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区耀强 > 再逃一劫

再逃一劫

作者:区耀强 发布时间:2019-09-17

  那夜,雅问受了伤,伤得不轻,这段日子,都要住院疗伤。
  幸好,那飞牌上,没有*,雅问逃过一劫。
  在医院里……
   “小问,你要坚强,勇敢,会好起来的!”伊心握紧雅问手。
  雅问流泪,轻点点头,“我以为,我要死了……”
  伊心抹去她滑落脸颊的泪珠,“不会的,这段日子,我都为你念经祈祷,你会得到神佛的庇佑。”
  伊心转头,望着窗外,有些心事,“想不到,这梦,真的实现……”
   “什么?什么梦?”雅问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伊心避*话题,不想重提旧事。
   “小问,那夜,我抱着你,跑去街口,你流了很多血,脸色很苍白,上了救护车,到医院急救室,我一直在门外等待你的平安,直到天亮!……现在,你终于渡过难关。”伊心自己,两眼湿润。
  俩人心心相依,雅问不能随意乱动,伊心照顾她的起居饮食。
  这个夜,雅问有些问题不解,问,“心,你说那与你赌博的男,带着墨镜,是‘出千’工具,为什么,他不带隐形眼镜,要带墨镜呢?”
  伊心沉思一下,“这,我想是,是他的计谋,可以叫,‘守株待兔’,意思,他故意带墨镜,就是要让你知道,他‘出千’,你也心甘情愿地送上门,是一种心理战术,如一,你不知道他‘出千’,那代表你的愚笨,如二,你明知是陷阱,都要踏脚下去,那代表你自愿。”
  虽然伊心解释一翻,但是,到底原因真实,就要问墨镜本人了。
  这段日子,大约过了二个月,雅问的伤,逐渐康复,俩人没有把这事告诉她母亲,不想让母亲担心。
  今天,伊心可以给雅问*出院手续,俩人*拾好一些生活用品,拥抱一下,踏上回家路上。
  回到家,真是如另一处景象,感觉心情舒畅多,有如焕然一新,有如久别重逢。
   “你的伤口,还疼吗?”伊心关心。
   “好了,你看。”雅问解*衣扣,手指轻压一下伤口,让伊心看看。
  把行李都放好后,俩人先去健身房,找雅问的妈,聊了一小时,雅问妈见伊心在,都很放心。
  在健身房里,雅问运动少许,感觉身体已经恢复,战斗力回来。
  雅母拉着伊心手,就是要这对恋人去她家吃个饭,过去的温馨又再重现,三人有说有笑。
  到傍晚,告别雅母,伊心牵雅问手,往先生屋里走去。
  从远处可见,屋里有点烛火,似是被风吹得摇曳,时暗时亮。
  伊心来到门前,“先生在吗?我是心。”
   “进来吧!”先生正在屋里作画写字。
  俩人进屋,只见先生在昏暗的烛火前写着书法,另一边,是画好的意笔国画。
  画里,是两只小鸟,一只在树枝上张*口,一只正要飞来,嘴里似是叼着一条小虫子,这棵树,老枝分丫,很显苍老,月亮在天边,照得树枝银灰色。
  另一边,是先生刚写好的书法,一首诗:
  明月星稀挂夜空,
  一曲琴音送东风。
  凡人饮尽独吟笑,
  了却天地意情浓。
  ……
  先生写完,走到古琴边,轻轻弹奏,单调而凄迷,窗外吹来东风,送别那昔日的情浓,饮一杯清茶,独自吟诗笑语,像是忘却了天地,但意义依旧情浓。屋外的天,是月明星稀,挂在夜空,如每一个人的逝去,你的祈祷,是它的庇佑。
  待先生弹奏完,伊心上前,“先生,这幅画,是何意?”
  先生走近,淡淡地说,“一鸟伤及,爱鸟觅食,相思共勉,伤鸟祈祷,比翼双飞,巢在老丫,须换新家,月挂枝头,共望怅惆。”
