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助你中状元

助你中状元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4-07-16

  清朝同治年间,有个叫陆润庠的人中了状元,于是他十字披肩、跨马游街,整个身价再不能与往日相比。他被皇上封为礼部尚书,回家省亲。
  回到老家后,当地的大小官员对他都是礼仪有加,尊敬得不得了,当地的秀才们,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托熟人送贴子争着拜访他。他也是从穷秀才过来的,完全理解这些秀才们的心理,所以腾出大量时间来接待他们。眼看省新的时间快结束了,他想见的人却还没有来。想着想着便禁不住叹了一声。犹豫再三,吩咐手下人:“备轿,随我前往李家村。”
  手下人有的知道李家村是个破败不堪、净出穷光蛋的村子,便大吃一惊:“老爷,你真的要去,就不怕玷污了身份?”陆润庠说:“怕了就不去。”
  手下人见他态度如此坚决,二话不说,备好轿子抬上就走。到了李家村,陆润详非要下轿走不可。众人拗不过他,就尾随着他来到一座不像样的人家,然后看着他独自进了院子。刚进院子,便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像遇到了洪水猛兽似的,扭头朝屋里跑去。陆润详连忙喊道:“李兄慢走!”
  那人叫李存志,是陆润详没考上状元时最要好的朋友。当年,两人同屋读书,共点一根蜡烛,常常在一起讨论《论语》上的句子。如今他考了十二年还没上榜,便感到没脸再见往昔的朋友。陆润详一喊,他不好意思往屋里跑,红着脸迎接了陆状元。
  在漏着阳光的草房里,李存志对陆润详说:“陆大人实在不好意思,小人……”陆润详打断他说:“李兄,陆某不是那种人,何必称我为大人呢?这又不是官场,你我还是兄弟相称。”李存志见陆润详一脸诚恳,也就放宽了心,像往常一样和陆状元聊了起来。他告诉陆润详,自己连考十几年都没上榜,对科举之途已有些心灰意冷,他激愤地说:“不考了,再不去丢那个人了。我准备学做生意,养家糊口,你不见你嫂子整天骂我懒,骂我不中用吗?”
  “李兄……”
  李存志不等陆润详说完又接着说:“不光你嫂子骂我,连他们家里人都说我不中用,我难道真混不出个人样吗?”
  陆润详劝道:“李兄,别灰心,我如今不是在朝中了吗?如果我陆某有朝一日能作主考官,一定让你中得头名。”李存志十分感动,眼泪都流了下来,忙问:“果真如此?”
  陆润详回答说:“果真如此!”李存志这下相信了,捧起桌上的茶杯递给了陆润详,激动地问:“那你将如何帮我呢?”这一问倒把陆润详问住了,他皱着眉头在屋里踱起了方步,突然他看到了桌上李存志用的水烟袋,高兴地说:“我若出题,必把‘水烟袋’三字嵌于试贴中,而你答题,就可以直写‘水烟袋’三字作为暗记。”
  李存志更高兴了,一扫刚才的心灰意冷,兴奋地说:“我将继续攻读圣人书,一定不负你意。”
  这一年,陆润详正巧被皇上任命为主考官,他想起昔日给李存志许下的诺言便给李存志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李兄,我已是主考官,你还记得当年的‘水烟袋’否?”这信被人送到了李存志手里,李存志看后欣喜若狂,激动得大喊大叫:“我终于熬到头了,天啊,你真有眼啊--”喊着喊着,把信往抽屉里一塞,像小鸟似的跑到了村后的河滩里,面对空旷的沙滩,连连大叫。
  李存志的老婆李胡氏,是个不识字又小心眼儿的人,她看丈夫疯疯癫癫的样子,心里有些纳闷:没本事的狗东西,遇到了啥高兴事儿?
  想到前几天听人说他遇到了红颜知己的话,更相当然地认为那封信是外面的轻狂女子写的情书。这样一想,她的眼泪便流了下来,边哭边骂:“没用的东西,我待你那么好你还在外找小的,看我不找人治你。”
  李胡氏是个女人家,她所谓的治就是找娘家人出气。于是,她拿出那封信哭哭啼啼地回到了娘家。一进娘家门,她娘胡老太太就心疼地问:“闺女啊,为了何事啼哭?”李胡氏哽咽着说:“妈,他又在外养了个小的,看,这是那个小的写给他的信。”说着把信递了过去。
  胡老太太识得字,一看信便喜上眉梢,忍不住满心的得意,劝女儿:“胡说,这哪里是小的写给他的信?这是朋友写的信,好了好了,你先住下,一会儿找人送你回去。你可千万不要对外人讲,也不要让外人看到这封信。”安慰罢女儿,胡老太太赶紧吩咐:“快快去把你家二姑爷、三姑爷和四姑爷找来。”
  下人快马加鞭把除了李存志之外的那几个姑爷请到了,他们都是读书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登上皇榜,挤进官场。接到信还以为是老婆娘家死了人,所以都火急火燎地赶来了,“娘啊,什么事?”
  胡老太太拿出那封信让他们一看,这几个姑爷都像疯了一般大呼大叫,他们知道运气来了。等他们看完信,胡老太太把信还给李胡氏,派人用马车送她回去,临行前叮嘱她:“闺女啊,你来这儿的事千万别让人知道,也千万别让李相公知道,这信也千万别让外人看,记住了吗?”
  李胡氏不明所以,茫然地点了点头。回到家刚刚坐定,在河滩地里发泄完的李存志才泪流满面地走进院子。
  考试结束后,阅卷的陆润详特别注意“水烟袋”三字,因为当时的考试也是把考生的姓名密封起来,只有通过暗记他才能肯定哪个是李存志的卷子。可结果却大出意料,因为他发现有四份卷子都有“水烟袋”的暗记。他想,,因为李存志几年前就知道试题内容,所以肯定先交卷,那先交的卷子一定是他的。于是大笔一挥,给那份卷子吃了高分,而把其余的几份都放在了后面,然后派人把李存志接到自己府上,对他说:“李兄,这次你定是头名,就等好吧!”
  很快,皇榜放了出来,中头名的是李存志的一个连襟,而真正的李存志却在副榜上。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2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