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区耀强 > 浪侠剑心

浪侠剑心

作者:区耀强 发布时间:2019-10-07

  同一个夜,伊心电话响起……
  “邀请你来夜明珠一聚!……”
  “好!”伊心听后,挂了电话,心想,正是时候!
  雅问反为急了点,“心,咱们明天就要走,是否不好再生是非?”
  伊心凝神一说,“该要*的,一样要*,明天返回,未必顺利,龙头一见,是个保险!小问,带上*,再会一会这龙头!”
  俩人出门,往上回的夜总会赶去,伊心这次,把*带上,知道,钱,正是时候!
  在宽广的广场过后,四周人行涌现,大花坛上有喷水池,水在灯色下,如一条一条的七彩极光,配搭着音乐,真是惹人欢悦,男女老少都在玩乐,对面,就是夜明珠夜总会,真是,一片天真,一片暗深。
  伊心来到大门前,才望一下夜明珠闪亮的大招牌,天空*始闪雷,这一行,真是世事难料。
  俩人经过酒吧舞厅,上楼,正是日本式楼面,很古典风格,按着提示,来一房门前,早有一日本仕女站着。
  “欢迎,请进!”讲的是日文,雅问有点学过,给伊心翻译。
  门拉*,俩人进入,里面五男一女,男的穿日本武士道衣服,女的装着简单素衣。
  其中,一男年老点,坐正席,女的站他一旁,另外四男,对着对坐着,中间是很低的茶台,茶香烟飘缈缈。
  “请坐,先生!女士!”一日本仕女,穿着和服,从门外入来,请伊心与雅问坐下。
  心与问很是淡定,给足面子,坐下来,另一边屏风马上搬*,正是一场日本舞女,在单调的音乐下舞蹈——扇舞!
  伊心雅问坐下,日本男的都眼睛立刻地睁得大大,从眼神可看出杀气。一旁的女,忍不住笑了*口。
  “先生,女士,请和我们一样的坐着。”一旁仕女指点坐法,就像跪着。
  “不!这里是中国,我管你!”伊心反驳,就要像佛陀一样,盘膝而坐。
  一日本男,听着,火起,正要站起动手,被中间正席的胡子老汉挥手坐下。“随他,随他!”
  片刻,伊心眼瞧瞧老汉身边女人,“噢!”心里想,正是上回酒吧见过的那美女,美女含情脉脉,见伊心望她,轻转一转脸。
  “心!你又来了!”雅问捏一下伊心手,正是在吃醋。
  一会,大家静然,都像是用表情来说话。
  门外入来一男,指着伊心,就是大骂,“首领,那天,就是他,来我们夜明珠搞事!”这人,正是上回被伊心在台上扒衣的男。
  “呀!你说错了!我不是来搞事,我是来以‘舞’会友!想不到,这场,是日本小子的后台撑腰!”伊心本来想说日本鬼子,但因为礼节,没有说出口。
  “小问,咱们走!”伊心刚想起身,男的迅速从腰间抽出*。
  “走?这就想走了?”男的火起。
  “八格!放下*!”正席老汉一声令下,男的马上放下*,畏缩退后。
  老汉笑脸,“小兄弟,你武术不错,不如,来我夜明珠*帮手,如何?”
  伊心一听,大笑,“哈,哈哈!谁会去*狗的替身呢?”
  老汉身边女人一听,马上生气,“不许你侮辱我父亲!”
  老汉挥一挥手,示意女儿不要说话,接说,“今夜,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我的犬!二,是打败我的犬!”
  伊心一听,深知,自己这次,进来容易,出门难。本以为,在这片龙头之地,投靠一下,借借势力,好让自己把反赌的事*好,安身离*,这次,却碰上霉运。
