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庐山王 > 风雪夜归人

风雪夜归人

作者:庐山王 发布时间:2015-02-19

  又一年过去了,还有几天新年就要到了,刚刚下完夜班荣荣一个人走在路上,路灯照射着她孤独的身影,一种悲哀上心头,曰子过得真快,离婚快二十年了,从一个少妇到中年妇女,女儿也大学毕业了,参加工作,回想起二十年来自己还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而且从来也没有想要结婚,也许是前夫把自己心伤得太重,
  小三转正后,荣荣才知道丈夫是怎么和小三勾搭上,这些是小三同她的好友闲聊时无意中才说出来的,原来小三早就看上自己的丈夫,为了勾引老公她真的用了美人计,有一天晚上小三同几个同事一起上荣荣家来玩,走时故意把手机放在荣荣家里,那天正好荣荣是上晚班,两点钟的时候,小三打电话给荣荣老公说,"杨老师我手机忘记在你家,我马上过来拿啊!",你说这深夜一个美女,穿着透明睡衣闯进一个男人家里,来拿自己的手机,荣荣老公早就对小三有好感,今天一人在家,正是寂寞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年轻美女送上门,大胆投入自己的怀抱,荣荣老公所以让小三就这么得成,。
  直到有一天上夜班的荣荣身体不舒服叫人顶班,回家打开自家里的门进房间,看到一幕好戏,老公爬在小三身上抽得正欢,两人哼哼唧唧,看到这样场面,荣荣静静退出房门,坐在客厅里等着这对狗男女。一会儿两人穿好衣服站在荣荣面前,没有一点羞愧,而荣荣是满面泪痕气愤填胸,狠狠地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离婚吧》
  离婚后丈夫和小三在一起,自己独自一个人抚养女儿,这些年来丈夫也很少来看女儿,荣荣从不觉得寂寞和孤独,因为她有可爱的女儿欢欢。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恍二十年了,如今自己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也许又一次要单飘,女儿有朋友了,总有一天是要出嫁。
  马上要到家了,可是这时天空突然飘落起雪花来,前面的路灯非常亮,那雪花在黄色灯光照耀下,像金子一样美,随风如影飞舞着,好看极了,快要过年了,今天是小年,家家户户在都忙,一家人过年的团圆饭准备工作,今年自己也要好好过个好年,考上公务员的女儿找的男朋友,要过来见面,不过荣荣还没有见过,听女儿的口气对她未来老公还是喜欢。想着走着不知不觉地走过了电厂这片明亮的道,前面是化工厂的路,荣荣的家就在那一片小区,房子是母亲给她的,当年荣荣离婚时,带着两岁的女儿欢欢头也不回地离开丈夫,家里什么她也没有要,最苦的是荣荣不会生活,离婚到是便宜那后来的小三,刚离婚时医院也没有房子,再说离婚这样不好事,她也不想让医院同事知道,父母没有办法只好与姐姐和哥哥商量,把母亲在化工厂的职工房给了荣荣,在这里荣荣才有了一个自己的家,同女儿在这里一住就是二十年。
  过了电厂路就是化工厂路,厂与厂之间差别是特别大,电厂那是是有钱单位,路是几步一路灯,那段路也是非常好,可是这化工厂却是一个破产倒闭单位,路上是一盏灯也没有,凉飕飕,在化工厂的路上光就开始昏暗起来了,越走越昏,突然荣荣心里害怕起来,她想到父亲对她说过,五十年代初期这里是枪决死囚犯的地方,越想越怕,身后的光照在前面化成很多人影,其实荣荣也知道那是身后电厂每一盏路灯发出不同的人影,可是荣荣就是心里害怕,越怕越紧张,一路狂奔地回家。
  荣荣一到家,拼命地喊着女儿,“欢欢开门,我是妈!”
  门开了,是一个男人开的,荣荣没有看清楚那男人是谁,进门就昏过去了。
  荣荣病了,有心病,也有惊吓,总之二十年来还真没有如此惊险,整个人处于昏迷中,昏迷中的荣荣迷糊中好像有一个男人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好像对着她说什么,是道歉还是悔过,而且那人手机不断地有电话来,接一下关了,总之这一切荣荣不知道。
