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文起 > 朱玉奎突围

朱玉奎突围

作者:文起 发布时间:2017-09-18

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战争年代,发生在和平年代,就发生在不久前。我冠名突围,是觉得确实有突然的意义,故事是这样的:
那天,我正在卧室里上网,儿子带回一个人来,是他的朋友,叫朱玉奎。俩人坐在厅里说话,我就听到朱玉奎说到某单位的一把手霍大水违反规定,春节期间,公车私用,自己开回老家,出了车祸,因为要负全责,给对方治伤和赔偿,花了10多万元,他那车也坏了,修车也花了一两万,都是单位拿的钱。在这件事上霍大水有三个方面的错误,一是违反中央规定,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二是违反财经纪律,个人肇事,公款赔偿;三是弄虚作假,让人顶包。这三条,都是明目张胆地违纪违法,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儿子听后问了句,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来儿子也知道这件事,但又让朱玉奎的话说疑问了。
听朱玉奎又说,最早是有人向我们举报的,领导把调查的任务交给了我们科。科长徐云来就自己带着一个人去了那个单位,而调查的结果是:举报不实,霍大水没有公车私用,也没有自己驾驶。徐连云向领导汇报后,这件事就过去了。
可听朱玉奎又说,举报信我看了,虽然是匿名,但写得很具体很详实,有根有据,我觉得不是诬告。还有,那个司机跟我岳父家住在一个小区里,按举报信中说的时间,车祸是正月初二上午11点多发生的,那天我和爱人孩子去岳父家拜年,去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碰到了那个司机。我们虽然不是熟人,但我认得他,知道他是霍大水的司机,徐连云汇报时说是他开的车。我看到他的时间也是上午11点多,你说,100多公里呢,他怎么回来的?再说出了车祸,车在那儿,他肇事的司机能回来吗?这都是清清楚楚的事,徐连云却查回了个举报不实?
徐连云是个什么人,贪腐,认钱,见钱眼开,见酒就喝,见饭就吃,有请必去,肯定是吃了喝了收了好处,替人消灾了!这样的事,这小子不是干一次两次了,科里的几个东西老围着他转,也是为的跟他沾点。真是黑白颠倒,乾坤倒转。
儿子听后,接过话来说,你说得这么义愤,你想怎么着,请缨再查吗?
是,我要查,但不请缨,我悄悄查!朱玉奎马上说。
你快歇歇吧,别没事找事了。儿子劝了他一句。
没事找事,我就是找事,我太憋屈了我!论能力论资历,我早该当科长了,可还是个科员,不就是我不拍马屁,不掺和那些乌七八糟的吃吃喝喝,拉拉扯扯的勾当吗,我不掺和是我看不惯,我有原则,我错了吗?我倒成最坏的人了,每年考核我都排在后几位,再这么窝屈下去,我就给末位淘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就要干一把给他们看看,干完了,我就离开哪儿。
离开,你去哪儿?儿子又问他。
这个我还没想,等干完了再说,大不了辞职跟我媳妇一块儿卖早点,我媳妇买早点一个月赚的钱,比我俩月的工资都多,连她都看不起我,说我窝囊,我干了9年了,33了,还是科员,我也觉得自个窝囊。
这事你可要想好了,切不可蛮干。
我知道,我想好了,不用上班的时候干,休息日干,晚上干,等我调查清楚了再揭锅。
儿子没有再问,俩人的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了。
过了10多天朱玉奎又来了,话题又开始,朱玉奎有点兴奋,先开口了:跟你说,事太顺了,太简单了,一个周六周日我就查清楚了,就是霍大水开车肇事,让司机出头顶包,逃避责任!
