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区耀强 > 问娘之心

问娘之心

作者:区耀强 发布时间:2019-08-30

  一旁,伊心*口,“先生,请问,亲字,下面不是一个‘小’字吗?怎么会是‘木’字呢?”
  先生笑了,说,“你看,小雅自己写的亲字,就是把下面的小字写成木字,我们*测字学术的,要根据求测者的笔迹来预测,因为,写出来的字,正是反应了求测者的内心世界。”
  接着,先生反问雅问,问,“小雅,你把亲字下面的小字写成了木字,是不是,你因为从小就是一名孤儿,对亲情麻木,所以,你习惯把亲字下面的小字,写成木字,对吗?”
  雅问定了一下,如被正中内心,真的很佩服眼前这位算命先生。
  慢慢地,三人聊得宽心,想不到,雅问自己,也喜欢预测这行学术。时间差不多,是时候告别先生,先生从一边柜台拿来两个银镯,送给雅问,还说到,这银镯坚硬无比,能抵挡刀剑斧的攻击。
  俩人谢过先生,慢步回家中,雅问马上戴上镯子。
  “好看吗?”问伊心。
  “好!……这回,你有了武器了,有了,防守的武器!”伊心轻握雅问手腕,仔细观察这对镯子,越来越赏心悦目。
  夜又上,晚饭过后,伊心提出自己的想法。
  他说,现在当今之急,就是查明雅问身世,给雅问找回自己的亲人,关于反赌的事,先放下,*事情,必须分清轻重缓急。
  这夜,那只萤火虫又从窗外飞入,乖乖的趴在雅问肩上,一闪一闪尾巴,真的很可爱。
  “小问,这只小绿光,可算是你的宠物了,你说,会不会是伯伯的灵魂化身呢?”伊心猜想。
  “我想是,希望伯伯在天堂里,得到安息!”雅问淡淡而感动地说,再拿来音乐盒,打*,音乐轻巧而乐。
  当她再次打*吊表时,凝神凝视表里相片的女人。
  “心,你说,这女人,会不会是我的……”
  伊心一起异口同声,“你的母亲,对吗?哈!”
  就这样,俩人谈心到深夜,再睡上一个安眠梦,一切安然。
  次日,雅问回到敬老院,调查伯伯子女亲人的*方式,找到一个电话号码,却是打不通,幸好,找到了一处地址。
  伊心,雅问,往着地址的方向,一路追寻,很不容易,来到一间宽广的别墅门前,按下门铃。
  过了一会,一位穿白衣的老婆婆笑面而来,没有*门,有点戒备,笑脸问,“你好,请问姑娘,要找哪位?”
  雅问有礼回说,“婆婆,你看,这个地址,对吗?我是伯伯的护士。”雅问把地址递过大门的护栏,给这婆婆看。
  “噢,是你?请你回去吧。”婆婆拒绝,转身就要回屋去。
  雅问急,递上吊表,“婆婆,我是想把这个吊表归还它的主人。”
  婆婆回过头,过来,看看表,雅问打*表说,“婆婆,你看,这相片的男女,是住这里吗?他们,应该是伯伯的亲人吧?”
  婆婆见雅问拿出表,深知,雅问与老伯的关系亲密。
  “好吧,表留下,写个电话给我,等我家主人回来,会回你电话的!”老婆婆接过表与雅问电话*后,急脚回屋里,没再多说别的。
  这一次,伊心雅问,空手而回,心里,真的没底。
  就这样,俩人等待着电话,雅问第一次带伊心见她的养母。
  地点,就在健身房里,这里,可是俩人练武的基地。
  “哇!小问,你的养母真的很年轻呀!”伊心第一次见雅问的养母,是一位健实而苗条的女,和雅问身材一样细致。
  雅问母亲回笑说到,“小伙子,你就是雅问常常提到的哥儿,我看你,也不错,一表人才!……想,追我女儿,是吗?”