  倒是女儿哭着喊妈妈“妈妈你怎么啦,醒醒呀!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女儿的朋友也叫妈妈,喊着妈妈,迷糊中的荣荣好气又好笑,这小子我还没认你是我女婿,你到好先叫起妈来了了,罢了现在生病啥也管不了,一会儿那人对女儿说“你们去休息吧!你妈有我来照顾,”,这间房只有他俩。
  窗外的雪,漫天飞舞,风挟带首雪打击窗子,发出叭叭的响声,过年了,这风雪中又有多少夜归人,急急忙忙赶回家,与亲人一起吃年夜团圆饭,可是身边上的这个男人又是谁,荣荣努力地打开自己的眼睛,迷糊中她好像看清楚了那人,真的是丈夫回来了,荣荣心里一块石头落下了,止泪随着也滚出眼中,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这回全家好好吃一顿团圆饭。
  看到荣荣哭了,老公也流泪,他和荣荣还是有爱的,这一切全是自己的过错,今夜他想留下来好好陪陪荣荣,他用哀求的眼光看着荣荣,从荣荣的眼光他看到了希望,他留下来了,就在他准备脱衣上床,男人用双手紧紧拥抱前妻,他心疼地抚摸着,一会儿门铃响起来了,男人怕惊醒女儿自己去开门。
  男人没穿外衣服,穿内衣去开门,打开门一看,站在门口的是110警察。他有点吓坏了,他是一个领导,对于警察的到来,心中有恐惧感,“同志,对不起你爱人报警说你在小三家过夜,请你快穿好衣服同我走一趟”。男人放心了,不是经济问题,
  可是房间荣荣听到外面的对话,她却大叫一声,r“天啊,好好笑,我是小三,这世道真好笑。”
  扬帆一出派出所,以是凌晨四点钟,整件事让他又气又恨,他`一个人独自走了,没有搭理妻子徐明丽,为了她杨帆己有二十年没有好好地看一下自己的女儿,做什么也要向他汇报,在所有人看来他们夫妻二人很恩爱,出一对进一双,其实只有杨帆自己知道,徐明丽就是监管他,这女人对他什么也要管,开始杨帆还很开心,无论怎么样徐明丽还是能满足自己的肉体欲望,所以对她说什么都是百依百顺,把女儿全部推给前妻,连女儿最基本生活费也没有给,所有的工资存款全部上缴了徐明丽,一年同女儿见不上一面,这一切是为了减少麻烦。
  其实杨帆对徐明丽好,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个女人有官太太命,自从与她结婚后,他官运很好,一方面是徐明丽有很强的外交手段,不像荣荣自命清高,思想单纯,医生就是医生她的大脑装的就是她的病人,从不关心他前途发展。
  徐明丽那一夜上他家虽然是有意,但是他还是没有挡住,这就是男人的本色,他爱荣荣,更爱徐明丽,随着岁月消逝,他发现这种爱没有亲情,所以他想女儿想前妻,于是他开始偷偷同女儿约会见面,躲前妻防后妻,没想到还是东窗事发,徐明丽把他闹到派出所打110,这女人太厉害了。
  站点十字路口中杨帆迷茫,他像一只迷失方向的羊羔,找不到回家的路,雪还是一个劲地从天空狂飘下来,夜幕下的城市是一片白茫茫,他再也不想回到徐明丽身边,二十年了怎么今天才发现这女人是那么可恶,看来这后妻是狼。
  回到荣荣身边,一家人团团圆圆,一切从新再来,可是今天晚上被徐明丽这么一闹,又一次伤害荣荣,昨天晚上荣荣病到在自己的怀中,他才知道前妻是多么需要他,回想到自己这二十年都干了些什么,老婆离了女儿也走了,其实当初他也只是和徐明丽玩玩,没想到被荣荣发现了,荣荣却一定要离婚,直到去年他从一朋友口中得知,这一切早在徐明丽计划中,她吃准了荣荣的脾气,知道他俩事荣荣一定会离婚,那一晚徐明丽知道荣荣生病,晚上会叫人顶班提前回家。所以故意提前来到他家干那些事,而且还特别卖力。
  杨帆同荣荣离婚徐明丽如愿以偿,由小三转正了,再也不需要晚上偷偷地搞地下工作,今天晚上抱着荣荣搂着她那娇小的身躯,杨帆心中开始流泪,二十年了自己把这么好的女人丢一边空受二十年寂寞,当初是鬼迷心窍,一个做父亲的人,二十年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爱好和成长的过程,真的是很可怜。
  回家的路真的是很难,后妻是狼,前妻不是虎但也不好对待,荣荣做什么事都是很认真的,也许是职业习惯,做事认真,这也就是荣荣对待病人像自己的亲人一样。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男人的坟墓
下一篇:蛛算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