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晏瑜 > 唐安公主的劫难

唐安公主的劫难

作者:晏瑜 发布时间:2015-11-23

  在世人的印象中,公主都是刁蛮骄横不可一世的,可是,这位叫唐安的公主却有点反常,不但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意外遭遇,而且还死的有些可惜……
  三月初三上巳日这天,唐德宗李适正在长安城南的大唐芙蓉园里的曲江池游船上赏景,忽然,一个小太监匆匆赶来,扑通一声跪在岸边地上:“皇上,禁卫军指挥副使刘大人求见。”
  跟随皇上身边的老太监窦文场,向岸边的小太监瞪眼训斥道:“小来子,你不见皇上正在赏景吗?你赶来添的什么乱子?”
  “窦总管,刘大人说有十万火急要事,小的不敢怠慢呀!”
  “嗯?十万火急的事?快喧刘大人前来。”德宗皇帝一听,吩咐小太监传人,接着命令船工将船赶快靠岸。
  船刚靠岸,刘副指挥使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几乎是小跑步赶来,扑通一声跪地道:“皇上,大事不好了,长安城被乱军围住了……”
  “什么?”唐德宗吃了一惊,“昨天出来时,长安城还是四周一片太平景象,才过了一夜就……何人如此大胆?”
  刘大人说:“是、是乱臣朱泚的军队。朱泚这个逆贼已反了……”原来,德宗准备调往淮西前线平叛的泾原兵马途经长安时,因为拥兵自重,又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赏赐,加上供应的饭菜又都是糙米和素菜,士兵在一部分人的唆使下,发生了哗变——“泾师之变。”泾原兵马拥立泾原军统帅朱泚为皇帝,称大秦帝,年号应天。四天前,掠夺大唐江山心切的朱泚,派部将姚昂带领8万兵马杀进潼关,向长安城包抄而来。叛军分两路已包围了长安东门和北门。在南门还未被贼兵围攻的情况下,禁卫指挥使高大人便派副使刘大人带领1000名禁卫兵士提前冲出城来,到曲江池护驾来了。
  “贼兵已临长安城下,这、这……”德宗一听京城告急,惊慌的连说话都不连惯了,“朝中大臣,以及皇族家眷,现在可如何是好啊?他们可能要被贼兵加害呀……”
  刘大人忙说:“请皇上火速随臣离开此地,向乾县退避,在臣出城的同时,御史中丞齐大人及禁卫指挥使高大人,已进宫保护皇后和各位大臣去了,他们随后在各位军士的奋勇保卫下,将赶到乾县与皇上会合的。”
  “这、这,皇后她们能否安全逃出长安城呢?”德宗皇帝搓着双手,急得在地上乱转。
  “皇上,贼兵们还不知道圣上到此地游赏,以为皇上在宫中,必定拼力攻城,请皇上争取此段宝贵时间,火速撤离此地,向安全地带转移!”刘大人又大声请示。
  “请皇上快速撤离……”身边的人听刘大人这样一说,全部跪地请皇上逃避去乾县。
  德宗皇帝觉得刘大人说的有理,就立即起驾,在原来皇帝游曲江池时佩带的1000名禁军及刘大人带领来的1000名军士共2000名禁卫军的护卫下,从曲江池出逃到乾县。
  果然,德宗皇帝刚到乾县才半天时间,皇后及后宫众女眷、皇子公主、三十几位大臣就赶来与他会合了。但是,清点人数后,令德宗皇帝吃惊的是,不见他最喜爱的唐安公主的人影。
  “唐安呢?唐安公主人呢?”皇帝大声问道,可无人回答。
  “臣愿意带人去找?”大臣陆贽出班奏道。
  “好好,快去!”皇上挥手道。
  陆贽带了十几名军士,刚要出城,这时突然有几匹快马飞奔到城下。有人认出,领头的正是唐安公主。唐安公主进城后,皇上拉住女儿问她是怎么回事。唐安说,因为在逃难途中跑得太快,她被灰尘眯了眼,只好与宫女们下马歇了几个时辰。
  唐安公主回来了,大伙刚松了口气。可是,到了第三天下午,却见城外黑压压的叛军腾起的满地尘烟向乾县城滚来。原来叛军攻克了长安城,他们冲进了皇宫,发现皇帝已经出逃了,就派出3万人马一路向西围追而来。唐德宗知道乾县危在旦夕,只好从乾县逃到武功。
  次日下午,叛军又追赶到武功县。在武功城外,指挥副使刘大人与追赶而来的一支叛军前锋军队交战时,他刚斩杀了一员敌将,谁知敌军中一阵乱箭飞蟥般射来,刘大人躲闪不及,胸口中了一箭。刘大人忍着巨痛,用力扔出手中长枪,那飞奔而去的长枪,正中敌军一员副将的心窝,在那名敌将坠马的同时,刘大人也栽下马背,一身殉国了。
  德宗皇帝亲眼看见失去了贴身保镖,仰天大喊:“苍天啊!你不分清白,不亡贼兵逆流,却损我一员勇将,难道你要亡我李唐江山不成?”
