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韩立中 > 古画奇缘

古画奇缘

作者:韩立中 发布时间:2013-08-04

  一
  张瘸子家门前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古玩市场,耳熏目染,张瘸子自小就对古玩充满了兴趣,加上自己不能干体力活,成年后,张瘸子就把自家临街的房子,改成了门市,开了一家古玩店,收售些瓷器、字画什么的,生意清清淡淡,收入马马虎虎,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宰那些有钱人的冤大头,用张瘸子的话说,就是有冤大头不捉,一律同罪!那些附庸风雅的狗屁不懂的大小老板们,是不惜花重金购买名人字画的,挂在客厅里,不为欣赏,纯碎是装点门面,一副模仿郑板桥月隐竹林的赝品,收的时候仅花了五十块钱,卖的时候竟然卖出了三万块钱的高价。
  近来,张瘸子发现,一个满脸疤瘌的人,天天端着一杯茶水,来到店里,站在一幅字画前,久久凝视,那是一幅题为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画的是巍峨的高山下,流淌着一条潺潺溪流,溪流上架着一座小桥,一位女子站在小桥上,手搭凉棚,望向远方,似乎是在望郎归,女子的身后,是一幢茅屋,茅屋上冒着袅袅炊烟,日落黄昏,归鸦入林,天边一抹余晖正在慢慢消失……这幅画的落款是一凡道长,一凡道长何许人也?谁也不知道,史书上也没有记载,虽然这幅画画的线条流畅,意境优美,因为不是“名人”所做,因此挂在墙上几个月了,也无人问津,莫非是这满脸疤瘌的人看中了这幅画儿?张瘸子满脸堆笑地上前搭讪:“小兄弟好眼力,这幅画确实是一副值得收藏的精品,说不定几年后,它的身价会成倍的往上翻,小兄弟如果要买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八折……”张瘸子满以为自己的话会打动满脸疤瘌的人,没有想到,满脸疤瘌人的回答,却驴头不对马嘴:“我看这幅画画的地方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尤其是画上的女子,给人一种牵肠挂肚的感觉……”“神经病!”张瘸子暗暗骂了句,转身去招呼别的顾客了。
  忽然有一天,张瘸子发现墙上挂的那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不见了,那个满脸疤瘌的人也不再来店里了,张瘸子寻思,八成是那满脸疤瘌的人趁他张瘸子不注意时,偷走了那副画。张瘸子报了警,警察很快就查出,那个满脸疤瘌的人姓李,叫李云生,是附近国棉二厂里一个普通的工人,二十六岁,未婚,平时在厂里表现还可以,不知为什么,近来几天却连续旷工,厂里正打算派人到他家里去了解情况,见警察来访,厂领导便亲自陪着警察去了李云生的家,李云生的父母告诉他们,李云生这几天不知道是咋了,每天回家后,都是神情恍惚的,问他什么也不说,昨天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他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望着两位老人焦虑的目光,警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谁也没有看到李疤瘌偷了那副画,他们安慰了两位老人几句,离开了李家。
  李疤瘌从此失踪了,没有留下一点儿信息,抓不住李疤瘌,张瘸子也只好自认倒霉。
  数年后的一个午后,张瘸子收到一封信,写信人说,他是李疤瘌,不知道张老板是不是还记得他,他现在生活在太行山深处,一个叫桃花坳的地方,那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而且他已于当地一位叫桃花的姑娘结了婚,几年来,桃花给他生了一儿一女,一家四口和和美美,甜甜蜜蜜,张大哥若是在京城住的烦了,可以来山里住两天,呼吸呼吸山里的新鲜空气……
  李疤瘌的话让张瘸子怦然心动,他决定去一趟太行山,当面问一问,那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是不是李疤瘌偷的?运气好的话,顺便在山里捡些漏(捡漏,是指超低价收购贵重文物)。
  二
  张瘸子把铺子交给老婆打理,独自一人去了太行山,来到娘子关时,张瘸子看看天色已晚,就先寻了个旅馆住了下来,第二天向人打听桃花坳的去处,不想却没人知道,这就奇了怪了,李疤瘌的信上明明写着,桃花坳就在娘子关附近,怎么当地人反倒都不知道啊?莫非是李疤瘌骗了他?李疤瘌好像没有理由骗他啊!张瘸子不想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决定在这里玩几天再回去,就当是旅游了。娘子关地处河北省与山西省交界处,是河北省通往山西省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娘子关上盖有高高的瞭望台,这天,张瘸子爬到瞭望台上,登高远望,只见群山叠翠、莽莽苍苍,绵延数百里,也不知道桃花坳隐藏在哪个山沟沟里,心中不由生出无限感慨,正待下去,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张老板!”声音有些熟悉,扭头一看,人,却不认识。
  “你是……”
  “张老板,我是李疤瘌啊!”来人兴奋地喊道,“几年不见,张老板还是老样子,一点儿也不显老。”
  “李疤瘌?你是李疤瘌?”张瘸子疑惑道,“你脸上的疤瘌呢?”
