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刘正权:《攒点力气去寻死》《精彩马上回来》

刘正权:《攒点力气去寻死》《精彩马上回来》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0-10-19

【作者寄语】
小说创作就是把生活中的一点小事通过自己的逻辑思维无限扩散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来挖掘人性,或者叫质疑生活!当我们的笔下流淌出人物雏形时,我们的大脑就得设想出情节必须怎么延伸才能合情合理,才能与人物形象相契合。好的微型小说作品,绝大多数都是从无中生有到天衣无缝的一个流程。
攒点力气去寻死
零点时,电话准时响了。
手机调的是振动,秦嫂探起身子,看对面病床,要不是那有一搭没一搭的微弱呼吸,病房里可以用死一般沉寂来形容。
偏就不死,这老爷子。
跟阎王较劲呢这是!主治医师晚上查完房,在外面冲秦嫂摊手自嘲说,老爷子多活一天,主治医师就被多打一天脸,根据他的经验判断,这老爷子根本活不过上月底,孰料,都月头到月中了。
才不是,秦嫂气鼓鼓地,老爷子是跟自己较劲呢。
请她当护工时说得明明白白的,就一个月,月满她走人。
眼下,月满了,她人却走不开,老爷子的子女一个都不在医院陪护,秦嫂甩不开手,也狠不下心。只能在电话里发泄不满了。
还是那样?
不那样能哪样,一口气悠得长长的。
那是悠谁呢?
要悠死我呗。秦嫂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老爷子的儿女每晚轮番给秦嫂打电话,语气中很是尽孝道,用最贵的药,请最好的陪护,钱不是问题。有钱人,忙的都是钱的事。秦嫂没钱,忙的更是钱的事。当护工钱多,她这种轻车熟路会伺候瘫子的护工不多。
秦嫂不要脸面,她要的是兑现跟男人的承诺,说好做一个月回去的,却又拖了十天,算怎么回事。
病房没开灯,秦嫂摸索着回到床前,刚要躺下,病床那边呼吸加重了,秦嫂眼睛一亮,赶紧开灯,扑过去。意料中的老爷子并没眼睛翻白,相反,浑浊的眼球有了神采,老爷子嘴巴吧嗒着,饿,我饿!
秦嫂手忙脚乱冲营养米糊。营养米糊吃了小半碗,老爷子有了气力,声音虽然还小,却不是断断续续的,以后,你每晚零点,给我冲营养米糊,半碗。
秦嫂奇怪,为啥每晚零点?
马无夜草,不肥呗!老爷子竟然还有心思说这话,我得靠,这营养米糊攒点力气。
秦嫂不以为然,都这样了,攒点力气有啥用,挪得动身子还是迈得开步?
我攒点力气寻死,不行啊!老爷子忽然发了怒,喉咙一喘一喘的。
攒点力气寻死?秦嫂好笑,躺在医院有人看护着有药物保养着顺顺当当体体面面死去,多美的事。
美的是他们。老爷子摇头,他们那点算盘,当我不知道?我死了,他们名誉多好听,花了大价钱请专人陪护,那孝心,一般人做得到吗?老爷子头一偏,说你睡去,一时半会儿我死不了,等我攒点力气再自己寻死。
完了闭目养神,那呼吸,竟一长一短,非常平稳。
呼吸不平稳的,倒是秦嫂,怎么都没能睡踏实。攒点力气寻死,老爷子这是闹哪出?只有被忤逆的老人,才会自寻死路,好端端的,谁不愿多看两眼世界,老爷子是想让世人戳儿女的脊梁骨呢。
秦嫂不睡了,决定也任性一回。谁说穷人不能任性的,不就是十天的钱,不要总行吧,一念及此,秦嫂掏出手机,准备回拨过去,走人。
还没摁键,手机呜呜振动起来,没任何征兆,秦嫂吓一跳,习惯性按下接听,那边声音很急促,妈,爸爸寻了短见!
