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人气写手 > storychina > 徐小红:《微型小说标题美学探奥》

徐小红:《微型小说标题美学探奥》

作者:storychina 发布时间:2021-01-11

作者简介
徐小红,河南郑州人,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编审,郑州小小说创作函授辅导中心副校长,郑州小小说学会副秘书长。主要研究方向为当代文学。出版文艺理论、小说合集《梯子开花:小小说的难度》一书。有中、短篇小说获全国征文奖,文学评论获市级奖。
[内容提要]
微型小说的标题与文本的黏结度比长篇、中篇甚至短篇小说更强,也更加讲究。微型小说的标题传递作家的格局和境界,具有提升文本意蕴的作用。微型小说的标题区分文本属于故事还是小说;微型小说的标题一定程度上也规定文本的场面和格局;微型小说的标题还可以昭示文本的构架是封闭或者开放、提示文本的风格属于写实还是现代等。借助几个代表性的微型小说实例,分析文本与标题之间的内在联系和艺术魅力,探析标题对文本意蕴提升的美学。
微型小说;场面,格局;封闭,开放;写实,现代;标题美学;意蕴提升
作家徐则臣说:“小说在故事停止之后才开始。……首先是视野和学识。我们可能过度地依赖于讲故事,把作家狭隘地理解为一个简单的说书人。当然,小说家一定要会讲故事、要会讲精彩的好故事,这毫无疑问。但你不能把注意力仅仅放在讲故事上,因为小说往往是在故事停止之后才真正开始,这一段看不见摸不着的空间才需要我们下大力气去经营。这对我们的视野和学识的考验,甚至比技艺还要凶险。”❶ 毫无疑问,这“在故事之后”的东西,正是小说的“难处”,它在精彩的故事之后,体现作家的艺术境界、思想格局等多方面的美学追求。
微型小说篇幅短小,“一眼可以望到底”,其标题与内容之间的黏性就比长、中、短篇小说更强,标题制作也彰显作家的“视野和学识”,区分作家是小说家还是“简单的说书人”,划分文本的“场面和格局”,昭示文本的构架封闭或者开放,提示文本的风格属于写实还是现代。下面试以几个代表性文本分析微型小说的标题美学。
01
标题区分文本属于故事还是小说 
一些微型小说文本,既可以当故事来读,也可以当小说来欣赏,而且分别被故事类和小说类刊物刊载。不同的是,标题可能会有所区别。
比如,在笔者编辑工作中,对于一篇自由来稿的处理就很能说明问题。文本的内容是这样的:票证时代,一位农村妇女利用色相与老公合谋巧套生产队会计布票,并让加计工分,取得了成功。作者投稿时的标题是《画圈儿》。很明显,作者的本意是两口子设了一个圈套让会计钻。也切题,是对文本的归纳,但不够雅致,也缺乏提升,没有体现出特殊年代的沧桑感和历史感。在编辑时,修改标题为《流年风月》,一下子突破了小故事的局限,增加了历史感和文化含量,使得偏故事的文本变得离小说更近。从单一情节的故事可以联想、生发出多种类似情境,凸现了特殊年代人的尊严的丧失、底层人物狡黠的生存智慧和无奈。这篇文章后来被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身价倍增。
标题的“大”“小”是作家视野格局的体现,标题对于文本的框范也体现作家的艺术修养和追求。写了一场“宴遇”的滕刚的《姓名》等,也是这样的作品。
02
标题规定文本的场面和格局
知名现代派微型小说作家滕刚的《姓名》写的是张三一次赴宴遭遇的尴尬事:自由职业者张三受邀出席宴席,席间,张三没有被主人介绍,并且是被主人有意隔过去不介绍——主人在挨个儿介绍客人,到张三时开始了忽左忽右,总是略过张三。其他人都介绍完毕,主人也没有招呼张三坐下。在最后一个空位处——原本是张三的座位,被大家放满了拐杖、衣服和包,他本人,则被主人使唤上酒传菜倒茶,也被酒店误当作自带的服务员。一场被邀请的宴席上,张三忙忙碌碌,一口饭都没吃,连座位都没有。酒席结束,人们按照介绍的次序一一离开,主人则使劲握握他的手,最后一个离开包厢。张三在众人离开后逃也似的回到家,对妻子说:“我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他终于没有介绍我,太让我感激了。”
