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江曾培:《关于微型小说的文体命名》

江曾培:《关于微型小说的文体命名》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5-11

  关于微型小说的文体命名
江曾培
  江曾培|安徽全椒人,作家、编辑出版家、文艺理论家。长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曾任《小说界》主编,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辑、社长,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长,上海杂文家学会副会长,上海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主席,上海市政协委员。创办《小说界》《艺术世界》,主编《文艺鉴赏大成》《文化鉴赏大成》《世界文学金库》《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等书,著有《微型小说面面观》《江曾培论微型小说》《江曾培文集》等。
  目前与微型小说同时存在的名字,有小小说、精短小说、超短篇小说、极短篇小说、微信息小说、一分钟小说、一袋烟小说、袖珍小说、焦点小说、瞳孔小说、拇指小说、迷你小说等等,可谓五花八门。命名的杂出,反映它是一个新兴的文体,对它的称调和名目的界定,尚未取得一致的认识。虽然,作为一种篇幅极为微短的小说,是“古已有之”,但过去是把它列入短篇小说的一个分支,未把它当作一个独立的小说品种看待,作家在这方面也缺乏自觉的追求,只是近一二十年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它形成了自己独立的美学价值,不再依附于短篇小说而独自成家,与长篇、中篇、短篇小说一起,形成小说的“四大家族”。因此,现代的微型小说虽然继承了过去微短小说的传统,但它不是旧传统的简单延续,而是有了质的变化。正如新加坡黄孟文先生所说,“微型小说的形式虽然早已存在,但现在它毕竟成了一个新的领域,新的疆场”。所谓“新的领域,新的疆场”,就是说它在旧形式的基础上,发展为适应现代生活节奏的一种新的文体,发展为现代人所自觉追求的一种文体。它所体现的“速效刺激”,它所形成的一系列的审美特征,是过去微短作品所不具有或不完全具有的。犹如孙钊同志所比喻的:类人猿是人的远祖而非就是人。现代的微型小说,不应忘记自己的“远祖”,忘记自己与古代微短作品的血缘关系,但它毕竟已不是“类人猿”,而是“人”了。微型小说在现代之所以受到特别重视,形成一股不大不小的“热”,就因为它进化为“人”了。也由于它是刚刚出生不久的“人”,人们对它的认识,或强调这一面,或突出这一面,因而赋予它的名称也就各不相同了。这种现象在其他新文体形成的过程中,也这样出现过。只有当新文体经过一定时间的实践,比较充分地展现了自己的本性,人们对它也逐渐有了比较全面的理解,它在发轫阶段所获得的许多名字,就会经过比较筛选,最终定下一个统一的名称。
  据此,微型小说有这么多的名字,应该说在前一时期是正常的,但现在,这种文体已经趋于成熟。单就中国大陆来说,不但每年有几万篇作品问世,而且已有了几百种理论著作与论文诞生,应该赋予它一个比较恰当的统一名称了。俗话说:“名不正,言不顺。”当到了“正名”的时候还不给它“正名”,既会影响对这一文体特征的深入探讨,又会分散这一文体的力量,还会扰乱读者的视线。《文学报》曾发表过一封读者来信,要求为这种文体“正名”。信中说:“这种已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学形式,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我认为不应当听任这种混乱状态继续发展下去了。”是的,“不应当听任这种混乱状态继续发展下去了”。怎么办呢?来信说:“由有关方面定一个统一名称。”这恐怕行不通。一个新文体的名称,一般不适宜于由某个部门或某个人来圈定,而是在流行过程中由大家约定俗成。自然,为什么“约定俗成”这个名称,而不“约定俗成”那个名称,其中有个择其善而从之的问题。