儿子并未说话。
朱玉奎接着说,这事也是巧了,受害人的老婆跟我是一个村的,我老家也是哪里,她叫邵玉荣,什么都告诉我了,还把霍大水签字赔偿的一些证据给我看了,她手机里还存着不少拍摄资料,包括人像车辆等等,这都是铁证,我都做了复印。这边的证据查清后,我又去了交警队,又巧了,处理事故的是我上小学时足球队的一个队友,他把当时的处理情况也都告诉了我,还把资料给我看了,我把那些资料也都复印了一份,霍大水车辆肇事铁证如山。这些证据两天我就搞定了,多顺利。当然,他们都不知道我是个人行为,以为我是代表组织呢。沾点吗,之前根本没有人找过他们,徐连云的那个调查结果完全是听霍大水说的,这小子肯定受贿拿了好处。
这样的人还能当干部当科长?我的心隐隐作痛。
听朱玉奎又说,还有一巧,虽然霍大水给了赔偿,但受害人和交警队都很看不惯他,这个霍大水肇了事还摆官老爷架子,尤其是受害人一家,还一肚子气呢,巴不得我们查处他呢。霍大水的官架子,倒正好给我搞定他的问题提供了帮助,这不也是一巧吗。
“还真够巧的,都给你赶上了”儿子笑着说。
“这是天助我也”朱玉奎还拽了一句,也笑了。接着他又说,拿到这些证据后,我,有底气了!接下来,我还得找顶包的司机调查,还要找举报人调查,等证据完整了,我就给一把看,看他怎么处理,不行我就把材料交给市委书记。
儿子没有说话。
听朱玉奎又说,下边的事我得想想怎么干好,弄不好就露了马脚,这不是领导派我干的,他们知道了肯定找我麻烦。可我想两天了,还没想好。
儿子这才问了一句,有什么麻烦没想好?
他听了说,顶包的司机是霍大水的司机,我一找他,他是否认账先别说,他能不对霍大水说吗,霍大水知道了,我们的人就会知道了。这不明摆着吗,我查霍大水不也等于查他们吗,能不找我麻烦吗?
早晚不都会知道吗?儿子插话说。
朱玉奎跟着说,这个我知道,但不能知道太早了,太早了,我就半途而废了,还得惹一身臊。“那你就当心吧”儿子说了这么一句。
俩人的这次话题又结束了。
第二天晚上朱玉奎又来了,坐下后就说,哎,真倒霉!声音有些沮丧。
儿子听后,问他怎么了?
朱玉奎马上说,我干的事,人家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谁知道了?”儿子跟着问。
朱玉奎说,今个下午孙德才把我叫到他屋去,我们科归他管。他黑着脸,没鼻子没脸地撸了我一顿,说我无组织无纪律,搞非组织活动。你想想看,对霍大水的调查他是主管领导,结果已经在会议上汇报过了,已经划句号了,我这样干不是找他麻烦,跟他对着干吗,能容忍吗!也不知他怎么知道的?
他说的孙德才我知道,是他们单位的二把手。
听朱玉奎接着说,他还让我把调查材料交出来,我能交吗,交给他我就真白干了!不能交,我只能装孙子,说没有材料,就是回老家时碰上随便问了几句。他听了,好像松了口气,态度缓了些,但警告我,不要听信谣言,不要目无组织目无领导的胡来乱来,违反组织纪律。咱能怎么着,只能答应,这才算过去。你还不知道,当时吓得我出了身冷汗啊!
儿子听得笑了。
他接着说,他这么轻松的放了我,其实是他只听说我调查了,但不知道调查结果,要知道我手里有了材料绝对不会放过我,现在我肯定不会来你这儿坐着了。
你还查吗?儿子又问了他一句。
查,怎么不查,不能半途而废,我又没错。可话锋一转,又说,可话说回来,人家是领导,咱是个小科员,下边怎么查,我可得好好想想,得万无一失,绝对不能再让他知道了,你也帮我想个好招?
