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随寓而安2015 > 空城计

空城计

作者:随寓而安2015 发布时间:2017-03-17

  “空城计”本是《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的一段故事。在街亭失守、无兵御敌守城的危机情况下,诸葛亮面对着直逼城下的司马懿大军,竟然让老兵残卒大开城门,自己则在城楼上抚琴遥对司马懿,令司马懿疑城内有埋伏,遂退兵数十里扎营。诸葛亮以大智大勇化解了危机,而“空城计”的妙处在于迷惑了对方。
  本篇故事讲的不是诸葛亮抚琴退敌,却是老年间百姓口传的一段儿民间趣闻。
  话说有一户四口之家,老秀才、秀才夫人、儿子栓柱和儿媳翠儿。
  老秀才为人本分,对乡里乡亲谦恭和善,惟有脾气颇倔,十足一个穷酸书生;夫人贤惠、脾气好,虽然相夫教子,日夜操劳,但依然没少受老秀才的气;儿子栓柱的本分劲儿随爹,温顺的脾气随娘,干得一手好农活,对父母恭恭敬敬,是难得的一个孝子;儿媳翠儿年方二八,刚过门不久,是镇上的许郎中之女。
  翠儿虽无倾国倾城之貌,却也出落得眉目清秀、齿白唇红、冰雪肌肤、身姿绰约,在十里八乡亦是数一数二的美女。虽是小家碧玉,却对琴棋书画颇为知晓、于针织女红熟谙于胸,日常厨间、洗涮等活计亦是麻利。
  由于翠儿是许家幼女,自然有些娇惯,加之生性活泼,故而显得甚是顽皮。
  自翠儿过门以后,对公婆孝敬,干活也勤快。婆婆听其言、观其行,样样中意,对其暗生怜爱之心。
  然而,老秀才从心底里却并不满意这个儿媳妇。他心气儿高,原本想给儿子娶一名大家闺秀为妻,但是无奈自己家境并不殷实,与名门望族高攀不上,不得已才向许郎中家提亲。故而,他对此郁结于心。
  他看不惯儿媳的顽皮,竟然敢当着公公的面与儿子嬉戏,有时还跟婆婆耍逗;他看不惯儿媳做事风风火火,缺少女儿家的稳重;他听不惯儿媳高声大气,甚至银铃般的笑声;……。
  不过,尽管老秀才觉得儿媳千般不好,却也晓得翠儿做出的各类饭菜粥羹,样样可口,其厨艺不逊于婆婆。
  老秀才城府不深,喜怒易形于色,心中不快,自然显露于言语举止。他看不惯儿媳的做派时,又不好意思直接指责儿媳,便屡屡当着儿媳的面,无端地训斥儿子。
  夫人心知老秀才是对儿媳有隙,便背后劝诫他收敛,勿太过分。
  那翠儿何等冰雪聪明,对公公无端地训斥夫婿,自知是指桑骂槐。但是每每想起出阁之前母亲的教诲:“到了婆家,要孝敬公婆、体恤夫婿,遇事能忍则忍,以求和睦,唯此,为娘方才安心。”为守孝道,为求和睦,翠儿也只能忍气吞声。
  一日时值晌午,栓柱下地归来,正是初夏时节,难免走得满头大汗。翠儿心痛夫婿,遂于堂前为之掸尘擦汗,二人十分亲昵,时有言语嬉笑。
  老秀才见后心中不满,气往上涌,指责儿子:“偌大汉子,不会自己擦汗?有无出息!”
  儿子听见爹爹训斥,唯唯诺诺,不敢多言;翠儿于旁满怀委屈,暗自思忖:“须得设法小惩公公一回。”
  待翠儿回房后,便左思右想,遂生出一条计策来。
  老秀才惯常晚起,日上三竿方才起床,洗漱后便要喝两碗薄粥。往常一日三餐都是夫人侍弄,自儿媳过门后,便交由翠儿料理。
  翌日,待翠儿熬好薄粥,奉与公公,禀明:“煮粥火急,略微糊底,不知公公能否餐用。”老秀才虽然为人尖刻,但是毕竟半生简朴,对饭食倒也马虎,并不挑剔。再者,其亦怜惜米粮,故而将就喝完“糊粥”,虽然口中觉得些许微苦,亦未在意。
  餐后,老秀才端坐于书房案前读书。未至半个时辰,便觉腹内咕咕作响,伴有丝丝隐痛,遂生便意。急忙起身,双手抚肚,直奔茅厕。
  老秀才家有常习:如厕者需将束带搭于茅厕前矮墙之上,以示厕内有人。老秀才奔至厕前,猛一抬头,赫然见到矮墙之上一条绣花藕荷束带,分明是儿媳之物,料是儿媳恰在厕内。
  老秀才遂急忙扭身奔出院外。碍于面子,老秀才又不好意思借用乡邻的茅厕,便径直奔往村外,找个僻静之处出恭,险些屙了衣裤。
  少时,老秀才待转回家去,尚在半路,又觉腹中不适,遂再生便意,无奈,复又转回解手。如是者逾三次,老秀才便不复即刻返回,乃坐于僻静之处候着。
  直至晌午过后,自觉腹中已泻得空空如也,方才缓步归来。
  晌午已过,秀才夫人于家中不见丈夫踪影,正自纳罕,却见老秀才进得院来,甚是无精打采,急切询问,方知原委。
  及至晚间,栓柱对翠儿提及爹爹日间如厕不得之事,翠儿嗤嗤笑道:“此乃空城计也。”遂向栓柱讲述了自己日间之所为。
  原来,老秀才昨日晌午无端责难栓柱,翠儿心生怨怼,便想出一法儿惩治公公。
  翠儿生于郎中之家,对草药之药理、药性颇为通晓。故今日煮粥之时,置数片番泻叶于釜中,且有意将粥熬糊,以遮盖苦味。
  伺候公公喝粥之后,翠儿估计药性不久将要发作,遂将一条束带搭于茅厕矮墙之上,便回房做女红去了。
  彼时厕内空无一人!
  翠儿原想戏弄公公片刻便作罢,岂料公公径自出去多时。此时想来,翠儿亦颇为后悔。
  待翠儿叙说完毕,一张粉面上已满是懊悔之色,直令栓柱既怜爱、又哭笑不得,遂告诫翠儿:“往后切勿如此造次。”
  翠儿点头应允。
  事后,老秀才亦知晓了此事之端倪,他不得不对儿媳刮目相看:昔日,诸葛武侯冒着老弱残兵无力守城之险,不顾性命之忧,于城头安然抚琴,竟然唬退了司马懿大军;而今,翠儿这个小女子,却用一条束带,便令他这满腹经纶之人不得如厕,无奈之下只好去了村外方便,并在那里乖乖地呆了近两个时辰。此事想来真乃又是可气、又是好笑。
  自然,老秀才经此“挫折”之后,好似大有所悟。
  何以见得?是因此后其乖戾性情颇为收敛。
  翠儿的“空城计”没有白施,收效甚佳!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上一篇:离开是另一种爱情
下一篇:旧伤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3  
    欢笑指数: 2.7  
    新奇指数: 4.0  
    推荐指数: 3.7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写手检索
相关链接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 沪公网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