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韩立中 > 飞毛腿传奇

飞毛腿传奇

作者:韩立中 发布时间:2013-10-26

  一
  “仨!仨!俩!俩!……”
  “五魁首啊!”
  “六六顺呐!……”
  低矮昏暗的小屋子内,一张破旧的桌子前围着七八个汉子,正在大碗拼酒,个顶个喝的面红耳赤,醉态毕现,有哭爹的,有骂娘的,有敞着怀的,有赤脚蹲在凳子上的。酒,是廉价的烧刀子,而菜肴,只是一碗老咸菜,黑乎乎的发着酸臭味。咸菜味、酒味、汗味、臭脚丫子味充斥着每一个角角落落,如果谁猛不丁地闯进去,准保会被顶俩跟头。
  这就是苏小三的家。苏小三的父母早些年相继过世了,两个姐姐也都嫁了人,家中只剩下苏小三一个人,久而久之,这儿就成了光棍汉们的聚集地。
  苏小三的大姐老实本分,嫁了个庄稼汉,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撑不死也饿不死的生活,二姐心高,嫁了个秀才,秀才姓文名斌,挺好的一个名字,文武双全,只可惜,文才不足以入仕,武呢,就更不用说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日子更加清贫,后来经人介绍,苏小三的二姐夫文斌到县里给县太爷做了个文案师爷,收入虽然不多,也勉强算是能养家糊口了。
  文斌很珍惜这份差事,谨小慎微,天天看着县太爷的脸色行事,很得县太爷的赏识。县太爷刘高升任太原知府时,决定带师爷文斌一同赴任,苏小三的二姐自然也跟了去。太原府离这里少说也有六百里路,隔着千山万水,两家自然走动的就少了,二姐去了三年,一次也没有回过娘家,倒是苏小三去过一次,去看望刚出生的小外甥。苏小三天生的飞毛腿,六百里路程,他一天能打个来回。
  一伙人正喝的起劲,房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一股冷风猛地灌了进来。“阿——嚏!”不知谁打了个喷嚏。
  苏小三的二姐抱着孩子站在门口,蓬头散发、满脸污垢,活像个要饭吃的。平时那么爱干净,那么注重形象的一个可人儿,怎么糟蹋成这个样子,这还是苏小三他二姐吗?
  苏小三的二姐,一看到苏小三,“哇”地一声就哭了开来。
  二
  县太爷刘高之所以升任太原知府,并不是因为政绩突出,而是因为他会贪会送,得到了大贪官的赏识,这才保荐他做了太原知府。刘高升任知府后,原本打算变本加厉,搜刮更多的民脂民膏,以便买更大的官,无奈太原府连年干旱,受灾民众越来越多,饥民流离失所,饿殍遍地,朝廷的救济款简直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就这样,丧心病狂的知府刘高,竟然还打起了救灾款的主意,他让人假扮成强盗,半夜里杀死看库人,造成救灾款被盗的假象,事实上,他让文斌连夜将救灾款藏了起来,打算风声过后,再用来作为向上爬的阶梯,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打救灾款到来的那一刻起,就有无数双眼睛,紧紧地盯上了这笔款子,知府刘高的所作所为全部落在了这些人的眼里。事情败露后,老奸巨猾的知府刘高,竟然将事情全部赖在师爷文斌头上,并带人从文斌的住处“搜出”大量白花花的银子,为示清白,知府刘高当场将银两发放到饥民手中。可怜师爷文斌有口难辩,竟被不明真相的饥民活活打死……
  听罢姐姐的哭诉,苏小三怒火中烧,一把摔碎手中的酒碗,连连吼叫着冲出门去,待众人撵到门外,早已不见了苏小三的身影。
  苏小三仗着一股酒劲,撒开飞毛腿,一路奔山西而去,三更不到就来到了太原府外。太原府内虽有巡夜的人,但根本难不住苏小三,当苏小三风一样的从他们跟前掠过时,只有一人惊呼了一声:“有刺客!”其他人一惊,停下脚步,四下看了看,不见有任何动静,就有笑的,有埋怨的:“看花眼了吧?”“神经病!穷咋呼啥?”