秦嫂眼前一黑,临走前一幕清晰再现在脑海。高位截肢躺床上几十年的男人说,你给我床头屋梁绑根绳子,我身子骨睡疼了可以拉着绳子坐起来,免得生褥疮。
秦嫂说就一个月,那么巧就生褥疮了,等我挣这笔大钱回来给你买个电动轮椅,你该出去晒晒太阳,看看世界了。
该死的,怎么就答应他给绑了绳子,他可是有力气寻死的人啊!秦嫂眼里攒了几十年的泪一下子漫了出来。
精彩马上回来
陈大才把脚点在油门上,脑门心开始冒汗。张成坐在副驾驶上,嘴上的烟一明一灭。
陈大才只要记得自己是在排戏就行了。是的,排戏,作为一个特技飞车演员,陈大才这回排的不是导演的戏,而是大成集团老总张成自己安排的戏。
一辆人力车缓缓从远处拖了货物过来,看得出那货物在人力车师傅眼里很贵重,要不然他也不会一步三回头去瞅车里的货丢了没有。
张成掐灭了烟,这是个暗号,如同片场导演喊:“OK!开拍。”
陈大才脚上一带劲,轿车“嗖”一声蹿了出去,直挺挺撞向三轮车上的货物。
张成交代得很清楚,尽量不要让车主受到伤筋动骨的大伤,当然,擦破点皮的轻伤是必须有的,流点血是在所难免的!否则这戏就演得不够专业了。
哐当一声,20万就没了!
陈大才叹了口气,闭上眼,这张成肯定是钱太多了,玩这么刺激的游戏。
后视镜中,那个三轮车主气急败坏从地上爬了起来,张成慢吞吞下了车。
两人一照面,那个三轮车主忽然不气势汹汹地大嚷了,说:“张成,是你啊?”
张成装作惊喜莫名的样子一把抱住那个人说:“李贵啊,真是你,今天我撞对人了!”
李贵搔了搔头皮,望着地上一堆被撞碎的花瓶,苦着脸说:“兄弟你走吧,我自己收拾!”
张成蹲下身子,捡起碎片故作惊讶说,景德镇的货呢,值老价钱了!跟着返回车,从包里摸出一个方便袋,那里面装着20万人民币。
张成把方便袋往李贵手里塞,说,哥们,看在同学分上,千万别报警啊!完了装作慌里慌张的模样说,我赶时间呢!
钻回车,“嗖”一声,陈大才再点油门,车就没影了,剩下李贵一人在路灯下使劲揉眼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一个下岗工人,一场有惊无险的车祸,20万,哪儿梦去啊?
别说李贵,连陈大才都觉得像做梦,就点一下油门,2万元劳务费到手了,他在片场要排多少遍要计算多少次路线,要踩多少次油门才挣2万啊!
这样的梦多来几次吧!陈大才从张成的车上下来时感叹了一句。
居然,真又来了两次,每次间隔一个月,一次撞的是送纯净水的,一次撞的是拖地板的电动三轮。
像第一回的再版,两人都认识张成,都是20万打发的,陈大才隐隐觉得,真有那么点排戏的感觉。
陈大才决定请张成吃顿饭,希望这场戏永远排下去,像电视上说的,广告过后精彩马上回来。
可惜,精彩再也没回来过。
那天陈大才偶遇张成,上了车,陈大才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上,两人闲聊起来。
陈大才习惯性把脚点在油门上,问张成:“咋了,不回来玩精彩游戏了?”
“啥精彩游戏?”张成又把烟吸得一明一灭的。
“撞人的游戏啊!”
