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首页 > 精品专题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 后来呀,他们就成了你的爹爹和娘亲

后来呀,他们就成了你的爹爹和娘亲

作者:锅包肉 发布时间:2018-02-13

“这届的盟主很彪悍呐!”

台下的武林人士交头接耳地下了结论。

擂台上刚击倒对手,成为武林盟主的独孤小九豪放地挥着手。

老爹独孤愁发着愁。唉,姑娘这么彪悍,这当了盟主以后打打杀杀的,嫁不出去可咋办啊。

作为独孤家的后代,大宋非物质文化独孤九剑的传承人,独孤老爹皱眉往外走,寒风席卷落叶,背影有些凉凉。

01

时间追溯到十三年前。

独孤府里,一家人正围桌吃饭。

独孤小九当年还只有五岁,却已经很妖孽了。

小九给他爹夹一口菜,撒娇:“爹爹,人家想学独孤九剑,好不好嘛。”

老爹本来笑眯眯的脸拉得老长:“不行!老祖宗有祖训,独孤九剑传男不传女,你一个女娃学什么武功?去去去,吃饭去!”

小九缠上她娘:“娘亲……”

她娘摸了摸她头:“小九,女孩子要什么打打杀杀的,这个天下是男人外边打拼,我们女人只负责在家貌美如花就行了。娘亲教你我们芙蓉堂的至尊美白秘方,保证小九长大后像娘亲一样,肤白貌美笑颜如花,永远十八岁。”

“唉,肤白貌美管什么用呐娘亲,爹爹都说了,独孤九剑传男不传女,娘亲你又不能再生咯,剑法总不能断呀。过几年呀,爹爹指不定要从哪领个年轻的小妈回来,再给人家生个弟弟。”

独孤小九老声老气中,她娘危险地眯起眼睛,独孤愁筷子“啪”的落地。

就这样,独孤小九学起了独孤剑法。

那时,她的梦想很简单:有一天,她走进高档美容店,不用再刷娘亲的会员卡,只需长剑一挥,指着柜台上的化妆品:这样的美白霜给我来一打。钱?给什么钱?你有没有看到人家的剑?它今天才开锋的,很厉害哦!

02

独孤小九长到十岁,已经打遍街坊家的小孩无敌手了。

十二岁,她能拎一根小木棍,追着一群十四岁的男孩子打。他们抱头鼠窜,发着猪嚎样的惨叫,绕县衙跑上七八圈,才成功惊动县令。

县令大人跑出来,喝止了独孤小九的野蛮行为,他还让夫人给独孤夫人写了一封信,洋洋洒洒五千多字的淑女培养法,只臊得独孤愁老脸通红。

经过此事,独孤小九的名气算是成功扩展到了方圆五十里。而且,每年都有扩大的趋势,以至于等到她十四岁,老爹想给她定亲时才发现:这在当地,已是断无可能了。

就这样,时间一晃到了18岁,小九成为武林盟主前的三个月。

老爹总算找到一门亲事,推门才发现她,逃,婚,了!

闺房内的桌子上,十二个又大又粗的字,表露了主人内心的不悦:小九不嫁人,小九要去闯江湖。

03

可是,到底哪里才是江湖呢?

小九闷闷不乐,背包里的瓶瓶罐罐碰得“叮当”响,离家出走,她也没忘保养皮肤。

小九走呀走,刚上小桥,老远听到前边一阵刀剑碰撞声。

她眼睛一眯,江湖来了!

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一辆马车。

小九拎剑兴奋地凑上来,双方见她是个小姑娘,谁都没把她当回事。

竟敢小瞧我!小九有点生气,她放下包袱就往前冲,刚冲几步,觉得化妆品放路边不安全,又小跑回去把它们藏进草丛里。

黑衣人分出一人去拦她。

“呀呀呀!看剑!”第一次真刀真枪的交手,小九半眯眼有些不敢看,手中的剑胡乱刺着,突然手里一沉。

黑衣人“啊”的捂住裤裆,带着怀疑、心碎、不容置信等诸多难以描述的眼神,倒下了。

一片倒吸冷气声,周围不少人夹紧大腿,拉开跟小九的距离。

“哎呀!不能看!”小九脸红解释:“刚刚手抖了……人家真不是有意的……你会原谅人家的对吧?”

