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大星 > 围子里的趣谈

围子里的趣谈

作者:大星 发布时间:2014-04-10

  说到“围子”有必要先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围子”。家乡叫“刘家围子”,听老人说只因早些时候有个姓“刘”的大户人家在此圈地立户,因而称“刘家围子”。“围子”便是圈地建房立户而围成的一个小村落。“围子里的趣谈”将围绕家常理短的趣事来展开,将乡里乡亲妙趣横生的故事向大家慢慢说来。
  家乡在县内XX镇XXX村刘家围子屯。地处国堤之内,承地势之利蒙上天之福还算风调雨顺屯泰民安。屯子东西走向,进屯必经之路是一条两侧白杨荫庇的红砖路,红砖路向东延伸算是村里的主干道了,一条南北走向的土道又将屯子分割成东西两头。
  先从东头的几位“名人”说起,首选应该是东头“大明白”。“大明白”是个极其好信儿的人,屯里有个大事小情都逃不过她的耳朵,说起话来生动活泼笑点十足,磕碜人的本事更叫一个绝。说起她就不得不提屯里的另一位“名人”大家都叫她“大显摆”,这两个人可以说是东头的老对头,谁都不服谁。“大显摆”喜欢打扮,平日里穿金戴银、擦胭抹粉,衣服一天要换几次。一次说起“大显摆”,“大明白”说:“那美的天天啥事不干就知道美,整天穿红戴绿的,衣服穿的就跟塑料纸儿似的,那颜色新鲜儿的和烧的小纸人差不多。脸涂得那个白就跟那面粉抹的。那眼皮抹的左一层右一层,一眨巴眼睛直掉金星,也不怕眯到眼睛。” “大显摆”脾气不好,一次因为前院“愣头青”家里的大鹅没看住跑到她家园子里便没有好声气的追着撵着骂。过激的骂人内容惹怒了“愣头青”引起了一场血战,“愣头青”虽是女人却生的勇猛长得人高马大力气不寻,而“大显摆”则是个矮粗胖。“愣头青”推“大显摆”是一推一个准,几下就把“大显摆”推倒在了沙子坑,“大显摆”虽是力不及人却十分的灵巧上手就挠。二人作战地方甚是“封闭”不知战了几个回合,最后终于被发现,在众人的拉撤下二人总算“依依不舍”的被拉开了。“大显摆”打丢了一只金耳环,得到的战利品是十个指甲里满满的血肉和衣兜里满满的一坨沙子。“大明白”有个好朋友外号叫“大喇叭”,“大喇叭”心里藏不住事,啥事都往外说不然会憋得慌,天生一副大嗓门说话底气足声音大。“大明白”和“大喇叭”在一起是个黄金搭档,有他们两个人在村里的东家长西家短都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昭告天下”,这场血战的始末当然更逃不过他们二人了。
  屯东头后街有一个“纪半仙儿”,半仙自己从小便对算卦占卜之事极感兴趣,无师自通全靠读书自学成材。有一年“法轮功”比较流行,他便成为了“李大师”的忠实粉丝。动员全屯子里的村民到他家聚会学法练功。当“李大师”倒下了的时候,他还是紧追不舍日日叩拜供奉,终于惹怒了共产党开车将他拉到指定场所学习教育一段日子,鼻青脸肿的被遣送了回来。真要感谢共产党把他从自焚的路上挽救了回来。现在靠一身自学的本事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十里八村的还都很“爱戴”他,院子里接送他的小车天天不断。他的看家本领就是布阵刻字埋砖头,有一年老李的家畜连年遭病死去,找到了他,他拿着罗盘巡视一番便拿了几块砖头刻了几个字埋到了指定位置。不知是赶巧还是如何从此以后老李家的鸡鸭驴猪还都算比较平安。有一次“半仙儿”在我的再三阻挠下还是主动的给我算了,具体内容就不好意思告诉大家了。“纪半仙儿”的老婆也算是个“半仙儿”,会把诊号脉请仙送神来诊断治疗所谓的“外科病”患者。听她自己说自己白天是人身而到晚上睡觉了便会到阴间从事银行柜员的工作听起来甚是新鲜。在怎样生孙子的问题上这两口子谁都不服谁,时不时地就斗一场法,屯里有个“人丁兴旺,名人辈出”的大户人家,两口子一致认定是因为这家的祖坟风水所致,所以把自己家已经入土为安的仙人们跟过家家似的挖了埋,埋了挖几经搬迁终于集体把大户人家祖坟围了一圈,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弄得生者不安,逝者也不宁。佛家有云“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不知是骗人太多还是泄露天机整日盼孙子的他们最终竟得到的是一个不知拉尿的傻孙子。
