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闹市街头有痴女

闹市街头有痴女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3-04-03

  莫文玉回到警局的第二天,就接到了岳晓燕的电话,说她在网上又看到张小素了。莫文玉立刻打开了那个网页,果然看到了,背景是在牛城的大街上,张小素正给一个大妈拖住,还是痴痴的样子。张小素也痴了!这怎么可能,会不会是张舒云啊?可是再看那大妈,既不是张妈,也不是娘家妈,再看看发帖的时间才2天。莫文玉马上判断,这肯定不是张舒云,昨天他们还在一起呢。莫文玉通过网站找到了发帖人,发帖人告诉他,他是在大街上看见了她,觉得她忒像杨欢欢就拍下,帖到网上了。“你说她不是杨欢欢?”莫文玉发帖问。“不是,我问旁边那老太太了,她说姓张。”莫文玉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这就是真的。
  这样重要的线索莫文玉是不会放过的,又等到了周末,就乘坐高铁来到了牛城,先找到了那个发帖人,又找到了那条街。从网帖上,他判断张姑娘应该是从家里跑出来,家肯定就在附近,可是转悠了大半天,毫无发现。他想了想,觉得这么找人太被动了,还是得主动出击,到派出所查找她的家庭住址。这么想好了,他转身刚要走,忽然肚子咕咕地喊话,提意见了,先解决肚子问题吧,莫文玉正准备去餐馆儿,就听身后有人喊:“别跑!回来!”莫文玉回头一看,一个大妈正追着一个年轻女子,朝他这边跑过来。他以为是抓小偷呢,就站下了,等前边这个跑到跟前,伸手就给抓住了她。只看了一眼,他就惊讶了,这不正是他要找的张小素吗!但是再一看身高,就更吃惊了,她不是张小素,也不是张舒云,是杨欢欢!因为她没有穿鞋,只穿着袜子,实实在在地1米66,而张小素是1米64,张舒云是1米65,三人摸样上虽然难分花容,但身高上有2厘米和1厘米的差池,这个数字莫文玉不会忘记。莫文玉身上的血忽然就沸腾了!
  杨欢欢痴痴地看着他,根本不认识他,可她下意识的抱住头,说了个“走”字。
  走!她想去哪儿?莫文玉还没来及想,后边的大妈就气喘吁吁追过来了。大妈一把拽住了杨欢欢,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累死我了,谢谢你,小伙子。说完就要拉着杨欢欢走。
  “慢!”莫文玉说了一声,大妈站住了,回头看着莫文玉,莫文玉极力控制住情绪:“大妈,这、这不是张小素吗?”莫文玉指着杨欢欢这样问了一句。大妈点点头说是,又带着疑惑地回问了一句:“你认得她?”“哦,以前我们在一起上过班。”莫文玉这么说。大妈点了点头没说话。“她这是怎么了?”莫文玉又问。“傻了”大妈一腆下巴说。“傻了,怎么傻的?”莫文玉又问。“摔的”大妈又答。摔的?杨欢欢也摔傻了!莫文玉听了,脑袋嗡嗡地,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眼睛看到杨欢欢脚下,说了句:“她没穿鞋!”“知道啊”大妈一边答应着,一边要拉着杨欢欢走。莫文玉又问了一句:“你是她什么人?”“嗨,你问这么多干啥!”大妈不高兴了,回头拉着杨欢欢就走。杨欢欢又说了声“走”“这不走吗!”大妈边说边没好气地拉着杨欢欢走了。
  这大妈是谁?她肯定不是杨欢欢的妈妈。杨欢欢的妈妈他还有印象,个头要高。她是……?对了,她是张小素的妈妈。
  大妈拉着杨欢欢越走越远了,莫文玉不能再想了,他得知道她们住哪儿,好做下一步的事,就悄悄地跟踪了她们,直到她们进了楼,可是他没有跟进去。
  这个时候,莫文玉的肚子又提意见了,想了想就进了附近一家餐馆,吃完饭天已经很黑了,又就近找了地方住下。躺在床上,他再理这个事的头绪,就理出了这么一个脉络:傻姑娘就是杨欢欢,大妈不是她妈。顺着这条脉络再往前一想,一切更明白了,那个不认识他的杨欢欢,就是张小素,那个到鹿城来唱歌的也是张小素,还有那个上春晚的,也是张小素。这个张小素看来还真是个“人物”竟然连电视台都给骗过了。
  杨欢欢这一傻,张小素就偷梁换柱,鸠占鹊巢。这一占,张小素就成了杨欢欢,杨欢欢就成了张小素。她不把失忆的杨欢欢送到她父母身边,而放在自己父母的身边,就是为了冒名顶替。还有,杨欢欢已经红了几年了,手里会有一笔资产,也会落入她的囊中。这是一个多么苦心的设计呀!