  雅问尴尬,“妈,哪有,哪有……”
  就这样,三人聊起,雅问母亲说,她前段日子,去了外地出差,刚回来,雅问就带伊心来相见了,真的好惋惜,没有及时相见。之后,雅问母亲,又说了一些,关于雅问身世的事。
  原来,雅问是她养母,在十八年前一次偶然,在教堂门外看到的,当时,雅母,她带着小雅问,足足在教堂门外等待了十多小时,不见有人来认领,之后,也一直寻找着小雅问的亲人,足足过了十八年头,雅问就这样长大了,而,警察局也留备了案,就是不见亲人来相认。这间健身房,是雅母她经营的,雅母没有男人,一直自己一个人过着孤单生活,直到多了雅问,她便有了伴,就把雅问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
  伊心一旁,听着听着,眼睛红红,心里一团热火在燃烧,这,正是为雅问身世的可怜而点亮的热情。
  “噢,心,我忘了一件事,不记起,表里相片,应该给妈看看!”雅问后悔。
  “对!真的,我也是个笨糊涂!”伊心也后悔。
  于是,俩人把伯伯的事,告诉了雅母,说到,相片的女人与雅问一样相貌时,雅母感觉到些什么,又说不出来。
  就这样,雅母留着伊心,一同回雅问家,路上,伊心笑语说到,雅问与雅母,真的好像俩姐妹呀!
  雅母听了,*心得亲了一口伊心脸。
  这一举动,真的晕了伊心,不过,雅问没有介意,还解释说,雅母是混血儿,信仰基督教,雅母从小就是西方生活礼仪,所以,轻轻一吻,代表喜欢与礼貌。
  回家后,俩人,吃上雅母亲手*的西餐,伊心真心不习惯,用着叉子与小刀子吃饭。
  还有一点让伊心有点不好意思的,就是,三人走在一起,真的像三角恋爱关系呀,雅母的热情,真的让伊心觉得,雅母雅问都是他的女朋友,这,真是晕死了!好在,雅问从小已经习惯,没有介意,换着是别的女人,雅问可要火了!
  那夜,伊心雅问分*睡觉,因为,雅母在,不好意思。
  清晨一早,一个电话响起雅问手机,是个陌生来电。
  “喂?请问,是你昨天来我家找我吗?”那头电话是一女的。
  雅问激动,知道线索就要来了,连忙回应,“对,对,是我,请问你……”雅问有点怯场。
  那头主动回应,“你是想见见我吧?一会十点,王后茶堂见。记住,单身一人过来!”
  雅问急急答应,王后茶堂,正是一间中西混式的小茶馆,因为去的人都是高贵的妇人,而且都是有气质,有礼节的妇人,里面的一小杯红茶就要几百元,所以,王后茶堂这名字,正是合中气派。
  时间很快到十点,雅问这次没有叫醒伊心,伊心正在她家里睡得像只死猪,雅问这次,偷偷一人赴约。
  进了茶堂,雅问已经等待有半小时有多了。今天,来这里品茶的人不多,稀稀疏疏的,正合雅问心意。她,挑了最尾的一张台,出门不忘记打理好自己的发型。
  一会,一位穿着旗袍式衣服的女人,从门外进来,见馆里人不多,都是一双一对,再望望雅问那桌,只单身一人,响响手里电话,就慢步往雅问走来。
  雅问挂了电话,站了起身,有礼地弯弯腰,表示礼仪。
  女妇人坐下,两眼一直望着雅问的脸蛋,好惊讶。
  “你,就是你昨天来找我吗?这个吊表,是谁给你的?”妇人从包里拿出吊表放茶桌上。
  雅问看着这妇人的样子,与自己的相貌,有似非似,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昨天,是我来找你,你不在家,表,是我一位敬重的老伯伯留下给我的。”
  妇人叫了服务员,叫来茶水,再轻轻打*吊表,看着雅问相貌,与表里相片的女人,一直在对比着,定着神,十分神往。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妇人*起表问。
  “我找你,是想知道,我自己的身世……”于是,雅问把算命先生给她预测的事一一诉说。
  接着,雅问又*始说起自己的身世,当说到,自己是一名孤儿的时候,妇女转过脸,眼睛已经湿润,红通通,不知道什么事情刺激了她。
  “你是你的养娘,在基督教堂门前*你回家的吗?”妇女忍着泪,强逼自己冷静,表情失态,但话语清晰。
  “是的,阿姨,你是,是怎么知道的?”雅问惊讶。
  “打*右手臂,看,是不是有一条伤疤?”妇女激动。
  雅问连忙打*衣袖,看到,“呀!”果然有一道伤疤。
  妇女控制不住自己,哽咽起来。
  “阿姨,你没事吧?”雅问起身递上纸巾。
  “没事,没事。”妇女接过纸巾,却没有用自己的纸巾。
  俩人冷静了一会,妇女稳定了情绪,有点甜,又有点酸的口吻说,“姑娘,如果我说,我是你的亲生母亲,你会相信吗?”
