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鲤鱼精

鲤鱼精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2-07-03

    许少君是个书生,他家住在太湖南岸湖畔。他从小失去双亲,家境贫寒。由于许少君聪明好学,在方圆十里很有名气。他的伯父伯母经常接济他一点钱物,希望他日后能有出头之日。后来,伯父年岁大了对他接济少了,许少君便垦出一片荒地,种些蔬菜自给自足。
  许少君常常去湖边的鹰嘴岩上背诵诗书。一天,当许少君又在鹰嘴岩上背熟几篇文章,感觉肚子有些饥饿,正欲回屋做饭时,只听几声吆喝,一个中年打鱼人向他喊道:“少先生,读书人伤脑筋费精神,买一条鱼回去补补身子吧。我今天出湖运气好,捕到了一条红鳞鲤鱼,以便宜价格买给你吧,我还是头一次捕到这么好的鱼呢!”
    许少君本来不打算买鱼,可听到这中年男人说捕到的是一条鲜见的鱼,便走过去看看稀奇。中年男人把船靠过来,捞起舱里的大鲤鱼给了许少君。
    说来也怪,这条鲤鱼见了许少君,好像不停的向他点头。再看它的背上,还插着一小半截鱼叉,伤口还不断的往外流血。许少君动了恻隐之心,就掏出自已仅有的一吊钱,把这条鱼买了下来。然后拨掉它背上的鱼叉,回家去取来草药粉末敷在它的伤口上,用布片包扎好,轻轻地把它放回湖水里。
  一天晚上,许少君坐在灯下,补着衣服上的破口子,缝着缝着,他的指尖被针扎了一下,疼得他皱眉咧嘴的。他想,假若我能有个媳妇该多好啊!衣服破了有人缝,肚子饥了有人端来香喷喷的饭菜……想着想着,他不由“唉”地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不嫌贫贱又好心的姑娘,你在哪里啊!……”
    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许少君感到纳闷,这么晚了,自已又住在最偏僻的地方,谁还会来我家呢?他放下手中活儿,打开门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窈窕动人的姑娘。他结结巴巴地说:“姑娘深夜来我寒舍,有何贵干?”
    姑娘羞怯地说:“我叫红凌,因走亲戚迷路了,能否在你这里借宿一夜?”
    许少君一听,心里乱了方寸:“这……这个……”支吾起来,他望望外面漆黑的夜和姑娘那可怜巴巴的表情,最后没把拒绝的话说出口,点点头请姑娘进了门。
  可是,到了第二天,那红凌姑娘却没有走的意思;第三天,第四天,还是没有动身的打算。第五天夜里,他睡到半夜的时候,发现身边滑溜溜地多了个人,一个软绵绵的姑娘的身躯挨着他,他一阵激动,不由紧紧地搂住了她……从此,许少君与红凌姑娘过起了甜蜜的夫妻生活来了。红凌给了许少君一两银子,让他去买了一辆纺织机回来,她在家织布,然后让丈夫每个月把布拿去城里卖了钱,回来补贴家用。男读书女织布,二人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这一年秋天,红凌怀孕了。快分娩时,红凌叫许少君在屋子的后院搭两间小茅房,在小茅房中放一张床和一口大水缸,叮嘱他到时候不能去茅房,也不能往里偷看。见他办完这些事,她又嘱咐他到镇上崔记小货店的隔壁,去请一个姓刘的老太婆来接生。
    许少君都答应照办了。接着,妻子就搬了进去。
  第三天夜里,许少君只听茅房里传出“扑腾扑腾”的水声,但他就是不敢靠近茅房。天快亮了时,茅房里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接着刘老太太抱着一个婴儿出来了。许少君望着自已又白又胖的儿子,乐得合不拢嘴。这老太婆很实在,帮许少君把他妻子照料满月才离开。
    可是,婴儿满了一百天后,却整天啼哭不休,怎么哄都不乖。妻子轻叹一声,又进入生小孩子时那间小茅房。
    一会儿,妻子双手捧着一颗绿莹莹的珠子出来了,拿珠子在孩子眼前晃了晃,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可是,妻子将珠子一拿开,孩子又接着啼哭不休。无奈,妻子只好用绸布缝了一个小香囊,装上珠子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孩子才不哭不闹了。后来孩子一天天长大了,脖子上不用挂那个装着珠子的香囊,也能吃喝玩耍安静自如了。许少君要妻子把珠子收藏起来,可妻子说,还是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吧,这是一颗宝珠,能治百病,有它庇护着孩子百病不生。
