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拯救孔洞郡

拯救孔洞郡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7-02-21

  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这天走进了孔洞郡境内,在过一片林子的时候,突然窜出几个手握棍棒的蒙面劫汉,挡住去路喝道:把马和行李都放下,不然就砸碎你们脑袋!
  这样的事一路遇到过几次了,连唐僧也不害怕了,让徒弟们赶走就是了。悟空说,师傅看我的。唐僧又叮嘱道,不要伤了他们性命。悟空说了声知道,就跳到劫汉跟前,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来来来,你们有本事先砸砸我的脑袋?几个劫汉听了一愣,相互看了看,叽咕了几句,有一个便走了出来,来到悟空跟前,伸出棒子敲了敲他脑袋,没有砸。哦,悟空明白了,他们不想杀人,还没坏到家,就又说:使劲,使劲呀。悟空这是激火。劫汉听了一愣,接着就加了力,敲出了声响。悟空又说:再使劲,使大劲儿!劫汉又一愣,又加了力。“哎呀,使劲呀,难道没吃饭吗!”悟空声音更大了说。劫汉又一愣,真起火了,举高棒子,猛地砸了下来,咔嚓一声,棒子断为两截!要在平时这一砸,肯定脑袋开花,气绝身亡了,可悟空却嘿嘿地笑了。后边的八戒沙僧也哈哈地笑起来,连唐僧都笑了。啊!劫汉大惊失色,其他几个也一样。悟空嘿嘿笑着,还招手让他们砸。几个劫汉又互相看了看,块头最大的一个走了出来。骑在马上的唐僧说,不要砸了,他的头是砸不动的。劫汉哪里肯听,举起棒子,使出全力,猛砸一下,咔嚓一声,如同前者,更是大惊失色,几个劫汉这才落荒而逃了。悟空这么做就是为把劫汉吓跑。
  四人继续前行,唐僧忽然想到说,我们以前遇到的劫汉都是拿着刀,为何他们只拿棍棒?悟空早知原因,便说,师傅,他们这里的刀都被人收走了。唐僧又问为何?悟空便说道,那是他们的事情,管他呢。八戒也说,就是,师傅,你太啰嗦了。听悟空八戒这么说,唐僧也不再问了。
  傍晚时分,师徒四人走进了城。可是刚进了城,忽然就迎上来一帮女人,有长有少,长的有四十来岁,小的也就十几岁,都穿着艳丽薄明的衣服,擦着胭脂香粉,个个喜笑颜开,围上来拉扯住师徒四人,让到她们家里过夜,还说一夜只收一两银子。面对这样的女人,唐僧赶紧闭上了眼睛,八戒笑得不行,沙僧皱紧了眉头,悟空转着眼珠儿想事儿。
  师徒四人各有三四个女人拉扯,唐僧连连呼着:阿弥陀佛,还说自己是僧人!女人们哪里听他这个,只管连笑带拉,毫无羞耻之色。不过还好,几个女人拉一个,你往这边拉她往那边拉,谁都不能拉走。
  悟空在想什么呢?他在想,城外路上有男人抢劫,这儿的女人又扯拉男人做淫秽之事……?
  可没等他往下想,就听师傅喊道:“悟空啊,快想个办法呀!”唐僧没办法让女人走开,才急得喊悟空帮他。
  悟空听了,看看师傅,狼狈的不行,也觉得不成体统,便大喊了一声:住手!女人们听了只是一愣,就又恢复了原态。悟空明白了,光靠喊喊,根本赶不走这些女人,再怎么办?看到了八戒,便有了主意,喊道:八戒,别笑了,快长个儿!八戒听后,唵了一声,可说,长什么长,他没明白悟空的意思。悟空就又喊了一遍,还说,你长是为帮师傅!八戒一看师傅,明白了,这才晃了晃身子,长成三丈多高一个大人,悟空也长出三个脑袋。女人们这才停下来,惊恐地瞅着他俩,八戒看把她们吓成呆鸡,更觉得好玩儿,又哈哈地笑了,且声如雷鸣,女人们这才尖叫着跑走了。
  待女人们都跑远了,悟空才把脑袋收了回来,可八戒还那么杵着,站得高看的远啊。因为那些女人们有的跑掉了鞋子,有的甚至跑掉了裙子,露出了雪白的大腿甚至屁股。悟空是不管这些的,来到师傅跟前,唐僧已经瘫坐在地上了。悟空便蹲下说:师父,睁开眼吧,都吓跑了。唐僧没有睁开,还带着颤音说:悟空啊,我们快快离开这儿,快快离开!
