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为百姓讨还公道

为百姓讨还公道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7-04-23

  唐僧师徒四人过了孔洞郡继续西行,走了三日,便到了垭口县城。师徒四人刚进了东城门,就看到从西城门那边,一大群人追着一顶轿子跑了过来,这是为何?师徒四人都不明白。近了一些才看清,抬轿子的是几个衙役,后边跟随着的是一帮百姓,有的还头戴孝布,嘴里喊着什么,但是他们被几个挥舞着腰刀的衙役阻拦着接近不了轿子,尽管如此,百姓们还紧追不停。来到近前,师徒几人才听出百姓们的喊声:“大老爷,停下!停下!停下呀……!”
  师徒四人都觉得有些好笑,因为走了几万里,还没见过这样的场景,这么追官轿的老百姓,这么怕老百姓的官员。悟空笑着笑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儿,莫非这垭口城有妖魔作祟,让官员和百姓都患上了魔症,官员才这么害怕老百姓?悟空是个不明白就想弄明白的急脾气,便一下跳到轿子前,也喊道:“停下!”
  前头的俩轿夫,看到个扛着棍子的猴脸和尚挡道,吓得“啊!”了一声站住了。后边的没看见,还往前赶,前边的站立不住,趴倒地上,轿杆落地,里边坐着的人也跌了出来,摔得“哎呀!”了一声,把悟空逗笑了。
  轿子停下了,后面的百姓喊着大老爷直往上拥,可是都给衙役挥刀死死挡住了。
  这坐轿的官员是谁,是哑口县县官。
  县官跌的不轻,好像也顾不上痛,爬起来回头又钻进轿子,还叫快走!悟空更奇怪了,他干吗这么怕百姓啊?自然更想知道究竟,没等轿夫爬起来,就跳到轿前,用棍子把轿帘挑开,里边的县官也刚坐下,帽子还歪戴着,鼻尖额头上的土也没擦,又张口喊了个“快……”字,“走”字还未出口,便一脸慌张地打住了,他看见了悟空。悟空见他嘴还张着,样子有点好笑,但悟空没再笑,招手说:“下来,下来”县官就像没听见,还是那个表情地看着他。悟空又说了两遍,还是那样?
  八戒也凑过来了,笑着说,是个哑巴。唐僧也看到了,接过来说,哪里有哑巴做官的,刚才他不还出了声吗。八戒坚持说,话都不回不是哑巴是什么?唐僧又说,定是有耳疾,听不到声音。
  师傅的话提醒了悟空,他就凑到县官跟前,县官把眼瞪得更大了,看着他还不答话。悟空改口问道,你耳聋啊?他还不答,悟空也信以为真,笑了,回头对师傅他们说:“真是个聋子”但他的话音一落,有个轿夫哆嗦着说:“老爷不聋”
  “喔!”悟空不笑了,侧头一看县官的耳朵眼儿里,塞着东西,伸手拔了出来,是个木头耳塞。县官呢,这才生气地喊:“你干什么呀!”悟空不会管他,又伸手拔出另一个耳塞。县官就又喊了一声,还要伸手夺,悟空却紧紧攥在手里不给他,县官这才作罢。悟空便又问他:“为何要堵住耳朵?”因为生气了,县官便厉声回道:“我怕吵!”“怕吵……?”悟空刚说了俩字,听县官又说:“你那来的毛和尚,休管闲事!”悟空一听定有隐情,一想说:“我的事你可以不管,可是你那些百姓的事你能不管吗?”“我、我管得了吗!”说完就推了悟空一把,悟空没堤防,还真给他推开了,又喊轿夫“快走啊!”轿夫抬起来,跑着进了县衙大门口,后面拦着百姓们的衙役也跑进大门,哐当一声又关上了,百姓们都被挡在了大门外,不管百姓们怎么拍门也不开。
  唐僧走到百姓们跟前,问他们何事要追县官?原来都是有冤在身,求他给伸冤的!”