地上的人身体抽了抽,晕过去了。

黑衣人老大推第二个人过去:“你!上!”

那人小心地试探下,小九这次刺得很稳,刺到他的刀背上,刺完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对打几下后。

“啊!”

“呀!对不起对不起!剑没握好……真不是故意的!”

很快,第二个黑衣人也倒下了。

场上静了三秒钟,黑衣人一哄而散。

04

“喂!你这是什么剑法啊,好……”马车里公子探出头来,他本想说好好笑,但一看小九眼睛凶巴巴地瞪过来,连忙改口:“好厉害。”

公子身穿裘皮很华贵,但举止却不像南边公子般轻浮。他皮肤很白,小九看得有些羡慕,好在他眼睛很亮,俊朗中有了一股英气,他弯腰行礼:“感谢姑娘仗义援手,小生沐风,感激不尽。”

不知怎的,小九总感觉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笑,她歪着头又盯他看了几眼,见他嘴巴使劲地憋着,确定他是在笑。

她“喔”了声指向他:“你笑什么哦!人家的剑法是真的厉害!”

公子再也憋不住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小九难为情地掉头就走,后边公子还在喊:“姑娘,你去哪里?上马车我送你啊。”

公子傻笑着看小九捡起包袱往回走,小九嘀咕一句:“傻样,不然本姑娘救你干嘛。”

05

公子姓秦叫沐风,有些自来熟。

马车里,他盯着小九的短剑,好奇的问:“你是侠客?”

这么明显还用问吗?小九翻个白眼,嚼着酥酥的桂花糕,嘴角翘起。

“可你这剑也太短了,我认识一家用料十足的铁匠铺,他们打的剑又长又好,肯定不会偷工减料做成这么短的,要不姑娘你留个地址,回头我让他们送去可好。”

小九嘴巴撑得鼓鼓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噎的,她费劲地灌了一口水:“喂!你好能说啊?刚刚打架,你干嘛不下去说跑那些人啊?”

秦沐风转过头,声音带着失落:“我就是好奇你们侠客,还有点小崇拜,我从小就在家读书,很少有出远门的机会,长这么大只在书上读到过你们的故事,今天见到你就多嘴问问,你别多心唉。”

他说这话时背对着小九,脸上又憋着笑。

小九掏出一本书扔给他:“喏!这是我家的剑法秘籍,哎!你看归看,可不能记啊。”

秦沐风翻了两页,笑了出来。

小九凑过去才发现,扉页上有她娘亲抄的美容秘方:“每日睡前敷牛奶面膜一张,每七天做一次全身护理,多吃水果,中午睡美容觉,这样才能远离痘痘、暗沉、雀斑……”

小九“呀”的一把抢过去,秦沐风偷乐着要来抢,两人抢着抢着,手很自然地拉在了一起。

这么些年,小九还是头一次跟异性有这么亲密的互动。她慌了神,小拳头一下挥到他脸上。

秦沐风鼻头一热,鼻血夹杂他的委屈一涌而下,他竟有些想哭的冲动:“你…干嘛打我?”

小九冲他亮亮拳头:“哼!登徒子!不要惹我!”

秦沐风吓得一缩脖子,她很满意地跳车跑开了,秦沐风愤愤地喊:“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小九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

06

两个月后,武林盟主争霸赛如火如荼地开始了。

“啊,激烈的比赛开始了,一号选手用他的大力金刚锤狠狠地砸向二号选手,二号选手来不及防守,怎么办?!他认命地闭上眼。等等!怎么回事?!使用铁锤的一号选手竟然倒下了,是谁袭击了他?!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天啊!是他砸到了自己!他没有砸到敌人,而是砸到了自己的左手,天呐!恭喜二号选手胜出。”

