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远牵:《快消时代的微型小说何去何从》

远牵:《快消时代的微型小说何去何从》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1-01-04

——对当前微型小说创作方向的一些看法
远牵
作者简介
远牵,原名杨红霞,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文学作品散见于《中国艺术报》《经济日报》《金融时报》《新民晚报》《河北日报》《山西日报》《短篇小说》等,有作品获徐霞客文学奖铜奖,首届青年文学家大奖赛小说组优秀奖。
摘要:当前文化产品生态环境下,微型小说结合自身优势从创作上做到有坚守有放弃;从创作境界上出俗并达雅;内容上尝试纵向深掘与以量串联,与其它文艺领域在互动中借势跨界;在微型小说的结构与品格上,情节结构在遵循一定模式下变化出新,其文体结构有特别意义;微型小说的传承主要体现文化品格,文体跨界是微型小说写作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不断创造具有美学意象的文学境遇,使微型小说在快消时代占据一席之地。
关键词:快消时代;串联跨界;文学品格;微型小说审美
消费作为文化产品链条上的重要环节,对产品输出的流向有重要影响。“快”成为当下消费的一个主征,随着网联互联深入,快消正在定义我们的时代。作为文化领域最主流、基础最广泛的文学,其文化生态环境在发生深刻改变;微型小说作为文学门类里短篇小说的一个子支,其短平快的文体样式与产出周期与快消时代的文化产品需求最易同频共振,最易互动合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快消时代赋予微型小说独领风骚的有利时机,相比其它文学样式,其创作正在形成繁盛的争鸣局面;但如果用严格客观的眼光再看,在社会上影响较大的微型小说作品尚未出现,足以标记时代的名篇也只存在人们的期待中,没有比齐前代的名篇,也没有产生轰动效应的新制,作为快消时代的文学宠儿,成为微型小说在当前时代的遗憾。
快消时代的特点是文化生态的多元散漫化趋势,放眼全社会文化的系统环境,会发现微型小说面临的实际生态并不乐观,且很残酷。面对信息链接漫天飞,小视频五光十色,游戏给人浸入式的沉迷,人们习惯了只看标题和关键词,耽于瞬时文化的强刺激与追剧情节大反转的强刺激,微型小说的发展空间被不断挤压蚕食,微型小说要长足发展,任重而道远。
清醒认识到微型小说的外围环境与竞争生态,再进入微型小说这一领域,应会避免关门造车式埋头苦干,也不至一厢情愿地自嗨自擂。只有与时代有效接轨,微型小说才能搭上快车,踏对节奏,踩准节点,才能令微型小说独树一帜,在标新领异中绽放光彩。
微型小说是文学的一支轻骑,在前后夹攻的围追堵截中,要一路闪转腾挪,苦练内功,才能左右逢源,天马行空,独步天下。回归微型小说创作的现状,一个问题浮出水面,当下快消时代的微型小说当如何是好?下面结合近段时期的观察,笔者谈谈对快消时代微型小说将何去何从这一问题的几点看法,权且作为初涉微型小说这一领域的一名创作兼研究者,对当前创作趋向产生的一些粗浅认识。
01
微型小说的坚守与放弃
微型小说的千字篇幅决定了它形制的“小”,“小”既限制它又成就它。微型小说只能在“小”上做文章,要以小见大,恐怕是对微型小说的一种美好愿望。汪曾祺说过,小小说是小的小说。小的就是小的,从里到外都是小的。“小中见大”,是评论家随便说说的。有一点微型小说创作经验的人都知道这在事实上是办不到的。谁也没有真的从一滴水里看见过大海。大形势、大问题、大题材,都是微型小说所不能容纳的。要求微型小说有广阔厚重的历史感,概括一个时代,这等于强迫一头毛驴去拉一列火车(摘自汪曾祺《小小说写作论》)。
小小说研究者杨晓敏也说过,一篇小小说,要求它承载非常高端非常极致的文学技巧,或者要求它蕴涵很大的精神能量,是非常难的,也会限制它旺盛的生命力(摘自杨晓敏《小小说30年:话说某些关键词》)。
既然这样,我们写微型小说就不必非要找“大”了,而应该知止取定,安心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把取材眼光放在一些小而新的事物上,可以用文字的取镜去把它略微放大,或将一些取定的东西,用文字的活力使其流动。微型小说像一面小小的镜子,写作者用自己的内观体察周边万象后再用微型小说的镜面照取,这样映照出来的一定是写作者的精神镜像,所以对微型小说而言,不沾杂念的创作本心是为可贵。