  唐僧有些不解,说:“你们伸冤该去县衙公堂啊”百姓们听了说:“我们也知道,可是县衙大门天天关着我们进不去,只有今日他出城祭奠祖茔,我们才路上等到了他。”唐僧觉得不解,忽然想到,一定是事情太过微小,不值得县官来管。可他才一说出口,百姓们就这个说,他家10亩田给人霸占了,那个说他家女儿给抢走了,这个又说,他儿子给人打残了,那个又说他男人给人打死了!一帮人七嘴八舌,说的都是天大的冤枉。
  唐僧听得吃惊了,这样的冤枉县官怎么能不管呢,不管百姓事,何为父母官,这分明是懒政,就对悟空八戒沙僧说,这事我们不能不问,悟空八戒沙僧也都说得管。悟空则说,师傅,我觉得县官不管,其中一定有原因,待我问清了再说,唐僧点了头,悟空便一转身进了县衙。
  唐僧八戒沙僧在门外等待,有冤的百姓自然不会离去。
  悟空一进大堂门口就看见县官正坐着发愣,便跳到了他眼前!县官这才看见,惊得又“啊!”了一声,直起脖子,禁不住问道:“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悟空嘿一笑说:“走进来的,走进来的”“快、快把大门关上!”县官听了朝衙役大声喊道。衙役回他,关的好好的。县官不解,指着悟空说:“他、他怎么进来的?”衙役都说不知道。县官便又瞪着悟空说:“你你你,跳墙进来的?”“哎,大门进来的”悟空说。“大门!你们放他进来的?”县令又问衙役。没等衙役回答,悟空就说:“不是不是,我自己进来的,不信你看”说罢,蹲到堂案下,脑袋立刻钻了出来,对县令一笑说:“就这样进来的”“啊,你你你,钻门进来的?!”悟空一笑没解释,把头缩回去了。县令吃惊地看着堂案!
  悟空已经站起来了,知道他看什么,说,不用看,还是原来的样子。县官大惊失色了,看着悟空说:“你你你你、是是、妖怪!”还想爬起来逃跑,可是腿软,跑不动。悟空摇摇头说:“我不是妖怪,妖怪都是我孙子”“啊,你、你是妖怪的、爷爷!”悟空噗地笑了,跟着说:“对对对,妖怪的爷爷,妖怪的爷爷”
  悟空见县官身子筛开糠了,拍了拍他说:“哆嗦什么呀,我是和尚,取经人,不是什么妖怪,不用怕,我来是有话问你?”一听是和尚,县官也不再那么害怕了,并坐好听悟空问话。
  悟空说,刚才那么多百姓喊冤,你身为他们的父母官,本应该为他们做主,可你连门也不让他们进,甚至连耳朵堵气来不听他们说,这是为何?县官听后叹了口气说,你路过的和尚不知道,我让他们进了门能怎么样,我听他们说了又能怎么样,我管得了吗,不光管不了,弄不成还得罢职坐牢杀头。不光我玩完,他们还要多出几个陪我的!你说,我干吗去管啊?我堵上耳朵不听,是想少生点气,气死也没人替我偿命,我只能省点事了!县官说完抓过茶壶来灌了一口,给烫的喷了出来,倒把悟空逗乐了。
  悟空虽然还没完全听明白,但知道他有难言之隐,又问了一句。县官接着说,知道吗,他们告的马大户马登山,是把守西疆的胡大将军的娘舅,我能办得了他吗,我只能关门堵耳朵,不管不听。
  悟空这会听明白了,对县官说,这样把,一会儿让我师傅进来,他一定会帮你度过这个难关。县官闻听说,你师傅不也是个和尚吗?悟空笑笑说,你真是孤陋寡闻,我师傅是个和尚,他还是当今天子御弟。“啊!”县太爷听闻立刻站起来给悟空深施一拱,并和悟空一起来的县衙大门口,开门迎进了唐僧等人,还让告状的百姓们也进了县衙。
  进了大堂坐定后,县官先说了刚跟悟空说的话,唐僧听得明白,就说,大唐法律规定,不管什么人抢夺他人田产财物,霸人妻女,伤人身骨,夺人性命,都当受到惩戒,至于胡大将军不会不明白这些。县官听了又说,御弟师傅,我们这里,离盛京几万里,说句犯上的话,胡大将军就是王,我们没谁敢拗了他。唐僧听罢一笑又说,这样吧,我西去正好路过他处,和他说明白就是了,县主只管放心办案。县官这下才有了些底气,让进来伸冤百姓都准备好,又把衙役叫跟前说,抬我的轿子去把马大户接来,就说本县请他赴宴。
  唐僧听了有些不解,问道:“县主,按我朝律法,过堂者或是传唤,或是拘押到堂,为何要用你的坐轿去抬,还说是宴请啊?”