  李疤瘌笑道:“哦,是这样,我现在住的门前有一条小溪,我天天用溪水洗脸,没有想到溪水有着神奇的美容功效,竟把脸上的疤瘌洗没了。”张瘸子听后,颇感惊奇。
  “一凡道长真是个神人,昨天他起了一卦,说是张老板你到了娘子关,让我今天上瞭望台找你,果真在瞭望台上找到了你!”李疤瘌的话音里充满了对某人的钦佩。
  “一凡道长是谁呀?”张瘸子问道。
  “见了面你就知道了。走,张老板,跟我去桃花坳!”
  李疤瘌在集市上买了两头毛驴,他跟张瘸子一人骑了一头,出了娘子关,一路向南,越走路越窄,越走人家越稀,最后连羊肠小道也不见了,李疤瘌仍然摧驴前行,眼看天就要黑了,还看不到目的地,张瘸子有点沉不住气了,换谁也是一样,同样的路程,第一次走总会觉得格外漫长,李疤瘌笑道:“快了快了,转过前面那个山头,就到了。”
  说是快了,实际上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转过前面那个山头,有道是,望山跑死马,走过山路的人都知道,山路弯弯曲曲,绕过来绕过去,根本不能跟直线距离比,直到月上中天,李疤瘌与张瘸子才走到一条小溪旁,小溪上架着一座小桥,桥那边有数间茅屋,一间茅屋里还隐隐透着灯光。
  “我就住在这里。”李疤瘌说道。
  三
  正在给孩子喂奶的桃花,听得丈夫归来的声音,急忙披衣下床,又是倒茶又是递烟,末了,又坐在灶间烧火做饭,张瘸子看着桃花忙碌的身影,想起了自己的老婆,自己的老婆虽然没有桃花水灵,对他却也是知冷知热的,遗憾的是,自己的老婆没能给自己生下一儿半女。第二天,李疤瘌陪着张瘸子在山中转了转,让他领略了一下山中的风光,这里果真是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当张瘸子问及李疤瘌是如何来到这里时,李疤瘌也是一脸的茫然。李疤瘌清楚地记得,那天他一边品茗一边欣赏那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字画,突然呛了一下,一口茶水全喷在了画面上,心里正自不安,想着如何补救时,李疤瘌惊讶地看到画中的女子动了,冲着他招了招手,跟着耳边响起一句幽幽的声音:“郎君啊,你怎么那么狠心,一去不回?让奴家望穿秋水!回来吧,奴家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李疤瘌忽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轻,差点儿没有摔倒,等他站稳脚跟,睁眼看时,发现自己已不在古玩店了,而是站在了一条小溪旁,桥上一位女子飞也似的跑了下来,紧紧地抱住他,哽咽地说道:“郎君啊,你终于回来了,奴家再也不让你走了……”那个女子便是桃花,就这样,李疤瘌稀里糊涂来到了这里,稀里糊涂地跟桃花结了婚,稀里糊涂地过了这么多年,好在桃花贤惠,儿女可爱,李疤瘌也就乐得乐不思蜀了,这么说来,这里应该是仙家圣地,可,桃花姑娘看起来,绝对是个普通女子啊!更让张瘸子惊奇的是,这里没有一件现代化的日常用品,使用的器皿都是宋元时期的瓷器,有的还是官窑精品,随便拿一件回到京城,也会引起轰动,也许是?机缘巧合,时空转换,他跟着李疤瘌回到了宋元时期?
