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实兴 > *玩笑

*玩笑

作者:实兴 发布时间:2019-07-17

  *玩笑
  常言道:高手在民间。民间藏龙卧虎。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不信?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喜兴是个打小就爱*玩笑的人。
  上学时,见同学,爱*玩笑,没有笑料,即兴找也要*玩笑,逗大家*心,自己觉得也挺拔份。
  不过有的时候,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喜兴这情绪来了,话也多了,连珠炮似的,包袱也来的快,一个接一个的抖,逗大家*心。这是喜兴最得意的时候。
  可是,有的时候,他自己都觉着贫,那笑话能把人家逗乐吗。
  这时候,他就感觉好尴尬呀。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爱乐,没人笑还是其次的,把人家逗急了,可就演杂了。那就不是尴尬了,是现眼了。
  怎么呢,您设身处地的替喜兴想想,好心好意的想逗人家*心一乐,人家翻脸了,急赤白脸,不依不饶,
  一天, 喜兴看见同学合家,就想*玩笑。
  一句“我昨天看见你和你姐了。、”把合家给惹恼。合家说:“那是我和我妈!好不好!别瞎说。”
  喜兴笑着说:“我傻呀!妈妈姐姐都分不清。那就是你姐,还想抵赖。”
  “她真是我妈!”合家坚持说。
  喜兴说:“你妈长得可够年轻的。”
  “保养得好呗。”一个同学看出事情有些不妙了出来打岔了。
  可这喜兴还逗呢:“就是他姐,还不好意思承认。”
  人家这回可真急了,瞪着眼睛朝喜兴喊:“她就是我妈!”
  “是就是呗,急了什么,真不识闹。是你姐,不是你妈!她是我姐,得了吧。”喜兴说。
  “你占人家便宜!”一旁打圆场的同学说,“那你就他舅啦!哈哈哈。”
  “你胡说!她就是我妈!不是我姐!他也不是我舅。”人家坚持朝喜兴喊。
  幸亏,此时上课铃响了,才避免了纷争的继续。
  喜兴回到家,发现合家和妈妈找家里来了。爸爸给合家赔笑脸赔不是,见喜兴回来了,赶快说:“还不给人家道歉!净瞎说什么?”喜兴蒙了一会儿,明白了,合家带妈妈到家里来告他的状来了。
  “我不道歉,我没有瞎说,我就说,看见他和他姐在一起,他就不干了。非说,他和他妈在一起。是就是呗。这怎么了。”喜兴争辩道。
  “傻*,我有那么年轻嘛?和你论姐弟。”人家妈妈笑着问喜兴。听的出来,话里有埋怨情绪。
  “你们在马路那边儿,我在马路这边儿,又是快黑的时候。没看清。我就不明白,多大点事,不就是看错了吗?怎么了?还找我家来了。别走了,我给你们*饭,一起吃吧。”喜兴没事人似的张罗起来。
  “你小子还犟嘴。我打你。”爸爸把鞋脱下了就朝喜兴拽了过去。合家和妈妈拉爸爸,劝说着。
  “打!我也没错!”喜兴头也不回的跑了。
  事情总得解决不是,喜兴被二姐找回了家,一家人都等喜兴吃饭呢。
  这时候,一家人都平静的看着喜兴。
  大姐笑着说:“*玩笑,也不会找对象。”
  二姐说:“还看不出事来。不识闹就别闹了呗。”
  妈妈说:“*不懂事,大人也不懂事,为这鸡毛蒜皮芝麻粒儿大点的事儿,还找上门来呢。想起来都脸红。”
  爸爸说:“人家找来了,说你就听,认个错得了。非较什么真儿。”
  “我本来就没错!”喜兴还是那句话。爸爸刚要和喜兴嚷嚷,被妈和姐拦住了,大姐和二姐说喜兴没错儿。
  爸爸说:“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他就是爱耍贫嘴才找的事,别的什么事也没有,这以后得改,学点有用的。”
  事情就过去了。
  可喜兴是个有心的*,他从中增长了见识。不能和人家*玩笑了,我才说错了人,人家就不干了,和他妈妈找家里来了。这要是说出碍事的话,人家还不告到法院去。
  自打那事发生以后,喜兴不*玩笑了,一天到晚一本正经的。
  老师发现了这个变化,找喜兴谈心,了解到喜兴和同学因为*玩笑闹不愉快了,老师启发喜兴,*玩笑有错吗?没错啊。*玩笑*心吗?自己*心,大家也*心啊。那干嘛要不*玩笑了呢?招事呗。为什么招事呢?逗闷子没逗好,没找对*玩笑的人。是吧。老师说,你有天赋,用到正地方吧,编个相声参加学校文艺汇演吧。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相声的基本规律是“抖包袱”。相声基本功还有“贯口”。相声可以“杂挂”。等等,喜兴找本关于“写相声、演相声”的书,如饥似渴的学习起来。有些东西一学就懂,一点就通。比如“杂挂”,说的通俗点,就是拿熟悉人*玩笑。如果,那天合家同学懂相声,就不会生气了。这不就相声用的“杂挂”吗?转念一想,不对,怎么就和他妈平辈了。这个可笑,但不高雅,这“包袱”还是不要抖为好。
  这就是艺术的真善美,从逗笑到搞相声艺术,超凡脱俗,对喜兴来说是个飞跃。
  你说怎么那么巧,喜兴创作的相声,交给老师了。
  老师进行了修改,许多笑料都是喜兴说过的,老师说,艺术来自生活,你平时多会讲笑话啊,不用可惜了。
  相声是要雅俗共赏,其艺术本质就一个字:笑。上台说半天,大家都不笑,还睡着了,那不成了催眠曲吗?这不是你说老师的话吗?你忘了,我可记着呢。
  你可不能一招被蛇咬,十年就怕井绳啊,没有人不喜欢笑的。我批评你,不是不让你*玩笑,是不让你在课上*玩笑。你一逗,大家还怎么上课啊。今个儿,让你撒*了逗,你又来不了笑料了。
  老师点醒了喜兴。
  这搞艺术可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一番苦功不可。知识丰富、智慧巧妙、反应要敏捷、善意表演、功夫锻炼。道以酬勤、天道酬勤啊。
  喜兴的搭档就是曾经和他闹急的合家同学。
  这是巧合,还是老师有意安排的。
  “那天的事,我不……”喜兴还没说完,合家同学就说:“别提了。我小心眼了。人家相声里经常杂挂,我就不能承受,不是闹着玩吗?真让人脸红……”
  “你那天,没有脸红,真让人脸白!哈哈哈。看来你也喜欢相声,而且有研究啊。”
  合家答:时间不长,挺喜欢的。
  他们抓紧背词,修改,合练,直到参加正式演出。
  今天。他们在台下热情的掌声中走上台,*始表演:
  “喜兴:我昨天看见你和你姐了。
  合家:你看错了。不是和我姐,是和我妈。
  喜兴:你妈长的真显年轻啊,跟我姐一样。
  合家:那你就是我舅舅了。舅舅,你得蹲多少年班。
  ……。“
  演出获得了极大成功。更成功的是喜兴会*玩笑了。还有他的良苦用心终于被同学们领悟了。这*场的包袱就来自他俩的真实生活,是合家非要加进去的。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3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4.3  
    推荐指数: 4.7  
  • 参与评分共 3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