  悟空听了说:师父,我觉得这儿有问题呀。沙僧接上说:是啊师父,大师兄说的对,一定有问题。八戒也已经缩回了身子,却反对说:有什么问题,他们不都两条腿一个屁股一个脑袋吗!沙僧接上说:二哥,如此淫秽的女人,你从哪里见过呀?“你管我哪里见过!”八戒摔了沙僧一句。悟空有些烦了,对八戒说:再胡说,我割你舌头!八戒听了,一甩袖子坐旁边了。悟空又对唐僧说:师傅,我看过了往前几十里没有人家,难道咱们露宿荒野吗?再说,夜里的荒野更不安全啊,劫贼会更多呀!唐僧明白悟空说的有道理,可还是不想住在这样的地方。悟空又说,师傅,这儿的风气如此浑浊,我看八成有妖怪作祟。听悟空这么说,再想想自己西天取经就是为普度众生,帮百姓解除危难的,有妖怪就得除,这才睁开眼睛点了头。
  天色一晚,只得找地方住下,唐僧还是心有余悸,不住民宅,也不想住街上的馆舍,还好,城边有座寺院,便走进了寺院借住。
  就在师傅与接待和尚交谈的时候,悟空看到不远处两个打扫的和尚交头耳语,不知说些什么。还没待他往下想,两个和尚放下扫把过来了,来到跟前便挤着笑脸说:几位师傅路途劳顿,夜里我们为你们照料马匹吧。还说,我们俩是负责饲养的。八戒一听马上说,太好了。因为这样他夜里就不用起来给白马添加草料,可以睡囫囵觉了。悟空已经明白了,他们在打白马的主意,但还不能完全确定。他知道白马的本事,便对着白马耳朵小声说:夜里都靠你自己了。白马用嘴巴拱了他一下子,是告诉悟空,用不着你操心,悟空一嘿嘿离开了。果然,半夜时分俩和尚动手了,但他们刚把白马牵出棚子,就被白马几蹶子踢翻在地。俩和尚爬起来又拉,又被踢翻在地,这才爬起来一个捂着额头,一个抱着胳膊吓跑了。悟空刚要躺下睡一会儿,忽然看到和尚们又回来了,而且一下子来了五个,有的手里拿着蒙布,有的拿着绳子,有的还拿着杆子。悟空有些吃惊,把八戒沙僧也推醒了,八戒看到“啊”了一声,给悟空捂住了嘴巴,沙僧也有些吃惊。他们都知道白马本事,三个就看着。只见拿蒙布的和尚,突然蒙住了马头,后边的和尚拿绳子要套住马腿,拿杆子的还要打。就在这时,白马突然甩掉了蒙布,连踢带咬,几个和尚人仰马翻,吓得爬起来都跑了。这白马是龙驹,几个和尚算什么,要不是师傅不让杀生,早给踢死了。
  第二天,唐僧看到有好几个和尚受了伤,不知怎么回事。悟空便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白马踢的”唐僧有些吃惊,因为和尚原本说是帮着喂马。悟空又说:“他们哪里是喂马,是偷马”唐僧还有些不信,八戒和沙僧也说是。因为偷马贼都是和尚,悟空怕师傅不信他的话,夜里就把他俩推醒一起看过了。
  唐僧听罢,一边口念:阿弥陀佛,一边说:罪过罪过,又说要赶快离开此城。悟空便对唐僧说:师傅,我们不能走。“哎呀,这么一个人心叵测,污秽不堪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呀!”唐僧有些起急地说道。悟空又说:师傅,您想想,人心本不是这样的,可这儿男人盗、女人娼,甚至连和尚都贪财行窃,还没有一点羞耻之色,这正常吗,把不准有妖怪迷惑了他们的心窍。唐僧也看到了那些带着伤的和尚,脸上只有痛苦之状,却没有一点羞愧之颜,那些没伤的甚至还耻笑他们无能,再想想那些卖娼的女人也是如此。沙僧接上说:师傅,我们取经不就是为普度众生,扬善除恶吗。唐僧听了说,你们说的都对,可是这人间的事情太多了,我们根本管不了呀。悟空又说:师傅,管了管不了,待徒儿查查再说行吗?唐僧听悟空这么说,也就答应了。
