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作者:方遒 发布时间:2018-01-30

1

母亲打来电话告诉我说父亲腰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说她和父亲很想念我们,让我这几天务必回家一趟。

城里的工作总是那么繁忙,难得有闲暇时光回乡下的老家,想到很久没有和父母坐在一起吃顿饭,又想到父亲的身体也一直不太好,我心生愧意。接到母亲的电话后,翌日清晨,我向公司告了假,便驱车载着妻子和儿子回乡下看望父母。

在回乡下之前,我先给母亲去了电话。中午时分,便到达了乡下,快到家的时候,远远便看到母亲坐在家门旁。我选中了离家不远的一块空地停了车,当车停下的时候,母亲才注意到我们的到来。母亲抬头看到我们下了车,便微笑着起身向我们走来。

我和妻子各自叫了一声妈,母亲一一答应便笑着问我们:

“乐乐呢?”

妻子指着车对母亲说:“妈,乐乐睡着了。”

母亲望了望车中她熟睡的孙子,又在自己的围裙上擦了擦择菜沾满泥土的手说道:

“我来抱乐乐吧,你们快进屋。”

我和妻子向母亲应了一声,便提着行李朝家走去。

我停下脚步问母亲:“妈,爸呢?”

抱着乐乐的母亲回道:“你爸听说你们今天回来,去街里买菜了。”

在一旁的妻子说:“妈,爸身体不好,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母亲朝我们微笑着点了点头。

2

母亲安顿好乐乐,便继续坐在家门口择菜。我和妻子将我们带来的东西也做了最好的安顿。我告诉妻子,让她去给妈帮忙,她便去了。我抬头看了一圈写满沧桑的老屋墙壁,似乎有种久违了的感觉。组合柜上摆满了我与妻子、乐乐照片,父亲与母亲的照片却只有一张,是母亲抱着我站在父亲身边,我走过去拿起这张照片,看着相片中微笑着的父母,鼻子突然莫名的酸涩。

妻子突然来叫我:“庆小,爸回来了。”

我用手揩了揩眼角的泪水回答妻子:“嗯,知道了。”

放下手中的照片,我便朝客厅门外走去,只见院子里的父亲正在左右摇晃的从他的电动三轮车上取着他从街上买回的菜,而妻子正在厨房给妈帮着忙。父亲没注意到我,我便上前接过他手中的菜便说道:

“爸,您身体不好,我来吧!”

父亲抬起头看了看我,那苍老的脸顷刻间堆满了慈祥的笑容。

父亲说:“不用,别回弄脏了你的衣服,你站着就好了。”

我又说:“爸,还是我来吧,您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说着便从父亲手中接过菜朝厨房走去。父亲在我身后嘿嘿笑了,我的心瞬间也暖了。

吃完午饭,父亲提出想跟我下几盘象棋,我爽快应战,开始前,我对父亲说:“爸,我小的时候跟您下象棋,您总是让着我这两枚棋子,现在我长大,您还要让我吗?”

父亲说:“要让的,要让的,你爹我还没老呢!”

说着和父亲便一起嘿嘿笑起来。

我们战了足足七个回合,前六局是我和父亲各赢了三局。我们在下第七局的时候,我向父亲提出将他让我的那两枚棋子用上,父亲却怎么也不从,我便只好作罢。最后的战况是我以4:3击败了父亲。我提出再战两局,父亲却摆摆手说:

“不来了,不来了,儿子比爹有出息了!”

听完父亲的话,我的心里像是突然打翻了调味瓶,一下子变得五味杂陈起来。

3

吃晚饭的时候,妻子告诉母亲,说我们吃完饭就回去,母亲拼命挽留,妻子却不从,母亲只好提前去为我们准备行李,妻子便从母亲怀中接过乐乐继续喂他,在一旁的父亲默不作声吃着饭。我向父亲说明去意,父亲却只是“嗯”了一声便放下手中的碗回了房。看着父亲伛偻的背影,我心如刀绞。

我回过头对妻子说:

“凤婷,今天这么晚了,要不我们明天再回吧?”

妻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反问我:

“你明天不用上班吗?”

我说:“不用,我请了两天假。”

妻子便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吃完晚饭,我便给公司去了电话,说明了我的意思,并且也得到了批准。母亲知道后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我能看得出她内心的喜悦。

第二天早上,父亲与母亲早早起了床,母亲做好了早饭,便来叫我和妻子。

早春的二月,微风和煦的令人陶醉,不是那么冷,也不是那么热。父亲提出要去田边的那棵杨树下走走,我点了点头。

4

不远处,我便看到那棵当年我和父亲一起亲手栽下的小白杨,如今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我跟着父亲的脚步慢慢地向前走着。我们来到杨树下,父亲双手背在身后,抬起头望了望树梢,问我:

“还记得这棵树吗?”

我说:“爸,记得。”

父亲说:“记得就好,这棵杨树是你5岁的时候,我们父子俩一起栽下的,那时你们都一样小,如今它也像你一样长大了。”

我说:“是的,它也长大了。”

听完我的话,父亲并没有马上开口,而突然低下自己的头若有所思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头也不抬地对我说道:

“庆小,你现在已经成家立业,爸老了,能给你的已经不多了,不管以后的路如何艰难,你自己一定都要坚强地走下去,我希望你能像这棵杨树一样屹立于风雨。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

接着父亲突然又抬起头望着我,然后又对我说:“我以后要是死了,就把我埋在这棵树下。”

听完父亲的话,我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如泉水般涌出了眼眶。

父亲摸摸我的头嘿嘿笑了,他说:

“这么大的人了,哭什么?”

我说:“爸,我没哭,这里风太大,吹的。”

父亲笑着说:“既然这里风大,那咱们就回去吧。”

说着父亲便转身往回走,我应了一声,便跟上了父亲。

吃完晚饭,我和妻子、儿子跟父母告了别,临行前,我告诉父亲与母亲,说我们以后过了半个月就会回来一次。

母亲说:“忙的话,就算了。”

父亲却突然将我拉到一旁,笑着悄悄地对我说: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我挺直了腰板,装出严肃的样子说道:

“绝不反悔!”

父亲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傻傻地笑了。

回到的路上,父亲的话不断在耳畔回响,直到回到了家中,我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第二天上班,我请求公司对我的工作日程做了调整,用以履行我对父亲许下的诺言。




 

专题介绍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