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黑发缘

黑发缘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4-09-14

  县运输公司有个卖票的姑娘,叫肖玲玲,她人长得漂亮,特别是那一头飘逸的黑发,长长的、软软的披在肩上,就像一道气势磅礴的瀑布。
  这天晚上,她跟男朋友冷刚在公园里约会,一见面冷刚就握住她的长发赞不绝口:“啧啧啧,好漂亮,玲玲,你的本科毕业证拿到手了吗?”肖玲玲本是个高中毕业生,可她不甘心在新世纪里做一个没文化、没品味的人,就参加了全国自学考试,常常熬夜学到十一点多。听男朋友这么关心自己,她心头一热,羞涩地说:“快了,还有一门。”正说着,突然就听到冷刚惊叫一声:“咦,这是什么?”
  昏黄的灯光下,冷刚手里攥了一团丝丝缕缕地东西。肖玲玲凑近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头发。她有些生气地对冷刚说:“你干嘛使那么大劲儿,把我的头发都扯下来了?”冷刚委屈地说:“玲玲,我喜欢都还来不及,哪舍得扯下来啊?”肖玲玲见了,突然嘻嘻一笑:“傻瓜,掉头发很正常,我是逗你玩呢。”
  第二天肖玲玲就发现自己掉头发不正常了。早上起床梳头时,她忽然看到梳子上卷着很多头发,不用说,这肯定是自己的了。可平时只有几根,今天怎么就这么多?转念又一想,或许是自己使的劲儿大了些吧。可随后的几天,她都发现梳子上的头发比较多,再过几天,她就能明显地看见自己的头发稀疏了许多,不仅如此,她连自己的头皮也能看见了。
  脱发!这不是脱发又是什么?肖玲玲大吃一惊,心想自己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像爸爸一样脱发了呢?
  头发还在一根一根地往下掉,肖玲玲的心也一天天地担忧起来。她怕冷刚知道她掉头发的事会影响他们的关系。真应了“怕处有鬼,痒处有虱”的俗语,冷刚偏偏就知道了她掉头发的事,不过,冷刚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因为她的头发而改变对她的态度。冷刚依然热情不减的爱她,并带她四处求医治病。
  在中医院里,一个胡子头发全白了的老中医给肖玲玲号了脉后,对她和冷刚说:“没什么,这是溢脂性脱发,很正常的,吃一点中草药就好了。”说完开了一个方子。肖玲玲按照方子抓回了一大包的药,像什么陈皮、地黄、杞果、黑豆等,真是什么苦有什么。肖玲玲一个漂亮的姑娘硬是捏着鼻子才喝下了这些苦得没法说的草药汤。喝了三个疗程,肖玲玲的脱发不禁没治好,相反还越来越厉害了。冷刚已经能清清楚楚地看到肖玲玲光秃秃的头顶了。
  肖玲玲伤心极了,她实在想不到,自己在如花似玉的年龄竟然得上了这样的病。于是,她又找了几家医院和十几个江湖郎中,不管是土方还是洋方都用了,可头发仍旧往下掉,很快,她那一头乌黑飘逸的头发便掉得干干净净。
  本来一个漂漂亮亮的姑娘说没头发就没头发了,这叫肖玲玲如何不伤心,而更让她伤心欲绝的是冷刚见实在治不好她的病,竟然无情地离她而去。肖玲玲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子就病倒在床上。
  她妈肖大婶爱女心切,站在床头劝她:“玲玲啊,起来吃点饭吧,头发掉了咱还治,姓冷的走了咱还可以找别人啊!”肖玲玲返身抱住肖大婶,失声痛哭起来,“妈,头发治不好啊!”肖大婶拍拍肖玲玲的肩头,疼爱地说:“就算治不好,你也得活下去啊,咋能不吃不喝呢?”说到底肖玲玲还是个坚强的人,她听了妈妈的话,仔细一想,有道理,于是立即起床吃饭。
  班还得上,但总不能光着头去吧!肖玲玲就偷偷到上海买了一个假发,套在自己头上。这样,她的头上便又有了一道气势磅礴的瀑布,再配上她那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处流动的风景立刻又出现在小县城里。
  因为跟冷刚谈了几年,肖玲玲已经二十七八了,这在小县城里可算是大龄青年了。现在冷刚走了,婚嫁问题又摆在了肖玲玲面前。可一想到自己的秃头,她就像老虎遇上了刺猬,心里犹豫起来。对人家说实话吧,怕人家不愿意,不说实话吧,又怕对不起人家。最后,肖玲玲想,既然是谈朋友,就是想跟人家过一辈子,何必骗人家呢?
  这样想她就这样做,哪知道人家堂堂五尺男子汉,一听说自己的对象竟然是个秃头时,要么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要么不声不响地离去。就这么你不愿他不愿,一晃肖玲玲三十岁了。
  实在不能再耽误了,肖玲玲决定,只要对方人好,模样说得过去,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就是骗骗对方也是可以的。这次,她谈的这个男朋友是当兵转业到地税局的,名叫徐金阳。小伙子身材高大、英俊潇洒,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人见人爱。他人很好,对肖玲玲不错,肖玲玲不忍心骗他,有几次想对他坦白自己是个秃头,可一想到前几位男朋友们的表现,便住了嘴。
  两人的恋爱顺顺当当,几乎没一点儿阻碍。于是水到渠成的领了证、结了婚。虽说结婚了,肖玲玲还是不敢把秃头的真相告诉徐金阳。每天晚上睡觉总是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假发头套,生怕它忽然掉下来。
  日子在担惊受怕中度过。这天早上,天快亮时肖玲玲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的头套突然就掉了下来,那光得发亮的头把徐金阳吓得掉头就跑。看到徐金阳跑了,肖玲玲大叫:“金阳,别跑,徐金阳,你别跑,呜--”肖玲玲在梦中哭了起来。
  “玲玲,你怎么了?”
  肖玲玲醒过来,首先看到自己偎在徐金阳的怀里。她知道自己流泪了,所以不敢看徐金阳。忽然一扭头,她不禁惊叫了一声。
  她看到床中央的被子上竟散落着一个黑色的假发头套,乌黑浓密。完了,自己的秘密终于要被徐金阳发现了。她心中顿时愧疚起来,觉得对不住人家徐金阳。哪知道徐金阳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也惊叫了一声。
  肖玲玲想,一定是自己的光头让他受惊了,便低着头,红着脸,歉意十足地说:“金阳,我……我……。”猛一抬头,她惊呆了:徐金阳的头皮光亮亮的,竟然也是个一毛不拔的秃子。
  徐金阳见肖玲玲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把抓起那个脱落在床上的头套说:“玲玲,对不起,我原本不秃的,现在你知道了,要打要骂要离婚,都由你了。”
  肖玲玲摸摸自己的头,发现自己的假发还戴得好好的。她坐起身来,表情复杂地望着徐金阳,突然一把扯下了自己乌黑飘逸的假发,露出了光秃秃的头顶。“金阳,我也不该瞒你。”徐金阳看着自己的妻子,忽然哭了,他缓缓地伸出了双臂……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深情的抱在了一起。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