  悟空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查到了原因,源头就在郡守的爹那儿,他不是妖怪,就是个凡人,而且全城没有一个妖怪,但是个极其贪婪的家伙。他之所以贪婪,是因为他那颗心上有一个巨大的钱财贪婪孔洞,时刻都需要钱财装填,而且越填越大,永远填不满。更可怕的是他的这种贪婪和权杖结合在了一起,郡守儿子只是个工具,他想要多少,都是通过郡守颁布出去。
  为了牟取更多的钱财,便花样百出,巧立名目,今天这么一单,明天那么一单,哪一单都要百姓们来买。百姓们买不起了怎么办?为了活命,就走上了男盗女娼这条路。既然大家都盗都娼,还有什么廉耻可谈。
  唐僧听的直心悸,若是妖怪作祟他到不会这样,可这是人啊!唐僧便说:悟空,你去,把他那个贪婪孔给他堵上!悟空听了说:师傅,我要给他堵上,他就憋死了。唐僧愣了愣,又说了句:“死就死吧!”悟空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因为这是师傅第一次说这样的话。八戒忽然说了句,师傅,你没病吧?“我有何病,我没病!”唐僧带气地说。沙僧也插了一句:师傅,那是个凡人啊?“凡人?哼,他比妖怪还可恶了!”唐僧又说。可悟空则说,师傅,你不知道啊,他若死了更麻烦。“更麻烦,为什么?”唐僧听后不解。悟空又解释说,师傅,你是知道的,有其父就有其子呀,况且钱财又有极大的诱惑力。他那个郡守儿子的心上,也滋生了贪婪孔,也很贪婪了。还有上行下效,那群衙皂们也跟着贪婪了,难道把他们都弄死吗?再说百姓,他们的心也被污垢侵染了,没了人管,就像我们猴群一样,没了猴王,便你咬我我咬你乱咬一团,那不更乱套吗!“这、这、就没办法了吗?”唐僧更着急了!悟空摇摇头说,没有办法。唐僧听罢,闭起了眼睛,双手合十不语了,沙僧也直摇头。八戒忽然说,弼马温,你不能耐么,怎么也没辙了呢?“去,你这夯货”悟空给了他一句。唐僧忽然睁开眼睛说,既然这样我们就快快离去吧。
  大家再无话可说,沙僧担起行李,八戒牵起白马,往西走来。谁知才走出不远,就给衙皂们拦住了,要他们交上踩路钱!师徒四人从未听说走路还要交钱,觉得莫名,悟空便把话问了。衙皂蛮横地说,你们没听说的多了,少废话,交银子!悟空又问,你们要多少?衙皂看了看说,你们四个人8只脚,马4只脚,一只脚10两,一共是120两。唐僧吃惊,说,我们都是出家人,哪里有银子!衙皂听了,走到唐僧跟前,压低声音说,不要通票60两。唐僧不解问道,这又为何?悟空早明白了原因,没等衙皂开口,就说,官爷,我知道,我来解释。悟空就对着唐僧耳朵说,师傅,不要通票,银子就落他们自己口袋了。唐僧听了有些生气,说,你们这里难道就没有人管吗?衙皂蛮横地一笑说,外来的和尚,我们这儿,南不管,北不管,东不管,西不管,上不管,下不管,就我们自己管。唐僧又要说,悟空则说,师傅,他说的不错,这儿已是大唐边缘,往前一走就是西域了,长安管不到,西域管不着。八戒听了大声说,我们不走了!他的话一说完,衙皂又说,不走要交滞留银,你们是四人一畜,一日50两。