  “呀!”雅问轻一声,身体震动了一下。
  俩人冷静了好几分钟,妇女一直望着雅问双眼,雅问有点低下了头。
  “真的吗?是真的吗?那,你为什么要抛弃我?”雅问生平第一次觉得心里酸酸的,眼睛泛起红光。
  “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一处地方。”妇女起身,拉起雅问的手,又被雅问轻轻松*,似是抵触。
  “服务员!”妇女叫来服务员,在*费单上签了一个名,服务员点点头,帐就结了。
  随即,雅问上了妇女的金粉兰博基尼,迅速而*,转几个弯,再*了十多分钟,来到一间古老的基督教堂门前,车停下。
  妇女下了车,就像雅问当初,被抛弃的时候一样,妇女蹲下半身,牵雅问手,微笑说,“这,就是我在你小时候,抛弃你的地方。”
  雅问松*手,转过身,低声哽咽,“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妇女倾身上前,在雅问背后抱紧她,“女儿!我不想的!”
  这一刻,阳光明媚,这两人的世界里,空空一片,有的,只是妇女的无限内疚,与雅问忍痛的心灵。
  “你放*我!你放*我!”雅问挣扎,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雅问心知,这位妇人,确实,就是她当年狠心抛弃她的亲娘。
  本来母女团聚,是人间悦事,可是,现在双方,却僵持起来。
  妇女不想再次失去她的女儿,急脚上前,“女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娘,有苦衷的!”
  妇女再次拉起雅问的手,雅问没有松*,因为,雅问天生是一位好姑娘,她想知道,到底为什么,亲生的女儿,也要抛弃。
  车停一边,俩人坐下教堂门前一边的石椅上,妇女*始说起当年的事。
  原来是这样的,当年,雅问幼小之年,她娘隐瞒了丈夫一个惊天动地的事,就是,雅问,不是当前的父亲所生,雅问父亲,是另有其人。就在那年,妇女知道,这事,就要快要被揭穿的时候,妇女出此下策,把雅问抛弃了,就在这间教堂门前,把雅问放手,挥泪而走。这样一来,当爹的,就再也追查不了女儿的身世,不知道,雅问的亲父是另有其人。
  而且,这事,一直埋藏在妇女心底,十八年多,一直没有说出来,妇女与丈夫的感情,才得以平和,因为,妇女再次帮丈夫生了一个男*。之后,女儿的事,就慢慢淡忘了。
  说到这,妇女再次哽咽,雅问听了,满脸难过,给妇女抹去眼角的泪珠。
  “女儿,你娘我,只是没有*法,如果被你爸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另有情人,这事后,他一定会杀了我!”妇女抱紧雅问。
  就这样,一群白鸽子飞了过来俩人脚边,正在嬉戏,象征和平,仿佛也同时希望,俩母女可以相认,和平团聚。
  雅问有个不解之处,便问,“那,敬老院里的伯伯,就是,我的,爷爷了?”
  “不,他是你的外公!”妇女感叹,“想不到,在你外公晚年,可以有孙女在身边照顾,陪伴,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你就是他的亲生孙女!”
  “那,为什么,你从来不去看望我外公呢?”雅问不解。
  “他,就是因为我丢失了你,不见了他的至爱的孙女,所以,一直不愿意,不肯见我!所以……”妇女说出原由。
  就这样,俩人谈了很久,天色日落,红红的火烧云,映得大地一片红,一旁的兰博基尼,顺着色彩,换上新衣。
  正是:
  红云映照母爱深,
  思念泪滴眼前人。
  一朝相见永不弃,
  但愿亲情上帝成。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