  但莫文玉并没急于下这个结论,因为他觉得,这么苦心的设计,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能办的到的,肯定有人协助,或者是主谋。
  至此,杨欢欢为什么没上春晚的原因完全清楚了。
  莫文玉决定了,立刻会会这家人。
  第二天上午,莫文玉就敲开了她们的家门,他还是以工友的身份登门的。因为他觉得还不到亮底牌的时候,他清楚,这个张妈就是知道什么,也不会是“主角”不能打草惊蛇。张妈开门一见,还认识他,有些不高兴,说:“你怎么找我们家来了!”莫文玉赶紧陪上笑脸说:“昨天看到张姐后,一晚上都没睡好,挺为她难过的,给她买了点东西,算我一点心意吧。”张妈听了,这才让他进了屋。
  杨欢欢正傻傻地坐着,莫文玉把礼品放下后,就走到她跟前,问:“还认识我吗?”杨欢欢抬头一看他,双手立刻捂住了头,又说了声“走!”样子有些惊恐。莫文玉第三次听到这个“走”字了,什么意思,他猜不出来。就说:“你想去哪儿?”“哎,她就会说走,天天说,你说她能去哪儿。”大妈接了腔。“她什么时间受的伤啊?”莫文玉问。张妈立刻看着他问:“你不知道,你们不是在一块儿上班吗?”样子有点紧张。莫文玉听了一怔,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了,说:“哦,我们两年前就分开了,我去了外地。”“我说呢,你们要在一块儿能不知道吗。”张妈这才放松下来,又说:“头年8月人给送家来的,回来的时候就这样。”大妈说。“怎么伤成这样了呢?”“谁说不是,一个跤,就摔的这样了。”“哦,她是摔的呀,怎么摔的?”“人家说,是她自个滑倒摔的,不穿高跟鞋吗!”“您说的那个人家,是什么人啊?”“就送她家来的人,他们来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40多岁。”“他们是哪个单位的,都叫什么呀?”“不知道。”“他们没告诉您?”“没有”“您也没问问吗?”“没有”“哦,张姐摔了后住医院了吗?”“人家说住了”“您没有去医院吗?”“没有,我不知道。”“住院花了多少钱啊?”“不知道”“有人给你们补偿吗?”“没、没、没有。”说这句话时,张妈忽然又有点慌张。“哦,她除了头部受伤别处还有伤吗?”“没看出来”“那我看看张小素的伤可以吗?”“看吧,就是伤着脑袋了,要不怎么傻了呢。”
  莫文玉说完,就走过去摸杨欢欢的头。刚一摸,杨欢欢就又说了声“走!。”莫文玉摸着摸着,就摸到杨欢欢后脑处有块五分硬币大小的伤痕,圆圆的很规整。莫文玉一怔,他是觉得,不像是意外磕碰留下的,倒像是手术留下的。扒开头发一看,果然不错,她做过开颅手术!莫文玉忽然想到,也许自己摔伤是个谎言,如果那样,案情就大了!
  这个时候有开门声,跟着进来个大伯,是张爸,进来后就疑惑地瞅莫文玉。大妈说莫文玉是张小素以前一块儿上班的熟人,来看她了。莫文玉明白他是谁了,问了声好。“都这样了,有什么好看的。”张爸看上去挺烦,说完就坐在一边,不说话,脸上一副逐客的颜色。
  察言观色,莫文玉明显的感觉到,这老两口,不愿外人接触杨欢欢,表情上也看不出有什么伤心。想想,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知道杨欢欢不是自己的女儿。天底下有几个父母会认错跟着自己长大的孩子的,就是孪生也会分得清清楚楚。他们知道实情,他们是在隐瞒,一定是串通作案。
  目标已经确定了,莫文玉觉得再问下去,会引起他们的怀疑,那样就会打草惊蛇,调查就到此为止了。
  临离开时,莫文玉回头再看杨欢欢的时候,心里忽然又一阵刺疼,他的心仿佛在流血。他在心里说:欢欢,如果你真是受到了伤害,你等着,我一定要为你“讨债”,让“欠债”者欠多少还多少!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1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2  
  • 参与评分共 1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