唐僧更吃惊了,说,我们是出家人,没有银子!衙皂看了看说,没银子,那就用马来顶吧。沙僧听了说,不成不成,没马了我师傅怎么走路?衙皂又蛮横地说,那你们的事!唐僧急着地又说,我们是去西天取经的……!没等他往下说,衙皂就截住说,我们不管你西天取经东天取经,踩了我的地,就得交银子,这是我们的规矩!唐僧又要说,悟空则抢着说,师傅,我们已经走了九成多的路了,出了城就是西域了,白马已经完成了任务,就给了他们吧。沙僧起急地说,大师兄,一成路也是几百里呀!悟空一笑说,不有八戒吗,让八戒背着师傅走。八戒立刻大声说,猴子,你损不损,要背你背,我才不背呢!悟空又笑笑说,八戒,背着师傅走,你不正好减肥吗,高小姐不是烦你这身肉吗。八戒听得一转眼珠子乐了。唐僧知道悟空耍笑八戒,就说,悟空,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都什么时候了。悟空就对他小声说了句什么,唐僧点头了,然后又拍了拍白马,回头对衙皂说,白马就给你们了,牵走吧。衙皂听了就拉白马,还没拉出几步,白马便一声嘶鸣,对着衙皂一顿猛踢,踢的衙皂们满地打滚儿,狼狈不堪。悟空八戒沙僧笑得不行,唐僧看看,说,不要踢了,白马这才停住。衙皂们不敢要马了,可还不让他们走,唐僧能不着急吗。
  悟空想了想说,师傅,看来这儿的问题不办还不成,你们暂且回到寺院住下。唐僧说,你不是说没有办法吗?悟空则说,师傅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悟空又对八戒沙僧嘱咐了两句,让他们好好服伺师傅,他便翻着筋斗云走了。
  他先来到了九华宫找到地藏菩萨,但地藏菩萨没有办法,又到了五台殿,文殊菩萨也没办法,还到了三江口找到二郎神,也没办法,便又到了南海,向观音菩萨说明了来意。观音听罢,掐算了一会儿才说:悟空啊,这个活儿可不小啊,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完成的?悟空问要多长时间,菩萨说要七七四九天。悟空想都没想地说:四十九天就四十九天。菩萨又说:你们到西天的日子没有四十九天了,误了日子经就取不成了?悟空想了想说,大师,我们取经不就是为普度众生吗,现在面前就有几万众生需要度,如果不度,取经还有什么意思。还说,我想师傅也会同意的。菩萨挺感动,说悟空,你还没到西天没取到经,就悟出了苍生之道,我为你高兴啊。又说,我到佛祖那里给你们求个情,让佛祖为你们宽限些日子。悟空道了声,感谢菩萨。
  可是菩萨又说,这件事我完全帮不了你吆。“啊!”悟空听了有些吃惊。菩萨又说,我所做的就是帮你们洗去百姓和僧人心上的污垢,那郡守爹心上的贪婪孔,还有郡守和衙皂们心上滋生出来的贪婪孔我无能为力。悟空听了着起急地说,不堵住他们心上的贪婪孔,百姓和僧人洗了又有何用?“你这猴子,就是改不了急脾气”菩萨指点着他笑了说。悟空知道菩萨还有招,又有了信心,说,菩萨既然知道我的脾气还不快点说出来,卖什么关子呀?菩萨听了,带慎地说,嘿,你这猴子,倒像是我的不是了。悟空一嘿嘿,又带娇地说,大师,你就快说吧,我就是个急脾气呀。菩萨便说,郡守爹那贪婪孔是从阎王那里带来的,阎王会有办法的。“多谢菩萨”说了声悟空就要走。“站住”菩萨喊了一声,悟空回头问还有何事?菩萨举了举手里的净水瓶,悟空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菩萨随手从他后颈上拔了根毫毛,变成了个小瓶子,又把净瓶的水灌进了一些,放到他手上才说,去吧。