  身边一位大臣劝他:“敌军凶悍,我军力孤,武功城陷在即,皇上,还是走吧。”
  德宗皇帝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点头道:“事已如此,看来,不走不行了。”那位大臣便命军士开了城门,拥着皇上,怆惶出城。君臣人众很快从武功县逃到周至县。为了更加安全一些,次日德宗皇帝听从齐大人的建议,决定逃到有秦岭作天然屏障的洋州、梁州暂避一时。
  德宗皇帝带领家眷侍从、王公大臣从周至县西南的西骆岭入秦岭,缘傥骆古道翻过老君岭、都督门、兴隆岭,历时两日来到华阳古镇。此时,清点人数,德宗皇帝发现一直跟着他的宰相姜公辅与翰林大学士陆贽走丢了,这两人可是他的主心骨啊!
  连日来,在叛军的追杀之下,唐德宗早已成为惊弓之鸟,加之最宠信的谋臣陆贽和姜公辅的走失,竟使他再也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德宗一急,便立刻失声顿足长号。好在宦官窦文场、霍仙鸣两人耐心劝说,德宗才停住了悲号。
  逃命要紧,在华阳稍作休整,次日一早,德宗皇帝继续南行。君臣一行翻过牛岭,已是下午,素有“山南雄郡,汉上明珠”之誉称的洋州治所已遥遥在望。德宗皇帝此时惊魂稍定,才下令大伙稍稍体息一会,吃点干粮。刚坐下,这时,只听一阵马蹄响,接下来有人叫喊:“皇上,老臣可找到您了……”皇帝看去,原来是掉了队的姜公辅和陆贽,在山民的带领下也赶上了队伍,李适这才高兴起来。
  可刚刚喝了几口水,他猛然看到对面山岗的山洼里旌旗飘曳,浮尘遮天,“啊!追兵难道是从截径提前赶到了?天亡我矣!”德宗惊呼起来,不仅浑身颤抖得筛糠一般,手中刚咬了两口的糕点,一下跌落地上。
  陆贽急忙护在皇上面前,并唤来卫士队长带人过去打探实情。一会兵士来报,对面的人马不是追兵,原来是山南节度使严震率军队前来接驾。皇上闻言精神一振。
  这时,严震已骑马奔来,在坐骑之上,远远就向德宗皇帝抱拳行礼。德宗急忙还礼。此时,跟在皇帝身后的御史中丞齐映上前一步,呵斥严震道:“严震,放肆!还不快快下马离鞍,为皇上请安导马!”严震急忙翻身下地,向德宗叩头谢罪。然后扶皇上上马,亲自牵着缰绳,在前为德宗皇帝带路,直奔洋州州城。
  洋州刺史听说皇上大驾光临,早已急忙安排了行宫,备足了上好的谢村黄酒及美味佳馔,为德宗压惊洗尘。席间,几大坛谢村黄酒将德宗、王公大臣们的疲惫和惊恐尽数洗去。
