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韩立中 > 金佛灵光

金佛灵光

作者:韩立中 发布时间:2014-03-15

  在我的记忆中,家乡的小学校总是破烂不堪的,围墙没有人高,且到处都是豁口,小孩子都可以很轻松地翻过去,教室也是破破烂烂的,破的连门窗都关不严,站在大街上,都能将教室内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早春的晚上,我陪着母亲去浇地,回来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正是鸡不叫狗不咬的时候,街上静悄悄地,不见一个人影。走到学校附近,我看到四年级教室里好像着了一团火,蓝莹莹、黄橙橙的,把整个教室都照亮了,我要进去看看,母亲不让,母亲说我们村学校以前是寺院,恐怕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怪,少惹为妙,当时,我十三、四岁,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根本听不进母亲的话,掂着铁锹翻过学校的围墙,进了四年级教室,满指望会看到些什么,没想到教室内除了桌凳外,什么也没有,没有灯火,也没有炉火,只有冰冷的月光,透过残破的门窗,照在同样冰冷的地上,真是怪事,更为奇怪的是,当我回到大街上时,教室内那团火光又亮了起来……
  第二天,我将昨晚看到的事告诉了别人,却没有人肯相信,反倒嘲笑我小小年纪就花了眼。
  星期一我去上学,刚进学校,就看到四年级教室前围了好些人,有学生、老师,还有村民,他们一边指指点点,一边窃窃私语,出什么事了?我挤进去一看,见四年级教室里的桌凳都被堆在了一起,地上被人挖了一个大坑,泥土扔的到处都是,谁闲的没事干了?吃饱撑的?
  这事一度闹的沸沸扬扬的,却没有什么结果,人们的目光很快就转移到我的邻居拐老六身上。不知道拐老六走路栽跟头拾了金子,还是拾了银子,竟然买了一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还把借了我家几年的二斗高粱还给了我们。
  自行车不算稀罕物,我们村已经有几辆了,不过都是些二手、三手,甚至是五手、六手的,大都是除了铃铛不响,全身都响的家伙,前没瓦后没闸的,拐老六一下子买了辆崭新的自行车,真的让人刮目相看了,当时的飞鸽牌自行车,价格是173元,我们家7口人,5个劳动力,一年到头也挣不来一百块钱,拐老六家也是7口人,5个孩子,两个劳动力,哪一年挣的工分也不够分口粮,哪来的钱买自行车?
  自打买了新自行车后,拐老六有事没事的,总爱骑着自行车在街上转一圈,逢人就打招呼,羡煞多少人目光。
  “这狗日的,你就烧吧!不定哪天栽哩。”三大爷一口浓痰吐在了墙根上。
  还真被三大爷说中了,三大爷的话音刚落,拐老六就骑着车子压在石头上,摔了个嘴啃屎,两片嘴唇像猪拱嘴一样肿了起来,自行车前圈也碰拧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拐老六慢慢地爬了起来,神色怪怪地瞥了众人一眼,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好,一巴掌重重地搧在自己脸上,搧的那个狠哪,血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虽然于心不忍,却谁也不敢上前去劝他扶他。拐老六疯了似的,一边搧自己的耳光,一边冲着西方磕头,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什么“我错了,我错了……”好大一会儿后,拐老六才慢慢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向家中走去,自行车扔在那里,看都没有看一眼。
  拐老六碰花脸的那天,我亲耳听到六婶子骂拐老六报应,还说金佛什么的,第二天,我问拐老六家的小四妮儿时,小四妮儿先是不肯说,在我答应让她抄作业后,才告诉我,其实这事都怨我,她爹拐老六在听了我说四年级教室半夜里发光的话后,多了个心,认为四年级教室地下肯定埋有宝贝,就趁星期天学生放假时,晚上偷偷的在在四年级教室里挖了起来,不成想还真挖出了一个宝贝——一尊书本高的金佛,金佛呈盘膝状,坐在莲花台上,她娘想将金佛供起来,她爹不同意,执意将金佛带到了城里,要给她娘打一对金镯子,她爹说了,她娘跟了他这么多年,没有吃过好的没有穿过好的,如今得了这么个宝贝,说什么也要给她娘打对金镯子。
  拐老六来到城里,寻了个金匠,拿出金佛,说要打金镯子,金匠吓的直摇头,口念“阿弥陀佛”,说什么也不肯毁坏金佛,拐老六问,金佛不给打成镯子,金疙瘩打不打?金匠说,金疙瘩可以。拐老六说,那就好说了。拐老六把金佛放在铁砧子上,举起铁锤就要砸,还没有砸下去,手被人抓住了。抓拐老六手的人是一位中学历史教师,是来找金匠给妻子买生日礼物的。中学教师以800块钱的价格从拐老六的手中买走了金佛。
  800块钱?!我刚听到这个数字时,吓了一大跳,张大的嘴巴好久没有合拢,在当时工值2毛钱的时代,800块钱是个什么概念啊?得干多少年啊!我这个快上初中的人了,楞是没有算清。
  那个中学历史教师,姓蔡,因为常年戴着眼镜,别人都叫他蔡眼镜。蔡眼镜一看到拐老六手中的金佛,立马就断定是文物,而且价值连城,如果被拐老六糟蹋了,实在太可惜了,于是倾其所有,将金佛买了过来,并嘱咐拐老六千万别告诉外人,省的若火烧身,拐老六自是连连点头,800块钱早把他幸蒙了。拐老六不仅如愿以偿地为妻子打了一对金镯子,剩下的钱买一辆自行车还绰绰有余。
  蔡眼镜的父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蔡眼镜从小受父亲的影响,也对佛祖深信不疑,只是自己是公家人,为了前途,没有公开罢了,如今得了金佛,立马恭恭敬敬地供了起来,早晚一炷香,晨昏两叩首,也许是他的虔诚感动了佛祖,在他得到金佛的第二年,原本并不看好的他,升为教导处主任,后又升为校长,及至文化大革命结束,他已经升为教育局局长了,可谓一帆风顺,文革后,那些靠打砸抢升上去的官员纷纷落马时,蔡眼镜又奇迹般地保住了官位,如今退休在家,含饴弄孙,悠哉乐哉。熟悉他的人都说,老蔡这人命好,生性胆小,处事谨慎,虽没有政绩,但不犯错误……
  我们村学校搬迁新址后,佛教信徒们在原址上,集资盖了三间佛堂,蔡眼镜听说后,亲手将金佛送了回来,工工整整地放入佛龛中……哪位朋友若有兴趣瞻仰金佛,请到我们村来,老汉可做向导。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