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孟伟哉:《“短”的 艺术》

孟伟哉:《“短”的 艺术》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6-10

  “短”的 艺术
     孟伟哉
  近二三年,微型小说渐渐兴盛起来了,若于文学杂志和报纸的文艺副刊发表了一批这样的作品,有的汇编成书,有的地方还专门为它评奖。
  我没有时间把这种情形作为一个学术问题去加以考证,但“微型小说”是在这二三年内成了一个样式的文学术语和概念,这是事实。
  就我的阅历而言,早在20世纪50年代,像天津《新港》这个刊物,就曾提倡过“小小说”,那和今天所说的“微型小说”,应该是一回事。但是,其影响却不像当今之“微型小说”,竟然形成了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头。这是什么原因呢?我还没有仔细想过;我只想到,一些有影响的作家写出了一篇又一篇这样的作品。
  一些人也许有这样习惯性的见解:作家都是写正经八百的作品的,甚至都是写“大而正规”的作品的,数百言、千把字的小玩艺儿乃小技耳,那只是初学写作者的事,而如今一些有影响的作家竟把它当作正经事来*,这就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
  于是,写微型小说的人愈来愈多。
  于是,微型小说中的佳品愈来愈多。
  于是,微型小说,成了一个正式的文学术语和概念(未来的文学词典中可能还将把它列为一个条目)。于是,谈论、研究微型小说的艺术技巧和艺术特色的文章也出现了。
  《花溪》编辑部约我发表一些意见,我便在稿纸上写下一个题目——《“短”的艺术》。我这个题目有两层意思:一层是顾名思义,微型小说是一种短小的作品;一层是如何写出这种短小的微型小说?
  第一层意思是不言而喻的纯形式问题。费劲的是第二层:如何写出来?这涉及内容和技巧。
  我以为,微型小说当然有它的技巧问题,比如,它至少应该是*门见山的,结构简单的,语言精炼的等;但归根到底是内容,是内容决定形式。
  我不能设想,任何一位当今的伟大作家,能将《红楼梦》的故事内容浓缩在一篇千字文中表现出来。我不能想象,任何一位当今的杰出作家,能把《三国演义》的情节人物浓缩在数百个字里。
  这就是内容问题,这就是内容的力量。
  同样的道理,即使像《阿Q正传》和《嘉尔曼》这样举世闻名的中篇,你用一篇千字文也浓缩不了。
  然而短篇小说的情况就不尽然了:有一些是无法缩短的,有—些则是不见得不能缩短的。不过,既然人家已经写成了,问世了,物化了,成为客观存在了,那就由读者和论家去品评吧,百花齐放,我们就用不着去管了。我们要探讨的是,现在,今后,假如我要写的话,假如我想写的话,如何写得短些再短些,以至于使它微型成只有几百个字,或者是千字左右?让我举两个触动过我的灵感,使我想写而迄今未曾写出的微型小说的素材。
  ——某海关检查入境人员,其中有黑眼珠的中国人,黄眼珠或灰眼珠的外国人。海关人员对中国人(其实是华侨或华裔外籍人)严行盘查,对高鼻梁者则“礼貌周到”,几乎不予盘查而放行。于是“中国人”恼怒了……原來,那个受到另二等礼遇的洋人,只不过是这个“中国人”的雇员,是他的仆役……
  ——据说,有两个从边疆来到某城市的地质队员,在*电影票时受到了不礼貌、不友好地对待,使这两个同志未能看上他们想看到的那个场次的电影。于是,他们一气之下干脆包了下一个场次的票,届时*演时,观众席上自然只有他们二位……
  以上就是那两个素材。我曾想把它们写成微型小说。
  我真的只想把它们写成微型小说,甚至不想把它们铺陈成一般人观念里的数千字乃至万字左右的短篇小说。它们激起了我的想象,激发了我的创作欲。
  有人或许会问,那你为什么不把它们搞得更曲折复杂一点呢?为什么不把它们拉成通常的短篇呢?
  这是因为我觉得,这两个素材,这两个在一瞬间里发生的事件,已经具备了相当完整的戏剧性冲突,已经充分显示出了人物的心理甚至性格状态,一句话,它们已经闪射出某种令人深思的生活的典型意义。
  由此可见,微型小说之微,首先在于选择和捕捉生活中深蕴着某种社会典型意义的素材;这种素材,可能连续地发生在生活中的某一个或几个瞬间里。
  由此可见,微型小说虽微,要义还在于需有人物,需从人物出发;它可能写不出复杂的性格,但完全可以写出人物真实的感情,这其中就可能显示出人物的性格。
  由此可见,微型小说虽微,却不妨碍以微见著,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我在编辑工作和与青年朋友的交往中,时常*到一些微型小说稿件,让我鉴别,要我提出意见,由于工作繁忙,我实在难于一一作复。
  我愿借此机会谈一点感想:若干青年同志的这类稿件,在选材上缺少新意,在艺术表现上过于一般化。他们似乎只注意到了短小、微型,而忽略了——或者尚未意识到——小中见大,微而不轻。
  可见,短小、微型,不能只从形式上看,要义在生活面独特新颖,立意和主题的*掘也要新鲜深刻。
  而这,就要对生活*到真正独特的发现。
  发现来自于感受,发现也离不*深思。一件小事可能一闪而过,一个作者则应该敏感地抓住它,不让它跑掉,不让它在脑子里淡忘;更不能不去反复咀嚼它的滋味。必须嚼出别人嚼不出的味道,那才算接近于独特的发现,才可能命笔成篇。
  我确实听到有同志说过这样的话:我会写长篇不会写短篇。这话听起来不合逻辑,但实际上真有这样的事。
  一个大事件,一个长过程,经过改造,加上虚构、想象、补充,一个人可能写下去,可能写成一部多主题的长篇,但要截取一点、一面、一个横断片,他可能觉得很难。这难关并不是不能突破的,但这样讲的同志可能是尚未突破的,或者暂时尚未去突破的。
  因为,长有长的艺术,短有短的艺术。
  短,是一种艺术,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它也许比长有其更困难之处,至少不亚于长的困难。因为,它需要精练、精练、再精练!它需要*、*、再*!
  所以,有长篇大师如曹雪芹、列•托尔斯泰者,亦有短篇(微塑)大师如蒲松龄、契诃夫者。
  俗曰:说起来容易,*起来难。我看,说清楚了不容易,*起来更不容易。我拉杂说了这么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说出了个所以然。至于我尝试着写出的一二十篇微型小说(有的我叫作文学素描),我自己还没有一篇满意的。
  短是一种艺术,我愿继续摸索这种艺术的技巧和规律。


上一篇:中国微型小说创作基地(佛山)举行授牌仪式
下一篇:征文 | “蓝天杯”关爱青少年全国法治微型小说征文启事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