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可爱的鬼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3

1

县城的东南方有一个荒芜的庭院,废弃已久,只能从断壁残垣中窥见原主人当初的辉煌。

县中老人说,庭院的主人是前朝的将军,后来改朝换代,将军不愿受降,一把火把自己连着家人都给烧了,连家中只有八九岁的小儿子都没能幸免,老人说到这,叹了口气。过了一段时间,由于庭院地段较好,开始有大户人家向官府报批,准备把将军府的废墟清理一下,重新改造。

没多久批文就下来了,那户人家拿到文书后,立刻开了工。没想到,过程中怪事连连,先是有仆役惊骇地发现井中全都是血水,后来又有帮工声称看到了青面獠牙的恶鬼,最终使大户人家决定放弃建造是因为一次家主前来探查时,走在碎石铺的小道上,忽然感觉脚踝有些发痒,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白惨惨的人手在轻轻挠着他的脚踝,家主屁滚尿流地跑了回去,大病一场后,绝口不提建造房屋的事情了。庭院闹鬼的事情越传越广,再也没有人愿意接手,口耳相传之下就成了禁忌一般的存在。

2

“啊啊啊,救命啊,有鬼啊。”跟朋友打赌输了的王遂,秉承愿赌服输的精神,踏进了庭院,准备双脚沾地后,立马出来。可没想到刚进去,就发现有东西在挠自己的后背,还以为是身后的同伴故意捉弄,便反手打过去,却摸到了一只冰凉没有丝毫温度的惨白人手。

怕极了的王遂大叫着,四处乱窜,惊慌失措之下,竟然在院子里越窜越深。

“这个人怕是有毛病啊,这么大的门开着,不往外跑,怎么还往里面窜。”隐了整个身子只留下一只手的小鬼心里嘀咕着,加大了手上挠痒的力度。

“啊啊啊啊!”王遂还在边跑边叫。抓抓抓~那只手还在挠,只是力度越来越大,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你有完没完!要杀就杀,老挠我作甚!”王遂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那只手吼道。

那只手僵在空中,周围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

“你家里一定很有钱吧。”府中传来幽幽的声音,若有人在周遭,一定可以听出声音中饱含的无奈。

“啊啊啊!”

“别叫了!”显形的是一个小孩。他身高五尺,身穿白色丝绸衣裤,腰间系着碧绿腰带,小脸带这些婴儿肥,圆圆的眼睛,黑长的头发简单挽了个髻,活脱脱一个富贵人家公子的打扮。当然这要排除他雪一样惨白的皮肤,因愤怒扭曲的小脸和悠悠飘在空中的身子。

“咦,这么小?”王遂看见一直跟着自己的“恶鬼”竟是一个有点婴儿肥的小鬼头,忽然不害怕了,反而喃喃道。

“我哪里小!你全家都小!”

3

“你昨天是怎么知道我家很有钱的?”王遂略带得意地对着自己手中精雕细琢的玉佩问道。

原来昨日一人一鬼交流之后,竟相谈甚欢。小鬼名叫薛二毛,正是将军家那场大火里死去的小儿子,家中诸人都已化为飞灰,唯有二毛因随身的玉佩上有得道高僧加持,保留了魂魄,县城中口耳相传的闹鬼事件,正是二毛不愿意自己的老宅被占,出来吓人的。十几年来,从未失手,奈何碰到了王遂这么个愣头青。人是吓到了,但这人被吓后,愣是找不到出去的门,在宅院里窜了半个时辰,最后把二毛气得够呛。

王遂觉得二毛死得怪可怜,薛二毛觉得自己一个人,哦不,一个鬼十几年没人说话也挺孤独,而王遂这么傻,估计也害不了自己。一人一鬼一拍即合,王遂就带着二毛藏身的玉佩回到了自家宅院。

“呵,以你昨天的表现,你家要不是很有钱,你能活到现在?”二毛对王遂的问题嗤之以鼻,冷笑道。

“哈哈哈……二毛,你说你十几年没人说话,无不无聊?”王遂尴尬地笑了笑,立马转移了话题。

“我可以控制自己沉睡,只有受到外界刺激时才苏醒。”

“什么是外界刺激?”