  德宗皇帝喝得耳热心暖,精神也来了,问洋州刺史此酒为何酒品,竟然如此醇香绵长?刺史忙答曰,此酒名唤作谢村黄酒,是本州辖地谢村所产,从商周时就已经出现了。因为酒蘖中有多味中药,有活血养颜的作用。德宗便笑着说:“朕是因祸得福,逃难此地,而喝到谢村黄酒。此酒晶莹可目,气味芬芳,入口爽神,这是朕在宫中尝不到的。幸亏朱泚那小子兵变,不然,朕是无缘尝到这一口了。”德宗皇帝的一席话,说得大臣和侍从都笑了。
  唐德宗喝足了酒,想到一向孝顺备受他疼爱的女儿唐安公主也爱喝黄酒,就让侍从给公主送去了一坛谢村黄酒。
  散席后,德宗皇帝直奔女儿下榻的行馆,想见见女儿,谁知进入房内,才得知女儿病了。唐德宗马上让人传来了太医。随军的王太医诊断后,轻松地说:“公主殿下是因为风餐露宿,心惊胆颤,在崇山峻岭中受了风寒,臣为公主开几贴药服下,就会好起来的。”
  可是,王太医给公主服下两贴药,公主不但病末减轻,还有加重迹象。德宗皇上知道后,将王太医训了几句,又让人去唤来田太医为公主诊治。田太医诊过公主脉搏后,却吞吞吐吐不说病情。
  德宗皇帝忙问:“快说话呀,公主得了什么病?难道说你诊断不明……”
  “皇上,不是鄙职诊断不明,而是,公主这病,实在难医呀!”
  “快说,怎么个难医法?”
  田太医说:“皇上,因我等逃避祸乱,连日颠簸,疲于奔命,公主乃金枝玉叶之体,惊慌之下受到了风寒侵袭,如果按常规来治是不行的,需要两种药引子调药医治,否则……可是……”德宗皇帝一听说:“快说,需要何种珍贵药引,难道朕还办不到?”
  “皇上,这种药引子不贵,其一名叫柳枝,其二名叫地耳,也叫地软。只是……”
  皇帝一怔:“柳枝?地耳?如此广见之物,随地可寻,那你还有什么难为的?”
  田太医面现难色说:“臣需要的是铲河柳枝……和、和铲河边上的地耳。”
  “铲河柳?为何要铲河柳和地耳?”皇帝不明白。
  “因为柳木的生命力最强,又能适地而生。皇上也明白,公主殿下,是在长安出生长大的,却在秦岭深山中受了奇寒,而此地是千里之外,公主体弱,肯定水土不服,若用此地之水煮药服之,必不见效。因此,臣需要生长在公主生活惯了的地面上的铲河柳加之诸药中,调和药汤,中和水土之性。而地耳有祛除水土不服之症的功能,所以臣需这两样药引来医治公主的贵痒。”
  皇上点头:“那么,就赶快派人去采拮铲河柳跟地耳呀!”
