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抓骗子

抓骗子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7-08-23

元老72岁,身体挺棒,可人不大“安分”第一个不安分是炒股,不过投资不大,50万,几年下来,黄瓜打驴,丢了一半。郁闷的时候就找活儿消闷,什么活儿?旅游,看风景,他挂在口头上有句话,叫“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这是故人诗词里的一句。这不,春节过后,股市又节节下挫,元老的烦闷又到了临界点,拉起包就出门了,不看不烦。元老乘着高速列车在S市下车了,要看S市风景儿,解了闷,再回家看股票。
谁知刚出了验票口不远,忽然看到一个熟人,他曾经同事的女儿小英子。这小英子其实也50开外了,可在他心里还是小英子,以前他挺喜欢小英子,小英子也喜欢他,元叔叔叫的翠甜。只是她出嫁后,很少再见面,她嫁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尤其是最近七八年没见过一次,不过她没什么大变化,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小英子正东张西望,他身边还有个年轻的女人,怀里抱着个孩子,也在东张西望,看上去都有些焦急。元老正准备走过来,小英子也看到了他,愣住了,她也认识元老,但人没动地方。元老边抬手打招呼,边走了过来,直到元老走到面前,她才带着意外叫了声:元叔叔,声音也没那么翠甜了。元老一边点头答应一边说了句,没想到这儿看到你。小英子这才挤了点笑意,可忽然想起来,喊了声兰玉。抱着孩子的女人回过头,她又说,这、这是元、元姥爷。兰玉只点了下头,也没开口,然后又四下张望。英子有点尴尬,又挤点笑后告诉元老,兰玉是她的儿媳妇,儿媳妇抱的是她几个月大的小孙子。
英子虽然和他说话,可注意力并没全在他这边。元老明白了,他们在等人,就问了一句?英子告诉他,在等儿子。儿子说好来接她们,可下车一个多钟头了还没来,电话也不接。元老一听这样,为她们有些担心,现在路上人多车多,但他没说,不能乱说。
就在这时,过来了两个年轻女人,大些的也不过一个30 岁,插在元老前面,热情地跟她们婆媳俩打起了招呼,说着岁数大些的女子还要接过孩子,兰玉没有把孩子交给她,婆媳俩都一脸的问号!
元老看出了里边有事,问英子,你们认识?英子摇头,兰玉也摇头,表情还有些紧张。元老忽然觉得她们遇上骗子了,就制止要抱过孩子的女子说:“住手!”女子一愣,扭头对他说,我们执行公务!这词元老还不生疏,可他严肃地说,公务,是想骗个孩子吧?“你!”女子有些急,没把话说下去,另一个则掏出证件说:“我们是警察!”“警察?”元老愣了一下,可看看他俩的穿着,不大相信,便说:“我看看”还伸手要接,但女子把手缩回去了。女子的这个动作坚定了元老的看法,假的!这就是俩骗子,用这招骗人的网上看多了。元老刚要喊人抓骗子,忽然又觉得不妥,一喊就跑了,得抓住她们,不能让她们跑掉,可觉得一个人做不到,得有帮手,往旁边一看,哎,几米外有俩武警战士,这才伸手抓住了一个“骗子”的手腕,并喊起来:“抓骗子!”俩武警听到后都看过来,元老就对着他俩喊:“穿军装的呢俩,快过来帮我!”俩武警立刻冲上来,帮元老抓住了她们,一个没跑掉。女子对武警说,别胡来,我们执行公务,警察!武警战士听了要松手,元老马上说:“别听她们瞎说,是假的!”俩武警听后又抓紧了她们。之后,不管俩女子再说什么,都不如元老的声音铿锵,扭住她们就走。
英子婆媳俩都一脸地惊悚,愣愣地看着。元老对她们说了句,你们等着,我把她们送警务室就回来。
俩武警身高马大,俩“骗子”没法,被扭进了车站警务室,值班的民警看愣了,元老看着民警说:“我们抓俩骗子”“她、她们是骗子?!”民警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对,想骗别人孩子”元老说。“骗孩子?”“是!”元老坚定地说,可民警听笑了。他这一笑,俩武警看出了事,松开了手,一个指着元老说:“是这老先生让我们抓的”元老也回了些味儿,问民警:“她们……”他还没说完,民警就说:“她俩是女便”“女便?”元老没听懂,“她们是我们所的便衣警察”民警把话说全了,还止不住地摇着头笑。岁数大的女便带气地说:“笑、笑,好笑吗?”岁数小的女便冲着元老喊:“你这老头,真讨厌!”元老虽然有些尴尬,可还想为自己圆圆,就说:“现在假冒的不多吗,你看看,刚才你们不就跟要骗孩子一样吗!”小女便听后仰面一声:“哎哟,太悲哀了,我真想大哭啊!”
