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顾建新:《对当下微型小说创作的几点看法》

顾建新:《对当下微型小说创作的几点看法》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5-27

  对当下微型小说创作的几点看法
顾建新
  中国微型小说风雨兼程,经历了艰苦卓绝的40年。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昔日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从当初的不被认可,甚至是蔑视中走来,如今成了小说的“四大家族”之一,进入了鲁奖和中国作协年度评选的范围,昂头挺胸地大步跨进了文学殿堂。中国的微型小说,必将进入文学史。
  现在的状况,可以形容为“万马奔腾、万象纷呈”。我最近由于写作,重读了20世纪80年代的一些小说,感到那时即使发表在大刊上的一些作品,现在看来,也确实显得简单了一点、幼稚了一些;当代中国的小说,水平提高比较快,但也有瓶颈需要突破。
  我对当下国内创作的总结是“五多一少”。五多:一是作者多,当年汤泉池聚会,第一代作者才十几个人,现在已是难以尽数;二是发表的报刊多;三是作品多,每年发表的小说、出版的集子无法统计;四是评奖多;五是学会多、学习班多、写作群多。一少,既精品少。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出现了一批至今仍然流传的好作品,而如今的作品中有能够流传一年以上的都非常难得。现在许多被冠以“经典”“最佳”的小说,看后只给人兴味索然的感觉。有些小说,也只能在自己的圈子里相互吹捧,读者并不*账。而获大奖的一些小说,也未能起到标杆的作用。
  没有忧患意识,自我感觉良好,是走下坡路的*始。我国的微型小说不太会重蹈多年前那种一哄而上、一哄而下的覆辙,但如果停滞不前,就会远远落在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创作的后面。我们必须有面向未来的眼光,有自立世界民族之林的气魄。
  我们的文学批评,不能在嫩草上驰马,要对新生力量多鼓励,这是不错的。但是,当前最严重的是,过分点赞、多吹喇叭;只言好,不说坏。这样*,失去信誉还在其小,更严重的是,助长了盲目的乐观,以为我们就是大象了。其实,还在蚂蚁阶段。
我们当前小说创作有哪些不足呢?
  一、心态浮躁
  表现在一些年轻的作者,急于写作,工于发表。有人甚至提出“发表就是硬道理”的口号,这是一个极其有害的鼓动,助长了一些人本来就不正常的情绪。写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一个长期观察、体验生活的过程。要多读书,多思考,多*自己。发表不是唯一的目的,只是一个验证。真正提高写作水平,才是根本的长久大计!正是由于这股浮躁风,致使一些作者,缺乏深思熟虑,把不成熟的小说,甚至是半成品,急于拿出来,有的病句、错字还不少。鲁迅先生提出,写后至少看二三遍,将可有可无的字、句*去(有人非常尖锐地问:“至多呢?”鲁迅先生没有说!)。那我们这样*了吗?写后放了一段没有,回头看了吗?我曾提出,微型小说要控制在1500字以内,一些人并不理解我提出这个观点的初衷:就是要很好地打磨作品,把水分全压光!为什么我们写了不少,但好作品不多,更谈不上精品。这就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方家提出:好作品是改出来的,这是一个经过无数人实践过的真理。而我们的一些青年作者,或不理解、或淡化、或不屑。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是写作的大敌!
著名画家李可染的画作现在都拍*到了一亿元一幅。相传他在野外观察,一坐就是一整天。他曾提出:现在的画家不能坐。其实,我们的作者,甘坐冷板凳的又有多少呢?
  二、题材平庸
  题材撞车,不新鲜,人云亦云,比比皆是。写官场,不是受贿,就是一身正气,拒腐蚀,永不沾。其实,现实中哪儿有那么简单?一个官吏,从苦*,到蜕变,其间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的巨变?在整个过程中,官吏复杂的心态是什么?同时,现在的新“腐败”也不是只*钱、吃请:得过且过、不作为、媚上欺下、一心只保官帽、官僚主义……这些比受贿对我们国家、对人民的危害更严重!在中央强大的反腐态势下,出现的新情况、新形势、新问题是什么?
  扶贫是当前的热门话题,但也只见村长、扶贫干部,用各种*法引导农民致富的小说。实际上,解决脱贫的关键,不是多给钱、多想*法这么简单。真正的阻力,在于几千年农民根深蒂固的旧传统、旧观念,但反映实质性问题的小说还不多。再如,目前最时髦的抗疫作品汗牛充栋,但激动人心、触及灵魂的作品并不多,都是些表面化的、人所共知的人和事。
  微型小说的成功,在于著名作家王愿坚很早提出的:一篇小说要有一个“黄金点”。我们或称它为“闪光点”。即我们所写的这个“核心事件”一定要新鲜,鲜为人知;要震撼心灵、动人心魄,如我们当年看到的小说《丰碑》《鞋》《立正》《在柏林》等。这个“核心事件”如*的内核,虽小,但有极大的摧毁力、无限大的能量。它可以化平庸为神奇、化弱小为强大、化俗见为新颖、化一般为特殊,一句话,能使几百字、一千多字的小说,让你读时心潮翻卷,久久回味,得以代代留传。
“黄金点”不是突然的偶得,是长期观察生活,日夜思考的结果。不是小聪明,也不是灵机一动的产物。没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琢磨,没有甘于寂寞,没有痛苦的探索,是得不来的。写作时,没有找到这个“黄金点”,先不忙下笔。一定要想好了再写,绝不能写了再想!
  三、情节僵直
  老舍先生所批评的“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的小说,在我们现在看来不在少数。我们的微型小说,多是靠结尾的突然一转。小说中间没有波澜,没有曲折,直线一根,全篇只有一个弯。情节缺乏扑朔迷离的桥段,看了*头,马上就能想到结局。孙方友对微型小说最重要的一个贡献是:提出小说的情节要“翻三番”。我们现在的作者,或是对这个理论的重要性认识不够、理解不深;或是写作中没有真正落实、没有下大功夫,导致小说的平淡。
  古人提出“文似观山不喜平”“人贵直、文贵曲”;文人被称为天上的“文曲星”,都是讲的文章要曲折。有些小说,*头设置的悬念非常好,但越写越平。到了高潮时,反而落下去了,黄土高坡成了凹地了,令人感到非常可惜!如果再*一下,一定会大为改观。还有的小说,完了就完了,如果再加一个弯,那效果就大不相同了!所以,根本的问题是写的多,想的少!
  四、语言平淡
  高尔基提出: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是至理名言,但现在很少有人再提了。且不说错字、病句,话语无味,使人难以卒读的作品不少。叙述话语淡如白*水,人物话语缺乏鲜活与个性。我主张,多*集普通老百姓的语言,听到了好的话,一定要及时记下来。特别是农民的谚语、土话、俚语、歇后语、插诨、讥讽的话……写到小说中,会比我们自己的语言丰富、生动得多!我们的一些小说,写滑稽的人物,语言却一点也不幽默;写快人,没快语。千人一面、千人一腔的情况很多,读后,一句话也记不住!
  我也主张方言入文,定会别*生面。
至于语言的更高层次:如冯骥才的特色语言、沈从文的诗化语言、汪曾祺的个性化语言,我国目前的微型小说作家还达不到,所以任重道远!
  (原载微信公众号文学大海,标题为编者所加,原题为《中国当代微型小说俯瞰》)


上一篇:龙钢华:《微型小说的发展,亟需*好文本批评》
下一篇:大家谈|王朝闻:《以小见大》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