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落花流水无情剑

落花流水无情剑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5-01-02

  当落花看见流水的第一眼,就把自己整个儿交给了他。
  流水心中有数,但他却不敢把这份感情放置于阳光之下。流水的父亲被江南刀王所杀,他肩上的重任除了报仇还是报仇。所以他不愿分心,不愿耽误了自己练习武功。
  落花在起居饮食、练武劳作时,对流水比别人多出的那份情意被师父看在眼里。师父说:“落花,等流水报得大仇,为师就给你们完婚。”
  落花低下头,满脸满心的欢喜。她真希望自己是位神仙,帮师兄找到仇人,然后吹口气便杀死那人。师门规矩甚严,她没法知道流水的仇人是谁,只能心有余力不足地暗中相助。
  流水二十岁那年终于练成七十二路无情剑,他手捧师父所赠无情剑,不由百感交集。那剑三尺三寸长,一寸宽,薄刃上泛出阵阵寒气。
  流水找到江南刀王,开门见山:“我是来报仇来的。”
  江南刀王又问:“在下平生杀人无数,你为谁报仇?”
  “我父亲!”
  “你父亲是哪一位?”
  流水一时语塞,师父只告诉他江南刀王是他的杀父仇人,自己从小便没了父亲,这父亲是谁,长得什么样子,他倒真的没有好好想过。“废话少说,拿命来!”流水舞动长剑直取江南刀王。
  流水用了一百二十招将江南刀王逼至悬崖边上,“二十年前你杀了我父亲,今天我让你血债血偿。”挺起无情剑刺向刀王。
  刀王临死前看到流水左耳下有一黑痣,心中长叹一声:“命啊!”便匆匆地去了。
  流水回来后与落花完婚,洞房之夜他讲出了自己的心事:“我之所以能够安心完婚,是因为我报了大仇杀了江南刀王。”
  落花问:“江南刀王?是那个左眼失明,右臂残缺的刀王?”
  流水点头,落花昏了过去。
  流水心疼妻子,救醒落花向她询问原因。
  落花摇头,心中却想起了义父的话:江南刀王是你的亲生父亲,当年你母亲把你托负给我,是怕你被他的仇人所杀。为了保护你的父亲,你还是先学武吧!
  落花想不到生父的仇人就是流水,她禁不住泪如雨下。
  落花悄然而别,对流水打击不小,他走出深山一路寻找,最终没有得到半点儿消息。
  流水回到深山拜见师父,师父拿出一件血衣:“孩子,二十年前为师云游四方,在途中遇到你穿着这件衣服。这件血衣上写着你的生辰八字,还有‘江南刀王……祸害吾母子,盼子成人切不可习武’的字样,为师就抱你回来,助你报仇。”
  流水痛哭,为自己遇害的父亲和母亲。他听从师父之言,回河南老家打探二十年前的往事。
  无名山上,桃花灼灼,一座小庵掩映在万朵粉红之中。流水进庵拜见老尼,“闻听大师久居此地,可知二十年前江南刀王在此地杀人。”
  老尼微微一颤,“江南刀王?没想到江湖中人还记得他。杀什么样的人?”
  “一个抱着小孩儿的妇人的丈夫。”
  老尼脸有愠色,“江南刀王不会滥杀无辜,决不会杀害一个抱着小孩儿的妇人的丈夫。”
  流水不敢相信,“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侠客,一个真正的大侠。”老尼说完,已是泪水婆娑。
  流水年轻,不愿老尼为杀父仇人辩护,他拿出血衣轻轻地吼道:“他不是一个侠客,二十年前我母亲用这件衣服包着我,这证明就是他将我父亲杀害了。”
  老尼的眼睛突然放射出奇异的光芒,从蒲团上站起,捧过血衣。
  “‘江南刀王……祸害吾母子,盼子成人切不可习武,’如不是他杀害了我父亲,我母亲又岂能留下此言?”
  老尼呆立半晌,回头招呼流水,“年轻人,来,我告诉你实情。”
  流水惊喜,走过去。老尼看到了他左耳下的黑痣,突然再也忍不住,放声悲哭,“孩子,我就是你亲娘!”
  老尼说出了弃儿的细节,跟师父所说不差毫厘。流水相信了,紧紧抱着母亲哭了个昏天黑地。
  “娘,你为什么说江南刀王是一个真正的大侠?”
  “因为他就是你的父亲!”
  流水震惊,像霹雳在头顶炸响。
  “你父亲一生行侠,从不顾家,惹下黑道仇家无数,但他却无力保护我们母子。为了逃避仇家,为了你们的安全,我将你妹妹送给师弟抚养,将你用血衣裹了丢在路旁。久历江湖,讨厌打杀,所以希望你们都不要习武,平平安安度过一生,谁知你师父误会了我的本意。”
  流水昏倒在地,醒来后几近呆痴。他不愿母亲伤心,不愿母亲知道他已经杀了父亲。
  无情剑。流水想到了无情剑,他想用无情剑结果了自己的生命,免得自己一辈子都后悔莫及。他望着与世隔绝的小庵,望着已不再年轻的母亲,始终下不了手。
  “孩子,你有心事?”老尼的目光慈祥如冬日暖阳。
  流水一愣,“是,我还要去找一个人,她像娘一样是我的亲人。”
  流水要找的是落花。
  茫茫人海,过客匆匆。流水把眼睛忘穿,把鞋底儿磨破,也找不到落花。可落花却已经找到了他。
  落花手中有一把剑,那剑是专为对付流水而订制的。落花不愿流水死,可她不能把流水杀死父亲的事情忘记。每时每刻,她心头都有一种小山似的重压,折磨得她痛不欲生。她知道摆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流水。
  机会来了。就在流水心里念着落花的时候,他发觉有一把锋利的长剑从自己背后来到了前胸。他想都没想,本能地挥动无情剑朝身后砍去。
  血从落花的头上冒出,但她却显得轻松极了。她想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了。否则,她说不定也会为杀了情郎而懊悔终生,而不安终生。
  流水转过身看到竟是落花,他很吃惊,张了张嘴终于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倒下了……
  来收尸的当然是老尼,她看到落花右耳边有一颗黑痣,不由得泪如雨下:“女儿啊,为什么会是这样?”
  世事无常,人人皆如蒙眼而行。老尼一声长叹,双眼突然间变得清澈无比。
  无名山上,桃花灼灼,有些像血,有些像火……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