  悟空辞了菩萨,先回到郡上,把净水瓶交给师傅他们,就来到了阎罗殿。阎王一见他来了,立刻皱起眉头。悟空看得分明,说,老闫,你这什么表情,好像我来找你麻烦似的。阎王听了说,你来能有什么好事,再撕我生死簿呀!悟空一笑说,那是以前的勾当,老孙不会再干了,今天来是有事让你帮忙。阎王问帮什么忙,悟空便对他说了。阎王听后看了看鬼名录知道了,是他的手下做事粗心,没把上辈子的贪婪孔除去,又让他带回了人世,两世的贪婪摞在一起,就是个无底洞,是很可怕的。
  悟空听了憋不住问道,他的上辈子是干什么的?阎王告诉他,他的上辈子是个西域商人,来这里贩货时被雷打死了。“乖乖,老孙明白了,这西域商人唯利是图,只要有一个人能买他的货,他不管十个买不起的人死活”“大圣说得不错,他们心上都有贪婪孔”阎王说。悟空忽然有些生阎王的气了,说:你不是有迷魂汤吗,难道没有给他灌吗?阎王也觉得奇怪,就把灌汤室的鬼差找来了。鬼差苦着脸说,灌是灌了,只是咱们的迷魂汤对他们不大管用。“怎么不早说呀!”阎王生气了。悟空也明白了,说:“阎王,你埋怨他们干什么,是你的不是,他一个西域鬼为何让他在这儿转世?”“哎呀,大圣,阴间有规矩,哪儿死就在哪儿入册,不让他转世,让他来回的鬼游鬼串,不更麻烦吗!”阎王无奈地说。悟空听了,觉得阎王说得也对,如果让他鬼游鬼串,四处吃香火,害的就不只是一个郡了。想到这儿就说,不说那个了,你说这个人怎么办吧?阎王想了想,就传来了一名鬼医,鬼医说可以缝上。悟空听了,没等阎王差遣,拉起他就来到了孔洞郡,看到郡守的爹正躺着睡觉,鬼医便打开了他的胸膛,拿出那颗心,缝上了那个一张一合的贪婪孔后,又装了回去,并抹平了他的胸壁。
  悟空又让鬼医给郡守和那些衙皂们缝合,可鬼医说他缝不了,悟空又是一愣。就听鬼医又说,我只能缝合阴间带过来的,阳世滋生的缝不了。悟空又有些着了急。鬼医又说,大圣,你不必着急,你可去鄚州,那里有个扁鹊的后人,叫扁石,他有一种药,叫“补心散”吃下后,就能把他们滋生的孔洞补住。一听有医治的办法,悟空又笑了,送走了鬼医,他又来到鄚州找到扁石,取了补心散,回来后巧妙地让郡守和衙皂们吃下,果然也补上了他们的贪婪孔。悟空已经告诉师傅八戒沙僧,把取回来的净瓶水,分别倒进了百姓和僧人饮用的水井里,也洗净了他们心上的污垢。此时,全郡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恢复了人之初、性本善的人之根本。这个时间,算算,整整七七四十九天。
  当人们明白是取经人把他们变回了“性本善”想谢谢的时候,而师徒四人已经往西走远了。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3  
    欢笑指数: 4.2  
    新奇指数: 4.2  
    推荐指数: 4.3  
  • 参与评分共 6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