  田太医说:“只是,现在关中全是叛军,铲河近邻长安城,怕是取柳实在不易。”
  皇上怔了一下,但想到病重的女儿,还是坚定地说:“就是赴汤蹈火,也得立即派人回长安城外去采拮。窦文场,你来负责,一定要差人取到两种药引。”
  于是,德宗皇帝的贴身太监窦文场立马去找禁卫军头目,火速派了四位武艺高强又精干的武士,骑上快马返程关中向铲河赶去。
  采办药引子的人走了后,田太医一面等待,一面采取针灸和中药辗成粉服用的方法给公主诊治。但是疗效甚微。
  一晃眼,派去采办药引子的人走了已经7天了还没回来。皇上和田太医急得不行,欲二次再派人去,又怕时间担搁不起。继续等了两天,已到第9天了,还不见使者归来。田太医暗想,关中如今已是朱泚的天下,到处是叛军,说不定四个使者已被叛军认出杀死了。
  正在田太医和皇上绝望之时,忽然有人来报,采药特使回来了。
  田太医急忙迎了出去,只有两个叫周丰和胡嘏的武士回来。两个武士见了德宗皇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呈上采办的药引后说了经过:原来,他们四个人翻过秦岭后,得知皇上逃避山南后,朱泚的叛军很快占领了周至县,并且将通往陕南的要道设卡封锁了,他们四人只好沿山间小道潜至户县以南远郊的涝峪口,趁天黑时出山,连夜奔驰到铲河边。谁知,铲河与灞河边,已成了叛军的驻军营地,四处是叛军在走动,他们只好等到天黑,由一人留在一边看守马匹,三人化妆成农夫,摸到铲河边上取了一些柳枝。接着在采集地耳时,因为需要辩认,用得时间久了一点,被叛军发现,在逃离撕打中,邓友琪和米涧两个同伴,为了掩护另两人脱逃把药引带回来,最后被叛军砍倒地上,踩成肉泥。
  德宗皇帝听了叙述,叹息一声,对周丰和和胡嘏两人奖赏后,就让田太医全力治疗公主。可是,药全用上后,也许过了最佳疗期,唐安公主的病情,并不见好转。
  德宗皇帝因女儿病重,一连几天夜晚在行宫之内怎么也不能入眠。陆贽、齐映等诸臣见皇上精神颓废,怕误国事,就一再奏请移驾城池坚固的梁州作长远打算。德宗禁不住大臣再三恳求才又起程,协同众人,奔往80里外的梁州府。旬日之后,大队人马刚走到洋州辖下的马畅镇,唐安公主病入膏肓,终因无力回天而亡。
  德宗皇帝万分悲痛。在儿女之中,他最疼爱的就是唐安,视她为掌上明珠,女儿虽沦为背井离乡之亡人,但她不想让她再沦为孤魂野鬼,他要在女儿的病亡之地——马畅镇隆重地安葬她,超度她。
  虽然还要赶路,虽然流亡的日子有点窘迫,这一大队人在远离京城的地方,每天都需要相当多的开销,可德宗皇帝执意要为唐安公主厚葬,众大臣无人敢阻拦。公主葬礼举行得非常隆重,筑塔搭棚,披麻挂白,请洋州智果寺等当地大寺院的禅师、鼓吹乐班日夜颂经唱奏,做了14天的法事,超度亡灵。入殡时,执事者还在公主的棺内,铺垫以谢村黄酒曲蘖,在棺与椁之间用谢村黄酒曲蘖填实,防腐去秽,以保证公主的香体玉魂,升入极乐世界而永葆青春之美。
  不几日,德宗皇帝便要驾临梁州州城。启程时,伺候公主几年的两个贴身宫女杜宫女、张宫女自动奏请皇上要求留在马畅唐安公主墓陪伴公主,为其早晚上香点烛。德宗皇上感其心诚,准其留下。德宗皇帝正想再选派几个兵士陪同宫女看护公主墓时,当初去关中采办药引子的武士周丰和胡嘏,自告奋勇说愿意留守看护公主墓。皇帝准许了,还特意留了两个太监“伺候”公主。
  德宗皇帝走后的第二天下午,两个宫女到坟墓前给公主上香时,跪在地上边磕头边说:“公主殿下,奴婢两人没照料好您,让您遭遇不测之灾,落入深潭染上恶疾含恨离去,我们心中有愧啊,到了天堂,你别怪罪我们俩,我俩往后终身为你守孝,伴陪墓前……”
  原来,唐安公主随皇宫人马在逃往乾县时,分路而行,因路上遇上一股流匪,被流匪用箭射伤胳膊,宫女们只得逃到一户人家屋里给公主包扎了伤口,所以才迟到乾县半日。后来从关中逃往山南时,因山路陡峭,还是全部骑马而行。第三天途中,走到沙梁子一段时,因遇上大雨,人马混乱疾行,公主骑的马突然又踩踏上路边的一窝蚂蜂,马匹受惊乱踢腾,把公主掀下马来,滚落到一个水潭中,公主再次受了惊吓。