站在旁边的俩武警有点站不住了,赶紧道了歉,之后走了。元老是“肇事元凶”走不了,元老也不想走,因为他想到了问题,还要问清楚,所以没等俩女便“训斥审问”就问女便,你们干吗要抱她们孩子?女便都不说。元老又说:“我是退下来的干部、党员,相信我,也许我能帮上你们忙,我认识她们。”岁数大的女便看了看他,先问了一句:“你们一起的?”“哦,是碰见的,以前我和她父亲一个部门工作,还住邻居。”元老说。女便听了又说:“我们接到局里命令,控制住她们,可是你……”女便没说完,打住了。不过元老听出来了,英子婆媳身上有“事儿”点头说,我明白了。女便眼睛睁大了,问了句:“您明白什么呀?”元老一笑说,你们是在等另外的人!俩女便都一愣,还相互看了看,一个便带点警告地说:“老先生,不管你知道什么,都不要参与进来!”
元老明白什么了?可能跟股票有关,现在股市里麻烦多,犯事儿的也多,听英子妈说,外孙子在股市部门做事,肯定是犯了事了。想到这儿,亏钱的烦闷又成了火气,要做件大义灭“亲”的事,就问女便,我来控制她们,告诉我个联系电话吧,有消息我随时告诉你们。两位女便和男警相互看了看,大龄女便说,您等一下,说完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后,告诉了元老一个号码,元老把号码输入了手机。抬起头来一看,俩女便脸色变温和了,还带点儿笑意,便逗了一句:“看看,你俩一笑,比刚才漂亮多了”俩女便听后,眼大了脸红了,赶紧用手遮起了口鼻,元老呵呵地笑了。
元老出来再见英子婆媳,两个女便要与他一块儿出来,可元老说不行,元老还说了自己的理由,俩女便觉得在理,也只能在那婆媳俩的心里“当骗”子了。不过,元老让她们远点跟着,这么做是让俩女便放心,自己不是耍花招。
他一出门口,就看见英子婆媳俩还没走,过来就对她们谎说,俩骗子都给关起来了,婆媳俩人这才有惊转喜。元老又问了她们挂通了电话没有,回答是没有。这才又说,既然这样,我送你们过去吧。可是兰玉说不行,英子接过说,已经说好的,儿子接着她们直接去机场,一起出国旅游的。元老更明白了,那东西想跑。现在做了坏事人,败露了,就想一跑了之。
英子的这个儿子,叫祁斌,29岁,大学毕业后应聘在一家证券业务部门上班,可是做了两年被辞退了,如今在一家会计审计所做事。两年前应熟人之邀,禁不住一百万的诱惑,帮一个权贵子弟,为一家公司检查造假数据有没有“漏洞”在他肯定没有漏洞后,材料上报后,公司上市了。
几天前,这人突然找到他说,事情出了点麻烦,让他赶紧出国躲躲,还说在那边给他联系了个月薪1万美元的工作,他听了当然高兴,可是走了又担心和这边媳妇儿子两重天,想带着媳妇儿子一起走。对方听后想了想,同意了,还大度了一把,又给他10 万做路费,祁斌能不高兴吗,他立刻给还在家里休产假的媳妇挂了电话,媳妇当然也高兴。英子不放心,是送媳妇和孙子过来的。
其实这个权贵子弟,是听到有人举报公司造假上市,监管部门已经开始调查,他本想一走了之,但是签证办不下来,他明白自己被监控了,没有办法走了。他对祁斌做这些,用意就是等他们走了后,查到头上,把主要责任推到祁斌身上,而这些祁斌根本不清楚。还有,给了10 万,也有用意,是防止祁斌或媳妇临时变卦不去了。
在权贵子弟的安排下,祁斌几天就把出国的手续办好了,机票也网购好了,就等到车站接上媳妇和儿子去机场登机了。然而,就在他准备回租屋在取点东西来车站接人时,看到屋门口停着辆警车,有些吃惊,心里有鬼,没敢回,躲暗处窥看,一会儿几名警察出来了。警察刚上了车,他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股票监管,吓得没敢接,关机了。祁斌马上想到是抓他的!祁斌胆战心惊,哪里还敢回租屋,也不敢来车站接人,藏了。
其实整个链条是这样的,先是股市监管层想找他了解情况,电话打到事务所,事务所说他休年假出国旅游了,还说今天晚上的飞机。监管马上意识到,祁斌要跑,就报了案。警方先跟机场警方做了联系,说人还没到,票还没取,而且是两张,这才想到可能带老婆一起跑,于是通知了车站做了查阅,果然找查到了她老婆购票的车次,并进行监控。这就是两位女便刚做的事。
