘,你不想要这条一百多斤的肥猪了?”边说边往前跑。
    老季大声说:“王新,你别跑,你个浑蛋,宰跑了客人,你说咋办?” 
    “村长,你就饶了我吧,我错了。”王新啪地打了自已一个嘴巴,“我要早知道人家是贵客,我还敢宰人家?说不定见面就给人家磕头呢。我知错了,你饶了我吧……”王新说完,给老季作了两个揖,赶紧过去撵猪去了。
    老季想到王新遭到妻子一顿责骂,又看到王新那狼狈样,气消了一些,唉地叹息一声,骑上摩托车走了。老季叹息,一是对王新恨铁不成钢,二是叹今后村里少了一条致富之路。
        5
    没想到,就在老季把王新狠狠地骂了一通之后的第10天,老季身子有点不舒服,正在家里躺着休息。中午,桑林村村委会的文书小麦跑来了,笑嘻嘻地说有急事,一把拉上他就往村委会走。老季问有啥事,可文书小麦光笑不说。老季到了村委大院,见院落里停着一辆小轿车,又疑惑地问小麦,是哪级领导来了?小麦说别问了,进去你就知道了。老季只好跟随小麦走进会议厅。
    “小季!你们都好吗?”随着问候,一个人站了起来。老季一看说话的人,不由惊喜道:“方叔叔!啊、啊、是您……”他愣住了。
    见老季发愣,方叔叔又说:“没想到我会再来吧?近段日子里,乡亲们一定感慨不少吧?快坐下我们聊聊。”
    老季听话地刚坐下,方叔叔就拿过包,打开,然后递交给老季一张单据。老季纳闷道:“这是什么?”
    “这是800万元的转帐支票,过一星期钱就到了,是我老方赠给你们村,作为全村发展用的资金。上次,我离开你们回到台湾后,一颗心总是安歇不下来,我想,既然药木关已率先建成了旅游景点,对你们也是一种莫大的鞭策和警示,是一种思想上的校正和考验,更能激励你们快速发展。”
    方叔叔说到这里,转身从助手手中接过一本书,递给老季继续说:“这些日子,我再三思考,觉得桑林村依山傍水,地形好,更适合另一条发展的优势渠道,那就是发展绿色种植。我从有关部门获悉,近二三十年,国内有十几种中药材还是相当短缺,而且用途广泛,售价很高。我上次离开故乡时,带了一点家乡的黄土过去,我请专家为你们作了土壤检测,专家分析,最适合种植当归、枣皮、党参、三七、和银花这几种药材。现在我将这些名贵药材的栽培技术,请专家编写成了资料,今天带回来了,希望你们马上组织规划,带动乡亲们实施这一方案。至于药材的售货问题,我已为你们安排好了,我的朋友刘友龙准备在西安办个制药厂,到时候他会按我的关照,派车上门收购的。”
    老季不由地握住方叔叔的手,不说话,只是用力地握,仿佛一个孩子找到了久别的亲娘。
    “小季啊,顺便说说,”方叔拍拍老季的肩膀,“当初,我坚定地选择在药木关建旅游点,还有另一个不好说出口的因素呢。”
    老季又睁大眼睛:“是什么?”
    “就是桑林乡乡长吴崇发,因为他妻弟白强不是开着建筑工程公司吗,如果你们搞开发建设,那工程绝对逃避不了吴崇发和白强这一关,那不是又会多一处‘豆腐工程’吗?现在好了,听说几个月后的现在,吴崇发已被换届换下去了。我觉得时机成熟了,你们放手干吧。人生没有平坦之途,不经坎坷,难成康庄路。好了,这是我最真切的最后心愿了,祝愿你们成功发展,步入辉煌的未来!另外,如果资金不够,或者另有什么困难,望及时再与我联系。”
    老季听到这儿,身体似乎一下有了使不完的劲,嘴唇颤抖道:“方叔叔啊,方叔叔,您真是用心良苦!我知道您乡情难舍,会日夜挂怀着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老人家的美好心愿和殷切期望的。这回,如果我们办不好,真是没脸见您了。3年后,我们一定请您回来视察我们的发展成果……我一定要让桑林村走上富裕之路。如果我的愿望实现不了,我就不姓季……”
    “好的!故乡路再远再曲折,我都愿意踩上个千万回的!树有根,人也有根!一个人,无论他漂游多远,故乡这条老根,永远是断不掉的。我相信你的承诺一定能兑现。”方先生笑呵呵地说,声音哄亮亮的。
(原载《当代小说》<2011年10月下半月>)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6  
    欢笑指数: 2.7  
    新奇指数: 3.3  
    推荐指数: 3.4  
  • 参与评分共 1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