  本来胳膊有伤,又被山涧冷水浸湿全身,虽被随从们救起,却落下了病根。因为唐安公主从小一直孝谨贤淑,又心地善良,为了不让走在前面的父皇知道她出事而担心分神,又怕父皇责怪下人,公主吩咐下人们,不得透露她两次遇险之事。因此,德宗皇帝一直不知此内情。这就是公主得病的真实起因。
  两个宫女上完香,刚到公主墓后去撒散纸钱去了,这时,两个武士周丰和胡嘏也来到公主墓前跪地磕头,边磕边祷告:“公主殿下,您到了极乐世界,求您别责怪我们,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如此的……我们心中有愧,所以决心终生为您守墓的……”
  两个武士为何如此说?原来,他们四人奉命翻越秦岭到了关中采办药引,可是当时关中已是朱氏的天下,各处不但设了关卡,叛军还到处在搜捕唐王朝的人。周丰他们在周至城南的陈河山中待了四天,一直没有机会到铲河地带。后来,同伴邓友琪和米涧失望之极,知道空手回去必受惩罚,于是趁着半夜周丰和胡嘏打盹时,他们悄悄逃走了。周丰和胡嘏为人忠厚,心想圣命不可违,皇上若等候数日不见一人回去复命,必定会震怒,弄得不好下令会杀了四个人的全族。他俩商量了一下,干脆弄虚作假把这事应付过去算了。
  打定主意,两人就在山中寻了一些柳枝,又寻了一些地耳,包成两包,然后编了一段邓友琪和米涧俩人在他们采药引子时与叛军撕杀阵亡,而他俩有幸而脱险的假话,赶回山南回来交了差事。他俩明白,因为没有采到真药引子,又误了最佳疗期,所以,唐安公主才不治而亡了。
  周丰和胡嘏祷告完毕,也沿着坟墓撒散起纸钱。当他俩撒到墓后背时,看到了两个宫女,顿时吃惊不小。他俩知道秘密被人偷听去了,若传到皇上耳朵里去,可不得了。
  周丰正惊慌,反应较快的胡嘏却说:“杜、张两位姐姐,你俩无意中听到了我们的秘密,希望你俩不要多嘴多舌,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秘密。都想活得好好的……”
  杜宫女是个聪明人,听了对方这句话,急忙说:“难道你们也知道我俩的秘密事?”
  胡嘏见宫女紧张的样子,其实他们没听到什么,但一听对方的语气,就说:“是的。只要你们不乱说,我们也会守口如瓶。”
  张宫女赶紧表态:“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双方都要保守对方的秘密。”
  往后,这四个人,老是提防着对方,只怕谁先泄露自已的隐私秘密,弄得很是紧张。
  过了一个多月,周丰跟胡嘏一商量,为了去掉戒备之心,只有两个女人和两个男子结成夫妻成为一家人,才能永远释疑。周丰和胡嘏就对张、杜两个宫女说了想法,两个宫女为了去掉心病,也答应对方的提议。于是,他们就在公主坟墓前请公主为证婚人,结成了夫妻。
  两个宫女和两个武士成了夫妻,两个太监不高兴了,他们就向驻足在梁州的皇上告了一状。皇上得到报告,也很生气:“朕让你们陪守公主,你们却谈情说爱,还结成了夫妻!尔等几人,把守护公主灵位的大任放在何处了?”正要下令责备,宰相姜公辅马上出班反对,他奏请德宗说:“皇上巡幸在外,天下不定,要多施仁心义行,体恤臣下,以赢万民敬佩;再说,目前我们要面对的事太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皇上若准许他们成婚,他们更会安心誓志,以伴陪公主的英灵的。”
  德宗闻言,缓和了颜色说:“唐安这孩子虽夭折,可她生前为人心慈仁爱,朕就看在唐安公主的份上,不追究周丰四人的草率行动了!”
  三个多月后,政府军光复了长安,德宗返回京师长安时,路过马畅,给周丰等人下诏:让其生儿育女,永居此地,祖祖辈辈,专职陪护唐安公主坟墓。
  德宗皇帝终于走了,但是,时年18岁的贤慧仁义的唐安公主,却永远长眠在了洋州的马畅镇。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4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5  
    欢笑指数: 2.2  
    新奇指数: 3.5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