“那个啊,不会再回来了!”张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这是报答他们!张成心想。高考那年,他交不起60元的高考报名费,眼看着多年辛苦付之东流,十分沮丧。突然,有三个冒失的同学将他唯一一套没打补丁的衣服给弄烂了。在他的愤怒下,三个同学一人掏了20元赔给了他。
如今想来,30年前,这衣服怎么也值不了60元,他们分明是在帮他。现在,他们过得不如意,他又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张成正这样想着,一抬头,发现后视镜中一个踩着三轮车的人正狠命弓了腰扑进了他的视线。
陈大才拿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张成,张成像受到遥控似的掐灭了烟。这是双方约定的暗号呢!陈大才没加半点思索,脑子进入彩排状态,一踩油门,转向一打,车箭一般向那辆三轮车扑了过去。
这一回,他没来得及计算路线和交点,他只想马上把进入片场后临战的精彩感觉找回来……
原载《故事会》蓝版2020年第10期
评点
在极端的情景设置中考验人性
赵淑萍
阅读刘正权的这两篇小说,我脑海里呈现的一个关键词是“较劲”。作家在较劲,在情节的构思上力求曲折、奇崛、放诞,把人物推到极端的情景设置中,考验人性。小说中的人物在“较劲”。命垂一线的父亲,和子女较劲,要攒点力气寻死。享受“撞车”表演的演员,渴望精彩回来,游戏和现实较上了劲,于是,弄假成真,一场血淋淋的车祸,祸及自己和他人。
《攒点力气去寻死》通过护工秦嫂的视角,表现了一位弥留之际的父亲和儿女的关系。老爷子命垂一线,子女每晚轮番给秦嫂打电话,语气中很是尽孝道,说钱不是问题,用最贵的药,给予最好的陪护,人却始终不露面。老爷子悲愤交加,他要进食,攒点力气寻死,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颠覆子女的孝道,让世人戳子女的脊梁。老人的子女虽然事业有成,左右逢源,但是骨子里却是自私冷漠。秦嫂作为护工,说好护理一个月,但看老爷子孤身一人,奄奄一息,总是狠不下心,甩不开手。中国人常说父慈子孝,小说中的父亲与子女都没守住道德的底线,却是一个局外人,一个身处底层的护工,守住了良善的底线。小说的另一妙处在于秦嫂既是局外人,又是局内人。因为,她的男人高位瘫痪几十年,正盼着她回家。她没有兑现一个月回家的承诺,许是丈夫体味到妻子为了养家辗转服侍他人的不易,心生愧疚,居然用床头那根借力移动身子的绳子寻了短见。有钱的,可以任性,可以买到最好的服务,但买不到亲情、温暖。没钱的,虽然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终究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一片黯淡。小说中,父亲是一个弱者,“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弥留之际的他,选择的是不通透、不妥协、不谅解,是较劲。秦嫂是弱者又是强者,一个为了撑起一个家把伺候瘫子的事做得轻车熟路的苦命女子,一抹凉薄晦暗的小说情景中的亮色。而秦嫂的丈夫更是弱者,身体的残疾带来的是内心的创伤。虽说,情节的设置有些残酷,但还是让人对弱者起恻隐之心,颇有让人警醒反思处。
在《精彩马上回来》中,作者也设置了极端的情节。“较劲”是表演和现实之间的较劲。陈大才的戏不好演,用轿车去撞三轮车,要有惊无险,然后赔对方20万。当然,幕后的“导演”很慷慨,给他的酬金也很优厚——2万元劳务费。再后来,抖出包袱,原来,“导演”用这种撞车游戏去报答30年前的恩人。高考那年,三位同学为了呵护他的自尊故意扯烂他的衣服,赔了一笔钱,让他有了考试报名费。而此时的他,知道恩人们过得都不如意,雇人“撞”他们,一场虚惊后,再赔以巨款。导演和角儿分明在这种“撞车”游戏中获得了莫名的快感。丰厚的酬金和表演的快感刺激了陈大才,表演结束,盼望精彩再回来。最后,相似的情景,他们很快沉浸其中,游戏失控,越过设定的界限,跌入生活的深渊。精彩确实回来了。可是,这一瞬的精彩却是一场大劫。
明明是讲传统美德,可表面的孝道下却是亲情的荒漠。明明是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最后却是一个大转折、大悲剧。在曲折奇妙的故事表象后面,呈现的人性让人不寒而栗。作为一位女性读者,觉得情节设置,尤其是后篇,终究过于残酷,也和生活的逻辑反差过大。
美国作家威廉 · 福克纳说:“人之所以不朽,不仅因为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他才能发出难以忍受的声音,而且因为他有灵魂,富于同情心、自我牺牲和忍耐的精神。诗人、作家的责任正是描写这种精神。”确实,我们在呈现人性的复杂时,即使是表现人性之恶时,仍然需要一种温暖和悲悯。
(作者系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宁波市作协评论创委会副主任,宁波市海曙区作协主席。)


上一篇:申弓:《那一段难忘的记忆——中国微型小说学会成立的前前后后》
下一篇:《过目不忘:50则进入中考高考的微型小说(6)》目录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5.0  
    欢笑指数: 5.0  
    新奇指数: 5.0  
    推荐指数: 5.0  
  • 参与评分共 1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