儿子想了想说,让他去找一把说,一把同意了,谁也拦不了你。
他听了说,不行,上次的调查结果,一把也是认可的,只怕说了也没用,还可能惹出更大的麻烦。他这么说,儿子也无话可说了,朱玉奎就这么心思重重地离开了。
我想到,虽然他是因为被冷落窝火,才做的一件事,过激了点儿,但这是查除违纪违法,弘扬正气,对改变干部作风也是有意义的,有点这样的“过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应该属于正能量。他那个单位一把手,正好是我以前的下属,所以我给他打来个电话,帮了朱玉奎一把。
第二天晚上,他又来我家了,说上午一上班,一把就把他叫到办公室。他觉得坏了,一把也知道了,肯定绕不了他,他的心里还是一副抗拒的心态。进屋后,一把虽然也批评了他背着组织是不对的,但肯定了他是弘扬正能量,这给了他勇气,他也说了实情。一把很重视,还从其他科室抽了人和他一起调查。他有点激动地说,这回我谁都不用怕了,要查他个水落石出。
过了几天他又来我家了,说他们找了霍大水的司机,说清了利害,还让他看了一些证据材料。我也告诉他,初二那天看见了他,小区监控里也有的他录像,他这才蔫了。原来他是被霍大水威胁加利诱的。威胁是霍大水说出了他利用修车、买零件、加油等手段开大单冒领骗公款的行为,说的都是事实。还说,如果他不干,对他的处罚,第一步是开除,第二步就是被抓判刑,他害怕了;利诱是答应把他无业的老婆招进单位做临时工,其实就是吃空饷,一个月白给他老婆发500块钱,在霍大水的威胁利诱下,司机这才顶包的。
除了司机我们还见到了举报人,不是我们找的他,而是他悄悄找了我们,举报人就是单位工作人员,是看不惯,才举报的。他对我们不只是说了肇事顶包的情况,还说了霍大水其他更大的问题,如受贿,乱用职权,包养情妇生子等。当然, 他也说了自己特别担心的事,即,他匿名举报后,没有查出名堂,可是,他也看出来了,霍大水一直在查找举报的人,如果查出来,他就完了,说不定命都会搭上。
我把调查的情况和头儿做了汇报,组织上今天已经宣布停止霍大水的工作了,下面我们的调查会更顺利,我要把他的问题都查清楚。
后来的调查结果:这个霍大水果然还有一大的堆问题,受贿一千多万,外出游山玩水,大肆挥霍公款,还虚开冒领一百多万,以及把家人列入单位名册吃空饷,包养女人还生下孩子等等。
还有,因为他贪他淫,上行下效,下边的人也都用手中的权力捞取好处,为办事的人设置障碍,逼着人家送礼,请吃请喝,甚至也找女人。单位的原会计,对霍大水的问题知道颇多,跟他较了劲,要挟他,要官,他不敢不答应,很快让其当上了科长,还不满足,还想上,霍大水也答应了,并列入了副处后备名单,整个单位乌烟瘴气。
几个月后,霍大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到司法机关,追究其犯罪行为。
不得不说,第一次的那个调查结果,是霍大水花钱买出来的,在他的心里,钱能通天通地通神鬼,当然更能通人,他送了徐连云1万,徐连云就听了他的话,他送了孙德才2万,孙德才也听了他的话,他就过了关。但是这次,他没有过去。他听到又查他的问题后,知道回马枪厉害,又花钱买路,数目更大,一包5万。
因为这次没把路买通,便狗急跳墙,先咬了朱玉奎一口。他不知道朱玉奎早把贿款交了组织,朱玉奎当时收下,其实是为麻痹他,让他给调查少设些障碍。当然他还咬出了孙德才、徐连云,此二人也已经被组织停职待调查了。
事儿过去一年了,这天朱玉奎又来了我的家里,跟儿子说,他已经准备辞职了。儿子有些不解,问怎么回事?他说,今年年终考核,他排在了最后一位,按规定,末位要被淘汰的。虽然领导还没找他谈话,他知道会是什么,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他已经递交了辞职书。儿子又问他辞了去干什么?他说先跟媳妇一块儿卖早点。还说这段时间,早晨有时他给媳妇帮帮忙,早点卖的越来越好了,主要是受益于查了霍大水的案子,他上过报纸和电视,认识他的人多了,到他媳妇摊上买早点的也多了。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