“比如你这样乱进别人家的傻子,就属于外界刺激。”

“哦。哈哈哈……”

4

“二毛,帮我打盆洗脸水。”

“二毛,衣衫递我一下。”

“二毛,去从田里拿个西瓜回来。”

“二毛,这西瓜不甜,你再去换一个。”

王大少爷跟薛二毛相熟后,少爷本性暴露无疑。薛二毛是小鬼,可以用意念交流,可以隐身穿墙,动作迅捷,使唤起来实在方便。

“我堂堂一个鬼,你能不能尊重一下!”薛二毛怒了,觉得自己实在愧对前辈。

“别生气嘛,我等下带你去听茶馆说书先生讲上次没讲完的刘元皇怒斩白龙的故事啊。”王遂发现,薛二毛虽然年龄不小,但因为常年无人交流,还是孩子心性,最喜欢听说书先生讲故事,所以常用此安抚小鬼。

“哼。”一声冷哼,薛二毛扭头不言语。

“好热啊,二毛,你把手显形了,放在我脑门上。”薛二毛冰凉似雪的小手,在王遂看来就是避暑神器,夏日必备。

小鬼不太情愿,但又想了想听书的乐趣,忍了,磨磨蹭蹭地将一只手放了上去。

“呜哇,舒服。”

5

王家老太爷早年间跟郡守有过一段不浅的交情,人又灵活圆滑,很快使王家成了县中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而王遂从小衣食无忧,颇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当初的郡守因为官场倾轧,一朝失势,下了大狱,王家担心被秋后算账,着手准备出路。

“二毛,老太爷决定把家中财物分成四份,家父家母带着我领其中一份,走水路,远走兴古郡,护院随行,想来没什么问题吧。”王遂坐在石椅上,双手抱头,像是在问薛二毛,又像是在给自己信心。

藏在玉佩中的薛二毛没有说话。

当夜,繁星低垂,城外河岸码头,灯火通明。

王遂的父亲指挥着帮工连夜将财物装船,准备明日一早,立即出发,以防夜长梦多。

“老爷!快跑啊!家里被围了,县令亲自带人抄家。老太爷把小人从暗道放出,跟您报个口信。老太爷说,什么都别管了,带上小少爷赶紧跑,王家背后大树倒了,钱太多遭人眼红,有此一劫,实在意料之中,趁着县令还不知道你们在码头,赶紧乘船离开。”王家最为忠心的老仆满头大汗,慌张失措地带来了噩耗。

“都停下来!立刻开船!”王父听闻噩耗,大惊后,立即带着王母和王遂登船,命船工立刻出发。

第二日清晨,贡江上,王遂一家所在的船只燃起了熊熊大火,半边江水被映得通红,正是县令发现了王遂一家出逃的事情,连夜派人快马加鞭走陆路,将之截住。一家三口,只有王遂被二毛救了下来。

6

“王遂,王遂,你醒醒。”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此时的王遂躺在岸边,身上被五颜六色的衣服包裹着,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浮现了二毛的身影。

“你醒了。”二毛开心道。

“我爹娘呢?”王遂轻声问道,带着一丝侥幸。

“对不起,我没办法。”二毛低下头。

王遂蜷缩着身体,没再说话,身上传来阵阵剧痛,伴着心里的伤痛,他像个孩子一样紧紧抱着自己。

“我明白失去至亲的感觉,任何安慰都没有作用,唯有时间才能抚平……”薛二毛的声音有些微弱。

察觉到异常的王遂,赶忙掏出随身的玉佩,发现上面布满了裂痕,随时会断开的样子。

“那天在水里,有一箭射向你,我用玉佩帮你挡下了它。玉佩裂了,我的魂魄四散,好不容易撑到现在。”

“你是鬼啊!你凭什么死啊!连你也要离开我了!”王遂撕心裂肺地哭道。

“好好活下去……”声音渐渐轻不可闻。

五年后,符宜村中有一对成家三年的恩爱夫妻,丈夫是外来的,据说家中没了亲人,妻子则是村里本分人家的闺女,两人两年前生了一个儿子。

“爹,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夜里,两岁的孩子不愿意睡觉,窸窸窣窣地在床上翻滚。

“有啊,你爹就被鬼救过。”

“切,爹爹就会骗人。”





 

专题介绍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