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中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

苏小姐逼婚

作者:猪小浅 故事会 发布时间:2018-03-16

周末的豆瓣同城聚会上,大家一听说我单身,都热情地张罗着要帮我介绍对象。


问到具体条件时,我乐呵呵地答,要求不多,有钱就行。


这话一出,气氛有些诡异。众人像是瞬间领悟到我成为剩女的原因,无非就是追求物质胜过追求爱情,活该嫁不出去。


我一心想要嫁个有钱人。


对于这一点,我从来都是大大方方地承认,而不是藏着掖着。追求物质,并不可耻。相反,这是我的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我努力工作,努力经营自己,努力让有钱人看上我,这有什么不好?


当然,如果时光倒退十年,我可能也会讨厌现在的自己。因为十年前的我,也是爱情大过天,也是怀着一颗柔软的心去爱一个人。


而我十九岁那年爱过的男生,叫陈亮。


我和陈亮相识于大学校园,青葱美好的年月里,爱情饱满得能掐出水来。而我们畅想过的未来,具体到以后装修房子时,墙壁要刷什么颜色,书架上要摆什么书,以及厨房要不要来个开放式的。


一切看起来很美好。


可临近毕业时,陈亮却突然改变主意。他不肯回小城,执意要去北京。在我做的抗议无效后,只好妥协。跟着他,在偌大的京城,住着廉价的地下室,讨一份生活,也重新规划人生。


那时的我天真地以为,只要两颗心拧在一起,未来就值得期待。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个我用尽整个青春来爱的男生,出其不意地玩了劈腿。


剧情有点狗血。对方是个北京姑娘,在京城有两套拆迁房。换句话来说,陈亮选择她,人生可以不费劲地来个大逆转。


陈亮来跟我提分手时,我以为是愚人节。但实际情况是,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我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宣判出局。


六年的情分,陈亮用一句“对不起”做了了断。那些说过的情话,都成了冷笑话。有时男人现实起来,比女人更可怕。


我不想输了爱情还输了姿态,于是迅速辞职,离开北京去了上海。从此,爱情在心里死掉。


在上海的这些年,我谈过很多恋爱,却都是蜻蜓点水,从来不动真感情。在陈亮给的爱情里受过伤害后,我的内心像是有个心魔,缺乏爱上一个人的能力。


直到这次聚会上,遇到文涛。


文涛40岁,离异,单身。


在淮海路开一家咨询公司,业余喜欢看书,是豆瓣上的活跃用户。有那么一点钱,还有那么一点情调。难得的是,作为这个年纪的男人,他没有小肚腩,身材保持得很好。


那天,是他先搭讪的我。聚会结束时,他在门口拦住我说:“姑娘,你很特别,能认识下吗?”


他说这些的时候,嘴角含着笑意,脸上的表情带着中年成功男人的自信和儒雅。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竟然有些莫名的心动。


但下一秒,我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忍不住在心里揶揄自己,这只不过是成年人世界里的一场搭讪,仅此而已。唯有走肾不走心,才不会受伤害。


我跟在文涛身后,去了酒吧。酒吧这种暧昧的地方,最容易发生点什么。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


可文涛身上像是有种魔力,让我明知道前方是深渊,也还是想探头去看一看风景。


那天从酒吧出来,我和文涛都有了几分醉意。


我以为会发生点什么,却没想到他只是将我送回了家,然后说,谢谢你今晚陪我。实际上,在酒吧的那两小时,文涛的话很少,都是他在我听我絮絮叨叨。


他是一个不错的聊天对象,我甚至跟他敞开心扉地说起了陈亮,说起了那段已经被我打包封存了的爱情。


我以为那晚,就是我和文涛故事的全部。因为他并没有留我的联系方式。可大约半个月之后,我却在豆瓣上收到他发来的豆油。他约我吃饭。


也是在那次之后,我们时常约着见面。有时是去看午夜场的电影,有时是坐在咖啡馆聊最近看的书,有时是开车去某个地方吃精致的私房菜。他没有说过表白的话,我却有种我们在恋爱的错觉。


文涛是个有故事的男人,这一点不用说,我也知道。可他却不愿说起自己的往事。他不说,我就不问。而不问,这大概就是爱了。


闺蜜们都劝我说,大叔不靠谱。但对女人来说,身体最不会骗人。


第三次约会,我去了文涛的住处,一切发生得顺理成章。


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整个人一起沦陷。何况,文涛也还算个有钱人。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我都该抓住他。


在医院查出怀孕时,我对着报告单子又惊又喜。


对女人来说,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总是希望能给他生个孩子的。可当我将这个消息告诉文涛时,他却皱了皱眉,停顿了几秒钟后说:“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冷冰冰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沉到谷底。