  县官听了,面带苦衷地说:“师傅你还不知,这马登山蛮横高傲,根本没把我这个县官放在眼里,传唤不到的,拘押更是不行。”
  “这又为何?”唐僧更是不解。
  县官指着堂下站着的十几个衙役说,师傅看看,下边站着的衙役,就是我的全部家底。可马登山家里有几十个家丁打手,个个一身功夫,要说传唤拘押,不仅传唤拘押不来,我这十几个衙役,还得断胳膊断腿,弄不好还要打到这儿来,连我也在劫难逃。
  “啊,是这样!”唐僧听了有点吃惊,回头喊了声悟空……
  孙悟空明白师傅要说什么,先把话接过来了,说:“师傅,县官说的不错,听县官的吧”
  “可是,这不破了天朝的规矩吗?”唐僧看着悟空说。
  悟空又说:“师傅,规矩是为把事办好定的,灵活些会更好,就听县官的吧,这样大家不都省些麻烦吗”
  听悟空这么说了,唐僧也觉得不无道理。就说。好吧,就按县主说的去请人吧。县官这才让衙役抬上轿子去接大户马登山。
  一个多时辰后,马登山到了,手里玩着两个玉球,哈哈哈地笑着进了大堂。可是一踏进门槛,立刻不笑了,手里的玉球也不转了,瞪大了眼睛问县官:“这怎么回事,你不请我吃饭吗?”“我要不这么说,你来吗?”县官回答他。“嘿,混账东西,你敢骗我,你活腻了吧?”说着就甩出手里一只玉球对着县官打来,被悟空一伸手接住了,他又把另一只打了过来,又给悟空接住了。俩球都没打到县官,人就往上窜,还是要打人。
  县官很紧张,为给自己壮胆,抓起惊堂木拍了下案子,啪!地一声,倒把马登山吓了一跳,站住不动了。见此,县官就又拍了一下,还说:“马登山你给我跪下!”马登山一时还未醒过味儿来,愣着看县官。县官一看,又喊衙役们按他跪下,衙役们也个个胆怯,不敢对他动手。
  马登山忽然醒过味儿来了,便又哈哈地笑了起来。还有门口外,马登山的十几个家丁正要闯进来。县官叫衙役去拦,衙役们也不敢动,场面有点大逆转!
  唐僧皱起了眉头,叫悟空快出出手,稳住局面。悟空笑笑说,不用我,让八戒沙僧干就行了。然后推了八戒沙僧一把,八戒早气不过了,过来朝马登山屁股就是一脚,一脚就踹趴了,马登山破口大骂,八戒伸手抓住他腰带,把他提了起来,马登山手脚乱蹬,想动手打不着,可嘴里还在骂:“混蛋,放开我!放……”骂声未完,八戒一松手,啪!地摔在地上,又摔的叫了一声,他想爬起来,八戒便用脚踏住了他,问道:“还骂不?”“骂!骂!我还要杀了你!”八戒听了,脚上一用力,马登山的裤裆里“噗”地一声,跟着一股子臭味出来了,大粪给八戒踩出来了。
  “呆子,摸把人踩死!”悟空喊了一句。
  喔,八戒低头一看,人没死,就是直打哆嗦,嘟噜道;我还以为你多能呢,不也经不得我老猪一踩吗。八戒抬起了脚,想把马登山拉起来,可是他只坐不站,怕再挨踹。
  再说站在门口的沙僧,手里的禅杖横着,马登山的那些家丁往上一闯,他的禅杖往外一推,一帮家丁便人仰马翻,四脚朝天,连着三次,再也没人敢闯了。
  县官看马登山坐在地下不出声了,气也鼓起来了,啪!地一拍惊堂木大声说:“马登山,知道吗,本县旁边这位高僧师傅,是当今皇上御弟,你胆敢不跪吗!”马登山看了看,这才跪了起来,霸气已经没有了。
  接下事情就顺了,县官按照办案程序,叫百姓们一一诉来:百姓们便一个一个把自家的冤屈哭诉了一遍,因为件件都是真实的,马登山无一辩驳,只能不停地点头说是。
