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杰克 • 里奇 :《可别告诉你妈》

杰克 • 里奇 :《可别告诉你妈》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10-09

  中午刚过,我在工具房里兜了一圈,准备开车出门。这时,我十一岁的女儿辛迪忽然出现在敞开的门口。
  我吓了一跳。
  “爸爸你在找什么?”辛迪问道。“找铲子和铁锹。”“为什么呢?”“我要去挖芦笋苗床。”我拿起铁锹,“我以为你要去看望外婆呢?”辛迪耸耸肩:“要骑好久的自行车,今天又相当热。”
  “假如你这礼拜不去看望她起码一次,你外婆会失望的。”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零钱,“也许,喝瓶冰凉的苏打水会帮你骑车到村子。”我自然而然地又补充了一句,“可别告诉你妈。”
  “我不会的啦。”女儿开心地附和道。她准备要离开,但又犹豫了,“妈妈在哪儿?”“眼下我也吃不准。我只知道她离家了。”“妈妈为什么没有开走汽车?”“消音器出了点故障。你妈的一个朋友接走了她。”
  我望着辛迪骑上自行车,沿着公路去往村子。而我走向停在车道上的汽车,再次试了试后备箱锁。嗯,仍然牢牢锁着。那把锁真是诡异得很,有时用得好好的,但另外时候会突然弹开,使得后备箱盖子会微开一两英寸。
  我把工具放到汽车后座上,慢慢开动汽车,向山上驶去。
  我开进林子,停好汽车,下了车,察看起我先前选择好的地点。
  这个坑应该要挖多大多深呢?惯例是怎样的?
  我心想,六英尺(1。8米)长,三英尺(0。9米)宽应该也够了。毕竟,我不用放一口棺材进去。
  我拿起铲子开始挖坑。挖了大约四十分钟后,我注意到自己的掌心似乎即将起泡。这样可不行。我决定回家里看看能否找到一双劳保手套。
  当我走出森林时,我驻足了片刻,从这个地点能一览无余地俯瞰整个村庄。几乎能辨认出村子里面的每栋房子。我的妻子玛丽安的父母仍然住在与教堂隔着三户人家的绿屋顶房子里。
  玛丽安和我结婚有多久了?十三年有了吧。
  汹涌澎湃的婚姻?这个说法太过强烈——但玛丽安确实经常发脾气。
  我走向家宅,在地下室里找到一双帆布劳保手套。电话铃声刚好在我准备要离家时响起。
  “是玛丽安吗?”打来电话的人是沃克太太。
   “不是,”我说,“我妻子不在家。”
  沃克太太继续说:“你有没有听说今天上午的银行抢劫案?有两个人意外见到了这名劫匪没有戴面罩时的模样。你能想象得到么!”
  我的一只手套掉在地上,我把它捡了起来。
  “目击者是谁呢?”
  “镇子上的陌生人。他们刚巧路过城镇。治安官带着他们去了州首府。”沃克太太叹了口气,“他抢走了五万美元。”
  事实上,是48280元。
  挂上电话后,我走回到山上,继续挖坑。手套让我的双手好受多了。
  要如何才能花掉48280元呢?当然可以去旅游,或者,彻底搬家,离开这个地方,找个新地方住下,值不值得呢?可以在那儿安全地花掉那笔钱,又不会吸引太多注意。
  不,我觉得不行。
  在我看来,更明智的做法是待在老地方,慢慢地花掉这笔钱。这笔钱会让一年的收入增加三四千元,不会引人注意,但会让人的快乐程度与脾性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挖到五英尺(1。5米)时,我决定停止挖坑。我走向汽车车尾,艰难地用钥匙打开了后备箱。
  我满脸厌恶地注视起尸体。搬动尸体将会比我预计的困难得多。
  我填完土,将坟墓的地面弄平,接着往光秃秃的地面盖上树叶。这样就和森林他处的地面差不多,分辨不出了。
  回到家,我先洗了澡,换身衣服。当女儿辛迪回家时,我刚刚换好衣服。
  “妈妈回到家了吗?”
  “没有。”
  “爸爸你知道吗,有两个目击证人见到了银行劫匪没戴面罩时的样子。治安官今天下午带他们去首府看面部照片,目击证人认出了劫匪。”
  我盯着女儿看了许久。
   “目击证人挑出了一个名叫托尼•布拉尼根的家伙。他的逮捕记录足足有这么长。”她用双手比划,示意到底有多长,“晚饭吃啥?我快饿死了,爸爸。”
  我叹了口气:“好吧,厨房的一个橱柜里面有些巧克力曲奇。”
  辛迪笑容灿烂:“可别告诉妈妈吧?”
  她拿出曲奇饼干,到了楼上的房间,听起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唱片。
  我看见一辆浅蓝色的轿车停在车道底端。约莫一分钟后,我听见前门打开的声音。
  妻子玛丽安走进厨房:“弄完了吗?”
  “嗯,”我说,“弄完了。”
  她脱下外套:“并不是我们杀害了他。”
  “对的。”
  那天上午十点半,玛丽安和我正在超级市场购物,听见了银行抢劫案的警报声。
  一会儿后,我们把买的东西放进汽车后座,开车回家。
  到了我们家的车道上,当我打开后备箱要拿出我先前买的园艺软管,我们发现了一具男尸,我现在知道了这个男子名叫托尼•布拉尼根——他的身旁躺着一只包,里面放着48280美元。
  显然布拉尼根从银行逃离时,转弯进入了超级市场的停车场。他见到我停在那儿的汽车的后备箱盖子微微开启,孤注一掷之下爬进了后备箱,拉下盖子。
  可能是心脏病发、窒息死亡或一氧化碳中毒。我怀疑是最后那种,因为布拉尼根的脸庞涨成了深红色。
  “钱大概上过保险,”玛丽安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留下这笔钱也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对吧?”
  “对的。”
  她啜饮了口我递给她的酒,“我答应了顺便去一趟妈妈家,为她做头发。”
我发出了警告:“但记住,这是咱们的小秘密,是你和我的小秘密。别告诉你妈。”
  原载《故事会》蓝版2017年第6期


上一篇:孙新运:《微型天地 国际视野——龙钢华〈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综论〉简评》
下一篇:侯德云:《那些活生生的人 ——读相裕亭盐河旧事系列小说之二〈看座〉》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2.5  
    欢笑指数: 3.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4.0  
  • 参与评分共 2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