  苏小三寻到知府刘高的卧室,悄悄地潜了进去,卧室内还燃着牛油大蜡,刘高正搂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睡觉,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老婆,年岁差了一大截,看那女人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就知道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苏小三咬牙切齿,抽出怀中的菜刀,一刀剁了下去,然后顺势一拉,竟然一刀二命,鲜血溅的房梁上都是,知府刘高与他的女人一声没吭就见了阎王。苏小三沾着鲜血在雪白的墙上写到:为姐报仇,为民除害——苏小三字写的歪歪扭扭的,比屎壳郎爬的还难看。
  酒劲正浓,苏小三也不知道害怕,直到回到家乡,苏小三才隐隐感到有些后怕,这时,酒也醒了,头也不热了,整个人就像是撒了气的皮球,蔫了,也是啊,杀人就杀人吧,留什么名啊?充英雄啊?后悔归后悔,再想回去把字擦掉,已是不可能了,天就快要亮了,很快就会有人发现知府被杀了,这时回去,铁定是自投罗网,想个什么法子糊弄过去呢?
  “吽——啊!吽——啊!”不知谁家的叫驴在撒欢,一个劲儿地在叫,莫不是闻到了母驴的味道?
  听到叫驴的叫声,苏小三眼前一亮,就是它了!苏小三像是再次充满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弹了起来,直奔大姐家而去……
  三
  苏小三的大姐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她推了推睡在身边的丈夫二蛋,二蛋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翻了个身,又打起了呼噜。
  “他爹!他爹!”苏小三的大姐把声音压的低低地,却掩盖不住焦急的声调,“他爹,有人在偷咱家的驴!”
  “偷驴?!”二蛋一激灵,立马坐了起来,那头黑叫驴可是他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二蛋倾听片刻,驴棚里确实有动静,光着身子就跳下了炕,摸过顶门棍,大叫着冲了出去。
  偷驴贼已经牵着黑叫驴出了门,并且跑的飞快,二蛋一直追了二里多路,才堪堪追上。二蛋抡圆了手中的顶门棍,正要向偷驴贼砸去,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借着月光细看,偷驴贼竟是他小舅子苏小三!顿时为之气结。
  “苏小三啊苏小三,姐夫那样对不住你了?居然偷姐夫的驴!”二蛋气的浑身打哆嗦。
  “没有啊!姐夫没有对不起我啊。”苏小三气定神闲,也不结巴也不凸舌的,说的姐夫一愣一愣的。
  “那你怎么还偷我的驴?”
  “这是你的驴吗?你叫一声,看它应不应?”
  “你!……”
  “你什么你!有本事你到县老爷那里告我去啊?”苏小三嬉皮笑脸的,一副无赖相。
  二蛋又好气又好笑,不知平时老实巴交的小舅子,今天是唱的哪出戏,强压住火气说道,“我去县老爷那里告你干啥?都是自家兄弟的,快把驴给我,让我牵回去,你姐还不定咋着急哩。”
  “给你牵回去?门儿都没有!我牵出来容易吗我?”苏小三把头一歪,斜了姐夫一眼,牵着驴就跑,边跑边说,“我这就把它卖到杀锅(宰杀牲口的地方)上去。”苏小三天生的飞毛腿,姐夫哪里能够撵的上?
  二蛋无奈,又实在舍不得黑叫驴,只好去县衙报了案。
  天刚放亮,县老爷正搂着小妾睡回笼觉,被鼓声惊了起来,一肚子火气没处撒,立马吩咐三班衙役,速速捉拿苏小三!
  衙役们在二蛋的带领下,来到苏小三的住处,苏小三正蒙头大睡,黑叫驴就拴在院中的老槐树上,悠闲地吃着干草。
  人脏俱获。
  苏小三没有抵赖,乖乖地被衙役锁回了县衙。
  证据确凿,事实清楚,苏小三被杖刑二十,关班房十五天,为此,苏小三大姐差点儿没有跟苏小三大姐夫离了婚。
  四
  五天后,山西太原府的公文到了,让县老爷协助他们捉拿杀人犯苏小三,县老爷看了公文后,笑着说:“你们搞错了,杀人的绝对不是苏小三。刘知府被杀的那天晚上,苏小三偷了他大姐夫家的黑叫驴,被他大姐夫告到了县里。苏小三现在还被关在县牢里,不信,我带二位去看看?”
  苏小三凭借他的智慧躲过了一劫。
  山西太原府知府刘高被杀一案最终成为悬案,不了了之。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