小九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

解说员正是假扮文弱书生,装作不会武功的秦沐风,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大宋武林终身名誉盟主的独孙。

独孤小九“哼”了声收回视线,站在对面的是一个坡子,武器是一根金拐杖,上边挂着六个布袋,赫然是丐帮地位不低的六袋长老。

现在乞丐都这么有钱吗?小九悄悄嘀咕,却不敢放松警惕,她拔剑迎向对方,金戈相向,气氛让人有些燥动。

乞丐突然大喝一声,挥棒直冲而来,没有招式,更像是寻常的耍泼打架。

小九很轻松地架住了那个棍,顺势一推,乞丐倒地了。

老乞丐抱头一阵痛苦的呻吟,开始了他精彩的表演,他指着小九:“她打残疾人!苍天啊!还让不让乞丐活了,吃不饱穿不暖,捡人家吃剩的东西填肚,上台还得不到尊重,还要被她打!老乞丐我没脸活了啊!”

现场一静,几大掌门同时倒吸一口冷气,秦沐风一拍额头,不忍去想象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打死她!”台下乞丐们振臂高呼,事先准备好的烂菜叶、臭鸡蛋纷纷登场,小九躲过一阵“暗器”袭击,脸臭臭地下台准备第二场。

07

几场下来,小九的对手越来越强,可她的剑法也不弱,令人大感惊艳。

打到后半场,对手都是各门派的拔尖人物,在江湖上很有声望,好几次小九险些败下阵来。

这时,秦沐风走到老盟主身边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老盟主狠踹他一脚长叹声,叫停比赛,把几大掌门都叫去开了个碰头会。会议气氛很是尴尬,一帮人窃窃私语,大家脸色都不好的。

台上,小九刚击败一个小门派的掌门,脸红扑扑的格外兴奋,欠揍的小脾气又露出来了,她挑衅地冲几大掌门勾勾手。

“太放肆了!让我讨教一番。”铁手门的掌门是个中年大汉,他身形魁拔,拍桌而起。

刚走几步,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响起,众人回头,老盟主端起茶杯嘀咕:“这茶叶,味儿不对啊。”

那中年大汉又走几步,咳嗽声追着他再度响起,大汉不得不再停下,反复几次,最后大汉悲愤地抱拳:“突然接到飞鸽千里传书,鄙派进贼了,我先走一步。”

武当派的掌门也不服,他撸起袖子就往台上走。

“咳咳。”老盟主咳嗽病又犯了,道长头也不回,众掌门心中一热:道长,真英雄也。

道长一跃上台,他步伐精妙,剑气如虹,他……只打几回合,就很合时宜地扭了脚,很快几个弟子哭天喊地抬他下来。

道长捂着胸口,宛如真气耗尽奄奄一息,他还强自抱拳,敬道:“姑娘,剑法高妙内力深厚,贫道服气。”

老盟主起身鼓掌,众掌门应和道:“佩服,佩服。”

就这样当了武林盟主?这也太容易了吧,小九吐了吐舌。

08

老盟主上台要来宣布。

“等一下。”秦沐风跃上擂台:“我要跟这丫头打一场。”

老盟主一把将他拽过去,用他们三人才能听清的声音呵斥:“沐风,你疯了!她可怀着你的骨肉,不许你胡来。”

小九此刻嘴巴大的足能塞下一颗鸭蛋:“我跟他?骨肉?!”

小九面对秦沐风,使着让万千武林高手都深感畏惧的女人流抒情打法,出手很乱很没规律,却非常暴力。

“呀呀呀!秦沐风,你坏姑奶奶名节!”

“还不是为你好…这么多高手你打得过吗?哎呦……”

“登徒子!你今天别想活着离开!看拳!!”

“祖宗!你往哪踢啊!”

“哒,吃我一招少林龙抓手!”

“呀!你要死啊!”

情人节  分割线

“爹爹,爹爹。”粉嫩小女孩捧着脸问他,“那后来呢?”

男人还没说话,温婉女子甜甜一笑:“后来呀,他们就成了你的爹爹和娘亲。”





 

专题介绍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