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新野天宗健 > 磕头就是药引子

磕头就是药引子

作者:新野天宗健 发布时间:2017-04-30

  清朝乾隆年间,南阳府陈家村有个陈老汉,家里养着一只看门的老黄狗。这天陈老汉在村头吸着旱烟晒太阳,忽然听到达达达的马蹄声像巨雷一样从远处传来。他身边的老黄狗也警惕地大叫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在老黄狗的叫声中还夹杂着另一只狗的声音。陈老汉眼花手笨,反应迟钝,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老黄狗和一只灰色的猎犬咬在一处。他生性胆小,连忙制止:“大黄,回来,大黄,回来。”
  可已经晚了,老黄狗把那猎犬的脖子上咬了一个血窟窿。正在这时,一队人马围住了他和两只狗,为首的黑大汉丝衣缎裤,腰佩长剑,似乎是一大户人家。只听他大叫:“哟,咬起来了,快打快打,灰灰吃亏了。”手下人一听,顿时挥鞭执棍一齐向大黄身上招呼过去。大黄凄惨地叫了几声,本能地向陈老汉身后躲去。有人一指那黑大汉对陈老汉说:“这是我们孙家庄孙老爷。”陈老汉听了,不禁吃了一惊:怎么是他?
  原来这孙家庄孙老爷祖上是明军将领,因投靠清军得以发家,子孙后代跟着沾光。到了孙老爷这辈,更是钱财万贯,良田千顷。俗话说有钱人胆大,这孙老爷横行乡里,称霸全府,竟也没人去管。
  “啊,孙老爷……”陈老汉行了个礼,刚想说话就听孙老爷鼻子里哼了一声说:“老人家,你没看到你的狗咬了我的狗吗?”
  陈老汉好象被锥子扎了一下,猛一哆嗦,一股不祥的预感冒了上来。他连忙陪笑:“孙老爷,狗们不懂事,咬起来了!”
  “狗们不懂事,你该懂事吧!”这孙老爷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张口就向陈老汉发难了:“你啥也别说了,赔二十两银子算了。”
  “二十两!”陈老汉的脸像晒干的桔子皮一样哭丧着,他乞求道:“老爷,我……我无儿无女,孤身一人,你就饶过我吧!我……陪不起啊!”
  孙老爷闻听大怒,从高头大马上跳下来指着陈老汉的鼻子说:“谁让你带着狗蹲路边?你要是鳖在家里不是啥事也没有吗?我这猎犬是花三百两银子买的,今儿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陈老汉做难了,又低声求道:“孙老爷,少点吧!”“少点儿?不行。要是赔就快掏钱,要是不赔嘛……嘿嘿。”孙老爷突然把话停住,一双三角眼不怀好意地盯着陈老汉,把陈老汉盯得只打哆嗦:“咋……咋办?”
  “不赔就给我这狗跪下磕仨头。”孙老爷说完恶狠狠地望着陈老汉,陈老汉心里直发毛。“快磕快磕!”“跪下跪下!”“快点,别磨蹭了!”“小心孙老爷生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那群手下人帮腔做势,恫吓陈老汉。陈老汉想到得罪孙老爷的人不是被打得胳膊断就是腿断,便屈服了。他缓缓跪下,慢慢地给那灰色的猎犬磕了三个头。
  “好,这事就算便宜你了。”孙老爷满面喜色,带着众人扬长而去。走了很远,陈老汉还能听到他得意的笑声。
  陈老汉带着黄狗回到家,想到这次遭受的屈辱和无奈,不由得老泪纵横。可他一个穷人,无钱无势,又没一个好亲戚,能有什么办法呢?
  村人知道后都替他鸣不平,他的一个远房侄子说:“叔,忍吧!如果那孙老爷得了什么病,犯我手里,我一定替你出口气!”那侄子会些医术,人们都叫他陈半仙。陈老汉说:“人家吃得好穿得暖,哪能得病?唉,但愿老天爷睁睁眼,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说也奇怪,三个月后孙老爷一家都得病了,一个劲儿地拉稀,争着进茅房。找了很多先生都不管用,治好三两天便又拉开了。他们打听到陈家村有个陈半仙,就让孙大公子来了。
  这天早上,陈半仙坐在陈老汉家的茅屋里,装模作样像个极有风度的绅士,对孙大公子说:“什么病?”
  “拉稀!”
  “拉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很好治的嘛。”
  “这……”
  “这病好治,就看你心诚不诚。如果心诚,回去叫你爹亲自来一趟。”陈半仙存心想收拾一下孙老爷。孙大公子见状只好回去,没多久,孙老爷亲自来了,还命人用托盘捧了40两银子。一见面,孙老爷说:“半仙厚德,望救我全家。”
  陈半仙一摆手,指指站在里屋、面色苍白的陈老汉说:“认识我叔不?”孙老爷抬头,只觉得老汉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眨巴眨巴眼睛支支吾吾地说:“认识……哦不……不认识。”
  “好,看病!”陈半仙心中那个气呀,简直没法说。他搭上孙老爷的手腕,切了一会儿脉,便暗暗心惊:这拉稀看来是有人捣鬼啊,难道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陈半仙会诊完毕,写了一个处方,孙老爷接过一看便有些迷惑:“半仙,前几位先生都开的这几味药,可……可没效啊!”
  “那是他们没放药引子。”“药引子?”
  陈半仙接过话茬说:“对!这药引子就是给狗下跪,磕头,如果心诚,药自然有效。来,拉狗。”
  大黄不用拉,看陈半仙招手就跑了过来。孙老爷看到狗,想到陈老汉是谁了,他悖然大怒,一下子跳起来,指指陈老汉又指指陈半仙说:“好哇,你们合伙算计我!老子不看病了。”说完起身就走。
  陈半仙说:“随便,又不是我让你来看的。”孙老爷又气又急,加上多日拉稀,身子虚弱,刚走到门口,突然头一昏,像个破麻袋似的栽倒在地。他儿子、儿媳和手下人见了,急忙去扶,几个人折腾好一阵子,孙老爷才“唉哟”一声苏醒过来。
  陈大公子说:“爹,你不能不治病啊,这……”转过身对陈半仙说:“半仙,这药引子我来拿。”说罢跪在地上,“咚咚咚”给大黄磕了三个响头。陈半仙说:“不行,这药引子必须得你爹亲自拿,谁叫他是一家之主呢?”
  孙老爷还想硬撑着,可耳朵里嗡的一声,眼前金星乱冒,又几乎摔倒在地,他咬咬牙说:“好,……我来拿。”缓缓跪倒,给大黄磕了三个头。陈半仙说:“这就对了,去抓药吧,记住,心诚则灵,心不诚,啥好药都治不好你的病。”看着孙老爷一行走远了,回去头问陈老汉:“叔,你说你腿不舒服,来,我给你看看。”
  陈老汉坐在椅子上,伸出右腿,只见小腿处血迹斑斑,明显的是摔伤了。“叔,这是咋了?”
  陈老汉长出一口气,不好意思地说:“唉,人老了,孙老爷家的墙又太高,所以摔断了。还好,那5斤巴豆全倒他家井里了!”
  陈半仙一阵惊喜:“叔,是你啊!”
  “对,我想,靠老天爷不如靠自己,就翻墙去了几会,哎呀,快上药!……”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4  
    欢笑指数: 3.6  
    新奇指数: 3.8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