就微型小说这一文体来看,目前似乎已经到了可以约定俗成的时候。因为尽管它有十多个名称在使用,但使用微型小说名字的频率,是越来越高,其他名称则相对减少。近年出版的几部理论研究著作,如刘海涛的《微型小说的理论与技巧》,袁昌文的《微型小说写作技巧》,梁多亮的《微型小说写作》,李丽芳、赵德利的《微型小说创作论》,陈顺宣、王嘉良的《微型小说创作技巧》,以及许世杰选编的《微型小说艺术初探》等,用的都是微型小说这一名称。《文学报》在发表前面提到的读者来信时,有个“编者附言”指出:“微型小说”的名称既已为广大读者所接受,还是统一称‘微型小说’好。”这是反映了民意的。因此,我们在编这部书时,也就顺势利导,定为《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意在促进它的定名。
为什么“统一称‘微型小说’好”呢?我赞同凌焕新教授的三点分析。第一,“是它从规模上较好地概括出这类小说的主要特征”。它含义明确,短极而微,准确地传达了这类小说篇幅微小的特点,同短篇小说划清了界线,而“超短篇”“极短篇”,似乎还是短篇的一支。“精短小说”,个性不鲜明,短篇小说也要求精的。“一分钟小说”“一袋烟小说”,过多地强调了读者阅读的时间因素,概念上也欠准确。“微信息小说”,内含太偏狭,这类小说不但有“信息”,同时有思想,有人物,有艺术。“袖珍小说”“焦点小说”“瞳孔小说”“拇指小说”“迷你小说”等,虽都强调了这类作品的某一方面特点,但用以全面概括这一文体,均不够妥帖。“小小说”名称的历史较长,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颇为盛行。当时的《新港》专门辟有“小小说”专栏,推动了它的发展。茅盾称小小说“一鸣惊人”,老舍号召大家“多写小小说”。从当时的创作实践来看,以“小小说”定名是对的。当年的小小说,尚缺乏作为一种独立文体的意义,只是在篇幅上比短篇小说“小”一点而已,不完全等同于新时期兴起的微型小说。这从本书选入的万国儒的《踩电铃》与申跃中的《社长的头发》可以看出。这两篇作品是当时小小说的名篇,都得到过茅盾的亲自评点。正如茅盾所分析的,这些作品是“结合了特写(如果我们承认这是主要以真人真事为描写对象)和短篇小说(如果我们不否认它以概括为基本方法)的特点”而形成的,与现在具有独立文体意义的微短小说具有明显区别。本书所以还是选了它们,是因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小小说曾形成为一个突出的文学现象,不宜缺漏,而又难于找出比这两篇更富代表性作品的缘故。自然,把它们列入微型小说行列,是有点勉强的。因而,我以为,现在就再不宜以小小说来为新兴的这类小说定名。看当前标以“小小说”的作品,固然其中有些属于微型类,有些篇幅则较长。实在是短小的短篇,应划入短篇小说。“小小说”,当这类微短小说尚未形成一个独立文体的时候,用以命名是恰当的;而当情况变化以后,再继续沿用它作为统一名称,就有点含糊不清了。第二,“它具有一定的时代特色”。当代社会正走向高科技,工商业中微型产品增多,反映着我们这个时代分工精细、科学技术向微观世界发展的特点。微型小说是个新创造的名词,用以作统一名称,在精神上既很好地体现了这类小说新兴的独立的品格,同时也反映了时代发展的印记。第三,“它能从逻辑上与其平列的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相配”。而其他称谓,则无此优点。“超短篇”“极短篇”,前面说过,在逻辑含义上仍属短篇小说。“一分钟小说”“一袋烟小说”以及“袖珍小说”等,在逻辑上更难与长篇、中篇、短篇小说平列。“小小说”,在逻辑上似乎可以与其他小说平列,但只一“小”的单音节词与“长篇”“中篇”“短篇”的双音节词相配也不匀称。综如上述,以“微型小说”作为这类小说的统名看来是比较科学,比较切合实际的。自然,这件事还会有不同意见,还可以继续讨论、比较。
  摘自作者为《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成》所作序言,标题系编者所加


上一篇:首届华农妹酒杯微型小说征文获奖名单
下一篇:[巴西] 尼曼:《为爱担保》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