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薛培政:《野兔》《神秘》

薛培政:《野兔》《神秘》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08-17

【作者寄语】我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农村,作为一个作家,我有责任写出乡村父老乡亲的善良、正直、大爱与悲悯。我走进乡野深处,走到村街里巷,就是为了去寻觅、挖掘那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故事,一个个亲切得如乡邻一般的人物。
野兔
1973年冬月底,罗冈大队小学开运动会,场地设在村北闲田里。
寒意料峭中,高音喇叭播放着入场曲,闲置数月的田里,人声鼎沸,比赶集还热闹。
一阵冷风袭来,小学生们不安分地在队列里扭动着身子,冷得跺起脚来。
一只受惊的野兔,从不远处老桑树底部树洞蹿出。
“兔子!”一个眼尖的小男生,惊喜地叫着冲了过去。
几个男生也大叫起来跟着跑出去,队列一下子就乱了,接着大队学生炸了营般散开,追赶兔子去了。
顿时,田里跑的跑,叫的叫,你推我,我搡你,摔跟头的,跑掉鞋子的,扔了棉袄的,欢呼雀跃,每个人都想抓住那只兔子。
“于老师,你过去看看,这些学生在弄啥?简直无组织无纪律!”一位年轻老师应声跑开了。
此时的田径场已经变成狩猎场,一只近在咫尺的野兔,对平时闻着肉香就流口水、能吃顿肉就跟过年一样的学生而言,是一种抵挡不住的诱惑,旋风般狂奔的人群卷起漫天黄尘。 
那只走投无路的野兔,箭一样地东窜一头,西窜一头,把追逐它的学生逗弄得大汗淋漓。一些低年级的学生,渐渐因体力不支,干脆歪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快追上了!快追上了!”旁观的人群发出歇斯底里的呼喊。
野兔已近在眼前,几个学生左推右搡,争相抢抓。就在一个瘦高个男生扑向野兔的刹那,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揪住了野兔后腿。
抢走野兔的正是于老师。
在校长的再三吆喝下,“抓野兔”闹剧暂告结束,现场平静下来,运动会开始了。
老支书风风火火赶过来,人没到跟前,他就朝校长喊道:“校长,校长,过来问你件事!我听人说,你们逮到只野兔?”
校长说:“呃——是!”
老支书两手一击道:“那太好了,赶紧拿来,我救急!”
拎来野兔,老支书扔下五元钱,急匆匆走了。
老支书拎着野兔进家交给老伴道:“赶紧收拾收拾,先炖一小半,多炖会儿,炖烂点,剩下的腌起来!”
少有的肉香合着炊烟,从老支书家临街的厨房里飘出。
午饭时分,老支书端着食盒,走进村南那座小院。在五保户韩石头床前,他高声喊道:“老哥,有肉吃了!”床上的老人被扶着坐起身后,说:“兄弟,你叫俺心里咋落忍,俺当时就那么随口说一说,权当是说梦话,兄弟你,你咋当真哩……”
“老哥,别想那么多,把身子骨养好了再说,只要咱不惜力气地干,总会过上不缺肉吃的好日子……”说这话时,他扭过头抹了一把脸,心想年年都这样宽慰群众,可年年难变样儿,连自个多少日子没沾到荤腥,他也记不得了。
那是一个食品奇缺的年代,村里除过年杀口猪,平时就没人闻过肉香味。老支书听病重的韩石头心心念念想吃肉,就派人到公社肉食店买肉,可晚了一步。正发愁时,听说师生们逮只野兔,就火速赶了过去。
半个月后,韩石头去了。
老人走得很安详。
神秘
从树顶上看去,南园真的很大,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响声。两只受惊的黄鼠狼一前一后蹿进灌木丛中。灌木丛后,有几间土坯房。
家里的大人们从不让我往园子里去,说是园子里关着右派。啥是右派?爹瞪我一眼,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打听。
树上的知了放开喉咙地叫着,我溜进园子里,爬到树上摘蝉壳。
一个奇怪的人出现了,他瘦得像麻秆一样,蓬乱的头发盖过耳朵,苍白的脸上布满皱纹,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一只腿架已经断了,用一根绳子系在耳朵上。
快下来,别摔着。那个奇怪的人张着胳膊对我喊。
就在这时,刘大喇叭跑来了,他凶巴巴地喊,臭小子,谁让你进来的,还不快滚!我哧溜溜滑下树后,一溜烟跑了。
刘大喇叭是大队治保主任,负责看管那些接受管教的四类分子,还扭押偷庄稼的人游街示众。谁家小孩儿不听话,大人就吓唬说,刘大喇叭来了,孩子再不敢吱声。
傍晚时候,刘大喇叭慌慌张张跑向村卫生所,跨大门槛还绊一跟头,说南园出事了,住在园里的那个人晕过去了。
村里医生出诊了,刘大喇叭急得直跺脚,这可咋办?
恰巧驻军沈军医背着药箱打此过,问明情况后,跟着刘大喇叭进了南园。
我惦记着树上的蝉壳,便悄悄朝园子摸去。
就听沈军医对刘大喇叭说,病人身体虚弱,除加强营养外,还要多到户外走走。
沈军医和刘大喇叭离开园子不久,我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抱着个小布包,像只灵巧的小鹿一闪进了旁边屋子。军红——我惊讶得差点喊出声来。
军红是沈军医的闺女,是我们小学一(2)班的班长。
未等我去撵她,又隐约看见刘大喇叭提个包袱,也进了那间屋子。
没几天,就听刘大喇叭老婆在骂街,说家里招贼了,走趟娘家回来,攒的鸡蛋不见影儿,哪个龟孙偷去吃了噎死他。