  待百姓们都诉完,马登山也无辩驳时,唐僧便问县官做何处置?县官便说,马登山罪恶累累,数罪并处,按律立斩!马登山闻听,一下瘫趴地上,只剩嘴里有气无力喊着“饶命饶命”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霸气。
  唐僧看了看说,马登山你不要这样,本僧问你,你可愿意把田产物品归还人家吗?“愿、愿、意”马登山赶紧带着哭声答“你可愿意把抢的人放回家去,把伤了身骨的给予治疗,毁了性命的给予抚恤吗?”“愿意愿意,我都愿意”因为马登山又看到活的希望,话也答的顺畅了。唐僧听了很高兴,又说:“你能这么做,也算知错能改,我便在县主和蒙冤的施主面前给你求个人情,听听他们可否留你一条性命。”
  马登山听了,赶紧跪起来给唐僧叩头。
  唐僧合掌念声:阿弥陀佛,便转对蒙冤百姓和县官说,既然马登山知罪愿改,既然人死不能复生,就看在我佛慈悲的份上,给他留条生路吧。
  蒙冤百姓们听唐僧这么说,都说听师傅的,县官听大家这么说自然也同意,对他来说,这叫两全其美。
  于是,县官判令马登山,归还所霸占百姓的全部田地和财产,放回抢去的人,出资给打伤的百姓治疗,直至痊愈,给打死人的家庭足够抚恤,并责令今后不得再犯。于此,免去了马登山的斩罪和牢狱之刑。
  第二天师徒四人启程,县官和全城百姓,连马登山也来送行。忽然县官又跑到唐僧跟前说:御弟大师,你一定要跟湖大将军说好,不然,我这小小县官可受不了啊!唐僧知道他还担心,便笑笑说,县令放心好了,出家人不说空话。牵马的八戒也听到了,嫌他太啰嗦,接过来说,我给你现在就来个放心吧,说完就把身子晃了几晃,立刻长得三丈多高,低头雷鸣般地说:“马登山,你要出尔反尔,或让你外甥为难县官和百姓,我回来就天天到你家里吃饭,一顿我就吃你一年的收成。你要想那么干,就多准备粮食吧!”马登山吓得跌坐在地上,连声说,不会不会……!
  八戒又对县令说,你也要记住,要大胆为百姓主持公道,不然回来后,我让你背着我从西门走到东门!县令也吓得赶紧说,我会我会……!
  八戒这一招把悟空唐僧沙僧笑得不行,百姓们都当大神一样看着他。
  这时那个被马登山打死了男人的夫人,拉着一双儿女,扑通跪在了师徒四人跟前,边磕头边千恩万谢。唐僧叫悟空把他们母子拉了起来。悟空忽然想了起来,把她拉到旁边,掏出了马登山打县官的那两个玉球,并放到夫人手里说:“把这个卖些银子,以后供孩子读书吧”夫人又要跪,给悟空拉住了。
  就这样,取经路上,师徒四人又做了件为百姓讨还公道的善事。
  出了城,只剩下师徒四人了,平日多话的悟空只是走路,也不说话,沙僧知道他的心思,问道:“大师兄是不是觉得没除几个妖怪,心里不爽啊?”没待悟空回答,八戒先说了:“还用你说,我都觉得不爽!”唐僧听后说道,徒儿们,我们一路走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这人世间的这妖那魔,其实“心妖心魔”才是最大的妖魔啊!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4.2  
    欢笑指数: 4.2  
    新奇指数: 4.2  
    推荐指数: 4.2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