  大家再静片刻,静,见证了日本武士的‘忍’。
  “好!”伊心二话不说,站立而起,这一站,正是为中国武术而撑腰。
  “剑心!上!”老汉一挥手,茶台四人中,一人迅速而起,扇舞舞女立刻小步脚丫离场,剑心此人,一个箭步上场,如忍者,如浪侠。
  伊心,剑心,台上一战,势均力敌。
  来!剑心抽出刀剑屏上一剑,伊心见此,同时抽出腰带,手一甩,成一把长剑,在暗淡的光线下,银灰慑目。
  看剑!剑心一个跃起,上下一斩,伊心横剑护体,一手握剑柄,一手压剑锋,被推后两米,一个立马,才站稳,剑心再是一扫,伊心后仰,真是横扫千军,伊心发梢,被剑气扫下几根发丝。
  “太极剑法!”伊心心知,这人是传统武士道,加忍者绝学,一般剑法,无法攻破。
  “白鹤展翅!”伊心一展一*,“升龙引凤!”把剑从下往上一提,剑锋在灯光下,划出一道光芒,随即伊心单脚跃起,剑气直逼剑心,剑心竖剑护体,伊心的剑尖,在剑心剑壁上划出一条火花。
  这,只是升龙!来!引凤!伊心在跃起瞬间,从上往下,剑锋一变,打个圈,如凤凰引尾,剑心立刻左右上下来护剑,几秒间,被刺攻数下,接退几步。
  “好!小子!”剑心因被强压压逼,与剑法精辟,不是身累,是心累。
  “你也不赖!”伊心得势,一个前刺,“点龙出海!”
  剑心反常,没有闪避,剑刺胸膛,“噔!”一声脆响。
  “哈!哈!”剑心大笑刹那,一拳打在伊心胸口。
  谁也没想到,剑心有精钢护身甲,伊心一刺,没有刺破。
  伊心受了一重拳,嘴角流了一丝血迹,后退两步。
  “呀!这是,耍无赖!”雅问惊讶,一个劲,抽出*,对着老汉大喊,“小日本!给我退下!”
  说迟时那时快,剩下几日本武士,抽出腰间长剑。
  “不!让她!”老汉深知雅问不会**,淡定微笑。
  “小问,别!让我来!”伊心俯身一下,马上站起。“好!你有剑有盾,我也有双剑诀!”
  伊心立即把剑一拉,分*成两把短剑,左右*攻,快如闪电,“乱舞龙腾!”这一下,剑心一剑,再也拦不住两剑之势,一边肩膀,被剑划破一口,伊心见此,才停下,剑心一手握剑柄插剑入地板,一手护着伤口。
  伊心见此,知敌势已去,不赶尽杀绝,留着中国人的慈悲。
  老汉身边女人,大声失色,“哥!”,正要冲上来。
  剑心见伊心放下杀力之气,从身上掏出两枚四角星飞镖,速度飞向伊心,伊心双剑护身,一枚挡落,那边,雅问同时*了一*,打落一枚。
  “好,来暗器!”伊心火起,从衣里掏出两枚*,飞射而出,“喷!喷!”
  两声声落,一枚打中剑心剑,剑心剑离手,另一枚,直接打碎老汉身前的茶杯。
  “噢!”大家一惊,众人顿然。
  伊心下场,拉雅问手,扬长而去,几武士见,准备追上。
  “让他走!”老汉大喊,苍劲有力。
  雅问撕破自己一片衣布,为伊心包扎,原来,伊心一手臂,在流血,可见,伊心刚才的镇定,是为了掩饰,伊心心知,如果表露出伤势,只会必死无疑,同时,雅问也会牵连。
  而,老汉放伊心走,是因为,伊心这枚暗器,打碎了他身前的茶杯,可见,伊心如果要杀他,是易如反掌,但,伊心没有下手。
  就这样,心与问,在风云变幻的夜空下,坐上手下车,匆匆离去,雷在闪,雨狂下……
  正是:
  龙剑击忍身伤退,
  一枚五星胜者追。
  爱人心疼伊人血,
  论剑论情义一回。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