这样的情节,如果当作普通写实的作品,标题用《赴宴》或者《宴遇》似乎都可以,简洁而切合内容。然而,与《姓名》相比,其高下立马显示出来。用后者作标题,作家文本的立意所在,作家文章的用心所在,与小幽默、小调侃、小事件一下子拉开了距离,而是上升到了人类被异化、被社会身份标签化的高度,“场面”也大了,格局也高了,显出对素材(生活)俯瞰而非平视的视角,有着人文关怀的大悲悯和大疼痛。标题像一盏明灯,一下子就把作品的主题点亮了。标题对于主题是一种明确,这种标题,也把文本从写实手法跃升到先锋的朦胧,具有西洋画“印象派”的特征。作品的立意高蹈,文本空灵飘逸。
03
标题昭示文本构架封闭或者开放
著名作家王蒙不但长、中、短篇小说写得好,也写出一批优质的微型小说,《手》就是其中的一篇。
《手》以开放性的结尾,抽象性的提炼,使文本脱离局限的小故事,具有了广阔的意蕴审美空间。
《手》的情节是这样的:一位死了丈夫的未亡人执意要见“我”,一见面就对“我”千恩万谢的。我却想不起来于她有何恩德。后来才想起,原来是一次在路上车子遭遇抛锚,“我”在等待替换的车到来的间隙,因为无聊而去了一位住在附近的前下属家中小坐,同病中的前下属握了手。事隔数年,这位前下属死去,其妻前来向“我”表示感谢。小说有一个“无功受谢”的故事核,以《无功受谢》作标题也涵盖了情节,也具有一定的讽刺、哭笑不得等意味,然而,作家把目光聚焦在“手”上,赋予它抽象的人与人之间交际的纽带意义,它是一种象征,因而“长带善舞”,把局限扩张到开放,逼窄伸展为广阔,使文本的意蕴升华膨胀。
值得称道的是文章的结尾:
他不知道应该自责还是自慰。需要一种古板的诚实、冒着刺伤善良者的危险,退回他不配得到的感激?还是就这样接受一个人临终前念念不忘的刻骨铭心的感情?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觉得掌心发热,确实有许多待援的手伸向了他。
标题与结尾珠联璧合,使关于“手”的故事变成关于“手的引申意义——人与人交际的纽带”的故事,结尾也以开放的形态,把小说的能指无限放大。在“手的引申意义——人与人交际的纽带”的涵盖下,关于“手”的故事,任何读者都可以续写。
贾平凹在致友人信中这样谈创作:创作的时候要善于从“我”走向“我们”❷ 。《流年风月》不是一个人的“风月”,也不是一个人的“流年”;《姓名》不是张三自己的迷失,而是许多人的迷失,或者说张三代表许多人;《手》作为一种人际关系的纽带,不是一次汽车抛锚途中的偶然,更是人际交往中的必然。
04
标题提示文本写实或者现代
蔡楠的“车祸系列”微型小说的标题就具有对文本进行流派提示的作用。
《车祸或者车祸》字面意思所携带的“不确定性”以及《安全出了车祸》字面传达的“悖论”或者矛盾,都把作品引向了超现实主义的方向,阅读它们,也需要“戴一副立体眼镜”才能体味作家的创造性探索的魅力。
1)《车祸或者车祸》
这个标题给人的感觉有点怪——它不合语言的逻辑。语言的逻辑规定下的句子应该是“车祸以及车祸”,而不是“车祸或者车祸”。对此,我在《试论小小说的标题艺术》中写道:“如果标题中间有一个或然的连词,在它后面的两个词又相同(格式是:A或者A),就会给人不一般的联想,对文章就不能作一般的平面化的解读。” ❸ 它的文本也很“出格”。它以“叙事”“说明”“描写”“议论”“叙事”五个分类结构成篇:第一次“叙事”部分说明车祸造成的结果:老头被汽车撞死。紧接着的“说明”则叙述车祸背后的客观原因。接下来的“描写”画面般地展示车祸现场。“议论”部分选了目击者一、目击者二、目击者三、交警、死者亲属五人的言论,各有侧重。第二次“叙事”则事关另一场车祸,它后面的“说明”“描写”“议论”都省略了,但读者可以利用“阅读惯性”想见,关于“另一场车祸”的叙事后面肯定还有这些内容,然后,再有另另一场车祸,然后,再接关于另另一场车祸的“说明”、“描写”、“议论”……循环往复,以至无穷。作者给出的文本仿若万花筒,读者尽可以像旋万花筒般“旋转”素材,转出多种立意审美效果。它是一种先锋的表达,以新颖奇妙的形式探索追求微型小说的多种可能。