02
微型小说的出俗与达雅
微型小说因现实感强,生活气息浓,所以常常带着人间的烟火气。烟火气,食色性也,具体到微型小说的内容里就是生活,爱情,人性。微型小说要雅俗共赏,起笔始于俗,这个俗正是一种现实代入感,而出俗的关键在于这种代入的方式是否高明,“极高明而道中庸”。这个高明是微型小说作者那看似一般、却不知不觉牵引你进入他说世界的推手,微型小说的功夫都在这只神不知鬼不觉的手上,功夫的“讲究”就是雅。
这“雅”中有作者的常识修养、写作技法,还有起承转合的故事是否动人。再精彩的故事如果不动人,就只是热闹,终究没有脱俗。微型小说也担当着部分社会教化功能,只是要少一些僵硬的教条气,润物细无声的微型小说才入得雅境。而我们看到的那些遣词造句巧妙妥帖,渲染力道不欠不过,叙事节奏不急不缓,皆可入微型小说的“雅”。更高的“雅”是微型小说特有的点破不说破的留白,一种令人幡然顿悟的机锋,一种见好就收的适可而止,这些微型小说的创作共识,可以达雅。
微型小说雅俗共赏,除了古雅还应“新雅”。如塑立一个标新人格、描状一个微妙的场景,抛出一种鲜活的思想,都是立意上的新雅。最重要的,微型小说用文学的内蕴为现代人的精神随机地找到一个可以释放疏缓的有效出口,这样的“雅”是微型小说所得天独厚的,也是值得孜孜以求的。
03
微型小说的深掘与串联
微型小说篇幅虽小,但它来自生活的核心深层。小的文体特性使微型小说可在核心情节上细做文章,有意识地将生活细节加以深度挖掘,而形成微型小说犀利的穿透力。对核心细节的挖掘可运用一系列诸如夸张,变形,怪诞,魔幻等手法来锻造穿透力。而对于强穿透力的上乘作品,如能以系列形式来横向串联,则蔚为壮观。
微型小说因形制小,单篇再好,其影响也毕竟有限,这就形同一颗闪亮的珠子,一颗只是遗珠,二三颗串起可成小件,如果几十颗上百颗串起来,其份量自是不同。以作品系列的形式将同质化内容的微型小说串联,也是作者对同一题材的持续用功与深耕细作,这不仅有利于作者在同一题范围内成为有辨识度、有影响力的微型小说作家,也有利于将微型小说的体量做大,形成作品矩阵,壮阔声势。微型小说的纵向掘进与横向串联,对微型小说打造品牌IP,或微电影的改编,以及提高整个微型小说的文化竞争力同社会影响都深具意义。
04
微型小说的借势与跨界
碎片化时代盛产瞬时文化(instanteos culture)产物,鼓励第一反应。像网络热点,新闻事件,内涵段子等具有快速反应特性的文化样态都可作为微型小说再创作的素材,它们形同生活积累,需对取材存储、整合、提取,最后加工成为血液新鲜的微型小说;另一方面,借鉴网络文学作家的一些做法,对现有微型小说名作进行同题、互文或番外形式的再创作,这种互犄借势也有利于微型小说创作领域的互动活跃,更充分地壮大微型小说的内在潜力与外延影响。
除了借势,微型小说与其它文艺门类的跨界互通也是非常值得深入摸索的尝试。如与音乐、美术、摄影、舞蹈等不同艺术领域的跨界互通,能使微型小说呈现别样的文化魅力。前些年肖晨创作的与歌曲同名的蚂蚁小说,就是微型小说与音乐的合体尝试,用艺术门类的混搭来体现微型小说的多元文艺调性,是微型小说扩大创作领地一个边缘优势。
而在地域化创作上,将微型小说与游记、地方风物、地方人物等相结合,是一种将故事,人物,环境有机结合起来的有效途径,以微型小说体现地方文旅特色,对于提升微型小说的地域文化品味,是一片大有可为的新天地。
05
微型小说的结构与品格
微型小说的结构有情节结构与文体结构两个方面的构架。
微型小说的故事主线一般呈单线型。有一位故事类公众号大流量主曾坦言,写故事的基本套路是以故事的横剖面开端,在黄金分割点高潮,在结尾煽情。这样的思路可以借鉴,但微型小说毕竟不同于只写故事,它需要在叙事结构上变化,对这些变化笔者有以下总结:
❶ 从此时此地到彼时彼地的顺叙或倒叙;
❷ 由因及果地表现一个主因可导致的N种结果,其对应可一对一、一对二、甚至一对三,并讲究叙述穿插与开放式结尾;
❸ 以平行式表现的AB以并列,比较或正反分头展开情节;
❹ 以追尾式表现由ABCD,其中AD首尾衔接,中间以叙事逻辑顺接;
❺ 以反转悬念上无中生有或从有到无,前者的情绪主线是后知后觉,后者是空欢喜,两种类型反转都能制造情感落差;
❻ 以包袱表现一连串问号制造疑窦,故事推进中包袱抖落真相大白;
❼ 晕轮型表现多个散点状或线头状事物,通过意识流与叙述技巧,强化情绪并弱化叙事,以表现细腻开阔情境。
