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沈教授的实验

沈教授的实验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4-10-04

  沈教授是一名人脑科学家,主要研究人的思维,近期他搞出了一套“思维大挪移”的技术,但苦于没有志愿者前来帮助他实验。
  这天,他正在家里苦思冥想,忽然有位朋友领着一个青年和一对老年夫妇前来拜访,经过介绍,他才知道青年姓符,名叫符振国,是一个艺术院校的毕业生,那对老年夫妇是他的父母。符振国脾气似乎很暴燥,他粗鲁地打断朋友的介绍,对沈教授说:“沈老师,别听他们的,我没病,我好得很。”
  老年妇人赶紧拉住沈振国的手说:“振国,别胡说,沈教授研究人脑是国内出了名的,他一定能看好你的病。”
  “看什么看?我好好的。”符振国对他母亲吼道。
  这是怎么回事?沈教授有些疑惑,符妈妈便眼泪丝丝地说出了原因。原来符振国自从学了艺术后,神情大变,做事不循常理,所干之事往往匪夷所思,令人瞠目结舌。一年前在闹市裸奔,被警察捉住给穿了件衣服,他说自己搞的是行为艺术,寓意“清白作人,坦荡处世。”七个月前,他又在车站光着身子,跪地乞讨,又被警察捉住给穿了件衣服,他说他搞的还是行为艺术,为的是提醒人们居安思危,奋发进取。前几天,他又嚷嚷着在市里的十八层高楼上搞一次上吊表演,符妈妈和符爸爸吓坏了,拉他去精神病院做检查,医生说没病,所以符妈妈和符爸爸就把他带到沈教授这儿,希望他能看看儿子究竟怎么了。
  沈教授点点头,还没说话,符振国又大声叫道:“沈老师,行为艺术就是要惊世骇俗、超出常规,否则别人根本不会注意,你说我疯了吗?”
  沈教授明白了,带着符振国去实验室,让助手给他做了全国检查,结果正像符振国自己说的,他没病。既然没病,沈教授只得跟符妈妈和符爸爸说了实话,孩子只是为了艺术梦想,有些偏执,多多做些思想工作就没事了。
  符妈妈和符爸爸松了口气,带着符振国回去了。
  送走符振国一家,沈教授坐在沙发上长出一口气,他太忙了,只想好好地歇一歇,忽然手机响了,又是一位朋友介绍别人过来。沈教授想推到明天,哪知道这位朋友说:“不行,这位可不是一般人,你现在就得见一见。”
  拗不过朋友的面子,沈教授只好答应。很快,门铃响,朋友带着一位中年男子走进屋来。沈教授一见那人,只觉得似曾相识。朋友说:“这位是咱们王市长。”
  一听这话,沈教授想起来了,原来在电视上见过。双方寒暄罢,沈教授问王市长有什么事。王市长挺着个将军肚,满面放红光,他长叹一声说:“唉,我整天吃吃喝喝,迎来送往,到哪儿下边人都把我当神敬着,供着,这种日子我过腻味了,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沈教授明白王市长是渴望平淡的生活,想到刚才离去的符振国,他猛一激灵:符家想让符振国像正常人一样,如果把王市长的这种想法移进他的脑中不是挺合适吗?我的“思维大挪移”不是正好派上用场吗?
  沈教授想到做到,当即打电话叫来了符振国,征询他和王市长的意见,他们俩个都表示同意,愿意作志愿者接受实验。于是,沈教授将他和王市长领到实验室里,对他们进行了“思维大挪移。”这样符振国的艺术思维就部分地转到了王市长脑中,王市长渴望平淡生活的想法也移到了符振国脑中。当实验室大门打开时,他们都各回各的家,各干各的事。
  三个月后,符妈妈和符爸爸带着礼物来看沈教授,说自己的孩子经过沈教授的调教,现在变成了一个乖乖猫,别说什么上吊自杀,连裸奔这样的初级行为艺术都不搞了,每天就是吃吃饭睡睡觉,有时叉着腰到街上溜一圈儿,就好像领导视察一般。最后符妈妈说:“他哪儿都变好了,就是有一点,常常去KTV唱歌,整夜整夜地唱,不过,跟他以前惊世骇俗的表现相比,我们也能接受。”
  沈教授点点头,送走了符妈妈和符爸爸,赶紧拿出实验记录,把这些记在上面,然后拿起本地报纸看,突然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十八层高楼让位于新地标》,说的是为了提高本市在全国的知名度,市里决定要炸掉十八层高楼,另建高度能排在全国前五名的大楼。这大楼不是才建了七年吗?怎么就要炸掉?那得浪费多少钱啊?
