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一念远心,一世佛经

作者: 银雪 故事会 发布时间:2018-03-16

龙崖寺的苦行僧远心和尚犯了妄语戒,为了在一群愤怒的乡民手里救下一只妖。

“各位!各位……还请把这位女施主交给小僧吧,出家人普度众生,小僧定能让这……妖物改邪归正立地成佛的。”呆头呆脑的远心和尚挡在柴堆前拼命阻止想要一把火烧死那只“妖”的乡民们,为首的几个大汉见他一介出家人勉强信得过,将柴堆上的妖女交给了他。

远心谢过各位乡亲,牵着那女子手腕上的麻绳一路离开,在夜幕低垂时躲进了一间破庙里,赶紧放开了手中的绳子:“女施主请见谅,情急之下多有冒犯,女施主尽管离开吧,还请路上小心。”

那女子生的娇妍,悠然自得地解开了手上绳索也不走,饶有兴趣地围着远心和尚转悠:“呆和尚,你不是要让我改邪归正立地成佛吗?怎么就放我走了?”

远心忙念了句阿弥陀佛:“女施主,小僧那是为了救你性命不得已打了诳语,否则那群乡民可真的要烧死你了啊。”谁知那女子笑得好不恣意:“就凭他们还想烧死我?我可是妖啊,猫妖九条命你可听过?”

远心这才正眼看向她,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女施主怎可胡言乱语,世间哪有妖物,皆是人心有怪,还望女施主不要妄言,小僧这里有几本佛经,女施主可以每日诵读以静心境……”

那女子似乎没料到这和尚会这么愚钝,看着那一沓破旧佛经甚觉好笑,甩着衣袖后退两步:“呆和尚,你可看清楚了。”说罢身形一晃,哪里还有什么女子身影,只见一只碧眼狸花猫晃着尾巴冲他摇摇尾巴,竟口出人言,“怎么样,这下你还认为这世上无妖?”

远心手上的念珠掉落在地,指着狸猫张嘴惊诧了半天,两眼一翻生生吓晕了过去。

见到呆和尚直挺挺躺在地上,那狸花猫却浑不在意地舔起爪子:“还想管教我,哼,胆子比老鼠都小。”

再睁眼时已是黎明,身边蹲着昨日那个女子,远心和尚吓得连连后退:“你……昨晚……猫、猫……”

那女子狡挟一笑,又凑近了些:“对,我是猫妖,昨晚那只。”看到远心快瞪出来的眼珠子甚为满意,站起身来得意洋洋道,“呆和尚,你想怎么让我立地成佛啊?”

她原是想讽刺他,然后再扬长而去继续为非作歹,可远心和尚还真就认真思索了半天,将之前那沓佛经递到她手上,故作镇定地捡起地上的佛珠念了句阿弥陀佛:“小僧虽惊诧,但既然世间有你们的存在,那还是一心向善造福众生吧,要……要不我来为你讲解答疑,省……省的你参悟不透。”

看着他一本正经要念经的样子,这猫妖觉得眼前的和尚简直是个傻子,忽地把手里的佛经一把摔在了地上有些愠怒:“我是妖!猫妖!害人性命吃人精血的!你让我造福众生?做梦吧!”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破庙。

远心和尚苦口婆心地追在后面劝她,不甚烦扰的猫妖回身就想扇晕他,可高举的爪子最终也没能落下,不解气地挠坏了旁边的树木:“别叫我女施主了,我有名字,我叫篱奴!”

远心缩着脑袋躲避她的攻击,半晌才小心翼翼地接着劝:“篱奴施主,你看那些乡民还不就是知道施主是妖才要加害于你么,要是你一心行善,他们也会感恩你的仁慈的,施主——”

“你们和尚话都这么多么?我才不要行善呢,你们人类捕杀走兽,凭什么要我为你们好?那些乡民要烧死我就是因为我吃人心,你有本事就来渡化我啊!”篱奴越说越生气,眼眶有些泛红。

远心和尚虽怕她但也没退缩,跟她讲了一大堆的佛法道理,篱奴厌烦不已却被他突如其来地套了串念珠在头上,顿时惊叫一声化作了狸猫趴在地上。

远心和尚抱起动弹不得的狸猫有些愧疚:“小僧本想试试能不能制住施主的,没想到还真的可以,施主你且跟在小僧身边听小僧诵经啊——”狸猫虽不能动弹,嘴却是能张的,狠狠在远心的手上咬了口,疼得他溢出泪水,但也庆幸还好没有松手让狸猫摔着。

远心吹着手上的牙印,却半点也不生气:“你个小妖儿淘气,莫再如此了。”说罢便抱着“喵喵喵”直叫的狸猫走向了远方。

一路上听着远心和尚诵经念佛让篱奴头疼不已,可无奈这什么念珠既不能让她化人形又不能说话,在外人看来便只是一只普通的狸猫罢了。行了三四天,远心才来到另一个城镇,午后时分化到了两个馒头,坐在河边撇成小块喂给她吃。

篱奴赌气,撇过头就是不张嘴,远心蹙着眉将馒头凑过去:“猫也得吃东西啊,何必苦待自己呢。”结果却又惹来一通“喵喵喵”乱叫,远心疑惑,将那念珠提了起来,篱奴这才能张口说话,但外形却依然还是狸猫模样:“我要吃老鼠,吃肉,实在不行吃了你!你让一只猫只吃馒头,像话吗?!”

