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丈夫进了洗头店

丈夫进了洗头店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5-06-05

  苏刚在市公安局工作,平时除了打打扑克牌、唱唱卡拉OK外,没什么不良嗜好。可就在局里三令五申不准打牌赌博的风头上,他打了扑克,被开除公职,扫地出门。回到家,妻子阮玲玲便气不打一处来,“苏刚,你咋混到这钟地步?”
  苏刚张了张嘴,辩解说:“我……我只不过打打扑克牌,没想到就被开除了。”
  “没想到?你以前遵纪守法,一身正气,现在却堕落腐化,贪图享受,我还听说你三天两头往洗头店、夜总会里跑,是不是?”阮玲玲恨铁不成钢,不等苏刚回答,又做出了最后通碟:“我……咱们离婚。”
  没想到苏刚一听这话,反应激烈,冲上来抱着阮玲玲,冲动地说:“玲玲,不要离婚,我……你给我3个月时间行吗?”见阮玲玲双眼噙泪不吭声,又摇了摇她的肩膀,“玲玲,给我3个月好吗?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更何况作为普通人的苏刚?阮玲玲仍然爱着自己的丈夫,看到苏刚如哀求,她心一软,泪水顺脸而下,“好吧,大刚。”苏刚听她答应了,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
  阮玲玲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晚上一般情况下都在家。她发现她给了苏刚机会,苏刚却没有好好把握。一到晚上,苏刚总是借口有事,早早地出门而去,也不知是干好事还是坏事。阮玲玲听小姐妹们说,有好多次都看见苏刚进了洗头店夜总会。她知道那些娱乐场所藏污纳垢,男人进去多半没干好事。
  这天晚上,8点刚过,苏刚吃完饭把碗筷一推,打着饱隔儿说:“玲玲,今晚我吃多了,我这就出去散散步。”说完也不顾阮玲玲是否答应,急匆匆走了。
  苏刚走了,阮玲玲一个人在家看电视,觉得很无聊。她想到苏刚以前正直勇敢,身无恶习,如今却腐化堕落,顶风违纪,不由得连连叹气。“呤呤呤……”突然电话铃急促地响了,她伸手拎起听筒,一个带着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刚在家吗?黑哥想找他玩……”
  阮玲玲心一沉,气恼地说:“他不在,我家大刚就是被你们这号人染坏了,以后不要找他了。”“啪”一下摞下听筒,又恨起了大刚。
  唉,给了你机会,你却不珍惜,大刚,不是我无情,而是你变了。阮玲玲抬头看座钟,发现已经将近十一点了。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真是不像话。阮玲玲越想越窝火,突然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她这是去找苏刚,她要亲眼把丈夫从那肮脏的地方拎出来。阮玲玲来到洗头店密集的那条街,只见霓虹闪烁,美女娇艳,心里便阵阵恶心。“哎,干什么的?”她刚站在一家洗头店门口,就被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拦住了。阮玲玲一时语塞,说洗头吧,怕对方不相信,说不洗吧,那来这儿干什么?突然她急中生智说:“我……我是来应聘的,你们这儿不需要吧?”
  那两个女子见她眉清目秀,生得漂亮,相信了,一个对另一个说:“你领她去见老板。”那个女的带着阮玲玲向里走。阮玲玲也真胆大,沉着地把手伸进衣兜,按下手机上的“一键拨号”,拨打了苏刚的手机号码。苏刚的手机铃声是64和弦的,特别响,特别具有穿透力。可阮玲玲侧耳倾听也没有听到,她知道苏刚一定不在这店里。
  “你是应聘的?好,外部条件不错,长相好,身段好!”闻声赶来的老板把阮玲玲打量一番后,说出了让她脸红心跳的话。她结结巴巴地说:“对不起,我不应聘了。”
  一听说她又不想应聘了,老板和那女的都是悖然大怒,厉声喝道:“滚!”
  阮玲玲急匆匆跑了出来,经过第二家洗头店,她汲取上次的经验,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是应聘的,然后与小姐聊了起来,同时又悄悄拨打苏刚的手机。就这样,她接连试了好几家,最后终于在魅影洗头店听见丈夫的手机响了起来。那手机铃声竟然还是从隐蔽性极强的阁楼内传出的。
  阮玲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像狮子似的大吼道:“苏刚,你给我出来!”冲进阁楼内的小房间,见苏刚对面正坐着一位暴露程度很高的时髦女郎。苏刚看她进来,神色间很慌张,说:“玲玲,……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你为啥不问问自己,散步的散到洗头房来了?”阮玲玲冷笑着说,好象她已经识破了苏刚的本来面目。苏刚一脸无辜,解释说:“玲玲,你误会了,我……”“别说了,你这是嫖娼,玩女人,呜呜……”阮玲玲打断他,接着又哭又闹,洗头店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阮玲玲心想丈夫已经狗性难改,还给他什么机会,当下不顾劝阻,拨通了110。很快,警车来了,带走了苏刚、阮玲玲和相关人员。可人家调查来调查去,对阮玲玲说:“阮女士,你丈夫嫖娼的证据不足,你们还是回去好好过日子吧!”
  什么?与衣着暴露的女子独居一室还说证据不足?阮玲玲差一点气炸胸膛,但也没办法。当夜,她连家也没回,直接跑到了相好的小姐妹那里。
  第二天,她回到家不顾苏刚的解释,再一次重申:离婚,坚决离婚!苏刚神情异样地望着她,什么话也不说。阮玲玲用一只皮箱装走了自己的生活用品,头也不会地走了。
  没过几天,她突然被公安局用车接走了。她在车上感到莫名其妙:莫不是重新找到了苏刚嫖娼的证据……正想着,车子驶进公安局大院,一大群苏刚的老同事热情迎了上来,为首的是公安局王局长。王局长话里有话地说:“玲玲,回家跟苏刚好好过吧?”
  “什么?”阮玲玲有些不解,王局长笑了,带她来到会议室,只见主席台正中坐着一个披红戴花的人,似乎正在受表扬。走近一看,她不禁大吃一惊。
  那人正是苏刚。
  王局长微笑着解开了迷底:为了破获一个特大走私案,公安局假意开除苏刚,使苏刚有机会打入犯罪集团内部获取情报。狡猾的犯罪嫌疑人通过各种手段试探苏刚下水的真伪,为了确保苏刚的安全,除了公安局内几位高级领导外,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这个消息。
  最后王局长又说:“玲玲啊,大刚进洗头房、夜总会,那也是工作需要嘛,现在案件已破,你该把你的丈夫领回家了,哈哈哈……”
  阮玲玲如梦方醒,望着受尽委屈的苏刚,忍不住热泪滚滚……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