  李疤瘌领着张瘸子拜访了一凡道长,一凡道长告诉他,元成宗时期,李疤瘌与桃花是对小夫妻,因为误会,李疤瘌赌气离家出走,桃花伤心欲绝,欲投水自尽,他当时正好云游到此,不忍桃花就此香消玉损,而把桃花封印在那副画中,盼着小夫妻俩日后能再有相见的机会,这一天终于实现了,也不枉他耗尽功力,费劲了心机了……“这么说来,道长已是不老之身?”张瘸子问道,“道长今年怕不有上千岁了吧?”“非也非也,”一凡道长笑道,“贫道也历经了几世的轮回,只是一缕灵念不灭,记得前世之事罢了。”“那么,”张瘸子继续问道,“这里算是古时,还是现时?”
  “这里既非古时,也非现时,就算是世外桃源吧!”一凡道长说道,“桃花姑娘被封印后,那副画辗转流离,几经易手,后被张兄弟你收入店中,挂在墙上,要不然,他们俩也难以重逢啊,说起来,你也算是他们俩的大恩人了,这也是你能够来到这里的原因。”顿了顿,一凡道长继续说道,“纵观张兄弟的面相,应该是大富大贵之人,然而,你的祖先几辈儿挖坟盗墓,损尽了阴德,因此,你才落得瘸胳膊拐腿,后继无人,即使给你天大的富贵,恐怕你也无福消受啊!回去后,不可对人提起这里。”
  对于一凡道长的话,张瘸子半信半疑。
  四
  他乡虽好,终不是长留之地,几天后,张瘸子向李疤瘌告辞,李疤瘌送了他两件元青花,元青花在当今市场上可是价值连城啊!张瘸子欢天喜地,骑着毛驴出了桃花坳,老驴识途,一直把他驮回了娘子关。卖掉毛驴,看看当天没有了回京城的火车,张瘸子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住进一家旅馆,张瘸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又不敢拿出元青花欣赏,怕被人瞧见了,一直到夜深人静后,张瘸子才爬起身来,打开旅行箱,拿出元青花,在灯下细细欣赏着,没有想到,突然停电了,张瘸子摸索着想回到床边坐下,脚下一绊,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身子倒地的同时,手中的元青花也甩了出去——“咣当——当!”服务员听到响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急忙拿着手电进屋查看,这时,电灯亮了,只见满屋子的碎瓷片,张瘸子爬在地上还没有起来,“怎么了,先生?”服务员问道。张瘸子努力地爬起身子,一脸的颓丧,反问服务员:“你们这里经常停电吗?”“没有啊。”服务员答道,“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停过电,今晚不知道是咋了?”
  “天意、天意啊!”张瘸子长叹一声,想起一凡道长的话,竟然这么灵验,他真的是无福消受这飞来的富贵,看来,人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啊,即便自己这一辈儿得不到报应,也会殃及子孙啊!
  “什么天意啊?”服务员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张瘸子,想不透他半夜不睡,摔什么瓷罐子玩?害的她也不能安生,服务员嘟噜着去拿扫帚,打扫屋子,张瘸子靠在沙发上,慢慢地睡着了。就这样,价值连城的元青花的碎片,被服务员倒进了垃圾之中,再也无人问津……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4.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