远心这才明白过来,的确应该为她考虑的:“可你顽劣,我还不能让你四处乱跑,先将就吧,我等会给你去找找有没有死老鼠。”

篱奴沮丧不已,腹饿难忍之下还是吃掉了馒头块,远心欣慰一笑,温柔地抚着她的头顶,掌心温暖有力让她有种莫名的安心感,这呆和尚其实……也不算愚钝嘛。

一路苦行四处为民众普渡佛法,远心和篱奴已相处了小半年,篱奴脖子上的念珠早已被摘下,但她却未离开,只作为一只普通的狸猫,夜里在谷仓田间捉老鼠,天亮时又回到远心的身边,而远心总会摸着她的脑袋,将她抱在怀里继续上路。

“篱奴,你是被佛法感动了吗?”一天傍晚,远心躲在一间无人的茅草屋里避雨,屋顶有破漏,怀里的狸猫却被他护地好好的,“因为终于被佛法感念,才愿常陪着我,时时听着经纶法度吧。”

他的语气里有几分自欺欺人的意味,出家人不得妄言,那对自己妄言,算不算犯戒呢。狸猫抬头望了他一眼,半晌脑袋又落了回去,闷闷地回了句:“你个呆子。”

远心呵呵一笑,掏出半个面饼与她分享:“你定是被佛法感化的。”远心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否则她留在自己身边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夜里的风雨很大,茅草屋根本挡不住深秋的寒意,一道闪电过后,篱奴突然从他的怀里挣脱,化成人形摇醒了远心,“快起来,这里要有天灾了,我们快离开!”远心顿醒,却没有立刻离开:“这里要有天灾?旁边可都是村子啊,我们得去叫醒他们!”

“哎呀来不及了,你现在过去肯定就逃不了了,还管别人做什么?!”篱奴拉着远心就要逃走,可远心却一把挥开她:“篱奴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还不懂得造福苍生么!要逃你自己逃吧,我要去村子里……”说罢就真的不顾她的阻拦和叫喊丢下了她向村子跑去。

可那些犹在梦中的村民怎么会信他的话:“哪来的疯和尚!这里好好能有什么天灾!”远心不敢说是猫妖所言也只能苦苦相劝,可话还没说完天边忽劈下一道巨雷,大地摇晃真真是天崩地裂。村民们这才相信了远心的话,纷纷卷着衣物四下逃命,家有老人孩子的跑不快,远心便背起他们向高地奔去。

山上的泥石冲下来淹没了村庄,有一妇人哭喊着她的小儿子还在家里,眼见着洪水就要漫过屋子了,远心咬牙,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冲了下去,明明已经听到了婴孩儿的啼哭声,可怎么看他都是来不及了。远心很绝望,却忽见一个矫健身影闪进屋里,将孩子一把抱起,转身抛给了他。

她终究还是来了,她的善心救了这个孩子,远心看着篱奴的脸庞有些怔愣,这表情,她是在生气吗?可就在那一刹那,房屋倒塌泥石灌来,篱奴的身影顿时被淹没,远心慌了神,呼喊被淹没在磅礴的雨声中,眼里所见到的全是碎木泥石,就是没有她。

村子里的人都得救了,这个孩子也平安无事,可篱奴却没了,留给他在脑海之中挥不去的,只有那双泛红的眼眶。这就是他要的造福苍生,这就是他教她的舍己为人,远心跪在洪流中失声痛哭,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

大雨过后村民们对远心和尚感恩戴德,他却失魂落魄地离开,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回到了龙崖寺,在日复一日对篱奴的愧疚和祈福中度过了整整三年。

又是深秋,漫山的枯黄沾染了雨后的寒意,是远心最害怕也最不愿见到的风景。一日,做完早课的远心正在打扫寺庙门口的落叶,低头间见到一角衣裙,这还没到开门迎香客的时间,他连忙合十行礼:“女施主——”

可话还没说完,领口却被来者猛然揪起:“呆和尚又叫我施主?我一个寺庙一个寺庙地找了你整整三年,你居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远心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是篱奴。她瘪着嘴满脸怒气,眼眶却红红的。这张想念了三年的面容被泪水蕴地有些模糊,可声音他却绝不会听错:“你回来了?你没死……太好了你还活着,太好了……”

“好什么!”篱奴怒喝一声,扬起手想去打他,如同刚相识那般。可手最终却缓缓抚上了他的侧脸,眼泪倾泻而出,“为什么丢下我?为什么不管我,为什么……不等等我!我明明……想跟上你的。”

原来她听了话,可他却辜负了她的心,远心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涕泗横流的模样,好难看啊。

篱奴放开他,胡乱抹了把脸:“我说过啊猫有九条命嘛,等我醒来时你已经离开了,我只好满天下地找你,大大小小的寺庙我全都找过了,没有你……我上哪里听佛经。”

远心笑了,擦擦脸上的泪水,篱奴极有默契地化成狸猫跳进他的怀里,安静地让他一下下抚着自己的脑袋:“好,我念佛经给你听,给你念一辈子……”

直至五十年后,前来拜佛的香客都能见到一个老和尚,抱着一只狸花猫念诵佛经,笑容安详动作柔和。




 

专题介绍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