  “盗亦有道”偷也要偷的本事,屯里的“齐小鸡儿”便是“有道”的一位,“齐小鸡儿”家屋顶两头放有两只红窑鸽子,这鸽子的做工实在拙劣,肥的跟母鸡无异,其号便也因此得来。从小练得一手活,人的中指和无名指大都生的长短不一而“齐小鸡儿”的却是齐刷刷一样长。原本他的手指也不是这样,都是后天杵墙杵的,日子久了便杵齐了。为了练就天害理的本事,每天他还会烧一盆滚水放一块香皂用这两根手指往外夹,天长日久不知浪费了多少好水和国产香皂。有了这双手探囊取物便“信手拈来”了,也不知坑害了多少劳苦大众。齐家后院姓孟,孟家女儿生的多,不合之事常有发生,成婚之后更是愈演愈烈,几个女儿形同陌路。一年秋天老四治病急需钱,求亲靠友无果万般无奈才找到了老三借了两万块答应年底还清。也正是此事引起了一场惊动全屯的恶战。年底老三去要钱,老四说已经还了,老三说没还。在这还与没还间展开了一场两个家庭暗无天日的持久战,过了好久也没个结果。一天深夜月亮和星星都出全了,老三拿着菜刀和菜板到老四家院子里点了三炷香,一遍拿着菜刀咣咣剁一边说:“要是这钱还了让我死在大年午间”,老四说:“要是我没还钱让我两条腿都残废”。按理说两人都发了毒誓事情便算该结束了,可邪的是年后贯穿高跟鞋的四妹卡倒把两个脚脖子齐刷刷的折断了,健康年轻的三姐竟得了不治之症听医生说活不过年底。屯里的老人说:“这是发毒誓碰上了时辰,大事小情的万万不要发毒誓害人害己。”
  东头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午老太,这老太闪闪银发用银簪盘于头上,虽近耄耋之年却仙风道骨精神矍铄小眼睛倍儿亮走起路来都带着风。老太长年吃斋念佛,不多言不多语,家里的大事小情一概不管,只专心念佛一心不乱。祖传一整套的接骨和脱臼复位的手法不知帮了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多少人。小时候我和同学打闹弄脱臼的小拇指就是她老人家给端上的。当时为了感谢她给她买了两根火腿肠,后来才知道她不吃荤。说起祖传治病救人之人还要提到一个人,屯西头的“卢老头”,这老头没事就在家研粉捣药。老人家祖上世代行医,到了他这一代虽然没落了但他手里祖传的中药偏方确是“灵丹妙药”,十里八村治愈了不少人,药虽好使但他要价可也是不菲,靠卖药家里早早的盖起了三间大砖房。小时候不注意口腔卫生生了蛀牙,疼得吃不了饭,脸肿的像皮球。妈妈带我去他家,他拿出了一小包红砖面颜色的粉末,我妈问了价给了二十元大钞,可是他却只给了我们一小捏用棉花包上塞到了虫牙的窟窿里。感觉味道不好没等到家我就给吐了出来,可是第二天虫牙竟奇迹般的不疼了,三五天脸也消肿了。这老头还有一件宝贝疙瘩祖传的狗皮膏药,这膏药可以说包治百病啥病只要用膏药一贴保证药到病除,这老头脾气古怪这膏药有时候给钱都不卖,不拿出三顾茅庐之力很难拿到手。大学时开学头一天我屁股上的火疖子长势凶猛甚是疼痛,学校离家较远要坐两天火车,爸妈担心路上辛苦便上门求药可是没求来,老人家不管给多少钱只说没药,最后还是奶奶出马才讨到一小贴。
  屯西头还有一个“小哑巴”,虽不能说话但却机灵聪明天赋异常。“小哑巴”没有上过一天学但常用的汉字他都认识,基本的算术他也都会只是他用的符号别人看不懂只有他明白。最奇的是长了一双妙手,能刻善画堪称一绝。他的画生动逼真细腻精致蝼蚁可见触足家畜可数毛羽。早些时候家具都是手工打制的,需要人工上色绘图雕刻,“小哑巴”变成了村里的红人,整天忙得团团转。现在“小哑巴”已经成了爸爸,但是屯里各家柜子上的山水鸟虫却年久愈新。和“小哑巴”一样传奇的还有一个小孩“张大嘴儿”,这小孩奇的不在一张大嘴上而在一个“野”上。这小孩父母好吃懒做生下他纯属个偶然,生的起养不起,虽有父母却和没有一个样。从小吃百家饭长大,冬夏身上都披着一件破旧不堪的漏洞小袄,脚上拖拉着一个磨得快没底了的破鞋,这小孩不游泳脸碰不到水平日里看不到庐山真面。他另一件叫奇的本事是可以赤脚在草根茬子上噌噌跑,这都要归功于他那常年不洗累积的厚度和稔度极强的脚后跟,据说着脚后跟用刀都割不出口。“张大嘴儿”有个好哥们儿,一头黑白花的大公猪,这头猪也是他家的唯一财产。这头猪很听“张大嘴儿”指挥,遇到讨债的“大嘴儿”骑上猪就跑一溜烟就没影,一直都捉不到他们,后来猪死了孩子长大了。
  围子里的故事围不住,围里开花也要让围外香,特此写出来跟大家一起乐呵一下,看看香不香,要是大家愿意闻就继续种。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8  
    欢笑指数: 4.2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