2)《安全出了车祸》
小说中没有偶然出现的人物或事件,一切都是必然、必需、必定,在微型小说的创作中尤其如此。“安全”作为“出了车祸”的主语,既不是“恰巧”撞进了作家的头脑中,也不是作家故弄玄虚,而是另有深意。“安全”与“车祸”这对矛盾或曰悖论纠结而又不安,从标题开始的审美紧张贯穿全文。《安全出了车祸》有一段基本完整的故事情节:以采萍之口叙述的“安全出了车祸”从发生、医治到死亡这一系列的过程。后三分之一部分则走向了“荒诞不经”:死人“安全”复活,采萍被原本死去的安全“出了车祸”。在普通的逻辑里,后部是不存在的。但是,在解构主义那里,它则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后现代主义作家……强调创作的随意性、即兴性和拼凑性,并重视读者对文学作品的参与和创造……文学形象的确定性完全被解构了。” ❹ 标题中的悖论是对作为形容词的“安全”(又是文本中的人物名)的否定,喻示着没有安全,在阴暗的隅处时时都在发生着“车祸”,“安全”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景。
两篇“车祸系列”小说具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安全出了车祸》是对《车祸或者车祸》题材的进一步开发,二者题材相同,主题相近,创作风格类似,是姊妹篇。两文都不以出售“完整的故事”为目的,而是倚重读者的参与完成文本解读,正如王洪岳所说:“读者在现代小说中可以去厉行原来认为属于作者的事情,如未完成的事件、故事,不完整的故事要靠读者去想象、去补充、去丰富。”❺ 这样才会形成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结局,小说于是变“大”了,意蕴几何级地得到扩张。蔡楠的“车祸系列”微型小说无疑具有“后现代主义”特征。
以上几篇微型小说的标题看似简单,其背后对应的是作家的思想的高度和创作的格局。功夫在诗外,说的正是关乎修养、境界的问题。一个普通素材在一个高明作家那里,稍一点化,即成精品,标题的精当,是彰显高度的一个重要方面。精当的微型小说标题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文本的意蕴,增大文本的审美空间,使得小故事从“小”中脱出,提升格局,丰富内涵,几何级地放大文本的意蕴空间。
[参考文献]
① 李墨波,徐则臣. 小说在故事停止之后才开始[N]. 文艺报:2013-11-01 .
② 贾平凹,关于写作的贴心话:致友人信五则 [EB/OL] . (2015-11-08) [2017-08-22]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7cb8290102w3ag.html.
③ 徐小红,试论小小说的标题艺术[J].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7(9):59.
④ 王永鸿,周诚华,主编. 西方文学千问[M]. 后现代主义的基本特征是什么?.西安:三秦出版社,2014:200.
⑤ 王洪岳,现代派小说理论的中国化[M].先锋的背影——中国现代主义文论(1978-2008).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109.


上一篇:李永康:《关于微型小说的一些思考》
下一篇:孙春平:《灭毒》(附《天池小小说》稿约)

踩0

  • 文章打分
  •   目前得分 我要打分
    催泪指数: 0  
    欢笑指数: 0  
    新奇指数: 0  
    推荐指数: 0  
  • 参与评分共 0 人,评分10人次以上进入排行榜。

 

写手介绍
相关链接
写手检索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