  妻子照样织布,而且织出的布,花样更多,卖的价钱更高,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慢慢地,许少君读书没以前那么用功卖力了。有时,他到城里去卖布,卖了布有钱了,竟然在城里还要住上两天才回来。妻子劝说他用功读书,别担搁时间,许少君很不高兴,他听烦了,就取出酒饮起来。
  儿子满一岁后的一天,许少君从城里回来,告诉妻子:县官老爷的娘不知得了什么病,许多医师都医不好。县官老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他命令师爷写了一张布告贴在县城门口,布告上说,谁能治好县官老爷母亲的病,就赏给黄金10两。许少君看了布告,想起妻子曾说过儿子颈下那颗能治百病的宝珠的话。因此,他就回来拿来这颗宝珠,去给县官老爷的母亲治病,想挣来10两黄金,待日后作为上京赶考的路费。
  妻子听了许少君的想法,劝他别操那份心,也别贪图那笔小财了,只要安心读书,以后上京赶考的路费一定为他凑够。许少君听妻子这么说,轻叹一口气,捞起一本书低头默读起来。
  可是,次日天一亮,妻子却发现儿子脖子上的宝珠不见了,到处叫喊丈夫,也不见他的人影了。红凌知道是许少君偷偷拿了珠宝,去给县官的老娘治病去了,便轻叹了一声。
    吃晚饭的时辰,许少君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妻子关切地问他去县衙的情况,许少君低着头满面羞愧地一言不发。问急了,许少君长叹一声,说:“娘子,我对不起你呀……”
    原来,许少君拿了宝珠去了县衙,很快就治好了县官他娘的病,县官大喜之后,便起了贪心,他知道许少君这颗宝珠是无价之宝,便拿出10两黄金给他。许少君当然不答应给他宝珠,县官就心生一计,假装说,许少君不同意就算了,放他走吧。
  谁知,许少君还没有走出县衙大门,就给两名捕头捉了回去。两名捕头按倒许少君后一搜身,就搜出了那颗宝珠,然后,许少君就被县官以假借为县官老母亲治病为名,偷走了县衙门的宝珠,念他是一时糊涂,又为县官母亲看过病,故不深究,只追回宝珠,乱棍将他打出县衙。
    妻子得知许少君失了宝珠,心中十分痛惜,她知道丈夫太想发财了!只重重叹了一口气,就招呼夫君先吃饭,再从长计议。这时,只听门外一声洪亮的声音叫道:“红绫仙子,快快出来随我二人回归太湖龙君府中听候处治,若不从令,将受万世枷锁之苦……”许少君的妻子一听到这震耳的呼叫,全身颤抖起来。
    许少君见这情形,一把抓住妻子的衣袖道:“娘子,你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妻子满脸哀怨地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必再瞒你了,我是太湖龙君的外甥女,是湖中的红鳞鲤鱼仙子,几年前,我常在湖里伴你诵读诗书,在心中暗暗爱上了你,后来你又救了我一命,我更铁定了心嫁给你,陪伴你一生。只是,你不该不听我的话,偷出宝珠后又被县官抢去,那宝珠本是我用千年的功夫练成的法宝,是我的镇身之宝。如今,我失去了宝珠就失去了法力,只得乖乖地随二位神差回去了……”说着,妻子已泣不成声。
    原来,县官得了宝珠后,兴奋万分,就命人把它悬挂在衙门口派人看着,让过往的人都见个稀奇。宝珠的奇光异彩,直冲城外,正巧被两位四处寻找红凌仙子的神差发现,他们便赶去收回了宝珠,以此寻找到了她的踪迹。
    许少君听得心如刀绞,悔恨万千,他抓住妻子的裙带,请求两位神差成全他们,让妻子留下。但无济于事。只见两位神差凶狠地扯住妻子的胳膊,推推拉拉地向湖边奔去。
    许少君抱起床上的孩子,追到湖边,只听见妻子的声音传来:“往后,你要好好养育我们的孩子,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作为的人。”
    许少君一下跌坐在地上,差点急昏过去。他不停地说:“我听话,我听话,我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可是,妻子再也听不到他的话了,他也再看不到妻子的芳容了。
    许少君不吃不喝,在家伤感了一天一夜,可孩子不见了娘总是啼哭不休,他更加烦恼。绝望中他呼地抱起孩子跑到湖边大叫:“红凌,我随你来了……”眼一闭,就准备往湖里跳……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吼叫:“站住!”一个人奔跑而来。许少君停下循声一看,是大伯!