微型小说文体在结构上可产生若干变化,比微型小说更小的还有闪小说。微型小说可以看作是闪小说的扩容,闪小说同样也可以丰富为微型小说。微型小说通过叠加丰富为短篇中篇,甚至为长篇提供素材,作家亦可通过闪小说、微型小说来为创作不断积累,这也是微型小说文体结构意义的一个体现。对同一素材在情节上的缩放,叠加与节奏上的快慢变化,还可使微型小说的结构呈现出活泼多变与精巧别致的韵味。
06
微型小说的继承与创新
微型小说的传承主要体现于其文化品格。在微型小说有限的文字中,腾挪出一定的空间,安排一些看似与故事和人物无关的“闲笔”,以散发密集的文化讯息,使故事和人物笼罩在浓郁的文化氛围之中,力求避免微型小说易犯的毛病:简单、肤浅、直露、缺少余味。……塑造人物时,将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转化为一种精神形态、精神境界,人物升华为一种文化的精魂(摘自聂鑫森《小小说的文化品格》)。在微型小说文化品格塑造上,除了前文的游记微型小说与新"雅"微型小说,古雅的微型小说最能体现传统文化的精魂。相比较而言,微型小说的笔记体与寓言体是最有文化内核的微型小说体式,如魏继新的新笔记体微型小说从传承角度上就体现出我们民族的文化品格,尤其是笔记体微型小说中最好看的中国气派。
除了可贵的继承,微型小说的创新正成为当下主流,创新方面除了前文提到的在不同艺术领域的借势与跨界,在文体上的某些创新也非常值得尝试:
1.镜头微型小说。微型小说写运动中展开的一个点可称作影视中的“镜头”。一般微型小说中的倒叙和补叙可成为瞬间镜头的描写和串连。
2.诗歌化微型小说。将诗歌中的叙事诗,白话诗与微型小说结合后,诗歌成为一种分行的有跨界倾向微型小说实验性文本,这个从商震的《谁是王二》可以看出诗歌向微型小说靠拢的流行趋势,五条人的流行歌曲中也有微型小说的叙事呈现。
3.散文化微型小说。散文与小说的跨界早由作家周晓枫做了实践,具体到微型小说领域,也不乏有具散文的意境语言,同时也具小说情节的佳作。近几年散文化微型小说出现了情节弱化,情绪大于情节的倾向,如美国作家莉迪亚•戴维斯的极简小说有明显的散文痕迹。
4.去标点化微型小说。名著《尤利西斯》出现过一气呵成的无标点化表达,但微型小说中非常罕见,在蔡楠的具有探索性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中有难得的实验,具有强烈的情绪化表达与先锋意味。
对于文体跨界,汪曾祺《小小说写作论》中曾说:"小小说是短篇小说和诗杂交出来的一个新的品种。它不能有叙事诗那样的恢宏,也不如抒情诗有那样强的音乐性。它可以说是用散文写的比叙事诗更为空灵,较抒情诗更具情节性的那么一种东西。……因为它毕竟还是小说。因此它才有意思,才好玩,才叫人喜欢。"微型小说的文体跨界是微型小说写作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因为文体能随时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富于变化的特性,微型小说在快消时代才叫人倍加喜欢。
微型小说也常被比作旧体诗词中的绝句和小令,它有自身所特有的轻盈灵动之美。因微型小说的一览无余,在纤毫毕露中其简单、肤浅、直露、缺少余味等毛病很容易暴露人前,也最易面临挑剔。这时微型小说就要有过硬的审美。因微型小说审美的标准差别极大,制定审美标准不现实也无必要。但微型小说至少可以明确二个问题,一是明确不要什么,以坚守住微型小说创作的底线,二是审美要有原则。微型小说要简单不陋,不陋是微型小说审美的最低标准。至于审美的原则,邢建昌在《美在意象》中的观点可拿来适用于微型小说,其审美要义在于,美学的对象不是一个自明的、外在于人的对象,而是一个内在于人,被“心”所发现、所感动、所领悟、所建构,并不断向未来敞开的意义境遇。无论微型小说的样式发生什么变化,无论快消时代的文化竞争多么复杂,只要微型小说能以它兼容普适的文体形式在保留传统审美趣味的基础上,不断翻新创造出具有美学意象的文学境遇,微型小说的创作就有希望以其独特魅力在文学谱系占据不容小觑的一席之地。


上一篇:《“博爱杯”微型小说征文系列活动被评为“创新创优项目”》
下一篇:2020年度小小说排行榜第一名作品《古玉》(附《百花园》稿约)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