  雅问一旁,似是听出含意,“先生所说,是说,画中,一鸟受伤,爱鸟觅食来喂养,彼此思念,彼此鼓励,伤的鸟,祈祷爱鸟可以平安回来,爱鸟祈祷伤鸟可以早日康复,日后一起,比翼双飞,现在,鸟巢在老旧的树丫上,须要换新家,月亮挂在天空,在画里,如挂枝头,两鸟不舍得老窝,不舍得月景,肩靠着肩,共相望,共惆怅!”
  先生听了,笑笑,没有回话,似是默默肯定,也似是另有所思。
  这时,伊心对先生这首诗,有些自己的看法,说。
   “先生,你这首诗,第二句,一曲琴音送东风,其中,诗尾押韵,为,空,风,浓。不如把送东风,改为,东风送,即是,空,送,浓。就是,一曲琴音东风送。怎地?”
  先生听了,笑笑说,“这,我也想过,但是,意义是不一样的,一曲琴音送东风,是代表着,我弹奏一曲琴音,美妙的琴音,把窗外的乱世,纷纷扰扰,都送出家外,我这时,代表主,东风代表宾。而,一曲琴音东风送,东风是主,我是宾,东风送走我的一曲琴音,就是说,琴音没了,剩下这‘纷纷扰扰’。”
  伊心听着,似懂非懂,没有追问,毕竟,诗的变化是变幻莫测,诗要表达诗人的内心世界,就像初生*一样,父母给起的名字,每个名字,也有不一样的含意。
  夜上,伊心没有久留,他来,只是想见见先生,如见见自己的亲人。
  关于那梦的事,与梦境实现,雅问受伤,都没有提及,正是因为,有些天意,天机不可泄露。
  一路上,小绿光飞在俩人身前,欢天喜地,似是为雅问主人打气,一会又安静地趴在雅问肩上,很随和。
  快到家,小绿光突然地飞舞,在雅问眼前绕来绕去,遮挡雅问视线,一直不愿意停下来。
   “小绿光,你今天干嘛呢?”雅问用手轻轻抓住它,把它放回肩上,这小调皮,似是委屈,一下子飞远。
  俩人回到家,伊心突然灵感到,“小问,咱们得找几处新家,躲避一下,现在,咱们家外的敌人太多,常住一个家,恐怕会有危险。”
  雅问眨眨眼,“心,我知你哪来的激动,是先生画里,鸟要换新家,的原因?”
  伊心听这一话,如若共鸣,雅问与他,真是心有灵犀。
  这夜,俩人急急忙地,到附近找房子,都找一些*房,找了好几间,打算都租下,这样,可以躲避敌人的跟踪,同时,减少夜睡后的危险。
  房子找好,俩人*怀共笑地回家,打算*拾一下行李。
   “心,你说,小绿光,今天干嘛呢?”雅问疑惑。
   “它淘气吧?”伊心没在意。
  快到家,只听见家那边,人杂喧闹,似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俩人匆匆跑上去……
   “噢!心,咱们家着火了!”雅问惊讶。
  只见,一片人声,一片火,伊心家楼上,火势蔓延,黑烟一阵一阵地往外翻滚。
   “天哪!”伊心见这势,因为家里放着一些重要的计划稿,书,笔记,正想冲上去拿回来。
   “别!”雅问紧紧地拉住伊心手,“不要去,危险!”
  这一下,伊心傻了,幸好俩人出了门,要不,就葬身火海。
  望着熊熊火势,有的,只是无奈,与惊险,救火车很快赶到,十多分钟后,火势扑灭。
  因为安全,消防员不许伊心上楼,说到,“你不能上去,楼上已经没有可以要的东西了,都烧得面目全非!”
  伊心急问,“我房子,起火原因是?”
  消防员拉伊心一边,“你是得罪了人吧,被人放火了!”
  就这样,伊心雅问,苦苦地等待到天亮,没有睡觉,一清早,马上去被烧光的房子里,找回一些已经残缺不堪的文件,书信,笔记之类,装好,搬回新家里。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