  沈教授极度震惊,这十八层大楼正是以前符振国决定搞上吊表演的地方,已经是全市的的标志性建筑了!沈教授觉得这事儿不合常理,便想通过王市长通融一下,看市里能否取决此项决议,不料他打电话过去,王市长那边总是没人接。无奈,沈教授只得放下此事,专注于自己的科学研究工作。
  又过了一个月,沈教授突然见儿子和儿媳愁眉苦脸的,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市里决定停用小虎们的学校,所有的学生全部搬到另一所学校。因为离家太远,儿子和儿媳正为如何接送小虎发愁。沈教授吃了一惊,因为小虎们学校刚刚建了不到一年,投入使用不到三个月,据说花了2000多万元啊!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儿子说:“市里说规划有变动,要把学校推倒建商业区,建学校是服务百姓,建商业区也是服务百姓。”
  “真是胡扯!”沈教授忍不住骂了一句,虽然是骂,也显得很斯文。他想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应该重视教育,于是给王市长打电话,准备问一问怎么回事,能否不再推倒学校。可电话打了十分钟,还是没通。很显然,王市长要么是在开会,要么就是忙着其它事,没时间接电话。
  孙子小虎终于还是搬到另一所学校了,沈教授觉得心里堵。这天,他正在实验室做实验,忽然助手惊慌失措地跑进来,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沈教授一惊,急忙问:“出了什么事?”他心里想:莫不是遇到打劫的了?
  助手扬着一份报纸说:“市里要搞拆迁了,我们这实验室就在拆迁范围之内。”
  “什么?”这实验室是沈教授的心血,沈教授就是愿意把命丢了也不愿它被毁了。他接过报纸一看,心痛不已,原来市里决定要在这一带开挖出一个人工大湖,里面建一座大山,让市民一出家门就能看到湖光山色。
  “真是胡闹!”沈教授低低地吼了一声,仔细一想,除了王市长,自己在官场上又不认识别人,看来还得给他打电话了。可想到前几次电话不通的情景,沈教授又犹豫了。
  助手看他一言不发,问道:“教授,怎么办?”
  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试一试了。沈教授掏出手机开始拨起来,“嘟,嘟,嘟……”他的心揪成一团:又不通。
  “喂,哪位?”电话那头竟然有了人声。沈教授高兴坏了,忙说自己是沈教授。电话那头的人果然是王市长,他一听是沈教授就热情地打招呼,说近段时间太忙,没空来看沈教授,并问有什么事?
  沈教授就把市里要拆迁建湖的事情说了,并说看能不能把自己的实验室留下。
  “沈教授,建造人工湖,让市民一出门儿就能看到湖光山色,这样的大手笔是百年不遇,实话告诉你,这是我的主意。为了市里今后的发展,我这作市长的不能徇私啊,哈哈哈……”王市长说道。
  沈教授又态度诚恳地说了一番求情的话,可王市长只是不答应,最后说:“搞建设就得充满激情,像搞艺术一样,惊世骇俗、超出常规,否则别人根本不会注意,你说是吗?”
  沈教授一怔,立即醒悟:王市长如此大搞,一定是移入了符振国艺术思维的缘故,符振国原本就是搞行为艺术的。
  王市长又在电话那头说:“沈教授,就这样吧,隔段时间你就会在自家门口看到湖光山色,看到舰艇游弋、鲸鱼嬉戏……”
  什么,舰艇游弋、鲸鱼嬉戏,那人工湖得有多大啊!沈教授的第一反应就是王市长疯了,放下电话,他急急地对助手说:“赶快想办法找到符振国和王市长。”
  助手一愣,问他为什么?他吼道:“王市长不该拥有行为艺术家的思维,否则全市就要遭殃,快快快,别问了。”助手应了一声,出门而去。
  助手们找来了已经变成乖乖猫的符振国,又骗来了正在开会的王市长,沈教授把他们关在实验室里又进行了一次“思维大挪移”,然后让他们各回各家,各干各事。
  后来,市里又恢复了平静,那十八层的大楼没炸,能够容纳舰艇游弋、鲸鱼嬉戏的人工湖也没修,只是多了一个动不动就要裸奔上吊的行为艺术家。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