军红来找我玩。我说,我知道你那晚去哪了,南——
她连忙上前一步,伸手捂住我的嘴,将我拉到旁边夹道,告诉我,妈妈说园子里那个人病得可怜,让我给他送些饼干。
见我没说什么,她问我,咱俩是不是好朋友?我使劲点点头。
那我以后晚上再进园子,你能不能给我做个伴?你跟我去,我送你水果糖。我咽了口唾沫,说,中!
每隔几个晚上,军红就来约我。
每次进园子,让我躲在树后听着动静,她再进屋子。听见有人来,就让我学猫叫。
夜幕下,我站在园子里,想起三奶奶讲的那些无头恶鬼、黑脸妖精的故事,只觉得浑身一阵阵打冷战,牙齿也吓得咯噔咯噔响。为催着军红快点离开,我几次学猫叫,可等我和军红匆匆走出园子时,却见不到半个人影儿。她嗤笑说我胆小鬼,可我分明听见背后传来熟悉的咳嗽声。
那晚一片漆黑,大风把树枝刮得狠命地摇晃,发出咯咯吧吧的响声。我和军红又一次走进园子。她进屋前,瞪我一眼小声道,再乱学猫叫,小心我拧烂你的嘴。不一会儿,我望见有个像萤火虫一样的火星在闪动,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两步,那火星逗我似的往后退两步,我吓得倒退回树旁,急慌慌学起猫叫。军红拉着我跑出园子后,猛地推搡我一把,你个胆小鬼,真没出息!
两年后,园子里住的那人落实政策要回城了。临走时,他拉着军红和她妈妈的手,哭得像个泪人,军红妈也不时擦眼泪,还给他煮了一兜鸡蛋。奇怪的是,临上车前,那人咋和刘大喇叭拥抱着不放哩?
那人走后,刘大喇叭站在街头,盯着我看了好一阵,问,小子,啥时候学会猫叫的?还怪像哩。我心里一怔,抬头瞟了他一眼,见他正朝我笑,他笑起来的时候,看着一点也不凶。
原载《故事会》蓝版2020年第8期
评点
因地制宜,巧于耕耘
——浅谈薛培政微型小说《野兔》《神秘》
张琳
薛培政是一位擅长编织乡村故事的作家,在他淡而耐品的笔墨下,乡村风貌徐徐展开,尽管如速写一般并无多样色彩,内中故事却能让读者感知出一种与心灵相契的温度。
在《野兔》《神秘》中,薛培政运用了多样创作技法,向读者传递了一样的情感——那迢遥岁月中,贫瘠乡村里无处不在的善良,那么朴素,那么纯净,那么暖心。
《野兔》采用全知视角,用成人的眼光回眸1973年的一段故事。运动场捉野兔、老支书买野兔、老支书老伴炖野兔、老支书给病重的韩石头送野兔、韩石头病逝时走得很安详等情节,甚至上述情节中的语言、动作等细节,薛培政都洞悉一切,从容调度,娓娓道来。
而《神秘》则采用有限视角,叙述者“我”是小学生,用孩童的眼光去打量神秘的乡村世界。南园里的一棵树顶,是“我”选择的一处窥视点,南园里的一切尽收眼底,就连那“奇怪的人”苍白脸上的皱纹,断腿眼镜用绳子系在耳朵上,都清晰可见。有限视角的局限性,决定文中所言必须是“我”的所见所闻所感,写作中,薛培政没有失手。比如刘大喇叭去村卫生所找村医巧遇沈军医的情节,情态(慌慌张张)、对话、动作(跺脚)描摹得细致入微。看到沈军医跟着刘大喇叭进了南园,他写道,“我惦记着树上的蝉壳,便悄悄朝园子摸去。”这句话,点明了“我”亦在场,又尾随两人去南园,移步换景,很自然地与后面的故事衔接起来。
《野兔》《神秘》两文,共同存在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野兔》的后两段(两句话),《神秘》的最后一段,假如去掉,各自仍不失为完整的故事。薛培政如此谋篇布局,并非赘述,而是意图呼应前文。
《野兔》交代了食品奇缺年代“村里除过年杀口猪,平时就没人闻过肉香味”的故事背景,为了渲染所有人都很想吃肉的馋劲儿,作者大胆用全文二分之一强的篇幅做铺垫,写了一场学校运动会演变为“捉兔会”的轻喜剧,师生们竭尽全力围猎野兔,只为聊解嘴馋。病重的韩石头“心心念念想吃肉”,老支书为了满足他的心愿,到公社肉食店买肉无果,听到师生捉了只野兔,就赶到现场买下来。韩石头吃上了炖野兔,按说故事就可结束了。但薛培政在最后又补充了两句话,“韩石头去了”“老人走得很安详”,以此来呼应上文“心心念念想吃肉”的韩石头在老支书帮助下,如愿以偿,所以走得“很安详”。
相较而言,《神秘》里的前后呼应更具艺术色彩。军红为园子里的人送东西,“我”替她望风,发现情况就学猫叫。那个漆黑的夜晚,“我”遇到了一件神秘的事情,在为军红望风时,“我望见有个像萤火虫一样的火星在闪动,我壮着胆子往前走两步,那火星逗我似的往后退两步”,急慌慌之下,“我”学起猫叫。在故事最后一段中,刘大喇叭问“我”,“啥时候学会猫叫的?还怪像哩。”至此,神秘的“火星”疑云在前后呼应中顿然消散。
通过《野兔》《神秘》可以看出,熟悉乡村生活的薛培政用手中的笔,悉心打理着他的文字田园,因地制宜,巧于耕耘,气定神闲地守望着接踵而至的丰收。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安徽文学》编辑。)


上一篇:书讯|《过目不忘: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5)》目录
下一篇:特别推荐|赵淑萍《十里红妆》

踩1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3.0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3.0  
    推荐指数: 3.0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