  老人上来一把抓住许少君的衣袖,“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混账!真没出息!你不想活可孩子还小,他可不想死啊!”大伯瞪了许少君几眼,一把抱过孩子边走边说:“从今往后,孩子由我们两老来抚养,我就不信,你一个大男人,就只有死的这点勇气?要死也得死远一点,免得死在家乡,给先人们丢脸!”
    许少君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好久。他终于想明白了,穷苦人家要想团团圆圆过好日子,不受人欺侮,只有发奋图强好好读书,考上功名才能扬眉吐气。
    从此往后,许少君又过上了以前那种日子,一边耕种那点荒地,一边熬更守夜地努力读书。好在大伯一家时常来接济他,不是给他送米,就是给他送钱。就这样,许少君的日子还算过得去。
  在许少君的努力下,两年后,他不但考上了举人,不久又赴京城考中了进士。放榜后,许少君差点欢喜得晕过去。拜谢完主考老师后,他用没花完的盘费,买了一匹高头大马,立即从京城荣归故里。
  到了家门口,许少君发现自家那寒舍竟大开着门,还飘出饭菜的香味。他进入屋子,竟吃了一惊,原来屋子里有好多人。见他进来,一个女子迎了上来向他喊道:“相公,你回来了?”
    许少君闻声仔细一看,惊的喈巴张得老大。这不是已经离去快3年的妻子红凌吗?他惊喜道:“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你都中进士了,他们敢不放我回来祝贺祝贺吗?”红凌笑容可掬地说。
    这时,许少君的大伯及伯母,还有那个曾为妻子接过生的刘大婶也走了过来,他们一齐向许少君贺喜。大伯说:“侄儿,其实,你有如今的荣耀,可全是侄媳妇红凌姑娘的功劳啊!没有她的精心策划,未必就有现在的好结局呢。侄儿,你福份真不小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少君听得一头雾水,急忙问道。
    “其实,红凌并不是什么仙女……”刘大婶大声说起来。
    原来,许少君勤奋读书,颇有才华的名声传到了十里之外的崔家庄,崔员外的女儿红凌姑娘十分羡慕他的才气,并对他心生爱慕之情。她对父亲说出心思,说要嫁给他。可是她父亲根本就没把没穷秀才许少君放在眼里,自然不答应。红凌就把心事说给她的丫环,丫环就跟她商量说先找个理由试试许少君的人品如何。于是,丫环就托她打鱼的老爹,用一条鱼,试验了一下许少君,发现他心地很善良。后来,红凌姑娘下定决心,就偷跑出来,跟许少君结了婚。至于她说她是鲤鱼仙子,主要是不想让许少君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故意编造身份哄他的。当时她的员外父亲知道她与人私下结婚的事,虽然很生气,可见生米做成了熟饭,也就既不认她也不管她了。但红凌的妈妈惦记着女儿,常让奶妈刘婶偷偷给红凌送些钱物过来。
    可是,后来日子稍好些了,许少君却慢慢变了,不但失去了志向不爱读书,而且心里老是想发财。红凌看到丈夫变得庸碌起来了,心里很急,就跟她的两个哥哥偷偷商议要挽救许少君,他们答应了。随后,两个哥哥就借助许少君失了宝珠之时,假扮成神差,赶来把红凌押了回去,用此方式给许少君来个迎头打击,让他夫妻分离,让他痛悔,从而达到了让他奋发图强,考取功名的目的。
    在这近3年中,红凌虽然离开了许少君,可暗中给了他不少帮助。因为他大伯每次送来的物品,以及孩子的抚养费,都是红凌提供的。
  许少君听得一愣一愣的,回想往事,百感交集,他握住妻子的手说:“贤妻,你真是我今生的恩人啊!常言说,一个篱笆三个桩,我可是一个男人三个帮呀!福气真不小啊!”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8  
    欢笑指数: 3.2  
    新奇指数: 4.3  
    推荐指数: 4.3  
  • 参与评分共 1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