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老舍:《开市大吉》

老舍:《开市大吉》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10-12

  我,老王,和老邱,凑了点钱,开了个小医院。老王的夫人作护士主任,她本是由看护而高升为医生太太的。老邱的岳父是庶务兼会计。
  我治内科,老王花柳,老邱专门痔漏兼外科,王太太是看护士主任兼产科,合着我们一共有四科。
   “大众医院”,名字起得好——办什么赚钱的事儿,在这个年月,就是别忘了“大众”。
  我们开张了。门诊施诊一个星期,人来得不少,还真是“大众”。忙了一天,我们都后悔了,不该叫“大众医院”。有大众而没贵族,由哪儿发财去?早知道还不如干脆叫“贵族医院”呢。
  老王出了主意:明天包一辆能驶的汽车,把二姥姥接来也好,把三舅母装来也行。一到门口看护赶紧往里搀,接上这么三四十趟,四邻的人们当然得佩服我们。再赁几辆不能驶的,和汽车行商量借给咱们几辆正在修理的车,在医院门口放一天。一会儿叫咕嘟一阵。上咱们这儿看病的人老听外面咕嘟咕嘟地响,不知道咱们又来了多少座汽车的。外面的人呢,老看着咱们的门口有一队汽车,还不唬住?
  我们照计而行,第三天刚一开门,进来位军官。老王脸笑得一朵玫瑰似的。三言五语,卖了一针六〇六。我们的两位女看护给军官解开制服,王太太过来先用小胖食指在针穴轻轻点了两下,然后老王才给用针。军官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看着看护一个劲儿说:“得劲!得劲!得劲!”我在旁边说了话,再给他一针。老邱也是福至心灵,早预备好了——香片茶加了点盐。老王叫看护扶着军官的胳臂,王太太又过来用小胖食指点了点,一针香片下去了。军官还说得劲,老王这回是自动地又给了他一针龙井。两针茶,一针六〇六,我们收了他二十五块钱。我们告诉他还得接着来,有十次管保除根。反正我们有的是茶,我心里说。
  军官汽车刚开走,迎头来了一辆,四个丫环搀下一位太太来。我推开一个丫环,轻轻地托住太太的手腕,搀到小院中。
  老太太的第一句话就叫我心中开了一朵花:“唉,这还像个大夫,东生医院那群大夫,简直不是人!”
  东生医院——凭良心说,这是我们这里最大最好的医院。“您在那儿住了几天?”我问。
   “两天。两天就差点要了我的命!”老太太坐在小床上。
   “怎么上那儿去了呢?”我的嘴不敢闲着。
   “别提了!一提就气我个倒仰——你看,大夫,我害的是胃病,他们不给我东西吃!”老太太的泪直要落下来。
   “不给您东西吃?”我的眼都瞪圆了。“有胃病不给东西吃?蒙古大夫!就凭您这个年纪?老太太您有八十了吧?”
  老太太的泪立刻收回去许多,微微地笑着:“还小呢。刚五十八岁。”
   “和我的母亲同岁,她也是有时候害胃口疼!”我抹了抹眼睛,“老太太,您就在这儿住吧,我准把那点病治好了。这个病全仗着好保养,想吃什么就吃:吃下去,心里一舒服,病就减去几分,是不是,老太太?”
  老太太的泪又回来了,这回是因为感激我。“大夫,你看,我专爱吃点硬的,他们偏叫我喝粥,这不是故意气我吗?”
   “您的牙口好,正应当吃口硬的呀!”我郑重地说。
   “我是一会儿一饿,他们非到时候不准我吃!半夜里我刚睡好,他们把小玻璃棍放在我嘴里,试什么度。”
   “糊涂东西们!不知好歹!”
   “我要便盆,那些看护说,等一等,大夫就来,等大夫查过病去再说!”
   “该死的玩艺儿!”
   “我刚挣扎着坐起来,看护说,躺下。”
   “讨厌的东西!”
  我和老太太越说越投缘。
   “你们这里也有看护呀?”老太太问。
   “有,可是没关系,”我笑着说,“您不是带来四个丫环吗?您干脆包了这个小院吧。四个丫环之外,不妨再叫个厨子来,您爱吃什么吃什么。我只算您一个人的钱,丫环厨子都白住,就算您五十块钱一天。”
  老太太叹了口气:“钱多少的没有关系,就这么办吧。春香,你回家去把厨子叫来,告诉他就手儿带两只鸭子来。”
  我后悔了:怎么才要五十块钱呢?真想抽自己一顿嘴巴!幸而我没说药费在内;好吧,在药费上找齐儿就是了;反正看这个来派,这位老太太至少有一个儿子当过师长。况且,她要是天天吃火烧夹烤鸭,大概不会三五天就出院,事情也得往长里看。
  医院很有个样子了:四个丫环穿梭似地跑出跑入,厨师傅在院中墙根砌起一座炉灶,好像是要办喜事似的。我们也不客气,老太太的果子随便拿起就尝,全鸭子也吃它几块。始终就没人想起给她看病,因为注意力全用在看她买来什么好吃食。
  老王和我总算开了张,老邱可有点挂不住了。他手里老拿着刀子。我都直躲他,恐怕他拿我试试手。
  吃过午饭,来了!割痔疮的!四十多岁,胖胖的,肚子很大。三言五语,老邱的刀子便下去了。四十多岁的小胖子疼得直叫唤,央告老邱用点麻药。老邱可有了话:“咱们没讲下用麻药哇!用也行,外加十块钱。用不用?快着!”
  小胖子连头也没敢摇。老邱给他上了麻药。又是一刀,又停住了:“我说,你这可有管子,刚才咱们可没讲下割管子。还往下割不割?往下割的话,外加三十块钱。不的话,这就算完了。”
  我在一旁,暗伸大指,真有老邱的!拿住了往下敲,是个办法!
  四十多岁的小胖子没有驳回,我算计着他也不能驳回。老邱的手术漂亮,话也说得脆,一边割管子一边宣传:“我告诉你,这点事儿值得你二百块钱;不过,我们不敲人;治好了只求你给传传名。赶明天你有工夫的时候,不妨来看看。我这些家伙用四万五千倍的显微镜照,照不出半点微生物!”
  胖子一声也没出,也许是气糊涂了。
  当天晚上我们打了点酒,托老太太的厨子给做了几样菜。菜的材料多一半是利用老太太的。一边吃一边讨论我们的事业,我们决定添设打胎和戒烟。老王主张暗中宣传检查身体,凡是要考学校或保寿险的,哪怕已经做下寿衣,预备下棺材,我们也把体格表填写得好好的:只要交五元的检查费就行。老邱的老丈人最后建议,我们匀出几块钱,自己挂块匾。老人出老办法。可是总算有心爱护我们的医院,我们也就没反对。老丈人已把匾文拟好——仁心仁术。我们议决,第二天早晨由老丈人上早市去找块旧匾。王太太说,把匾油饰好,等门口有过娶妇的,借着人家的乐队吹打的时候,我们就挂匾。到底妇女的心细,老王特别显着骄傲。
  原载《故事会》蓝版2018年第9期


上一篇:《过目不忘: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6)》目录
下一篇:林斤澜:《短中之短(节选)》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