很显然,文涛自始至终都没想过和我结婚,更没想过要和我一起生个孩子。或许在他眼里,我和他之前的每一段艳遇里的女主角一样,都只不过是他生命里的过客。


我的心受到了伤害。


尽管我很想和他有个结果,但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低三下四地去求他,何况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我应该为自己的选择买单,而不是以此来要挟一个男人。


我一个人去了医院。


但医生的话,几乎让我绝望:“你的身体情况,不易受孕。要是打掉这个孩子,以后的怀孕几率很低,我劝你想清楚再做决定吧。”


犹豫了很久,也挣扎了很久,我决定留下肚子里的小生命。


做这个决定,也就意味着我要放下自尊,去找文涛要一份婚姻的承诺。倒也不是担心自己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只是作为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我太了解一个家庭里没有父亲这个角色,在成长的过程中,会是多大的缺失。就像从小缺乏父爱的我,即便是长大成人,心里仍然缺了一个角。


所以我决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何况,我对文涛,还有爱情。


我开始和文涛谈判。但这个曾经温柔的男人,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不容商量。每次他都态度坚决地说,对不起,我不想结婚,也不想守在婚姻里只爱一个人。


文涛说这句话的时候,说不上来的落寞,像是有心事。但他的心不愿意向我打开,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去找他。后来纠缠的次数多了,他干脆关机不再见我。


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穿再宽松的衣服也藏不住时,公司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背后说着流言蜚语。


我耍了点小聪明,终于弄到文涛老家的住址,然后带着五个月的身孕,坐上高铁去找文涛的父母。


文涛和前妻没有小孩,而老人无疑都盼着抱孙子,这是我为自己,也为肚子里的孩子做的最后一点努力。事实证明,这一招很管用。


文涛是孝子,他父母的一个电话,就让他连夜赶回了老家。看到我的时候,他是黑着一张脸的。但迫于老人给的压力,他和我去领了结婚证,然后再去给孩子办了准生证。


这种逼婚的戏码,看起来有点狗血,我没想到会发生自己身上。我赢了吗?文涛脸上的表情,以及他的态度说明,也许我输了。


回到上海后,我搬去了文涛的公寓。


搬家那天,文涛没有出现。我请了搬家公司,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来来回回地张罗,画面看起来有些悲凉。


夜深人静的夜晚,我有怀疑过自己将人生走到这一步,到底还有没有幸福的可能?住在一个屋檐下,文涛几乎不和我说话。他对于我逼婚的事,始终有所芥蒂。


春天的时候,女儿出生了。


我至今仍记得,从护士手里接过小孩时,文涛的眼神里,像是一下子有了万千温柔。新生命的到来,让这个40岁的男人红了眼眶。


文涛回家的次数慢慢多了起来,甚至有时,他还会帮月嫂一起给女儿换尿布,逗女儿玩,看着熟睡的女儿发呆。


再那样的时刻里,我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温情。


女儿半岁的时候,婆婆被查出得了癌症,所剩时日不多,我们带着女儿一起回了武汉。婆婆看到孙女,高兴得合不拢嘴,她对我说着感激的话,而我回头,看到文涛在偷偷抹眼泪。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掉眼泪。


我们在武汉呆了半个月,陪婆婆走完了最后一程。处理好婆婆的丧事回上海的头一天晚上,文涛突然从身后抱了抱我,说:“苏雅,谢谢你的坚持,让我有了当父亲的机会,也了却了我妈的心愿。”


我听着,湿了眼睛。为自己当初的坚持,也为文涛的改变。


也是在那天晚上,文涛第一次和我说起了他的前妻。


那年的他,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为了给她好点的生活,他拼了命地工作。有一天却突然发现,自己深爱的妻子出了轨,对方是个有钱人。


从此之后,他再也不相信爱情。后来他有钱了,开始和很多女人周旋暧昧,却不肯给任何人承诺。


我听完,唏嘘不已。原来文涛和我一样,都曾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掏心掏肺地爱过一个人。


只不过我们的运气都有点差,付出的爱都没有得到珍惜。被伤害之后,我们都用了漫长的时光来疗伤。


我从此只爱有钱人,而文涛从此痛恨那些爱钱的姑娘。


实际上,决定和文涛结婚时,我已经知道他的公司资金周转出了问题。而我想和他结婚,大概是因为爱吧。


我很庆幸自己的坚持,让两个曾经受过伤害的人,有了相爱的机会。




 

专题介绍
  • 故事会新创本——原创网络文学专辑
相关专题
本周原创浏览排行榜
本周人气写手排行榜

首 页 | 关于故事会 | 广告信息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上海潇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沪ICP备12000829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7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沪批字第U3918号

沪公网备310101100042236