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憨哥斗“二流儿”

憨哥斗“二流儿”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4-09-14

  憨哥在街道居委会的帮助下,进了邻县的一个私人鞋厂作保安工作,任务就是拿着一根橡胶棒东转转、西转转,防止坏人进来搞破坏。
  这天,憨哥七点半就上班了,他首先在休息室的桌子上倒了一杯热开水,然后就拿着那根橡胶警棒出去工作了。他是有喝凉开水的习惯的,转到十点半,他估计开水早凉了就转了回来,端起杯子一仰脖,开水便进了嘴。
  “啊--”憨哥一声惨叫,忙不迭地伸着舌头把水往外吐。他弄不明白,自己七点半倒的开水为什么现在还这么滚烫?听到憨哥的惨叫,工友大江冲了进来,他一看就明白了,“憨哥,你的凉开水被刘明肖喝了,他刚刚又给你倒了一杯。”
  憨哥本来是要发火,并准备破口大骂的,可听说是刘明肖喝了他的凉开水,就把那怒气憋在了心中。憨哥知道,这刘明肖外号“二流子”,占着是本地人才进了厂,为人粗鲁野蛮,毫无修养,连起码的礼节都不懂,别人跟他说了,他还吹胡子瞪眼要跟人打架。“算了吧!”憨哥有气不敢发,在心里劝自己。他找了一个小镜子,一看,就见自己嘴上烫出了三个像花生仁儿那么大的泡。
  一连几天,憨哥都发现自己的凉开水被二流子喝了,然后换成热开水,他实在忍不住了,就狠了狠心对二流子说:“刘哥,……我这有一大瓶开水,你要是想喝了,……你自己准备个杯子,行吗?”这话说得挺客气了,可二流子把脖子一硬说:“咋了?你不想让我喝你的开水?”憨哥看到他眼睛睁得大大的,就不想跟他计较,连连摆手说:“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就好,我说一杯凉开水有什么大不了的。”二流子说完也带着警棒巡逻去了,屋里只剩下目瞪口呆的憨哥。
  憨哥心里那个憋闷啊,就像塞了一麻袋的沙子堵得慌。他想,你不准备杯子,我给你准备一个总行了吧!第二天,他带了两只杯子,一个自己用,一个让二流子用。等到十点多的时候他转回来,发现两只杯子里的凉开水都被喝光了。一忍再忍可心,但三忍四忍又如何忍得过去?憨哥气恼不过,他想你不是地头蛇吗,我倒要斗斗你,看你能把我吃了不成?
  第三天,憨哥九点多就回到了休息室,端起桌子上的凉开水一饮而尽。啊,好舒服啊。憨哥品着凉开水进肚的爽快感觉,心里高兴得不得了。然后,他又倒了两杯热开水,转身要去巡逻。正在这时,二流子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毫不犹豫地就去端桌上的杯子。
  憨哥知道,那杯子里是滚汤的开水,就故意装作舍不得的样子制止说:“别……别……”二流子又是脖子一硬,“咋了?舍不得你这点儿凉开水?今天我还喝定了呢!”说完,一仰脖,开水便进了嘴。
  “啊--”杀猪般的一声惨叫,憨哥兴灾乐祸,他看到二流子忙不迭地伸着舌头向外吐开水,那开水还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跟着,他又看到二流子的嘴边像变魔术似的突然就出现了四五个水泡,比自己嘴边的更大更白。
  估计二流子的嘴巴和舌头都被烫伤了,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你……你……拴(算)计我!”憨哥说:“没有,我说过让你别喝的。”二流子这时疼得只掉眼泪,他指着憨哥说:“我……我跟你没完,你等着。”说完,蹬蹬蹬地向厂医务室跑去。
  憨哥听到他最后说的那句狠话,心里像坐上了断翅膀的飞机似的,有些提心吊胆,他想以二流子的脾气,肯定是要报复自己。
  正像预料中的那样,没过几天二流子就板着脸、瞪着眼把憨哥叫进了休息室。憨哥想:怎么,要打我啊!他急忙用眼睛瞟了瞟工友大江,大江明白,上来劝道:“大家出门在外,都是挣钱的,不容易……”“嗯!”二流子冲他一瞪眼,他吓得立刻住了口。二流子对他说:“大江,你出去,你放心,我不会打憨哥的。”
  憨哥听说二流子不打自己,稍微有些宽心。他不知道,二流子为了报复他,特意倒了两杯开水,一杯是热得能把人烫伤的开水,一杯是凉了很久喝着没事的开水。二流子想用凉水做个潇洒的示范,让憨哥把热开水喝下去,从而达到“以彼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目的。
  看着两个杯子,憨哥明白了,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二流子见憨哥害怕,心里得意,他睁圆了三角眼,逼视着憨哥,一字一顿地说:“憨哥,我的嘴是不会白白地受伤的……”憨哥心中有了算盘,绕着桌子一步一步向后退,二流子便追着他一步一步向前进,不知不觉间,从桌子的南边转到了北边。
  “今天,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憨哥哆哆嗦嗦地说:“那次,我的嘴不是也被烫了一会吗?”二流子才不管他呢,继续追着他恶狠狠地说:“那我不管,反正今天你得喝,就像这样。”他记得自己的左边那杯是凉开水,端过来看也不看就一下子倒进了嘴里。可他忘了,刚才自己是在南边,现在是在北边,左右早就反了个过。
  “啊--”又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滚烫的热开水又一次烫伤了他的嘴和舌头,并使他泡上加泡。
  大江在门外突然听到惨叫,还以为是二流子不守诺言,打得憨哥连连惨叫,急忙跑进来,见是二流子,心里说:该该该!
  二流子嘴上伤势严重,已经不能说话,他用眼睛向憨哥和大江求救,憨哥连忙挽着他向厂医务室跑去。后来,二流子再也不敢乱喝别人的凉开水了,对憨哥也改变了态度。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