元老又陪着英子婆媳等了一个多时辰,还没见祁斌来,电话还是挂不通,给单位挂,单位下班无人接听,婆媳俩更焦急了,天已经黑了。为稳住婆媳俩,元老说通了她们,住进了一家旅社。因为元老相信,祁斌一定还会联系。果然到了晚上8点多,兰玉的电话响了,是祁斌!祁斌问她们在哪里?兰玉告诉了他,可还没等兰玉问他,那边就挂了,兰玉想把电话挂回去,又关机了,气得差点摔了手机。因为离他们登机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了,到机场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
听了这个电话,元老坚信,祁斌一定会过来,更坚信祁斌身上有大事。为稳住婆媳俩,元老说,你们也没必要着急生气,既然联系了,他一定会过来?婆媳俩无奈,也只能等了。
果然半个小时后,祁斌来了,他戴着口罩墨镜,左顾右盼地来到母亲和媳妇住的房间前,又左顾右盼的看了看,这才要敲门。住对门的元老,也确定了是祁斌,突然开门,一把抓住他,还没待祁斌来得及挣扎,就把他拉进了自己屋子。祁斌非常害怕,这才挣扎想跑。元老倚住门说,斌子,我是你元姥爷,你看看?祁斌这才注意看他。10多岁前,假期时他都要去看姥爷姥姥,因为那时元老和他姥爷住在一栋楼里,一起坐车上班下班,元姥爷还很喜欢他,还有印象,没有再跑,但紧张地问了句,你要干什么?元老说,这话不是你问我,是我问你,又要他坐下。祁斌无奈只得坐下,元老也不回避了,对他由外及里,由浅及深地一番盘问后,知道了实情,祁斌痛哭流涕。
元老前后地想了想,造假确实是犯罪行为,但他是受人雇用,主要是检查造假材料上有没有漏洞,并没有亲自动手去造,犯罪情节较轻 。一百万贿款也不是公司给他的,是雇用人给的,说是报酬也沾边,应算间接受贿或是不当得利。这样的情况,只要主动说出,并交出全款,应该可以不会受刑事处罚。元老就把自己想到的对祁斌说了,让他自己去说清楚,也是自首,可是祁斌很害怕。其实元老还从祁斌的话里听明白,那个权贵子弟让他出国的用意了。再想到自己的炒股和股市的乱象,与这些人从中兴风作浪不无关系,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骗子,绝对不能让他逍遥法外。
元老又说,小斌,你这是第一次,这事不能错下去,你应该看过那些贪污犯们的自述吧,他们都是一步一步走到不能自拔的。如果你留下这一次,你也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最后不能自拔,所以现在把它掐断,以后的路还是光明的。元老还从深层上告诫他,你即使到了国外又能怎么样,没看到一个一个地被押解回国了吗?如果是那样,你就真完了,一辈子都完了。元老又苦口婆心地说了一个多时辰,祁斌才点头同意了。
元老这才带祁斌叫开了英子和兰玉的门,并和他们说明了情况,英子和兰玉听后哭了一顿,英子还把儿子骂了一顿。天一亮,祁斌由母亲英子还有媳妇兰玉陪伴,先去了证券部门说清了,又由证券部门与有关方面说明了情况。
元老还在第一时间告诉了女便,女便给他回来了句:“老头儿,牛啊!”
后来,有关部门把祁斌犯罪情节,以及他主动说清楚,交出全部不当所得,说出了他后边的人,为侦破此案提供了便利,节约了时间和物力,算是立功,为此免于了刑事处罚。
那个权贵子弟因受贿近四千万,被绳之以法了。还有公司相关造假人员,都被追究了相应的法律责任。
元老这次出游,老枪歪打,不仅为有关部门打了帮大股骗,自己也出了炒股以来最大一口闷气。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2  
    欢笑指数: 3.4  
    新奇指数: 3.4  
    推荐指数: 3.4  
  • 参与评分共 5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